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命中的克星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2051字

        自从那日看到若澜,时颖颂便开始动用一切手段,了解关于若澜的一切。

        他查到了若澜五年之前忽然出国。

        他查到了若澜父亲的企业和自己的企业有许多的往来,他甚至查到,若澜父亲的生意就是因为自己的简映而一直走下坡路。

        他甚至还查若澜即将上班的公司,蒂娜的背景,等等许多许多的事情,但他却一无所获,甚至仍旧想不起来更多,脑海当中来回回荡的也只有那两句话而已。

        而若澜,从蒂娜的口中得知时颖颂失忆的消息之后,反而坦然了很多,别人已经忘记,并且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么自己又何必为难自己呢?

        若澜每天清晨,便穿着蒂娜赏给自己的职业装,高跟皮鞋去上班,她仍旧不施脂粉,仍旧不结交朋友,但幸运的是,新开的公司,业务复杂,且之前并无任何正规的财务记录,蒂娜每天都可以忙得昏天黑地,不用考虑任何私人的无法解决的难题。

        下班回家,若澜便大吃特吃,用这样的方法补充自己一天之内消耗的体力,也用这种方法补偿自己心中的空虚。

        短短一周的时间,若澜发现自己的肚皮都鼓了起来,她又有些紧张了,自己增重太多,蒂娜的衣服穿不下,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若澜每天利用下工后的时间,带着家里的拉布拉多到处晃荡。这样的时间,若澜更加不修边幅,她穿着运动鞋,腿上穿的却是一条不知何年留下的破洞牛仔裤,上面只穿白色的恤,觉得冷,又把爸爸的羊毛衫拉过来罩在外面。

        下过雨的树林里,满处泥泞,若澜并不在乎,任由拉布拉多撒泼打滚,将满身的泥巴甩自己一身。

        “嗨!”若澜这看着无忧无虑的拉布拉多到处狂奔,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若澜的附近响起来。“你是不是太过放纵它了。”

        原来是天乐,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他了,若澜忍不住给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

        距离两个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挺拔且孤独的身影,是时颖颂。他留意若澜许久,放纵自己许久,他看着这个洒脱不羁的女人发呆的时候,她的身边却忽然出现别的男人。

        时颖颂嘴角的笑容终于慢慢的凝固,慢慢的再次变回他自己习惯的眉头紧皱的样子。他看到若澜身边的男人,选择了离开。

        “你怎么神龙见首不见尾。”若澜看着眼前被斑驳的树影照耀着的漂亮的天乐,心中有一份温暖流过。

        “我吗?”天乐却是一副无可理解的样子,这个女人还真会倒打一耙,但这并不重要,看来蒂娜说的没错,若澜并不是有意躲开自己。“进剧组之后,时间就没有那么自由,不过我有给你留言。”

        这留言,若澜确实没有收到,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天乐见若澜半天不出声,只是看着自己的爱犬发呆,再次说道:“我听说你开始工作了?”

        “是,有几天了。”

        “还适应吗?”

        “任务繁重,不够幸好我还能够应付。”若澜的学历可是双料博士,这五年,她用拼命学习的方法试图忘掉那些往事。

        “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女人尖利利的声音忽然打断两个人的美好的黄昏时光。天乐看到眼前出现的女人的时候有一丝紧张,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若澜的反感。

        “哈,你们两个人?”郎佳清脸上露出的仿佛是捉奸一样的表情,这个表情另若澜厌恶。

        “这是我的朋友,佳清小姐怎么在这?”天乐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若澜忍不住在想,莫非郎佳清真是自己的克星?但凡自己接触的男人都和郎佳清有关系?

        “朋友?哈哈!”郎佳清的冷笑让若澜厌恶透顶,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天乐,不敢反抗的天乐,一个年少成名的少年的故事基本已经在若澜的心中渐渐清晰。

        若澜不想说话,拉着自己的拉布拉多,快速逃离。郎佳清好像还在拉着天乐说什么,从天乐的紧张和慌张看,若澜忍不住嘲笑自己。

        一个小明星,想要成名,自然是要依靠有财力有背景的女人的帮助,而郎佳清就是这个女人,现在天乐成功了,他便急着摆脱自己的黑暗,从新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开始自己新的罗曼蒂克了。

        难怪那次电影发布会现场,若拉会同时遇到天乐和郎佳清两个人,难怪那次天乐会那样生气,许多往事自己不想提及,别人却拼命地提醒你不要忘记。

        若澜几乎是逃回家中的,她的耳边一直有郎佳清的话在来回的重复,盘旋。风水轮流转,今天郎佳清的表情,不就是在嘲笑五年之前的自己吗?

        “颂哥哥,我爱你,我可以为了你去死。”

        “若澜,你个贱人,难道你不知道颂哥哥是我的吗?你为什么要同我争?你凭什么同我争?”

        “为什么?颂哥哥,你告诉我她哪里好?哪里比我好?”

        “若澜,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若澜的头痛欲裂,看来海市的风水当真不适合自己,若澜将自己捂在厚厚的棉被当中,仿佛这样便能阻止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那一夜若澜似梦如醒,许多的往事,许多的情话,若澜拼命想要忘记的过去,一幕一幕的场景在若澜的脑海当中重现。

        闹铃忽然响起的时候,若澜觉得自己心脏病都要发作了,她无法控制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草草的刷好牙,洗把脸,便打算出门上班。

        临出门的时候却被母亲拽住,原来自己还穿着睡衣,流年不利,若澜忍不住叹一口气。

        若澜的父母刚刚放松了没有几日的精神,看到今天早上若澜的状态,两个人又开始紧张了。

        若澜乘地下铁赶到公司的时候,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强打精神,只想用一天繁重的工作赶走自己的阴霾,可是进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坐在自己办公椅上的男人,若澜再次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