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 难道你这是在吃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3本章字数:3979字

    当苏瑾觉得捏的差不多,准备离开时,被陆淮璟察觉到。

    她的手刚刚抬起,陆淮璟把高脚杯放在方桌上,手臂向后一伸,抓住了她的胳膊。

    “四叔,你......”苏瑾条件反射的甩开了他的胳膊。

    可她哪里是陆淮璟的对手。

    陆淮璟从浴缸里站起来,趁她往外逃离时,猛地拉住她的手腕,从浴缸里出来,并且一个转身,把她推到大理石的墙上。

    水花将苏瑾的衣服溅湿,陆淮璟伸手一拽,把她拉到怀里,扣住她下颚,吻了上去。

    “唔......”

    苏瑾的手开始挥舞,甚至抓挠着陆淮璟的胸膛,推着他的肩膀。

    她的表现与昨晚相比,相差太多。

    昨晚温顺的像只绵羊,今晚又开始张牙舞爪!

    尤其,苏瑾越是反抗,越能激起陆淮璟的征服欲!

    大手向下伸,直接解开了裤扣,

    苏瑾感觉到陆淮璟正在扯她的裤子,双手死死的按住他的手背,呼吸急促,“我大姨妈!难不成还想浴血奋战吗!”

    “你觉得呢!”逼视着她红晕的脸颊,右手捏着她的脸颊,瞳孔中的情谷欠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轻蔑,“昨晚不是一样也让你爽翻了天?!”

    话落,撕开她的领口,然后埋头在颈间......

    “疼,你走开!不要碰我!”

    听到“不要碰我”三个字,陆淮璟恍若是失去了理智,吻向她的双唇,疯狂的掠取着她的气息,直到感觉她的气息越来越薄弱,才抬头警告道:“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

    他的嗓音急促,微喘中带着沙哑,是从嗓子里硬挤出来的声音,因为他全身都很紧绷,额头的情景凸显,还有眸底的腥红,都让苏瑾觉得可笑。

    苏瑾主动放弃挣扎,眼神如死灰般,“你的床伴不差我这一个,既然那么想要,直接去找她们多好?四叔你明知道我最近身子不舒服。”

    床伴?

    “谁告诉你我有很多床伴?”如果他真的有床伴,还能被她逼成这样?

    “这还用告诉吗?全北城谁不知道四叔你的女人能从一环排到五环外?”苏瑾眼底带着讥笑,继续道:“只是希望四叔你在做的时候能戴套,或者找些干净的女孩,免得在外面染上了病,回来再传给我。”

    染上病?

    陆淮璟真是彻底服了苏瑾这张小嘴里说出来的话,“那些八卦新闻你也信?”

    “难道四叔你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四叔要是身边没有那么莺莺燕燕,记者又怎么会拿来大做文章?”苏瑾唇角高高扬起,继续嘲讽道:“身为晚辈,奉劝四叔你一声,尽量勒紧了自己的裤腰带,免得哪天留下风流债。”

    原以为陆淮璟听后会大怒,没成想此刻的他心情看起来大悦,开口问道:“说这么多,难道你这是在吃醋?”

    “我吃醋?呵,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冷笑话!”,使出全力把眼前的男人推开,“我只是怕得病!仅此而已!”

    说完,马上朝着室外走去。

    陆淮璟站起原地,拿起浴巾擦干了身体,披上浴袍走出去时,看到卧室里竟然没有苏瑾的身影。

    来到隔壁,伸手拧下门把,发现里面反锁。

    看来小姑娘是真的生气了......

    但陆淮璟心情却大好。

    想到刚才在浴室里给苏瑾的惊吓,陆淮璟没有让苏瑾给自己开门。

    这几天分房睡也好,最起码他不用大冬天的总洗冷水澡。

    ***

    第二天,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陆思甜不停的打量着对面的苏瑾和四叔。

    觉得他俩今天怪怪的。

    但碍于全家人都在,只能等吃过饭再问。

    陆老爷子坐在主位,按照长幼顺序,依次是大哥陆淮安,二哥陆淮衍,三个陆淮康还没回国,位子自然暂时是陆淮璟。

    而他们的旁边,分别是自己的太太。

    对面则是孙辈,陆淮安的大儿子陆承泽,女儿陆思涵,然后就是陆淮衍的独女陆思甜。

    管家燕叔站在陆老爷子身边,负责他的饮食。

    这种气氛下,除了陆老爷子和儿子们谈论公司的近况,再没别的话题,对苏瑾而言,气氛,不是一般的尴尬。

    半个小时后,总算吃完饭。

    苏瑾整个人都觉得像是解脱一样,准备回去换衣服和陆思甜一起出去逛街。

    偏偏,刚起身,就被陆老爷子叫住,“瑾儿,淮璟,你们俩来我书房一趟。”

