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2911字

        听到苏长皓的话,纪央张张嘴想要说什么,身子却晃了一晃,被讲师一把扶住,想说的话也没能说出来,只能拿眼睛去瞪他。

        “嘿!”苏长皓直接炸毛,“怎么你还不服是吧小子!”

        纪央终于稳住身子,毫不示弱地反击:“明明是你先跟个疯子似的好吧,还好意思来说我?”

        “怎么,”苏长皓一脸的不在意,“这就是我的风格,你当初在决定挑战我之前没了解过吗?”

        “那正好,我的风格也就是那样,怎么着?”

        “你的风格就是打不过就开秘法,爆发气血跟个疯子似的拼命?”苏长皓冷笑。

        “我的风格是一旦战斗,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拼尽全力,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怎么样?”

        “我还就看不惯你这风格了,怎么着,再来!”

        “再来就再来,怕你啊!”

        “行了吧你们两个,都什么样了还吵。”讲师训斥一句,扶着纪央坐下,“你们两个先在这儿坐着,我去找大夫来给你们处理一下。”刚走出两步又回头强调:“不准再吵,明白吗?”

        “您放心吧,我们一定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不说。”苏长皓一脸的忠厚老实。

        讲师哭笑不得,这两人打不得骂不得,再加上天才程度让他们这些讲师当宝贝捧着都得是双手的。他也懒得跟两人置气,转身去请学院专门养的大夫去了。

        讲师一离开,这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倒也没再吵,和和气气地谈起话来。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纪央:“长皓兄,过两日小弟在醉仙楼设宴,还请长皓兄赏光到场。”

        苏长皓又一次为纪央跳脱的思维所折服,不由道:“你设宴我为什么一定要去?”

        “因为这是向长皓兄赔礼的宴席,缺了主角怎么能行?”

        苏长皓觉得话题再这样进行下去自己快被智商压制了,因为话语的主动权全在纪央手里,所以他果断换话题,突然冷笑道:“哼!你如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

        “长皓兄何出此言?”

        “你的武功想必是到了瓶颈,想要突破,便要找一个能让你全力以赴的人,逼出极限,从而让你更上一层楼,你选的那个人正是我,而且我看你的拳法也确实突破了,是也不是?哼哼,你早就知道我的战斗风格,还和我约在这里,既能让你使出全力又不至于失控,想必在很久之前就谋划这事了吧!纪央,看来我们都小看你了,算计很深啊!”

        纪央苦笑:“我哪是心机那么深的人……不错,我承认我是打着突破拳法的念头,可我真没什么算计,只是临时起意罢了。”

        “那你就是本来就没打算把玉龙根让给我,那天演那场不要脸的戏又偷偷跟我说什么私下里解决问题根本就是骗我的,那就是你说的什么临时起意?”苏长皓瞪眼。

        “是啊。”纪央一脸的理所当然。

        苏长皓突然觉得腰不疼了胸不闷了,就想跳起来给这小子一脚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不过有一点你可说错了,我说解决问题可不是骗你的,你看现在问题不是解决了?”

        “怎么就解决了!”

        “我赢了呀。”

        “怎么你就赢了!”

        “你看,最后一刻讲师可是把我拦下了,那明显是看你不敌我所以才叫停的比斗嘛。”

        “我呸,我哪里不敌你了!”

        “那你干嘛不出声喊继续比赛呢?”

        “我……”

        苏长皓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他两道要杀人的目光瞪着纪央,纪央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蓦然间,苏长皓笑了:“呵呵,你小子也是个人才,再努力一把,说不定昭阳会上还是个不错的对手呢。”

        “昭阳会是什么?”纪央好奇问道。

        “你不知道?哦,你之前层次不够,还没资格知道这些信息。”

        “现在层次够了?”纪央略有些不爽。

        苏长皓一脸戏谑地看看他,“现在嘛,勉强够了。”

        “少废话,快说正事。”纪央脸有些黑。

        “唔,别急嘛,让我好好想想该怎样说才符合你现在的层次。”苏长皓摸着下巴装模作样,看到纪央眼色不善,嘿嘿一笑道:“你知道四大上宗吧。”

        纪央略一迟疑,道:“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门派?”

