• 第006章 移动K歌房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2458字

        若澜陪蒂娜散心,这一次虽非像上次那样遇到时颖颂,若澜却遇到了时颖颂的未婚妻,自己的旧相识郎佳清。

        蒂娜听到郎佳清这嗲声嗲气的叫唤,顿时扶额,她惭愧的想自己太对不起若澜了,两次带她出门竟然都这样不顺利。

        但蒂娜的反应也是相当的快,若澜是她带来的,她当然不能看着若澜吃亏。“呦!这不是郎大小姐吗?今天怎么有时间出门了?慕君小少爷不用您哄着吗?”

        蒂娜的这句话一出口,郎佳清的脸色已经红一阵白一阵,关于郎佳清的儿子,应该也算是海市人尽皆知的一件隐晦了吧?这也足以见得,确实是人人有伤疤。

        以前,蒂娜从未这样针对过郎佳清,更没有揭她伤疤的爱好,只是今天,蒂娜看着郎佳清一定要找若澜麻烦的架势,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那边,郎佳清还没缓过神来,若澜就趁机溜走了,她不屑于郎佳清争执,因为没有意义。若澜都不知道自己走进的是谁的房间,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只是想要休息一下而已。

        “你”天乐看到人忽然闯进来,当然紧张,但是看清楚进来的人的时候,仿佛又觉得并没有什么奇怪,所以直接把自己后面要说的话忍了回去,并向若澜报以调皮的微笑。

        若澜看到眼前的天乐,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真的好巧,自己两次都躲进了天乐的房中。

        天乐今天的情绪非常不好,当然他也看出若澜的神不守舍,所以这一次天乐不容分说拉着若澜就从休息室的后门往外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散散心?”

        若澜没有拒绝,跟着天乐离开那个地方。她的确要离开,当然有人能够带着她走就再好不过了。只是若澜不知道,这一次天乐同样是逃避,他将自己的所有通讯设备一并“忘”在了休息室中,他也需要暂时的逃避。

        若澜被天乐带到一辆厢式货车的车厢当中,车厢被天乐改装成了一个移动的练歌房,若澜看着很有格调的车厢,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天乐将自己的练歌耳机帮若澜带上,给若澜放他今天原本要在电影发布会现场唱的歌,若澜竟全情投入到歌声当中,慢慢的流下泪来。

        “很好听。”歌声终于停止,若澜收拾自己的心情,诚恳的说道。

        天乐当然知道若澜的眼泪并不完全因为自己的歌声,更重要的应该是来自她自己的心事,他又怎么不是心事重重呢?人越长大,越成熟,也就越清楚,许多时候许多事情,你无需多问,别人想说的时候自然全部告诉你,反之你的提问只会令人反感而已。

        “咱们歌?”天乐只想让自己高兴一把,当然跟一个自己充满了好奇,且对自己如此有吸引力的女人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

        “刚才的歌是你唱的?”若澜早已经猜到了天乐大概的身份,歌星,影星,或是几味一体?

        “是,今天电影发布会的主题曲。”

        “真的很好听,你也出演了吗?”若澜坐在靠近车箱箱体的沙发上,忍不住再次观察这个货车内部的装修。

        天乐点点头,却不是很愿意提这件事,倒是说:“怎么样,这个练歌房够酷吗?”

        “非常。”若澜诚恳的说,“你自己设计的?”其实若澜只是顺嘴一问,在国外,很多人动手能力很强,自己做许多的事情,但是国内基本都是请专业人员来做的,更何况天乐还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

        假如若澜在国内的时间较长,可能不会轻易问出这个非常可能令人尴尬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天乐这确实得意之作,因为,这货车上的一切,确实全部出自天乐之手。

        但这会,天乐也只是点点头而已,多年的职业习惯让他养成了低调的优秀品质。

        若澜看到天乐点头,忍不住再次说:“太酷了。”

        “咱们歌?”天乐也是再次提议。

        若澜点点头说:“啊!”她可不向许多女孩子那样娇羞矜持,想做不敢做。若澜只随心所欲的选一首高音歌曲,不顾一切的嗨唱起来,不管自己的样子美不美,也不在乎自己的歌声美不美。

        若澜这洒脱的性子马上将天乐点燃,若澜一曲唱罢,他便也给自己点一首高音歌曲,仿佛是跟若澜比赛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首,我一曲,在这间封闭的厢式货车里,歇斯底里,发泄自己胸中所有的情绪。一直到若澜的喉咙几乎喷火,全身几乎虚脱,她才停下来,瘫倒在沙发上。

        “怎么?不行啦?”其实天乐此时也已经精疲力竭。

        若澜摆摆手,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她都没想到,自回国至今日,真正让她放松的人竟然是这个陌生人。

        天乐也顺势在若澜的旁边坐下来,他的额头已经浸出汗珠,身上却是很香的味道。

        若澜看一眼天乐,心中忍不住想,一个男子,把自己搞得这么香做什么,难道明星就要这样吗?

        “怎么?”天乐也察觉到若澜有些奇怪的眼神,他莫名的担心刚刚和若澜有所顺利的关系,会因为什么自己不注意的事情而暂停。

        若澜却忽然想起时间,抬手看一眼手表,只能颇为遗憾的说:“我忘了下午要见工。”

        “已经来不及了吗?”天乐觉得是自己的任性影响了若澜的事情,便有些不好意思。

        若澜这个时候才发现,天乐这个看似阳光帅气爽朗的大男孩,却总会在无意间流露出羞涩和不安,这感觉像极了一个刚刚进城的少女,她害怕别人瞧不起自己,同时又很害怕自己给别人丢脸,那样的不自信,仿佛不应该是一个明星身上所应该有的东西。

        “没关系,并不是十分重要。”若澜不想天乐自责,只能如此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送你。”天乐的眼神当中再次透露出那份羞涩来,莫非他从未谈过恋爱吗?若澜忍不住想。

        “好。”若澜点点头,她从小的家教告诉自己,男人表现绅士的时候,女人要尽可能的给对方空间。

        车子一直开到公寓门口,两个人都没说几句话,可奇怪的是,若澜并不觉得尬尴,这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消息。至少,现如今,和一个人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一段时间,且两个人不用说话却并不觉得尴尬的朋友,已经很难找到了。

        天乐非常绅士的替若澜打开车门,若澜下车准备道别的时候,天乐才说:“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哦?”若澜忍不住笑出声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硬是把自己逼成了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当真失礼,若澜。”

        “若澜小姐,今天的那首歌,要拍,可以请你出演吗?”这句话,天乐在车上已经想了很久。

        若澜摇摇头,这不需要解释,这样的事情已经不适合她了。

        天乐几乎已经猜到了若澜一定会拒绝自己,但是他不死心,一定要问出来,“那,我明天可以约你出来吗?”

        “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若澜把自己的号码写给天乐,转身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