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 陆总的太太又怎么会在我这儿?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2本章字数:2539字

    苏瑾醒来时已经是中午11点多,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首先仰入眼底的是白色床单的那几抹红,以及散落在地上近乎于破碎的连衣裙,还有一些贴身衣物。

    昨晚发生的一切全数在脑海中浮现,马上收起思绪,没再多想,不顾身体的伤痛,下床捡起衣服......

    穿好以后,又把大衣披在身上,快速的开门离开了房间。

    ......

    陆淮璟处理完网络上散布的新闻和照片,拎着为苏瑾准备新衣服回来时,卧室早已空空荡荡。

    看到监控视频中,苏瑾穿着一双拖鞋,猫着身子离开酒店时,陆淮璟恼怒的差点没把电脑给砸了!

    这女人竟然敢抛下他一人离开!

    “四......四哥,我派人去找找小嫂子......”

    霍子言改了口,不再叫苏瑾小白兔,毕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沐琛两眼黯淡无光站在监控室门口,脸色极差,一看就是一夜没睡。

    霍子言离开后,只剩下他和陆淮璟时,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要离开。

    “苏瑾在哪里!”见他要走,陆淮璟冲到他面前,拎起他的领子,眼底全是愤怒,“把她交出来!”

    沐琛不以为然的轻哼声,“陆总的太太又怎么会在我这儿?昨晚可是陆总你亲手把自己的太太从我身边带走的!你现在反过来问我?”

    “我再问一遍!她在哪里!”陆淮璟闷吼道:“你信不信我把这里全拆了!”

    挖地三尺,他也得找到她!

    “信,怎么会不信。”沐琛深蓝色的犀子中闪过一丝轻蔑的笑意,“但就算你拆了,也找不到她,因为瑾儿摆明了不想见到你。”

    话落,拿开陆淮璟的手,迈着悠闲的步伐朝住宅的地方走去。

    然而,笑意仅仅维持了几秒钟,便又恢复到死灰般的状态。

    陆淮璟站在原地,望着不远处的海面,皱起眉闭上了眼眸,眼前浮现的是苏瑾光腿穿着拖鞋,步伐不算稳健的背影,直到消失在礁石后,不在监控范围......

    *

    距离岛屿10公里的海面上,一搜游轮的甲板上正在拍摄男女亲昵的戏份。

    许是因为女人太过扭捏,总是拍不出那种奔放的感觉。

    梁祁凡把对讲机猛地一扔,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扯掉女人身上的沙滩巾,将她性/感的身材全数露出来,“不要只在你干爹的床上搔!在镜头面前就装贞洁烈女!要想在这个圈里混出点名堂,记住!要把搔用对地方!”

    说完,指着旁边一名身着泳裤的肌肉男说,“她要是再装!你特么就直接上!不借位拍了!真枪实干!”

    那女人一听,脸色唰的惨白。

    原本护在胸前的双手也开始拿开,不再装扭捏的姿态。

    梁祁凡嚼着槟榔,坐下来看着正在上演的火爆场面,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才叫情/欲片!遮遮掩掩给谁看!

    长达四分钟的前戏终于拍完,视频中能看到那名肌肉男已经有了反应,梁祁凡喊了声“卡”

    把槟榔吐出来用纸巾包住,扔在垃圾桶里,“先收工,这天气说不定会下雪,下午说不定就不用人工降雪了,提前在房间里准备好热水,免得感冒。”

    话落,拿起打火机点上根烟,叼在嘴里朝下面走去。

    那名已经披上棉衣的女人则冲身边的肌肉男抛了下媚眼。

    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继续着剧本上没有的戏份......

    *

    梁祁凡拿出钥匙打开房间的门时,苏瑾刚把衣服换好。

    看到门口的梁祁凡,马上站起身,“梁导演,谢谢你,衣服很合身。”

    定眼瞧着眼前不施粉黛,娃娃脸的小女孩,眼神没有一丝20岁女孩应有的稚嫩。

    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软弱姿态。

    这样的女孩,从小到大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以及,她那身上的伤痕都是怎么来的?

