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买药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3351字

        王志的家在城外,一片连绵山林边的村子里,村子不大,总共就几十户人家,当纪央一行几辆马车轰隆隆驶来时,才发现早已有更多的马车停在这里,把整个村子那唯    条比较宽敞的路都快堵死了。

        “看来问题闹得不小嘛。”纪央放下车厢帘子,饶有兴致地挑挑眉。

        “小少爷放心,这次老爷发话了,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乔四,这位这次同纪央一同过来的负责人笑着开口道。就和纪央同一个车厢的这位,顶着一个锃亮的光头,配上五大三粗的体格,不知道的真不会想到他居然会是纪天河手下得力干将,一个精于外交联合的商人。

        “哈哈,这次有四叔你出马,我当然是一百个放心的。咦?前面人好多,看来我们到了,下车走过去看看吧。”

        “是。”乔四喊外面车夫停下马车,掀开车帘,纪央下车后把车帘放下,看上去像是与纪央同行,仔细看就能发现他始终落后半步。

        王志家那小小的院子里,面目忠厚木讷的王志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身边围了一圈人,只是这群人大眼瞪小眼,再一个个看向王志,最后把目光转回来,还是选择了沉默。

        本来这生意若是只有一家两家做,那倒好解决了,现在这么多家在这,反倒谁也不敢先开口了。于是局势就这么僵持下来,气氛凝滞地要死。

        终于有人忍不住排众而出,大声开口直言。

        “各位,咱们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不如今天我就做一回恶人,把这话说明白吧!你这汉子,与其慢吞吞浪费大家时间,不如痛快点开个价吧!犹犹豫豫实在无趣,我们这些人时间金贵的很没时间陪你在这耗!告诉你,这东西放你手里没什么用不说,你也保不住,今天你是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这话说得霸道,却没有人出来反对,这也确实是在场不少人的心声,众人实在是被现场的僵持局势给搞烦了,而且他一个乡野村夫,又没什么背景,必要的时候众人也不介意强买强卖。

        “呦呵,挺热闹啊。怎么,人家不乐意,还有强买强卖一说不成?”一声讥诮的叫声从包围圈外传来,还未等圈里某些人动怒,圈子就被几个人强行分开,紧接着,纪央一副二世祖的模样一步三摇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看清来人是谁,原本还准备反唇相讥的人全部噤声了,能来这里的都是有眼力的人,当然能认出这年轻人和身后光头的身份,自觉自家背景不如人家大,一群人很自觉的选择了装哑巴。

        “怎么,各位一个个都围在这里干嘛?没事?没事那就请让一让吧,先让在下跟这位,呃,王大哥做个生意先。”纪央一脸的飞扬跋扈的模样走上前,拍拍王志的肩膀说:“王志,是吧。你别怕,我就跟你谈笔生意,不会吃你的。诶,对,这样就对了嘛。听说你手里有一根玉龙根?本少爷对这东西很感兴趣,你开个价吧,多少钱我买了。”说完这话仿佛还不过瘾,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又补充上一句:“这次出来我爹说了,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你尽管开价就行!”

        此言一出,连身边的乔四都惊得歪了嘴,其他人更是在心里大骂,这小子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这样说不是赶上去让人家狮子大开口嘛,这下好了,他这一说别人直接都不知道该怎么开价了,简直是破坏市场破坏规律!不过纪央现在的表现很符合他种种传闻中众人对他的印象,这位小少爷,根本就是个人形撒钱机,自走冤大头啊。

        “我……我……”看上去王志也被纪央如此壕的语气给惊呆了,一时间支支吾吾没有说出话来。

        “什么?你说什么?”纪央把脑袋凑过去,“你尽管说,能满足的我都给你满足了!”

        “我,我,我不想要钱,我就想……”

        “想要什么大声说出来吧,我听着呢!”

        “呦,挺热闹啊!”这个时候,圈子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而且无论语气还是语言都跟不久前的某人一模一样。纪央嘴一撇,扭头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又是一个华服青年挤进圈子,刚一出现,就有几个人眼前一亮,聚集到他身边,小声地喊一声“少爷。”

        “是他?他怎么也来这里了?”纪央一眼认出对方身份,不由有些头痛。

        这人叫苏长皓,是一个“官二代”,而且他父亲的官职品阶比纪央那三个难兄难弟的父亲都要高。并且他也是大离学院学生,且武功不低,属于伊景口中所说的“学院最厉害的那一层次”的,平常有什么事一般人都会买他个面子。这也是纪央之所以见到他会头痛的原因,因为……

        “咦?纪兄,你也在这啊。”

        “长皓兄,真巧啊。”纪央嘴角抽搐,因为他已经猜到对方接下来会说什么了。

        “纪兄,你也是来买玉龙根的吗?”

