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演戏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3094字

        转眼已过一周。

        烟波湖碧水荡漾,清澈见底,湖上一片青绿莲叶层层叠叠铺展开,湖中锦鲤丛游,随手洒下一把鱼食便是一片粼粼波光。一条石墩木桥由河岸直通湖心,连接着湖心那座基本上被“锦绣阁”占去全部面积的小岛。三层高的楼阁,四面开窗,有风穿堂而过,清爽舒畅。透过窗子向外看,一片浩渺烟波,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心中怡然,美不胜收。

        纪央持着一杆黑漆木鱼竿,坐着高墩绣凳,一双眼睛看着外面景色,眼中却没几分欣赏之意,旁边矮桌上放着的紫玉葡萄冰提果,更是连动也没动一下。

        “老纪,”徐子墨左手持着一壶酒,右手夹着两个白玉斗,将两个斗内斟上酒,一斗递于纪央,纪央把鱼竿一放,下边自有支架固定着不让偏动,伸手接过玉斗,只是看着,却不喝。

        “老纪,怎么一个人在一边,不过来和我们一起,有什么烦心事?”

        纪央将玉斗往桌上一置,右臂搭在窗柩上,身子有些慵懒地向旁边倚了倚,视线向窗外远处的风景飘去。“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问题,不想被打断而已。”

        徐子墨摇头,“你这话对别人说也就算了,可是瞒不住我。你这几天深居简出,就连我们一日里也见不到你几面,若说没什么事,我可不信。”

        纪央摇头轻笑,这些日子里他一心扑在武学上,每日不是在学院武斗馆里租单独的一个房间训练便是泡在藏书阁中,连日常的课程都很少去上。他现在日夜不停的修武辅以《清河杂谈》上记载的药汤,再不断汲取着来自书籍中的知识,实力每时每刻都在提升,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哪还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

        “得了吧,还经验之谈,不过是被埋伏了一次而已,”徐子墨故作嫌弃的表情,“连上次的花魁大赛都没去,我说,你这决心可够大的啊。”

        “那是当然的,从小到大,你有见我对一件事认真起来没有坚持下去的吗?”

        “话是这么说,可总该注意劳逸结合吧,你的其他追求怎么办,比如女人……”

        “我实在没多少精力分心在这上面。”

        “嘿嘿,其他时候我不知道,今天可就不一定了。”徐子墨一脸猥琐地凑过头低声道:“某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来了,我就不信你能坐在这不动弹。”

        顺着徐子墨意有所指的话语和眼神,纪央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锦绣阁。

        锦绣阁作为半开放建筑,一直是文人墨客附庸风雅的好去处,就如今日一群平常关系不错的富贵子弟在这里聚会,三五成群,或高谈阔论,或低声细语,或谈经论道,或提词对句,因为只是自发举行的活动,所以并没有什么限制,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想躺就躺,想睡就睡,自然自在,好不快活。

        纪央最近离群索居般的行为令徐子墨等人心中担忧,因此早早的就被拖了来,岂料来了还不如不来,纪大少爷无视所有人所有话题,提了一根鱼竿老神在在地坐一边发愣,让徐子墨几个人心里不知道怎么办好。幸好这时候受他们邀请的青兰雪也来了,徐子墨大喜,过来提醒纪央一番,心想条件都为你们创造好了,剩下的事可就是你自己的了。

        严格来说,这还是纪央第一次和青兰雪见面。

        纪央是非常讨厌计划外的麻烦的,所以他这一周以来深居简出,也未尝没有故意躲着青兰雪,不与她多纠缠的意思。看着那个熟悉的为以前的纪央所慕恋的女子,纪央眼中泛起一阵波动,不得不承认当初那小子迷上这个女人是有原因的。今天的青兰雪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青丝如瀑,柳眉如烟,略施粉黛,清纯淡雅,赏心悦目。

        纪央是个正常的男人,同时也是个眼光很高的男人,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以前的纪央出入各种风月场所,时时流连牡丹从中;身为方宇的纪央更是因工作原因常常混迹于上流社会,女星名媛也不知有过多少交际。这样的眼光面对青兰雪都有心动的感觉,令人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独到之处。不过现在的纪央和以前的纪央不同的地方,是他的意志足够他在需要的时候无视任何美色,抵挡任何诱惑。

