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小婶婶戏演的真是好呀。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1本章字数:2140字

    “不用了!”苏瑾惊慌的按住他的手背,“四叔,我不装乖巧了。”

    陆淮璟没再继续,收回手掌,从兜里掏出手帕擦着手,眼神淡漠。

    “记住,不乖做回野猫可以,但也要清楚一件事,我最讨厌的是自己的东西被其他人碰。”

    话落,将手帕扔在垃圾桶里,径自朝主楼走去。

    自己的东西?

    苏瑾余光扫了眼垃圾桶,嘴角泛起苦笑,原来她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东西,很可能连“酸菜”都不如。

    酸菜是陆淮璟养的银狐犬,已经跟了他八年,在他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因为,陆淮璟偶尔回婚房的原因只是为了看一眼酸菜。

    所以,苏瑾很想说:生活过的连只狗都不如......

    没有沉思太久,怕再惹到陆淮璟,快步跑到他身后,紧跟着他。

    到了大厅后,苏瑾跑的气喘吁吁,平复着气息,看到大厅里的人几乎都把视线投掷过来,主动挽上了陆淮璟的手臂。

    还好他没把她甩开——

    苏瑾一边庆幸着,一边跟陆家人打招呼。

    “大嫂好。”

    “三嫂好 。”

    “舅妈好。”

    ......

    最后终于结束,才找了要去洗手间的借口避开接下来再讲客套话。

    到了洗手间,刚进去,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

    苏瑾转过身,看到来的人竟然是陆思涵,而且,很显然,她就是冲自己来的,不然,那眼神不会那么锋利。

    “小婶婶戏演的真是好呀。”

    陆思涵反手把门一锁,逼视着苏瑾,“人前一套,背后又一套的本领可真大。”

    听出陆思涵话中的讽刺,再瞧眼她此刻趾高气扬的表情,哪里还是刚才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

    苏瑾轻呵一笑,“侄女过奖了,论演戏,你小婶婶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侄女?

    陆思涵轻蔑的说道:“叫你一声小婶婶,你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全北城谁不知道我四叔花心?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快?就你这样的绿茶/婊还想当那个终结者?也不对着镜子照照自己,问问自己配不配!”

    “配不配我还真不知道,侄女你得去问你四叔,你四叔才最有发言权,”

    “你顶嘴还顶上瘾了,你这个小贱人——”

    陆思涵恼羞成怒,跨步来到苏瑾面前,扬起手臂要给她一巴掌。

    苏瑾见状,猛地抬手抓住她的手腕,“论贱,我怎么能比得上侄女你,至少我还没有趁男人喝醉,脱衣服爬上过男人的床!”

    陆思涵的脸色唰的惨白。

    苏瑾本来是想诈诈陆思涵,当年顾以墨写信认错,说是因为喝醉酒,再加上自己一直都不给他,所以才会把陆思涵当成了她。

    原本苏瑾还不相信,但陆思涵慌张的表情却给了她答案。

    顿时升出一股厌恶感,甩手将陆思涵推开。

    “啊——”陆思涵没站稳,脚一崴,跌在了地上,抬头瞪着苏瑾:“你竟然敢推我!?”

    “我现在没有什么是不敢的!”

    苏瑾瞥了她眼,没再理会,走到门后,手刚碰到把手,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谁把门锁上了?里面有人吗?把门打开。”

    陆思涵听出这是二婶向兰玉,见苏瑾准备开门,立刻倾身朝洗手台撞去。

    “啊——”

    苏瑾听到声音时,已经把门打开。

    回头一看,陆思涵额头全是血,瞬间明白她接下来要干什么。

    “什么声音?”向兰玉推门进来,看到陆思涵额头的血,“小涵,你的头。”

    陆思涵泪流满面,委屈可怜的指向苏瑾,“二婶,小婶婶她......她推我!”

    说完,哇的一声哭起来。

    陆思涵的哭声很大,再加上走廊里本来就有客人,听到声音后纷纷围观过来。

    陆淮璟正和二哥陆淮衍聊天,站在二楼处看到大厅里的人都朝走廊围过去,扫视了圈没发现苏瑾的身影,想起她去了洗手间,马上放下酒杯下了楼。

    穿过人群,听到洗手间传来陆思涵带着哭腔的指责声。

    “小婶婶,我只不过是洗手的时候不下心把水溅到你的衣服上,可是你也用不着那么用力的推我吧?”

    紧接着便是苏瑾不忿的回复:“你头上的伤到底怎么来的,你自己清楚。”

    说完,马上转身离开,不在意众人的围观,也不在乎他们是如何看自己。

    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陆淮璟还是从她的眼底捕捉到一丝绝望。

    因为,顾以墨就在陆思涵身旁,他正劝陆思涵先站起来。

    原本围观的人还在议论苏瑾,随着陆淮璟的到来,全部闭口不敢谈论。

    陆思涵察觉到周围的安静,抬头看到陆淮璟来了,继续哭诉:“四叔,我没有冤枉小婶婶,真的是小婶婶她推的我,二婶也看到了。”

    向兰玉眉心一皱,没料到陆思涵会这样说,只不过是见到她额头流血,并没见到苏瑾推她。

    可是现在就算解释,等于是当众打脸陆思涵。

    顾全大局之下的向兰玉只好先沉默,等客人都走了,只有他们一家人时,再处理这件事。

    然而,陆淮璟却在扫了眼向兰玉的神色后,直接打脸道:“小涵你没去当演员真是可惜,哪天我投资部电影,绝对会钦点你当女主。”

    纵然被拆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思涵还是逼着自己演下去。

    “四叔你说这话分明就是故意偏向小婶婶!要是她没有推我,我还能冤枉她?”

    “冤没冤枉,你自己知道!”

    说完,马上朝着外面离去。

    留下围观人都用奇异的眼神看陆思涵。

    ......

    苏瑾从后门离开了陆宅。

    夜幕早已降临,苏瑾拎着裙摆,双臂环身,裹紧了大衣走在马路上,前后的望着,希望能有出租车路过。

    脑海中不停出现顾以墨那张清秀的脸。

    本来提醒自己不能哭的苏瑾突然鼻头一酸。

    眼泪一滴滴的流下来,寒风吹的脸疼——

    一辆黑色宾利车超速行驶在路上,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的女人后,马上急刹车。

    苏瑾听到刹车声,抬眸看向前方。

    原来是陆淮璟!

    瞧着他从车上下来,阴沉着脸,阔步朝自己走来, 苏瑾下意识的就是跑。

    然而,还没跑几步,就被陆淮璟抓住手臂,“我是鬼吗?看到我就跑?”

    “你比鬼还可怕!”

    苏瑾挣扎着,鼻头冻的通红,再加上满脸的泪水,完全一副委屈的表情。

    “你今天让我跟你来陆宅,不就是为了看你侄女羞辱我吗?现在你称心如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