    苏瑾其实都能猜到,肯定是因为前阵子她和沐琛的事情。

    和陆淮璟一起来到书房外,苏瑾还有些紧张。

    “有我在,不要怕。”

    陆淮璟伸手握住她掌心的那一刻,苏瑾觉得像是有了依靠。

    走进书房,苏瑾叫了声:“爷爷。”

    陆老爷子转过身,看到他们两人手牵着手,感情比前阵子升温了不少。

    “今天让你们俩过来,主要是问问你们俩对未来的打算。”抬眸扫了眼儿子陆淮璟,又看向苏瑾,“过完年淮璟就31岁了,我在他这个岁数的时候,淮安都已经6岁了,所以,虽然瑾儿你才20岁,可是也要考虑下淮璟,爷爷希望你能在一年内就为陆家开枝散叶。”

    一年内开枝散叶......

    离开书房,苏瑾小脸全是犯愁。

    陆淮璟牵着她的手回到房子里,只有两人时,终于才开口提醒:“不用担心,有时间我会说服老头,生孩子的事情放一边,你安心读你的书就行。”

    苏瑾点点头,回了卧室。

    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陆淮璟在听到陆爷爷说生孩子的事情时,他那皱起的眉心以及冷淡。

    苏瑾知道,陆淮璟根本就不会让她生孩子。

    他们的关系在陆家人前是夫妻,但在人后,确实交易。

    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感情,又怎能配生下孩子......

    *

    苏瑾心事重重的和陆思甜来到商场,没有丝毫购物的欲望。

    因为下午她还要跟陆淮璟一起去医院看奶奶。

    到了四楼鞋子区,陆思甜眼尖的看到其中一家品牌鞋店里,正在试鞋的竟然是时瑄儿,马上兴奋的拉起苏瑾的手,“瑾儿,今天来对了,瑄儿姐也在,正好让她帮咱们多挑几双好看的鞋子。”话落,时瑄儿的目光投来,看到是陆思甜和苏瑾,微微一笑,站起了身。

    虽然她的笑容看起来挺温柔的,但苏瑾却觉得很别扭,尤其是想起,陆淮璟听到她脚扭到,紧张的神色......

    正想着,时瑄儿已经走了过来,“甜甜,有段时间不见了,我以为你出国玩了呢。”

    “瑄儿姐,我妈说了,以后要穷养女儿,就算我要出国玩,也不给我钱,让我穷游。”

    陆思甜抱怨完,突然想起身旁的苏瑾,马上向时瑄儿介绍,“对了,瑄儿姐,忘记介绍了,这是我大学同学兼闺蜜,苏瑾,我都叫她瑾儿。”

    “奥,原来是你闺蜜呀。”时瑄儿装作不知道苏瑾陆太太的真实身份,像个知心大姐姐一样,对苏瑾格外的热情,“你好瑾儿,初次见面,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礼物,要不你和甜甜一起挑双鞋吧,我送你们。”

    “不用的瑄儿姐,我家里面鞋子挺多的。”

    苏瑾刚拒绝完,陆思甜就拽住了她的胳膊。“这是瑄儿姐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说完,拉起苏瑾,往那家鞋店里走去。

    *

    不得不说,身为设计师的时瑄儿,眼光确实很独特。

    她能根据对方的穿着打扮,在极短的时间里,为对方找出适合的鞋子。

    穿上后,绝对跟对方身上的衣服,以及气质很配。

    苏瑾看着时瑄儿拿了灰色高跟鞋走过来,“瑾儿,你试试这双,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谢谢你瑄儿姐,我试试。”

    苏瑾接过鞋子,脱了鞋子开始试穿。

    时瑄儿唇边始终带着微笑,极有耐心的灯苏瑾穿上后,又带她来到镜子前,“看看怎么样?喜欢吗?”

