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归去来·恍然如梦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3本章字数:3060字

        那些美好的时光,不是珍惜就可以得到的,或许她注定是这样的命运,得不到爱也找不回爱,爱情和亲情都把她背叛的彻底,伤口终究是自己的,愈合不了,也不愿去愈合,只想让痛维持这样的状态,已经习惯痛的感觉了。可是即便如此,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城市依旧车水马龙,她的痛无关这座城市,无关那些爱或者不爱的人。

        沈小姐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我呢?

        您老在国外逍遥自在,这些日子销声匿迹,我还以为您被纳粹给粉身碎骨,我都开始准备机票去给你收尸了。

        臭丫头,还是那么口无遮拦。我明天10点的飞机回国,你来接我吧。

        你不回夏城吗?

        我父亲在北离这边的公司,接下来由我接管,所以我们又在同一个城市了,而我母亲和父亲又去澳大利亚度假了,无家可归啊,直接回北离咯,这样我就可以第一时间见到你。是吧。

        哦,这样啊,那好吧,我可是不会白白来接你的,那个小礼物要准备充分啊,不然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沈木雨清楚的知道这次白桦林回来,自己的生活会发生改变,可究竟如何改变她却不清楚。白桦林去德国的这3年,几乎每周都会给沈木雨来电话,问问她的情况,这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把他当成哥们,最好的朋友,可就是不能当成另一半。

        水果在北离的工作也开始稳定了,夜未央正式聘请了她当驻唱歌手,可为了挣更多的钱,她还会在酒店做一些兼职,若哪些公司开张,还会去唱歌挣点外快。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想,只想多挣些钱早点给母亲一个稳定的家。水建国偶尔也会打电话给她要钱,水果总是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心里还是会很难受,只要水建国要钱,她从没有拒绝过,即便心里是那么恨他,把家里弄得支离破碎,分崩离析的生活早已让她忘记了那些曾经的温暖,所以,她傍晚从不散步,当看到别人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心里有如针般刺痛,这样的日子她不会再拥有了。那些美好的时光,不是珍惜就可以得到的,或许她注定是这样的命运,得不到爱也找不回爱,爱情和亲情都把她背叛的彻底,伤口终究是自己的,愈合不了,也不愿去愈合,只想让痛维持这样的状态,已经习惯痛的感觉了。可是即便如此,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城市依旧车水马龙,她的痛无关这座城市,无关那些爱或者不爱的人。

        第二天,沈木雨来到机场后,把白桦林接到云水烟,而其实白家的司机早已等在机场,他让一辆车跟过来。眼前的白桦林带着些许异国气息,像德国这样的国度愈发将他熏陶得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总是让人舒适安稳。

        木木,这个给你。

        什么啊?不是贵重的我可不要。

        打开看看。特地为你选的。

        钻石项链,这我可不能接受,我要德国特有的东西。沈木雨借此推脱,她总觉得接收这样的礼物不好,钻石足够大,少说也要几十万。

        这是德国特有的,只有在德国在能买的此款项链,德语翻译过来,这项链叫做寰明珠,是很多年前德国一座小镇上的宝物,据说还有一个很美好的爱情故事,总之,是德国特有,无话可说了吧。

        是吗?看来我是非收下不可了,不过这项链将来是会很有用的,若你结婚了,我就把这项链送给你的新娘,这样,我的礼物不就免了,还大气,是吧,白先生。

        我相信你已经送给了那位新娘。好了,收下吧,不说这些了,你在怎么婆婆妈妈的,以前可不见你这样,送你就收下呗,有礼物还那么多名堂。

        沈木雨清楚白桦林的心思,可话到这份上,不收下也不好。吃晚饭后,白桦林把沈木雨送到公寓,开着那台帅气的白色跑车扬长而去。猛然间发现生活开始有了很大变化,生命中曾经出现的那些人都开始回来,可她还没准备好如何应对,没有准备迎接改变,可无论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这些都会如期而至。既然没有准备好,那就好好过好自己的生活吧。

        则则,今晚水晶花拍卖会几点开始。沈木雨一边端着咖啡眼睛盯着刚看到的新闻。

        8点半,怎么,你想去拍卖啊,沈策。

        只是想去看看这些珠宝商们如何为了一粒宝石而争得死去活来,顺便去碰碰运气,看能否碰到南广制造的老总,上次和他们公司的那个合同出了些差错。

        晚上,沈木雨和助理早早便到了拍卖会现场,今晚拍卖的是英国皇室的一件珠宝,一粒蓝宝石。沈木雨特地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过下可能会碰到熟人。

