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2916字

        青兰雪最近一段时间心情都不怎么好。

        她已经在罗浮城浪费了相当长的时间,当初组织分派的任务,其他人基本上都完成了,甚至某人还被组织上派过来协助自己,可是直到如今,她的任务仍旧止步不前,遥遥无期。

        一想起她的任务她就会想起纪央,一想起纪央她就会恨地牙根痒痒,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自己看上去离成功也不远了,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像有意躲着自己一样,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一面,就算见到了也是匆匆离开,根本没有以前黏在她身边那痴迷的样子,这不禁让她生出一种辛辛苦苦忙活一场统统付诸流水的失落。

        难道是我的魅力降低了?她摸着光滑的脸蛋,心中竟涌出几分不自信来。不,绝对不是我的问题!她立刻在心中否定了那种不自信。那就是他的问题了,仔细想想,他开始疏远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从他那次被宋野找人打伤之后吧?没错,就是那个时候!那次事情发生后,他在家卧病半月,再去学院之后又总是不见人,然后又是遇袭,虽然自己全程在旁边看着知道他没受多少伤,可他仍旧请了一个漫长的假,后来好不容易重新回到学院,当天又请假回家,原因是与苏长皓比武受伤休养……这个疯子!他好好的跟苏长皓比什么武?

        纪央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纪央了,在那晚亲眼看到纪央出手杀死自己派去的人之后,她就不得不叹息着承认这件事情。他已经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任自己摆布,玩弄于股掌之间,反而是因为自己带着目的而来,反要受制于它。

        “扑棱扑棱”

        翅膀扇动的声音从窗外传来,青兰雪打开窗户,一只雪白的信鸽站在窗台上侧头梳理着羽毛,腿上绑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圆筒。她从圆筒中取出一张纸条,打开看的第一眼就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刘长老亲自过来,怎么可能……”她的身体随着这喃喃自语都微微颤抖起来。

        一切似乎都在短短的时间里失控,各种不确定因素互相纠缠形成的漩涡让她也不由自主地被卷入其中,让一向喜欢掌控的她难受之极,内心中甚至隐隐有几分恐慌。

        那个让青兰雪惦记着恨着的纪央此时正在醉仙楼设宴,请了徐子墨三人作陪,专门宴请苏长皓。

        苏长皓是个很没有高手架子的人,必要的话甚至可以用臭不要脸来形容他。所以在酒桌上他并没有因实力而对徐子墨三人摆什么臭脸,一桌人相谈甚欢,看上去气氛相当热烈。

        酒过三巡,苏长皓放下酒杯,问纪央:“纪兄,当日的话我还想再问一遍,剩下这些时日你可有把握赶上来,弥补那段差距?”

        徐子墨三人已经从纪央口中得知有关于昭阳会的事(虽然纪央怀疑伊景早就知道,只是限于某些条件不能跟他们说),因此并没有表现出好奇的表情,都跟着放下酒杯竖耳倾听。

        从和苏长皓比武那天起,这个问题纪央就已经思考过了。即使他有着超脑可以资源最优化利用的优势,他也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把自身提升到苏长皓这个程度,毕竟时间太短了。在纪央看来,或许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强行修炼《我狱承尊身》,侥幸修炼成功,实力可以得到飞跃提升,但是就他现在的条件而言,成功的几率太低了。

        所以纪央很诚实的回答:“把握有,不足一成。”

        苏长皓听到这个回答后做出了一个出乎在场众人意料之外的反应,他拍桌哈哈大笑,而且是真心实意高兴的笑,只听他边笑边说:“好,太好了,果然和我预料到的一样!”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怀掏着什么东西,“也幸亏我预料的没错,要不然这东西岂不是白带了。”

        随着话语,只见苏长皓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他把盒子推到纪央面前,一脸豪迈地道:“看看,血魄丹,补益气血,增长气力,强筋锻骨,提升内力。这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要不是为了兄弟你,我是断然不会把它拿出来的。”

        纪央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枚龙眼大小的药丸。他随口问了一句:“多少钱?”他对苏长皓的话毫不动心,对其人品早有了解的他完全不相信他会有这么好心,恐怕他刚刚那一番大笑是觉得要大赚一笔才笑的吧!