        “是啊。”纪央嘴角继续抽动。

        “哦哈哈,看纪兄这样子应该是已经买到手了吧,我有件事跟纪兄商量一下,这玉龙根……纪兄卖为兄一个面子,让给我怎么样?”

        “哦?长皓兄要这玉龙根急用吗?”

        “啊,唉,为兄前段时间练武太过勤奋,留了些内伤,要是不赶快救治,恐留下病根,影响武功底子啊。”

        内伤?看这家伙唇红齿白满面春风的样子,有屁的内伤啊!纪央在心里大骂,这家伙脸皮是有多厚啊,简直卑鄙无赖无耻下流。

        纪央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所以他立即变了脸,“长皓兄。”

        “嗯?”纪央这猛的变脸把苏长皓一震。

        纪央下一句话又变了一次脸,“长皓兄,你的要求……恕难从命啊!”脸上的苦笑不胜唏嘘中带着淡淡的忧伤:“长皓兄知道的,家父年事已高,身体也已经不怎么好了,身为儿子的我看着家父一天天离我而去,心中焦灼痛苦日日折磨,我就怕有一天,万一……万一……”他猛的抬头,一双大眼泪眼朦胧,“所以长皓兄应该理解我的吧,在我眼里,这玉龙根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草药,那可是家父的一条命哪!”

        伤感的神情配上悲痛的语气,当真是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乔四吐血憋成内伤:这熊孩子这是坑爹啊!英明神武的纪老大哭晕在墙角啊!围成一圈的商人纷纷感叹:够狠够不要脸,这孩子有经商的天赋!苏长皓瞠目结舌赞佩不已:原以为自己已经算厉害的了,没想到碰上个更厉害的,苏长皓表示举双手双脚叹服。

        尼玛,这还怎么争?这还能争吗?这还敢争吗!

        “呜呜呜呜……”这还不算,纪央还一边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一边张开双臂搂抱苏长皓,口中呜咽着:“长皓兄,你能理解我的吧,你一定能明白我的心情的吧……”苏长皓无奈之极,还不能把这个小子推出去,只能万般不乐意地伸手拍拍他的后背安慰几句,那感觉……别提有多酸爽了。

        “这里人太多,明天,明天去学院,咱们可以私下里把问题解决了。”忽然,一声细如蚊蚋的细语传入苏长皓耳中。

        苏长皓一愣,随即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容,心中想着:看来这小子还挺上道的嘛,不过,嗯,就是方法有点太恶心了,简直让人无力招架。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在纪央“老子是壕,有钱任性”的态度和没有强硬争执的条件下,那根玉龙根被纪央轻松收入怀中。大事办完的纪央果断离开,其他人一看没他们什么事了也纷纷带着不同的心情离去。

        很快,原本如集会般的小院里人去楼空一片安静。刚刚才得了一笔巨款的王志呆呆地走进屋中,关上门,木然地坐在桌子旁,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一样。确实这笔钱就像天降横财一样砸在他的头上,也许他该考虑考虑突然而来的财富会不会引起心存邪念之人的觊觎才对。

        但是……

        “终于没人了,在我实力还没全部恢复不能暴露身份之前……小虫子还真烦啊……”王志那木讷的脸上慢慢地慢慢地裂开一个笑容,即使这样子的笑,也如脸谱一般僵硬别扭,渐渐地,那张脸竟然不断抖动起来,脸皮一层肉浪般翻滚,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那么,下一步也该开始了。”他淡漠冰冷的双眼看向某个方向,无形的波动自他身上散发出去,像丢进水中引起的涟漪,转瞬即逝。

        小小的屋子里,一个男人倚着枕头躺坐着,这个男人中年人模样,脸色有些苍白,一副失血过多大病未愈的样子,不时还咳嗽几声,显得有些虚弱。这时苏含章端着一碗黑色的药汁走进来,向躺在床上这中年人说道:“刚刚熬好的药,快趁热喝了吧。”

        中年人接过碗,有些虚弱地一笑道:“真是……辛苦你了……”

        苏含章摇摇头,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中年人喝完。

        中年人端起碗刚要喝药,突然眉头一皱,手一抖打翻了碗,汤药洒了一被子一地。苏含章“呀”的一声惊叫,就见中年人右手捂着胸口,冷汗直流,大口喘着气,一脸痛苦的表情。

        苏含章吓坏了,连忙去扶他,焦急中带着哭腔地问:“你,你怎么样?”

        感受着胸腔中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脏,同时愈加强烈的痛苦让中年人死死抓住左胸,终于忍不住“噗”的吐出一口鲜血,不顾嘴角还带着的血迹,如同冥冥中的感应一般猛然抬起头看向一个方向,双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怎,怎么可能,这附近怎么可能会出现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