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八云墨的能力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0本章字数:2223字

        大明宫顶

        李白一口吐出嘴角叼着的嫩芽,环视了四周,有些郁闷道:“一定要在这里比试么”

        八云墨翻了个白眼:“不在这里还能在哪?王者祭坛里的墨家机关道?”

        好像想起了什么,李白甩了甩头。反正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去哪个所谓的王者祭坛了,多年前大明宫的谈话仿佛就在眼前,现在的李白,分外的仇视哪个地方。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选在大明宫顶”

        “你不觉得比武在这里很有逼格么?决战紫禁之巅啊西门吹雪什么的你不觉得帅爆了么”

        李白头上垂下条条黑线打了个冷颤“所以这就是你拽着我在这里吹冷风的理由?”

        秋日里的长安阳光虽然和蔼,却也有瑟瑟的秋风,卷起层层尘土与草根,落在长安居民的头顶上八云墨四下张望了一下,看见长安居民里三层外三层的在大明宫附近的街道上围观,就好像动物园一样。

        碍于女帝威严,长安居民不得接近大明宫十丈,违者斩。

        所以大明宫附近的街道上酒楼上密密麻麻的人头让人心惊。

        长安第一剑客李白的英姿是无数少女深闺中的梦,为了一睹青莲剑仙的风采,几乎半个长安的居民都聚集在大明宫附近。

        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八云墨也感觉越来越不对。

        人家楚留香西门吹雪什么的决战好像都在半夜啊好生生的绝世高手比武,如果围观了一堆人,就是绝世高手也不住这整个画风都崩了啊

        就像是什么灭世魔王被唤醒了,突然发现他的祭坛上被人贴满了海绵宝宝葫芦娃什么的,你就是灭世大魔王你都得发毛是不是

        此时八云墨也有点发现情况不对,这明显是把他当猴子围观啊!熊孩子!就是你!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往我这里扔香蕉么!去动物园不能投喂不对!别把老子当猴子啊魂淡!

        感受着长安秋天的冷风,八云墨也撑不住打了个喷嚏。

        “那咱们换一个地方?”

        李白帅气的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从哪里又是摸出了一根嫩绿的嫩芽嚼在了嘴角。

        “小妖怪,试着追上我吧,让我看看你能不能追上我,到底你这只小妖怪有没有挑战我的资格。”

        话音还没等落下,原地就只剩下了残影。

        正是李白的一技能将进酒!

        “当然能追上,反而是我要问你,你能不能追的上皮皮虾的速我去!”

        黑光一闪,长着眼球的黑色缝隙撕裂了空间,将好奇的长安街头上的居民吓了一跳后,宏伟的大明宫顶就只剩下了瑟瑟的秋风和丝丝的黑雾证明了曾经这里的人来过

        李元芳唿扇着大耳朵风风火火地从人群中抢出。

        “八云墨你给我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长安街的维修费你还没有交啊啊啊啊啊!你不交的话就只能从我工资里面扣了啊啊啊啊啊!可怜我扣工资都扣到了三十五岁我的保险金和年终奖又泡汤了呜呜呜呜”

        长安城还是那么美丽,不是么黑心老板拖欠工资不还什么的不存在的

        (决战的分隔符)

        “你的顽抗让我诗兴大发!”凌冽的一剑破空而来,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化作万千剑气扑向八云墨。

        “呵,有点意思不过你是追不上我皮皮虾的速度的!”密集的树林中,不断有黑光闪过,每一次闪过都有狂暴的剑气留下,将森林中粗壮的大树砍倒。

        “小妖怪你就只会躲躲闪闪么!”李白喝了一口酒,狂暴的剑意多了几分缥缈,却又暗藏杀机。

        “哈?正面刚?不存在的?你见过那个刺客或者法师拎着大斧子喊着‘德玛西亚’从草丛里蹦出来和别人硬刚的?”

        “虽然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但是将进酒,杯莫停!”

        李白以醉剑的剑势,向一道空处发起突进,狂暴的剑气甚至卷起了一层地皮。

        李白发出剑气的地方,一道黑色缝隙突然撕开。

        “什么?”

        “轰!”一阵烟尘掩盖了森林中的一切,李白又喝了一口酒“出来吧,那一下干不掉你的。”

        前方空间突然撕开了一道漆黑色裂缝,裂缝中狰狞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李白。

        八云墨摸了摸胸口上的血痕,抬头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咱的?”

        李白长长地吐出一口酒气,辛辣的酒水好似烈焰一般在胸口燃烧,好似不过瘾一般,对着酒葫芦又是一大口。

        “斯哈这酒不错你问我怎么发现的?当然是直觉了?”

        深邃的黑眸直直地盯着李白,确认李白没有开玩笑之后,八云墨笑了,笑的特别开心。

        “呐不亏是青莲剑仙呢真是敏锐的直觉,看来我也要认真一些了呢”

        注意到八云墨不再以“咱”来自称,李白嘴角挂起笑容,抬起酒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酒,举起手中的青莲剑“来干!来干!”

        八云墨指间窜出黑色的丝线,可不是向李白蔓延,而是形成了一把由黑色丝线形成的青莲剑。

        李白错愕了一下,然后笑了。

        他以前看见过八云墨在王者峡谷的战斗,那操纵丝线的能力和飞刀几乎让所有不知情的召唤师认为八云墨就是庞统。

        来吧!让我看一看!你身为黑暗妖怪的技能!而不是模拟庞统的能力!来吧!让我看看你这只黑暗妖怪到底能够凭借什么来对抗“那位”的存在!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李白喜欢在战斗中赋诗的习惯还是没有改过来,不过这也为李白增添了诗仙的美名。

        青莲剑浮空而起,化作万千剑影。

        飘飘忽忽之间,蕴含着几分缥缈,也藏着几分杀机。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黑色的剑气狂暴的轰在李白的脚下,抬头看向八云墨,原本漆黑的眸子带着猩红色狂暴的光。

        这是我的将进酒?

        将目光牢牢地锁定在八云墨身上,冷静的等待着八云墨做出合理的解释。

        “呐这是我作为妖怪的一项天赋能力吧一个是操纵黑暗,还有就是瞬间学习能力只要是在我面前施展,只要几次我就能学个七七八八,或者我全力发动这个能力,就一定会学习到其他人的招数,只不过只有百分之十五的几率完全学会,虽然比原主的招数还差点,不过也够了”

        学习不是复制么不过这也足够了!王者峡谷已经有好久都没有出现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你学会了我的将进酒,但是我李白可不止将进酒着一个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