        苏长皓一笑,“没错。”

        所谓四大上宗,是成晋帝国开国皇帝亲自册封的,诰曰“护国四宗”,意为守护帝国的四大宗派,是与帝国关系最密切的江湖势力。

        成晋帝国初立之时,皇帝论功行赏,当初手下一群跟着打天下的兄弟,不可能亏待了他们,愿意做官的封官,不愿做官的也保他后代富贵,一些出身江湖的,野性子磨不掉,在朝为官又做不惯,皇帝就亲自组建了四大宗门,昭告天下,以国力支持其发展,四宗联合,一时势大,其他门派纷纷臣服,当时混乱不堪的江湖很快平定下来。后来继位的各代皇帝,虽然政策性子各不相同,却都需要四大上宗来压制武林,使武林中人不至于掀起大乱逆反天下,四大宗门就这么延续下来,时至今日依旧地位超然,每一尊都堪称庞然大物。

        “我们这些学院派的,多是富贵官绅平民百姓出身,与江湖中各门各派关系不深,实际上一直是四大宗派与其他为朝廷服务的组织的新鲜血液补充。实际上也每年都会有不少宗派来学院挑人。而最令我们这些人期待的,还是进入四大宗派的机会,再过些时日,每年那个时候四大宗派都会派下长老来,或许就有机会挑中一两个人加入四大宗派,那个日子就叫昭阳会。”

        “只要一两个吗?看来条件挺苛刻啊。”

        “那是自然。能够被选中的武功必须要高,低层次的人根本连知道这件事的机会都没有。其次是碰运气,碰上四大上宗下来的长老看对了眼,说不定直接就带走了,这谁也说不准。”

        “到底什么层次才能接触这些信息?”

        “怎么说呢,”苏长皓指指自己,“我这个层次,也就是学院里武功一流层次的才可以。对你而言,你拳法突破后稳定下来再开启秘法,这样的实力层次差不多就可以了。”

        “那岂不是要我常态下发挥出刚才那样的实力?”

        “没错。”苏长皓点点头,“要不然我怎么说你是勉强够资格知道的。可要竞争,你是没资格的,你要靠秘法才能达到的实力,与你竞争的全部都是常态就可以发挥出那样实力的人,你难道能一直开秘法?再说,秘法这东西,像我们这样的人谁还不会几手?”

        顿了顿,他有轻叹一声道:“劝你一句,秘法这东西能少用就少用,毕竟不是武道正途,亏损气血动摇根基这种事,真正的生死相搏时用用就行了,像这种平常切磋也用,小心到时候武功废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纪央点点头表示明白。秘法这东西,无非刺激气血压榨内力,爆发出远超平常的实力。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一旦发动秘法,对身体时时刻刻都是强大的负担,精气神都要损耗,可谓是伤人先伤己。纪央学的那门秘法叫做《赤精奔流》,学会之后总共也就用过两次,第一次是遇到刺杀那晚最后爆发杀那个练硬气功的壮汉,第二次就是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武功突破在即几乎不顾一切,他也不会轻易使用的。

        通过这一仗,他不但成功让自己的拳法突破,正式迈入第二步的化开拳法不拘形式,算是彻底掌握了这门威力强大的虎咆拳,其中最厉害最精华的一招“黑虎咆”也能够施展出来了,可谓是平添一个大杀招;同时也找准了自己的实力定位,不至于摸不清深浅;另外还意外得到一个昭阳会的消息,可谓是收获满满,足够他消化一段时间的了。

        “怎么样,”苏长皓拿胳膊肘打断纪央的沉思,眨眨眼问他,“离昭阳会还有差不多两个月,有没有信心把实力提升到足够参加昭阳会的层次?”

        纪央苦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现在最缺的不是武功,而是基础,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提升上去的。”

        “别人不好说,你可不一定,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实力提升这么快,说不定能用两个月赶上我呢。”苏长皓眨眨眼睛,“我对你有信心。”

        纪央微微偏头,觉得苏长皓最后这个眼神有些特别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