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夏子风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3本章字数:2065字

        醒一醒,木雨,醒一醒。

        夏子风一边给木雨做着急救措施,一边喊着木雨。

        你别吓我木雨,我们的约定你还没实现呢,我们要一起坐火车,一起结婚,一起去西藏的。水果一个劲的叫喊着,生怕木雨醒不过来了。

        木雨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夏子风的眼睛,熟悉却又陌生,夏子风深深的眼睛让木雨觉得很特别,说不出的感觉。对了,刚才我不是和陆朝颜去了雪村吗,我怎么在这里,难道那又是梦吗,不可能,为什么我都那么清晰的感觉那是真的,木雨感觉自己的头特别的痛。

        醒了,她醒了。白桦林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样了,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

        木雨,你还不醒来,我就要被吓死了,急救车都已经在路上了。水果紧紧地拉着木雨的手。

        好点了吗?

        恩,谢谢。

        木雨和夏子风的对白很短。

        白桦林抱着木雨上了车,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没事,就是游泳技术太差了。

        还没事,我都快要急死了,要是你有个什么,我怎么和阿姨交代。

        木雨不再说话,只是闭着双眼,想着去雪村的路上。

        好了,大家就别再你一言我一语了,让木雨先好好休息一会。水果看着车上有些尴尬的情绪,缓慢的说了一句。

        或许生活只有经历了悲喜,才会觉得更加有意义,只是那些模糊而又真实的记忆却永远像吸食鸦片一样,拼命的想戒掉却又抓狂的想要得到。

        这个夏天来的特别仓促,走的却又如此壮观。转眼,已经是9月初了,木雨考上了省外的一所重点大学。水果的家最终被逼债的那些人搬了个空,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水果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上大学,在酒吧做弹唱歌手,每一个黄昏与清晨,水果都会觉得特别幸福,陈良宇经常一下班就去酒吧等她,一直到深夜,走在空荡的大街上,秋的寒意掠过脖颈,钻入骨髓。水果喜欢穿男孩的外套,喜欢把自己完整的装在一个壳里,那样会觉得特别安全,陈良宇会在起风的夜里脱掉自己的外套,紧紧地抱着水果,他怕一阵风会把自己心爱的人带走,会把自己所有的牵挂吹散。

        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真的是对的。

        相信我,你的选择一定是对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做一切。

        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不想让你太累了。

        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做什么都不累。

        宇,是不是无论怎样你都不会离开我的?

        恩,离开了你我就不再是我了。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那你会怎样?

        把你找回来。

        如果你不想找了呢?

        不会的,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水果流泪了,眼泪滴在他的肩上。那个夜晚水果会一直一直记得,那些誓言会刻在她的心底。很多年后,她回忆那些话语时,依旧泪流满面,曾经那个为她山盟海誓的男孩是真正爱过她的。

        9月份已经开学了,木雨考上了外省的一所大学,可能是身边一直有水果的陪伴,现在孤身一人,心里觉得特别的空洞,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寝室的室友来自全国各地,既不疏远也不亲密,偶尔和同学出去郊游一次,但是每次木雨都觉得没有太大的意思,法语班的男生也还算多,但是个个觉得自己有多神气,长的不帅也就算了,还要人手一把镜子,连课堂上照镜子的机会也不放过。木雨经常打电话给水果抱怨这一切,只有这时木雨才觉得生活过的有一点意思,所以,木雨特别怀恋老妖精的责罚,虽然有点过分,但是还有水果,桦林陪她一起受罚,一切都不孤单。怀恋中学时代每一次学校的大型比赛,因为站在正中央的永远是桦林,就算和别人吹嘘那个男孩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一种骄傲。怀恋每一次大考之后的欣喜或者哭泣,因为即使是失败也还有奋斗的理由,要和水果一起上大学,考最好的大学,而现在他们天各一方,以后会有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家庭,不一样的之后很多年。

        对于大学木雨本身还是充满了期待的,只是真正的来到这里才发现原来很久以前听他们说的大学其实就是一座不再期待的城池,还是依旧按照流水线一样的上课,和室友相处的刚刚好,在上大学之前,木雨就有一种直觉,自己的友情永远停留在了中学时代,就像有些事情是永远无法取代的一样,甚至不再愿意去和别人交朋友,很多时候,木雨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该拨打谁的电话,水果现在在酒吧唱歌,桦林也许有了新的朋友。她总是想找回陆朝颜,想知道他到底在哪,想知道那个连续不断的梦是否是真的,也许那个男孩真的存在。孤独的时候,木雨经常站在天台上拍落日的天空,她总是把无数的天空放在自己的相机里,贴在床边,清晨推开窗户,深深的呼吸着新的空气,然后告诉自己今天让自己充满朝气,穿着舒适的衣服,背着喜爱的背包,穿越大大的操场,穿越清晰可见的人流,穿越开放在清晨的笑脸。

        已经是初冬了,衣服渐渐的厚了起来,操场上也没有那么多的人了,远处一个男孩正在晨跑,慢慢的向自己靠近,木雨坐在操场上,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嘴巴也有些发紫。男孩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飞快的跑向另外的终点。这让他想起了陆朝颜,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他了,那个梦还是依旧反反复复的在木雨脑海翻阅,桀骜岛,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离歌到底要告诉我什么。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木雨经常会去图书馆,经常很晚的时候在去寝室的路上游荡,会打扰到正在接吻的情侣,会遇到正向女生表白的男孩,也会遇到有男生给她递情书,有些男生会发一些无聊的短信给她,木雨每次都会全部删掉,不留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