    苏瑾点点头。“喜欢。”

    苏瑾此刻对时瑄儿的看法彻底改变。

    像这样一个没有因为身份而傲气,还亲和,又端庄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能让陆淮璟护着,疼着,绝非是偶然。

    如果自己是陆淮璟,喜欢的也是时瑄儿这样的女人。

    ......

    看着时瑄儿又开始耐心的为陆思甜挑鞋子,苏瑾坐在沙发座椅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名贵的服饰,但跟时瑄儿站一起,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自卑感涌出来,久久都没有下去。

    直到又一起和时瑄儿来到商场周边的餐厅吃饭。

    时瑄儿谈吐幽默,不做作,言行举止间都透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

    难怪陆思甜以前经常夸时瑄儿,说如果她没有嫁给四叔陆淮璟,最希望的就是时瑄儿当小婶婶。

    点完菜后,看到苏瑾在神游,时瑄儿故意装作一种突然想起的表情,开口问道:“我这会儿才觉得瑾儿你眼熟,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以前也是这种发型吗?”

    陆思甜代替苏瑾回答,“以前瑾儿是黑色的齐耳短发,前几天刚烫了波浪卷,染了深棕色。”

    “难怪呢,我说怎么觉得眼熟呢,瑾儿你是不是在淮璟的公司工作过呀?”

    苏瑾一听,知道瞒不过去,点了点头,“我在四叔的公司实习过几天,只是那时候还不认识瑄儿姐你,就没上前跟你打招呼。”

    “那就对了,我说怎么觉得你眼熟呢,原来真的见过面。”

    时瑄儿温柔的笑着,主动拿出自己的名片递到苏瑾面前,“瑾儿你以后要是有时间,就常来我的工作室坐坐,你和甜甜长得都漂亮,到时候可以当我的模特,帮我试穿下礼服,最近我刚设计了一个青春系列的礼服,主要就是为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女孩设计的。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试穿,我发现你和甜甜挺符合的。”

    苏瑾犹豫了片刻,接过名片。

    陆思甜在旁边已经开始惊呼,“好耶瑄儿姐,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想走T台呢,如果春节前我和瑾儿没有什么安排,我就带她去你工作室。”

    “好,咱们就一言为定了,你俩到时候可以定得来。”

    苏瑾点点头,把名片放进了包包里。

    *

    饭后,苏瑾和陆思甜拎着时瑄儿送的鞋子坐上了司机的车子。

    两人还谈论着要去时瑄儿工作室的事情。

    尤其是陆思甜,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瑾儿,我跟你讲,瑄儿姐可是一个大好人,一点多不像陆思涵那样,整天高高在上,看谁都像看情敌一样。”

    “虽然瑄儿姐跟四叔经常传绯闻,但瑄儿姐从来都没有理会过,其实我觉得,她和四叔之间就是那种高于男女之间的纯友谊,所以你真的不用介意,她和四叔之间真的没有暧昧关系。”

    苏瑾点点头,微微一笑,“我知道,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瑄儿姐很好,如果四叔真的喜欢瑄儿姐,我会祝福他们的。”

    “四叔喜欢的是你,我还没见他除了瑄儿姐,还对谁这么好过呢,总之你就不要多想了,四叔的心呀,迟早都会回家的。”

    ......

    望着陆家的车子离开,时瑄儿摘掉墨镜,坐在主驾驶上,从化妆包里拿出口红开始补妆。

    脸上全是得意的神色。

    想起苏瑾的拘束,还有她的言行举止,难怪霍子言经常说她是小白兔,可不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

    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怎么可能配得上叱咤商场的陆淮璟?

    男人虽然都喜欢嫩的,但多数都是一时图新鲜,过段时间也就腻了。

    而且,纵然陆淮璟喜欢上了又怎样?

    她有的是法子让他讨厌。

    因为时瑄儿深知,陆淮璟最讨厌的是什么......

    苏瑾刻意触犯一次,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呢?

    次数多了,就算陆淮璟再喜欢,也会失望。

    所以,当下,时瑄儿就拿出手机,找到梁祁凡的号码,拨了出去。

    接通后,唇角扬起,嗓音柔美的喊道:“梁导演,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