        陆朝颜和蒋晴晴坐在前头,他的出现在沈木雨的预料之中,可不一会,白桦林也来了,木雨这才想起白桦林的父亲曾是雪城响彻一时的珠宝界富豪。南广制造的老总今晚没有到。

        拍卖会开始,蓝宝石开始起价100万,拍到500万的时候,便开始了白热化竞争。

        雪木巴黎出价600万,600万一次,600万2次。主持人开始大声地准备喊出第三次。好的,世纪天堂出价700万,700万一次。雪木巴黎出价800万,800万一次,800万两次,800三次。成交。随着主持人话音刚落,全场就已经议论纷纷,这蓝宝石根本不值那么多钱。

        你怎么在?白桦林走到沈木雨身边。

        我过来看看啊,看你们这些富家公子如何挥金如土。沈木雨总是可以把一句简单的话扔到别人心里,不管不顾那是炸弹还是垃圾。

        那宝石根本不值800万,他雪木巴黎吃的可不是一点点亏,走,送你回去。沈木雨耸耸肩,跳过人群,看见陆朝颜一脸不屑的模样,心想,这家伙,有钱不去捐给希望小学,到这里花那么多钱买块破石头,在精神上极度鄙视。

        当她和白桦林走到门口,陆朝颜便也走到了旁边,沈木雨装作不认识陆朝颜,顿时有些局促不安。

        这位小姐长的很漂亮,这宝石佩你很好,要不送给你。陆朝颜一脸坏相,站在一旁的蒋晴晴脸色立刻变青了。

        收起你的宝石,我家木木这样的东西有的是。没等沈木雨开口,白桦林就帮她回了过去。

        是吗?那木木小姐有福了咯,对了,沈小姐,你的高跟鞋还在我家,明天我给你送过来。

        沈木雨忽然想起那晚送蒋晴晴回家,自己为了跑的快一些,把鞋子给丢在门口了。沈木雨瞟了一眼陆朝颜,明摆着不给自己面子嘛,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木雨想极力掩饰她是认识陆朝颜的,可他却非但不演戏还说出这话。

        什么高跟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走,桦林。说着便挽起了白桦林的手臂。在一旁的则则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从何问起,这复杂的关系一时半会她是难以理清的。

        在商界,这样的较量本身就是关于金钱和地位的较量,即便挥金如土这样的较量也是必须的。而第二天的报纸头版头条便是雪木巴黎实力不菲,世纪天堂招架不住。

        沈策,你上报纸了,你看。报纸上说,雪木巴黎总裁和世纪天堂总裁为一女争得死去活来,而那个女的,便是你,快看啊。则则拿着报纸手舞足蹈,她天生是个花痴,只要见到帅哥别说口水流个半天,那小脑袋里总是各种想象。沈木雨接过报纸,看了一眼后把报纸扔在一边继续修改策划。全然不理会这样的新闻。把站在一旁的则则看的目瞪口呆。

        昨天,世纪天堂的总裁送你回家,雪木巴黎的总裁说你的高跟鞋在他家,木姐姐,你太厉害了吧,我可是亲眼目睹了世纪天堂的白总怎么维护你的,原来你认识那么多富家少爷啊。花痴的李则路不断地质疑自己是否处在梦中。

        认真工作,这样的事情很简单的,我和世纪天堂的白总从小玩到大,她是我哥。懂了吧,至于其余的事情都是一些误会,不要瞎想,专心工作。沈木雨漫不经心地说着,而很多事情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陆朝颜今天以800万拿回那块蓝宝石,虽说确实是有些高了,可他这样做全然是为了得到他该得到,包括她,包括这3年他所失去的。站在一旁的蒋晴晴很疑惑,为何为了一块简单的石头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蒋晴晴自10岁那年看到陆朝颜便开始喜欢上了他,那时候她的父亲和陆朝颜的父亲就已经是老友了,陆朝颜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为了进入雪木巴黎,走进陆朝颜的生活,在北离威胁她的父亲,若不让她进雪木便从那里跳下去,这在北离轰动一时。她的父亲没有办法,可女儿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蒋方宇再怎么老谋深算也深算不了自己的骨肉,即便蒋晴晴对商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