    梁祁凡没问,知道苏瑾也不会回答,毕竟,他们还没有很熟。

    把嘴里的烟夹在手里,将盒饭放在桌子上,“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你知道的,哥哥我最近资金紧张,养不起闲人。”

    “我知道,你放心梁导演,下午我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苏瑾走到桌子前,被饭香味诱惑的,完全不顾及形象,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瞧见梁祁凡还是站在门口,抬眸问道:“梁导演,你不吃吗?”

    “早饭吃的早,这会儿不饿,你吃的你的,不要管哥哥我。”

    “奥。”

    将近一天没吃饭,苏瑾饿得不行,没有理会梁祁凡,近乎于狼吞虎咽的吃着。

    梁祁凡皱了皱眉,吸了口烟,吐出烟圈,突然问道:“是不是因为出轨,陆淮璟要把你扔进海里喂鱼......”

    “噗......”

    米饭全部喷了出来。

    苏瑾慌乱的拿起纸巾,跑过去为梁祁凡擦拭,“不好意思梁导演,我不是故意的。”

    梁祁凡把烟扔掉,深吐口气,任凭小姑娘给自己擦,近距离下,俯身能看到她颈间的吻痕......

    想起路过彼岸花岛屿时,看到她无助的招手,哭着喊:“求求你们带我走,我什么苦活都能做时。”

    那时,脑海中浮现的是那个女人跪在他摄影机面前,“我可以给你们刷碗,做饭,只要能让我当个小配角,我真的什么苦活都能做。”

    或许是因为她们眼神太过相像,梁祁凡初次见到苏瑾时,才会忍不住的想要帮助她。

    后来知道她是陆淮璟的女人,想着为了省掉麻烦不再招惹,没想到,上天总会创造机会让他们见面。

    “苏瑾,我能看出来网上流传的照片都是真的,所以你不要试图在我这里蒙混过关,除非你跟我说实话,我才能帮你。”

    拉了把椅子坐下,又把门关上,审视着苏瑾,“说吧,陆淮璟为什么要带你来彼岸花,你跟沐琛真有暧昧关系?”

    知道要留在这艘游轮上,只能跟梁祁凡说实话。

    苏瑾坐会原位,抿动着双唇点下了头,“好,我说。”

    ......

    10多分钟的时间,苏瑾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梁祁凡,唯独,没有提昨晚跟陆淮璟发生关系的事情。

    关于和沐琛接吻的照片,她说是为了能早点跟陆淮璟离婚,才会让沐琛帮自己。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回自己,没想到会被好事者拍下,事情闹那么大,我连北城都可能回不去,所以,跟我家人报了平安,把手机扔在海边后,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

    苏瑾微笑着,没有丝毫悲伤神色,“我还年轻,我不可能因为这点打击就寻死,我死了,只会让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得意,所以我必须坚强的活下去,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所有关心我,爱我的人。”

    嗯,这样想才是聪明的做法,哥哥我最见不得就是遇到点事情就寻死觅活。”

    梁祁凡说完,看了下腕表,又扫了眼窗外,已经下雪了,看来能开始拍摄了。

    “你今天先休息,明天正式开始工作,等我这部戏拍完,差不多也得半个月后,到时候北城那边消停了,再送你回去。”

    苏瑾点点头,“谢谢你梁导演。”

    梁祁凡不屑的轻哼声,拧下了门把手,回头冲她一笑,“不用谢,哥哥我帮你也是有私心,因为我就喜欢看陆淮璟那副束手无策的样子,他越是愤怒,哥哥我就越开心,所以,咱们俩是互利。”

    “丫头,你离开陆淮璟是对的,那家伙是个吃肉不吐骨头的主,而沐琛,你可以考虑下,那可是个深情的主,回头好好把握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