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狗血加高能的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29本章字数:3780字

        “艾琳那个娘化版后裔?”对于艾琳这个绝版英雄,八云墨表示十分诧异,虽说有人说重做艾琳,但做出来的艾琳早就不是那个原先英姿飒爽的女武神了,变成了一个呆毛平胸的小矮子。然而这些对于王者大陆的本土英雄来说,仍然处于未知的秘密。

        “不知道在你们的世界是怎么看待我们的,但对于我来说,这片大陆就是一个笑话,就是一个囚笼”……(艾琳故事的分割线)……

        遥远的北方,地下温暖的泉水滋润了大地,生长出最美丽的黄金森林,那里是精灵们的国度,数千年来这里从未有人类闯入。

        然而,频繁崩塌的雪山掩埋了泉水之源,黄金森林失去赖以生存的温泉,开始在寒风中枯竭。面临生死困境,精灵们发生了分裂。一部分主张留在故乡,另一部分则希望寻找新的家园。他们谁也无法说服谁,争吵不休,旷日持久。

        在关于迁徙问题的第五百三十六场会议再次无疾而终的那个夜晚,从溪流中飘来一具“尸体”:一个背着大剑的旅人。

        精灵们放下争执,好奇地围观着少见的人类。直到他们中最出色的猎手艾琳,实在忍无可忍。她将旅人的“尸体”带回家,用最后的温泉水来温暖他,使他又活了过来。

        旅人养伤时告诉艾琳许多外面世界的事。那些神秘的遗迹,伟大的城市,遥远的东方帝国……她被深深吸引,意识到时代早已变得不同,精灵们正在自取灭亡。

        艾琳渴望着同旅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不幸的是,长老们对外来者的厌恶和恐惧根深蒂固,竟然试图杀害旅人。旅人挥舞大剑逃出黄金森林,艾琳试图追随他,刚刚离开村庄,雪崩爆发了,将半个森林吞没。只有少数精灵得以幸存。艾琳成了他们的新首领。他们终于可以结束争吵了,因为家园已不再。

        时间又过去了几年,当精灵们重建家园,快要忘却过去不幸时,一支军队出现在眼前,领头的正是那位旅人,如今圣骑士们的首领:亚瑟。他试图将勇士之地统一。

        新仇旧恨爆发了,精灵们愤怒的朝入侵者举起了弓箭。亚瑟却孤身走进他们的包围中,对冷笑的艾琳请求原谅:东方帝国的崛起威胁着勇士之地。勇士之地若不联合起来,会面临灭顶之灾。出于歉意,他自愿承受她的三箭。

        艾琳的第一箭就几乎射进他的心脏,只是被铠甲挡住。第二箭射掉他的头盔。第三箭瞄准了他的头颅。

        但最后一箭迟迟没有射出。艾琳改变了主意。

        “很好,我对勇士之地的联合没有兴趣。但是至于对抗东方帝国……精灵已经颓废太久,我们需要强大的力量,更需要复兴!”

        她骄傲的与亚瑟对视。

        “我要留在你身边,监视你!狡猾的人类直到你实现欠精灵的许诺!”

        “拿起弓箭,因为受不了男人们把国家搞得乱七八糟。”……(为什么现在分隔符号不能用啊)……

        “自从本宫与召唤师签订契约后,本宫便与“那个存在”联手开辟了王者峡谷上空的王者祭坛。”

        “原本是想通过王者祭坛来锻炼英雄们,促使英雄们得到武技以及战斗经验上的成长来对抗西方大陆的撒旦”

        “可是“那个存在”偷偷修改了契约,他运用强大到所有人联合起来都无法反抗的力量修改了这片大陆的世界回路。”武则天恨恨地锤了一下龙椅,起身将八云墨带到一个隐秘的房间。

        在那里,绚丽的科技光芒几乎闪瞎了八云墨的狗眼,虚空中大大小小的显示屏中记录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数据以及王者祭坛中各种英雄的战斗画面诡异的时代断代感几乎将八云墨淹没

        明明外面是唐朝安居乐业的古代画风,一进入这个房间就好像处于另一个世界一样,变成了未来科幻画风

        “这里就是方舟的一部分碎片,这片大陆过去也曾有着古老的文明我们对于这片曾经沦为废土的大陆来说,只是寄居者没有任何方法和能力逃出这片大陆的可悲的寄居者”

        穿过“方舟”的碎片,武则天带着八云墨来到了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狄仁杰一直忠心耿耿的跟在两人的后面,一句话也不说显然对于这个奇怪的地方他也是第一次知道。

        不过良好的素养和对于女帝的忠心让他牢牢地闭上了嘴巴,只不过武则天打开的房间却让他再也无法镇定,嘴巴大大地张开,一副世界观都被毁灭的样子

        在那个漆黑的房间中,竖立着一个个巨型的营养槽营养槽中全是各种英雄的尸体每个营养槽都属于一个不同的英雄,里面全是英雄的尸体,如同残破的木偶一般狄仁杰甚至在一个营养槽中看见了自己残破的身躯,光是这个角度看见的就有五个破烂的头颅断肢横飞不计其数

        不光有自己的,还有武则天的李白的妲己孙悟空李元芳程咬金所有在王者大陆上有名有姓的英雄全部出现在这里

        “女帝大人!这!这是!”狄仁杰惊恐的瞪大双眼,声线颤抖着,用变了声的嗓音问出了心中所想。

        武则天一脸憎恶的看着属于自己的尸体:“都是那个卑鄙的存在!”

        “所有的英雄必须在王者祭坛中战斗,不参加战斗的英雄,就会从根源处被‘那位’残留的意识抹去在王者祭坛中战斗死亡的英雄会被转送到这里别看王者祭坛中的战斗没有血液,但是哪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早已被血腥所覆盖!”

