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大闹生日宴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4本章字数:3366字

        木雨回到家中已经较晚了,水果安静地蜷缩在一角,像婴儿的姿态。睡觉的姿势可以看出很多的东西,对待事物的态度,与人交往的方式,都可以从中得到答案,水果睡觉的姿势说明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强的人。木雨洗完澡后钻进被窝,碰触到水果的手脚冰凉,可她很累了,一动不动。木雨的身上很快热了起来,她慢慢地靠近水果,用自己去覆盖她的寒冷,直到温暖。

        清晨,醒来。玻璃上蒙上一层厚厚的雾水,而沈木雨最爱做的一件事情便是在玻璃上画满各种漂亮的图案,直到看清窗外的行人远处的建筑初升的太阳。

        又在画画,简直就是小朋友嘛。

        谁说大人就不可以玩玩这个,我可是可爱的沈木雨,超级无敌爱搞怪啊。

        木雨,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那时候雪城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一脚踩下去都可以覆盖住膝盖,记得你也是拿着一根棍子,在雪地里画花朵,你说,你要发明一种花,然后不停地画不停地画。

        你还记得啊,我以为那些事情只有我才会回忆起来。

        当然,我发现自己现在渐渐变老了,变得只能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可经常忘记现在的事情。是不是越长大越怀念过去。

        是吧。

        早上吃完牛奶和蛋挞,然后各自出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木雨,今晚去看欧洲马戏团的表演,我已经买好票了。陆朝颜手握方向盘,眼睛时不时瞟瞟坐在一旁的木雨。

        又看表演,我没时间,大少爷。

        你今天就抽出一点点时间陪我,否则,我就不停车了。

        强盗逻辑。沈木雨白了陆朝颜一眼,电话响了,那边是水果气喘嘘嘘的声音。木雨,别忘了,今天是白桦林的生日。如果没有水果提醒,沈木雨真的已经完全没有想起那件事情了,而这段时间,白桦林也忙着生意,只是偶尔和她打个电话。

        好不好,亲爱的沈木雨同学。

        不行,今晚真的有事。

        把沈木雨送到天齐之后,陆朝颜才去上班,这是他每天的生活规律,并乐此不疲地遵循着。喜欢睡懒觉的他开始不再贪恋早床,勤快地连他自己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陆朝颜。

        白桦林晚上在蓝色妖姬宴请朋友,北离的国际大酒店,水果和木雨到的时候正好赶上,白桦林把水果和木雨叫到自己身边来坐,蒋晴晴李卡路都在,李卡路的父亲和白桦林的父亲也是世交,李卡路见到木雨进来,笑着打了招呼,比起蒋晴晴的娇嫩,卡路算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帮助他父亲打理公司,照顾生病的母亲,李盛全也是尤为爱惜这个女儿。

        蒋晴晴坐在沈木雨对面,靠近门的位置,她的旁边坐着两个沈木雨不太认识的人,似乎都是贵族公子哥,蒋晴晴今天来的目的是很显然的,她在雪木巴黎几乎看不到陆朝颜给她的好脸色,而近来陆朝颜和沈木雨走的那么近她又不是不知道,可是现在的她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阻止陆朝颜,也拿不出脸面再去跳一次楼,况且陆朝颜也不是她的父亲,她的死活亦不会关陆朝颜的痛痒,这一点她自己非常清楚。水果和蒋晴晴没有互相打招呼,只当是不认识。

        这不是水果吗?最近在我们公司发展的不错啊,终于没有在夜总会唱歌了。蒋晴晴说完之后瞟了一眼沈木雨。

        我们水果在夜总会唱歌也好,在雪木巴黎当经理也好,和你蒋晴晴没关系。木雨立刻回击过去。

        是吗,不知道是谁要饭要到了雪木巴黎,朝颜看她可怜,给有些人一个面子,否则一个歌女休想进我们雪木巴黎。

        蒋晴晴,你听着,雪木巴黎不是你家的,给不给面子也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你除了占据你们公司有限的空间资源外,连一个歌女都不如。

        沈木雨说得这一习话气的蒋晴晴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水果泰然自若,木雨给她出了一口恶气,其实木雨当然知道水果在雪木巴黎的日子不会那么一帆风顺,只是水果不说而已,今天既然蒋晴晴挑起了这个话题,那就别怪她那张毒嘴了。

        好拉,晴晴,木雨个性就是这样,从小我就说不过她,休战吧,来,大家开吃。今天不醉不归。

        蒋晴晴原以为白桦林会替她说几句话,没想到他却偏袒着沈木雨,而坐在一旁的李卡路看到气得眉毛都绿了的蒋晴晴心中暗自发笑,这正是她要的结果。她举起杯来,先敬了白桦林一杯。

        白桦林一边给木雨夹菜,一边照顾着旁边的水果,他自然是在讨好沈木雨,而受到冷遇的蒋晴晴看在眼里,她在找机会报仇。

        突然,蒋晴晴站起来,她走到沈木雨面前,大家被她的这一举动吓到了,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听说,沈小姐酒量很好,今天我代表陆朝颜敬你和桦林一杯,祝你们终成眷属,桦林,是不是?

