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药材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3101字

        “你不是想详细了解花弄影和巴邱泽一战的细节吗?她就住在这里,应该会更清楚一些。”

        “可你找的理由也太烂了吧。”

        “过程不重要,结果对了不就行了。”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你纪大少爷贵人多忘事当然记不得,你当初帮过她来的,当时我顺便查了查她的身份,就这么记住了。”

        “哦?看来她有什么地方很出众了?否则我可不认为你会费心去记一个路人。”

        伊景报以一笑算是默认,解释道:“她的天赋很高,听说是被院长亲自提点进入大离学院的,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她可能是咱们学院最厉害的人那一层次的。”

        “是吗?”纪央也重视起来,“在资源远远比不上的前提下,还能做到这个程度吗?那可不是天赋就能够说得过去的,还得有超乎常人数倍的勤奋。”

        “是啊,所以我才会记住她。说起来,”伊景忽然凑近道,“我更想知道你是什么层次的。”

        “你以后会知道的。”纪央神秘一笑。

        这时候苏含章也泡好茶过来了,三人坐一桌闲聊着,一开始苏含章还有些放不开,渐渐的也放松下来。

        “咳咳……”里屋传来一阵咳嗽声。

        苏含章慌忙站起,告一声罪,快步走进里屋,不一会儿出来,倒了一杯水又进去屋里,只听里面传来一阵压抑的咳嗽声和细碎的谈话声,声音太低外面两人都没有听清内容。

        过了一会儿苏含章从屋里走出来,再次向两人告罪,再次谈话时,沉默了不少。

        伊景试探着问了一句:“里屋是……令尊?”

        苏含章点点头,“是我父亲。父亲他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让二位见笑了。”

        ……

        纪央二人都没料到这次拜访会以这么快的速度结束,在得知苏含章父亲的情况后,之前的话题似乎再也无法进行下去,二人不愿再忍受这尴尬的氛围,连连告辞后就匆匆离开了。

        妙手堂。

        要论罗浮城哪家药店好,问十个人有八个人要首推妙手堂,不仅因为其态度好,价格公道,还因为其背后是鼎鼎有名的大通商号,信誉有保障。

        大通商号的主人,正是纪天河。

        这日,一个身穿麻衣,脚上套着草鞋,皮肤粗糙的汉子出现在妙手堂大门口,这汉子一看就是个干粗活的乡野村夫,此时站在门口不知想什么,徘徊着不往前走,不久咬咬牙下定决心,却又在大门口犹豫了几秒,这才走进去。

        大堂的伙计上来招呼:“要抓药还是看病?”

        汉子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布包,老实憨厚的脸上带上几分不好意思的笑:“俺在山里挖药材,挖到这么个东西,俺从来没见过,拿过来请您看看是不是什么值钱大药材。”

        布包打开,里面是一节植物根茎样的东西,但这根茎通体纯白如玉,而且其形状竟然如舒展身躯的虬龙,龙须龙爪皆有,再仔细打量越觉隐隐有几分传神。

        这伙计也没认出这到底是什么,不过同那汉子一样也觉得这不是凡物,当下请那汉子先在大堂等一下,自己去后面请有见识的老大夫来看看。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龙形的根茎,通体莹白如玉?”老大夫的反应出乎人意料的大,直接拍桌而起。“快,快带我去看!”

        然而当他们出去时,却发现人已经消失了,平常走路都颤巍巍的老头当场变身十八岁壮汉一把抓过旁边一直待在大厅的另一个伙计恶狠狠地问:“刚刚的人呢?人呢!”

        平常见惯了老头慈眉善目的小伙计这一下都吓蒙了,身子抖得筛糠似的连声道:“我不知道,他,他就小声嘟囔了几声,然后就走了。”

        “嘟囔的什么?”

        “没,没听清。”

        老头这时已经冷静不少,也不愧是阅历丰富经验十足,当即下令让人查那汉子的来历和踪迹,自己带着人急匆匆上马车直奔纪府而去。

        “玉龙根……那可是号称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延年益寿的玉龙根啊!”

        纪府。

        “哦,玉龙根?”纪天河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汤,放下杯子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句,说完又看了站一边的老头,淡淡地道:“老冯,不是我说你,玉龙虽然罕见,却也不是什么绝世珍宝,更何况你已经派人去找了,是我们的就一定能得到,不是我们的费尽心机也不过一场空,你何必这么急呢?”