        “王者祭坛中,阵亡的英雄都会过一段时间复活,复活成功后会根据召唤师的操纵继续加入战斗,而复活前的尸体都会被那个祭坛送到这里,变成那块水晶的养料”

        一边说着,一边用看路边狗屎的眼神看着那块蓝色的水晶。

        蓝色的水晶在漆黑的屋子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光芒中不断散发着温暖的气息,驱赶着房间的黑暗与邪恶。

        “陛下这块水晶不会是”看着这块熟悉的水晶,狄仁杰磕磕巴巴地问道:“该不会是王者祭坛中的那块?”

        武则天眼中充满了憎恶与厌恶,恨恨出声:“对,就是那块,就是那块所有召唤师恨不得贴身保护的“中枢”水晶!”

        “陛下那为什么”

        “本宫倒是想!本宫很久之前就想把这块破水晶给毁了!可是就是因为‘那一位’的存在!他修改了世界回路!现在整个世界都是以这个水晶为中心!如果这块水晶毁了,这个世界都会一起毁灭!”

        “为什么勇士之地的那位王亚瑟一直对这里虎视眈眈?为什么那个西方大陆的撒旦一直妄图吞并本宫的大唐?为什么刘邦!刘备!嬴政!曹操这些人一直惦记着本宫的大唐!就是因为本宫把握着这个世界的命脉!”

        “这块破水晶就像水蛭一样的寄生虫,一直吸收着英雄们的养分,一点点的蚕食着这片大陆的荣耀来壮大自己利用投影来操纵英雄们残害英雄们”武则天留下悔恨的眼泪,狠狠地用法力攻击在水晶上,水晶纹丝不动,只不过房间外的天空中传来恐怖的咆哮。

        无情的雷暴炸响在王者大陆的天空之上,浓厚的黑云酝酿着无数慑人的狂雷疯狂的轰击着这片大陆。

        “看见了么这就是‘那位存在’的伟力吸收着大陆上的力量来茁壮他自己本宫好恨!恨自己当年被利用而不自知!是本宫害了这片大陆!”武则天流下悔恨的泪水,不断地攻击着那块绚丽的水晶发泄似的攻击成果也很明显

        天空中挂起了飓风,咆哮着要将大地上的一切毁灭

        雷暴更加的肆虐,黑云一层叠着一层,压得很低,很厚妄图将大陆上的一切统统撕裂

        “我们都是棋子本宫是棋子你是棋子他们是棋子外面的那些英雄和所谓召唤师们全部都是棋子!在‘那位’的操纵下,带领人类进行反抗的女娲被彻底的毁灭了堂堂英雄之祖人类之母的女娲,她的存在被彻底抹去她留着人间的意志被‘那位’所扭曲一届英雄之祖被迫沦为‘那位’的走狗”

        “为了惩罚我们‘那位’也创造出了魔种,如今堂堂的人类之母女娲却带领着无数魔种来攻打她的孩子呵真是讽刺啊”

        “艾琳那位优秀的战士当初因为和女娲一起反抗‘那位’的存在,结果现在从根源处被‘那位’所抹去,就是她的族人也再也没有在这片大陆出现过了”

        八云墨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漆黑如墨的眼睛更加深邃,身上的黑暗不停的浮动,却又被“中枢”水晶所压制。

        长长的黑发与黑底金边的奢华道袍无风自动,黑白阴阳玉发出不安的叮叮声。

        如同神话传说中妖精一般精致的面孔上看不出一丝的笑意,黑色瞳孔中不断涌动的黑暗好似能把人类的灵魂吸走似的

        “那么你把这些都告诉我又是为什么呢”

        武则天整理好刚刚有些凌乱的仪容,这一刻好似又回到了那个高傲帝王的姿态,勉强振作起来“那是因为女娲和姜子牙曾经一起做出了一个预言那就是未来会有一只黑暗妖怪,他能够穿梭时空来改变这一切改变这块时空错乱的地方守护这片大陆!”也许是憋闷许久的吐露与释放让武则天心情好了些许,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哦?你就那么确定那只妖怪就是我?”八云墨好笑道,这种狗血的剧情应该是那些穿越者或者救世主的工作,而不属于他这只黑暗妖怪。再说自己虽然拥有撕裂空间的能力但是时间的话维度不同自己还没有那个实力

        “本宫不确定那只妖怪就是你,而且本宫也没打算让你去拯救这片大陆,守护这里的子民,是本宫的职责,与你无关”狭长的丹凤眼挑了挑,表示对八云墨的不屑。

        八云墨表示有点懵“等会等会,你让我捋一捋你没打算让我拯救这片大陆,那你啰里啰嗦这么多废话告诉我干嘛?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真的大丈夫?”

        武则天轻蔑的看了一眼八云墨:“本宫只是最近压力比较大,想要发泄一下,至于你们反正也不会说出去”

        八云墨后背直飚冷汗,妖怪的直觉拼命预警,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一边说着,手里则偷偷划开一道长着眼珠的黑色缝隙,打算一个不对就随时逃跑。

        可惜脑后一阵剧痛,在意识模糊之前,八云墨用尽最后的力气妄图看清是谁偷袭自己

        姜子牙你个老狐狸我@    ¥%&;;……%¥    

        意识消失

        武则天看着倒下的八云墨,风轻云淡的问道:“老师,既然要告诉他,为什么还要让他失忆?”

        姜子牙略显僵硬的脸上带着几分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很明显,这是真正的太古魔导姜子牙,而不是那个起源之地里面用来成为‘那位’操纵的棋子

        这片大陆的故事啊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