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闺蜜时光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2055字

        虽然和计划不同,但若澜也确实是疯玩了一天,放松了一天,而且还满足了母亲的心愿,交了新朋友。

        所以若澜刚上楼,妈妈就迫不及待的上来问说:“澜儿,送你回来的男孩子是谁?多大了?看着很帅气的样子?”

        听到母亲的连连发问,若澜只觉头痛,难怪年纪稍大些的男男女女们要赶着搬出去独住,和父母在一起,自己的神经受损先不说,父母的情绪起伏实在太难控制。

        若澜一面忙说:“妈妈,只是今天才认识的普通朋友。”一面连忙躲到自己的放进,偷得几分清净。

        母亲却心情大好,扒着门缝说:“澜儿,没关系,不着急的,慢慢来哦。”

        若澜听到母亲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可笑着笑着,有忽然觉得可悲,以前自己找朋友,母亲总会左盯右讲,唠唠叨叨只说让自己小心的话,仿佛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人骗走了一样。

        而现在呢?看到男人送自己回来,母亲就已经开心的不得了,好像自己配不上人家,是自己把别人骗到手了一样。

        可见,五年前的事情,在母亲的心中也是一道阴影,自己在母亲这里已经贬值。

        “娜娜来啦?”若澜听到母亲在外头开门,知道是蒂娜过来了,她也并不理会,仍旧将外套脱下来,换上舒服的运动服。

        蒂娜在外头和母亲嘀咕半天才进门,若澜就知道一定是在说自己。

        “是天乐送你回来的?”蒂娜进来,既不用打招呼,也不需要寒暄,直接开始八卦。

        “你到现在才来找我,不怕我消失吗?”

        “我看到你和天乐一起出去了。”蒂娜倒理直气壮,“更何况,明天瞿蔺出差,我们两个人难得多呆一会。”

        “那你今天晚上过来干嘛?”若澜有意揶揄。

        “为了你呗。”蒂娜狡黠的一笑。

        再次提起瞿蔺,若澜忍不住说道:“他对你好吗?”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中年妇女一样,问这种问题了?”年轻的蒂娜并不把若澜的问题当作一回事,把自己的高跟鞋脱掉,躺在若澜的床上。“处朋友吗?开心就好啦,想那多做神马。还是说说你吧,你和天乐出去玩一天,都去哪了?做了什么?老实交代。”

        蒂娜拒绝若澜的问题,若澜自然也会拒绝她,但是蒂娜看到若澜那打死都不会说的样子,更加好奇,忍不住上来软磨硬泡,“什么秘密?都不能说啦?你们发展也太快了吧?”

        若澜无奈,蒂娜的想象力着实丰富。可是蒂娜还嫌刺激不够呢,少不得再次说到:“我就说吧,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总会忘记,总会过去,只要你再找个新的人,开始一件新的事就可以啦!”

        若澜并不知道,蒂娜的话也有说自己的意思,她只会想到自己的过去罢了。

        蒂娜看到若澜忽然阴下脸来,知道自己的话或许过分了,若澜的敏感是最要命的缺点。

        “跟我说说天乐吧?他是一个什么人?”若澜知道,自己的情绪影响了蒂娜,她不想这样,这并不是若澜原本的样子。

        或许真正的好朋友就是这样,并不需要道歉,只要双方真的可以为对方考虑,包容对方就可以了。

        蒂娜打起精神说:“郎氏包装的炙手可热的一线男星,几乎没有绯闻,歌唱的不错,演技嘛?有待提高。我和他本人接触过几次,我总觉得他太过,太过,”蒂娜一时愣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形容词修饰才对。

        “羞涩。”若澜忍不住补充。

        “羞涩?”蒂娜听到若澜的这个词语,忍不住再次激动起来。“姐姐,你对人家做什么了?”

        若澜只能无奈的一笑了之,蒂娜就是这样神经大条。

        “我想说的,应该是,有一种阴柔之气,没有吸引过我。”

        “阴柔?”若澜忍不住重复蒂娜的这个形容,但是刚才蒂娜提到郎氏的时候,若澜几乎就已经确定了自己不能和他交朋友,海市的贵族圈子,若澜是不会再碰了,尤其是同郎氏和时家有关系的。

        “那你的男朋友呢?”若澜觉得母亲开始说的真对,和蒂娜在一起,总觉得回到了校园时代,两个人窝在床上,吃零食,看电影,聊男人。

        “瞿蔺啊,”蒂娜想一想才说:“他可是非常的男人哦,说话,做事,还是那个那个,哈哈,都很男人,我很受用。”

        蒂娜看若澜半天不开口,接着说:“现在国内像天乐这样的男星很受欢迎,女人怎么都喜欢女性化的男人了呢?莫非是同性趋势变强的结果?但是我不同,我还是喜欢原始的,兽性的,哈哈,总之是男性荷尔蒙强一点的男人对我有吸引力。”

        蒂娜说话总是很露骨,今天她已经很委婉了,若澜却忍不住在想,瞿蔺?有蒂娜说的那样吗?

        “你在怀疑我?”蒂娜却看得懂若澜的表情,忍不住开玩笑地说:“他属于穿衣如小生,脱衣就是野兽型的男人,不信,我可以给你一张体验券试试,呵呵呵。”

        若澜也被蒂娜逗笑,忍不住说:“那你怎么知道天乐不是这种的?”

        “这个嘛?倒不是没有可能,你可以先试试,效果理想在推荐给我,到时候咱两可以交换使用啊。”两个人越说越没边,倒是越说越放松了。

        聊着聊着,蒂娜又忍不住要若澜说说美国男人,讲讲若澜和他们的趣事,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累了,困了,两个人就和衣躺在若澜的床上睡过去。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蒂娜已经走了,她总有许多的事情要忙,许多的应酬要去,不过幸运的是,蒂娜乐在其中,那么为什么不呢?

        若澜懒洋洋地起床,梳洗,母亲却忽然凑过来,非常激动的说:“澜儿,有一位文先生打电话找过你。”

        若澜只看母亲的表情就知道母亲的心中在八卦什么,她无奈,但电话铃声却适时的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