        一旁之前一直擦汗不止的老冯似乎被他这种淡定的态度感染,不知不觉中情绪平和下来,拱手弯腰心悦诚服道:“大当家的说的是。”

        纪天河点头道:“不过这玉龙根毕竟不是凡品,能弄到手我们就要全力弄到手,你派的人有消息了吗?”

        “有了,那个挖到玉龙根的汉子王志,是城外边临山一处村子里的采药人,我已经派人直接去收购了。”

        “好,你去安排吧,这东西我们志在必得。”这时候纪天河想起纪央练武特别需要药材,语气也变得没有一开始那么随意了。

        老冯心中一凛,口中应道:“是!”

        就在这时,府内下人通报,药店的一个伙计有要事禀报,随即那伙计被叫进来说出自己要禀报的事情。

        原来那王志自妙手堂出来后,转身就去了另一家药店,经历大同小异,接待他的伙计同样没有认出玉龙根,在伙计去寻人辨认时,王志又一次转身离去。

        坏就坏在那家药店并不是大通商号名下的产业,并且那家药店也很快查出王志的身份,一样派人直接去王志家购买药材去了。先不说在买卖上大通做不得这等强买强卖以势压人的事,单说对方背后的实力也不会怕了大通。双方就在王志家里互相对峙,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

        因为双方都是打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动身,所以去的都是身份不怎么高的人,没法代表各自背后的势力尽情出价码,所以现在双方其实都在等,等己方去一个真正能说话的人,抛下足够高的价码买回玉龙根。

        “嗯……这事让乔四去吧,老冯你如果有空的话也跟着去一趟,品鉴品鉴那根玉龙根的品相,毕竟没有你亲自过眼我还真放心不下。先把乔四叫过来吧,我还有几句话嘱咐他……”

        这时一人从偏厅走进来,开口问道:“父亲,什么事让你这么一阵忙活?”

        纪天河一听这声音刚刚还严肃的脸立即堆满笑容,眼睛都眯起来了,“儿子啊,跟你说,爹发现了一样好东西,保准你喜欢……”

        听着纪天河竹筒倒豆子一样把玉龙根的事说给自己的儿子听,还一脸邀功的表情,老冯默默地低下头,自己这位大当家的在生意场上那是纵横快意睥睨八方,可一见自己的儿子就跟见了爹一样,这父子俩的身份都快换过来了,同样的事他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学会了明智地装瞎。

        “你放心吧儿子,什么怡宝商号都是渣渣,爹保证给你把这玉龙根弄到手,你就在家等着听好消息……”

        “我也去。”

        “什么?不行!”

        “为什么?”

        “这个……嘿嘿,”纪天河尴尬一笑,努力搓了搓手,“那些讨价还价的事情听了心烦,又没什么好玩的,干脆在家等消息不好吗?”

        “你是担心我出去又出意外是不是?”

        “这个,这个,”纪天河笑得更尴尬了,“你的伤还没好,就不要随便外出了吧……”

        “你在说笑吗?我什么时候受过伤?”纪央瞥了纪天河一眼,淡淡地道,“再说,你不是在我身边又安排了不少好手在暗中保护着我吗?”

        纪天河一愣,随即讪讪一笑,纪央刚刚那个眼神饱含深意,让他突然反应过来,首先纪央在那晚遭遇刺杀的事,对外宣称是纪天河早安排人在身边保护的他,他本身并没有受伤,这也是一种保护手段,尽量隐藏纪央本身的实力,虽然不一定能瞒过背后的人。也是他关心则乱,一时没注意到。

        无论是纪央还是纪天河,都不认为纪央的实力能够隐瞒多久,不说有心人专门去查就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单只是纪央自己就不可能长久地隐瞒实力,一时的藏拙不过是为了更好地观察情况,这种情况下,他更习惯用最简单的暴力方式解决问题。

        “好吧。”纪天河终于还是服了软,同意纪央一同前去,只是仍旧不放心地叮嘱着纪央,在说过几句无用的废话之后,纪天河突然表情一肃,道:“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一下,那个王志本身有些不正常,多观察观察他,看是不是背后有人在谋划些什么。”

        纪央点点头,他也发现了问题,那个王志先是来妙手堂把药材展示出来,可是没等话事人出现他就离开,紧接着又在另一家药店出现,可以说是重复了一遍之前做的事,然后才有两家对峙的局面。

        这个人背后,说没问题才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