        所以纪央眼中只是刚刚泛起一丝波澜就迅速平静下来,紧接着涌上迷醉之色,用炙热的眼光在青兰雪身上驻足。

        对于怎么对待这个女人的问题上,他经过深思熟虑,最后还是决定尽量保持原状,他还想看看这个女人要搞什么鬼。已经晾了她一周,要是她真有什么目的的话,就算不表现出来,一些下意识的反应还是会有所体现的。

        “雪,快来这边坐。”纪央起身招呼她,拉开徐子墨刚刚放在那的绣凳请她坐下,“你看,知道你要来,我特别给你准备的凳子和美酒,来,坐在这饮酒赏景,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另一边的徐子墨看着纪央把自己刚刚给他的白玉斗斟给青兰雪,然后拿着自己放在那的玉斗与她敬酒,不禁一阵翻白眼。

        “算了,懒得管你们。”看着刚刚还一副忧郁模样的纪央很快就和青兰雪言谈甚欢的样子,徐子墨实在是不忍直视,干脆扭过头去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墨少,答应我的事,可不要忘记呦。”旁边一个女人巧笑嫣兮,将一杯酒递到徐子墨唇边。

        “放心,你的事情我当然会认真去做啦,哈哈哈哈。”徐子墨一口喝干杯中酒,猿臂一揽就将女子搂在怀中,后者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便一头扑进他怀中。

        “你最近很忙呢,几天都见不到你一面。”青兰雪浅呷一口酒,脸上晕染开两朵红晕,迷人至极。

        纪央适时配合着做出一副迷醉的表情道:“这都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

        “对啊。”纪央一脸的认真表情,“你不是说希望你的另一半是位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的豪杰吗?为了你,我正在改变呀!”

        “可是,比较起来我更喜欢你以前的纯真善良。”青兰雪幽幽地说道。

        “呃,我现在也很纯真善良啊。”

        “骗人,我还听说你前几天把人肋骨打断了呢。”

        “你是说洛川?那是正常比武,损伤在所难免嘛。”

        “可是,可是打人终究是不对的,伤人就更不好了。”

        “这个……这个这个,好,我就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伤人了,好吗?”

        “嗯。”青兰雪故作娇羞地低下头,心中在为自己刚刚的对话作呕不已,平常和这个男人说话还挺正常的,今天怎么会这个样子!她觉得自己恐怕再说两句话真的就要吐了,下意识地产生了逃离的念头。

        “我的表姐来这里看我,今天跟我一起来这里了,我把她介绍给你好吗?”

        “你的表姐?那肯定也是一位美人吧,当然可以。”

        “她可比我漂亮多了呢,人家在她面前还只是个青涩的小苹果而已。”

        纪央伸手怀抱她,作出一副痴情色,“在我心中,你就是最美的。”

        青兰雪笑着轻轻一扭脱出纪央的怀抱,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纪央的眼神并未因美人离去就移开,一直在她背后停留。感觉到他毫不掩饰的灼热眼神,青兰雪心中一阵恶寒,脚步不由自主地快了三分……

        一直到青兰雪走到另一群人里面,纪央才收回目光,抓起酒壶倒上一杯酒一饮而尽,心里那股不舒服的感觉才渐渐消失。“以前的我,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还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纪央完全不能理解。两个人都在演戏,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明显把这场戏演得太过,让两个演员都受不大了。

        “不行,得赶快找个理由把这个关系给断了,再这样下去我怕我心脏受不了。”会演戏不代表不会恶心,即使前世伪装成各种身份,比这更狗血的台词也不是没说过,他一样接受不了。

        青兰雪介绍给纪央的所谓“表姐”,就是那天的绿裙女人,不过今天装扮不同,上身穿的是窄袖撒花青璃褂,半露两条白生生的玉臂,下身是锦簇攒花的宫绦粉底裙,比之青兰雪少了几分清纯淡雅,多了几分妩媚妖艳。

        “小女子慕忻,初来乍到,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呢。”这是个很会表达身体魅力的女人,一举一动间便自然地把自身的媚态散发出去。

        “好说好说,你是雪的表姐,那就是我的表姐,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好了!”纪央哈哈大笑着,作出一副被她的娇艳迷倒的姿态。

        慕忻似是被他的反应逗乐了,掩嘴娇笑不止,纪央也跟着哈哈笑着,混没注意青兰雪笑脸中不自然的神情。

        “好,就是这样,扮出迷恋女色更甚感情的样子,再‘移情别恋’,然后,就是摆脱这该死的麻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