        苏长皓嘿嘿一笑:“十万金钞。”

        “我靠!”纪央手一抖差点连盒子带药一块儿扔汤里去。

        苏长皓一看就不乐意了,“嫌贵?这你可就错了,你想想,这东西在平常都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的,更何况是现在,这还是咱俩熟,我才给你这个价,要是别人,给你开的价不得更高?你说你这个钱,给别人赚还不如给我赚呢,是吧。”

        看到纪央还在皱眉,苏长皓还想继续劝他,却不料纪央下一句话就把他好不容易编好的推销语堵回肚子里。

        “可以。”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教我金刚腿法,半个月。”

        “不行不行。”苏长皓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再加一万金钞。”

        “成交!”

        两个人都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结果,举杯相庆。另外三人看着两个奸商谈完一笔生意,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解决完事情,两人又彻底放松下来,毫无顾忌地拿酒当水喝,珍馐美肴上个不停,琼浆玉酿也空出来一壶又一壶,一直到深夜,五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才相互搀扶着走出醉仙楼,相互道别上车各自回家。

        坐在马车里,纪央刚才还一副醉得不分东西南北的样子立即去了一半,他摩挲着脑袋,懒懒地躺在坐垫上,眼中燃起两朵兴奋的火焰。

        “两个月……”

        第二天,从宿醉中清醒过来的纪央没有再在家里呆下去,为给两月后的目标添几分把握,他再一次来到了大离学院……的藏书阁。

        自他第一次来藏书阁至今,他再也没有见过一次那晚指点他的神秘老人。他也知道碰上神秘高人指点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不仅要看时间地点,还要看人家的心情,比如说白天去就绝对不可能碰到。他也没有强求,去藏书阁还是奔着那丰富的藏书去的,拥有超脑的他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如果时间足够他完全可以把藏书阁中所有书籍的内容记下,在脑中建立一个虚拟图书馆也不是问题,实际上他也正在这条道路上大步前进,在学院里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藏书阁度过的。

        踏上五层“文治”,随手抽出上一次没看完的那本书,翻到之前看到的那一页,纪央没有如一贯的那样快速翻阅,只是静静地盯着翻开的那一页,捧着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果仔细看纪央的双眼,可以发现他的目光虽然是对着书面的,视线却是一片涣散,显然是陷入沉思当中,思维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是纪央的一个习惯,在看书的时候他更容易沉入对其他事物的思考,发散性思维能够更加深入,很多次就在不知不觉中解开他一直苦苦思考的问题,或者迸发出奇思妙想的火花。

        超脑早已进入第一层次,不知不觉中运转速度越来越快,大量的数据流在纪央的脑中流淌,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经历的一切,他的武功,新世界的知识,统统都在他下意识的思考中被本能地梳理着,回顾整理分类组合编译,在旧的东西中新的萌芽慢慢孕育。

        一个人的武道境界可以以他所练最强的那门武功层次来代表。对纪央而言,他能够代表武道境界的虎咆拳现在已经达到第二个层次,拳法自由随心,不拘形式。再走下去就是第三步的凝聚拳意,意念通达。走到这一步,之前修炼的武功框架非但不再是助力,反倒是创出这拳法之人给后人留下的束缚,因为一门武功创出来,本身就是创造者武道意念的体现,后人再练那门武功,从中体悟的也是创造者的意念,如果走不出第三步,就一直在创造者的影子中,永远不可能赶上甚至超越创造者。而要走出第三步,就要明了自己的武道意念,知道自己要走什么路,并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凝聚武道形意。

        “我的武功,到底要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