        木雨喝不了酒,这杯就我喝了。白桦林看到坐在一旁的木雨表情有些尴尬,便一把夺过酒杯。

        那不行啊,我是敬你们两个,是不是桦林,我的祝福是不是很好啊。

        木雨这时候站了起来,她拿起桌上的一瓶白酒,朝两个杯子倒满。

        要喝酒,可以,你蒋晴晴既然敢来,那么我沈木雨也不是吃素的,谁不喝谁是他妈的孙子。蒋晴晴显然没有意料到木雨会来这一招,她有些招架不住,可是她没有退步的余地,即使酒量不行,也必须硬着头皮往前冲。更何况站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木雨,你不能喝酒,我来替她。水果试图抢过木雨手中的杯子。

        今天谁要不要管,我沈木雨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白桦林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他了解木雨的性格,从小就倔到不行。

        来,蒋小姐,祝你貌美如花终不谢。木雨先干为净,随即木雨一口喝了一杯58度的白酒,她其实是最不喜欢喝酒的,只是应酬的需要必须练就这样的本领,一口下去,喉咙烧的厉害。

        那就祝沈小姐越来越美。蒋晴晴没有读多少书,大学也是混过去拿的文凭,她不知道对什么,不甘示弱地喝过第一杯。

        那第二杯我敬你蒋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木雨又一滴未剩的喝下。

        蒋晴晴没再说话,脸微微扬起,沈木雨我会让你死的很惨,这是她眼睛里所传达的内容。

        他们两个连续喝了几杯后,白桦林看到木雨快不行了,他准备劝住的时候,蒋晴晴突然把酒瓶子摔了。

        你沈木雨算什么东西,和我来抢陆朝颜,蒋晴晴手上拿着打碎的酒瓶准备向沈木雨脸上刺过去。白桦林一把夺过酒瓶,把她和木雨分开,此时木雨已经昏昏沉沉了。

        蒋晴晴,不要太过分,水果扶着快要倒下的木雨。白桦林立刻把木雨扛在肩膀上,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在一旁呕吐的蒋晴晴,交代另外两个人把蒋晴晴送回去,李卡路站在一旁,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蒋晴晴,走了出去。

        沈木雨一路呕吐,把白桦林的车吐得到处都是。

        再来一杯,干,不喝的是孙子。沈木雨嘴里念念有词,已经醉的一塌糊涂了。时不时手舞足蹈,水果被她打得痛苦不堪,强烈的酒精从胃里翻滚出刺鼻的味道,她从来没有喝醉到这样的程度。

        到公寓下面的时候,刚刚还在疯了似的叫喊的沈木雨已经睡的不醒人世了,而陆朝颜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她怎么了?陆朝颜一把推过白桦林,看着醉气熏天的沈木雨,他有些火了。

        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没等白桦林说完这句,陆朝颜一拳便打到了他的脸上,白桦林栽倒在地,他没有还手。

        你不知道她的身体不能有过多的酒精刺激吗?陆朝颜朝白桦林怒吼到。

        这件事情是我惹的祸,是我的错,但是还由不得你在这里和我指手画脚,我会处理,你走开。白桦林同样大声回击。

        有些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最好遵守诺言,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可你不要忘了,我想得到的没有谁可以阻止。

        那就试一试。

        你们都走开,我照顾木雨。水果在一旁已经看不下去了,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争得面红耳赤。

        陆朝颜把木雨扛在肩上走进电梯。白桦林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妈的,过个生日闹成这样,蒋晴晴这个疯子。

        水果,快去拧一块毛巾,她的头很烫。水果有些惊讶,一个堂堂的贵族公子哥,自己的顶头上司,竟然这样温柔体贴,以前的陆朝颜在她眼里是霸道而骄傲的,总是强势地一无是处。

        我来吧。没等水果把毛巾放到木雨额头上,陆朝颜便已把毛巾夺过,他轻轻地抚平毛巾,捋了捋木雨额头上的头发。

        水果,你照看着木雨,我去厨房给她弄点姜汤,感冒加喝醉很危险,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你会做姜汤?不要让我太惊讶。

        很简单,小时候我妈告诉过我,做过一次。

        一次?还是小时候,我看还是由我来吧。水果还是难以置信。可是陆朝颜已经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姜汤便做好了,而木雨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安静地像个孩子。

        陆朝颜轻轻地托起她的头,吹开热气,一口一口地喂。水果自觉地走开了,此时的她心里五味杂陈,她为木雨有这样爱她的男人而高兴,可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有些难受,或许是想起过往,或许是因为被这个世界隔离,似乎人们都看不到她。方远对她很好,可却从未有过陆朝颜对待木雨般细心和呵护。她在对比自己和别人的爱情,很快她便打住了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