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3本章字数:2008字

    温瑞安怎么都不相信陆淮璟会离婚,关键是他什么时候结的婚?

    温瑞安正要开口,陆淮璟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看到他要跟上来马上警告道:“再跟上来别怪我毁了你的妆!”

    这下,温瑞安怕了,为了自己的形象,先忍忍。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如陆淮璟所料,温瑞安不停的追着他问娶的是谁?

    为什么离婚?为什么隐婚?

    各种乱八七糟的问题一大堆。

    就这样,陆淮璟在伦敦待了一周后,实在受不了温瑞安的缠磨,选择提前回了北城。

    ......

    这天一早,苏瑾出院,是沐琛开车过来接的她。

    路过嘉禾那栋大楼,看到工人们正在拆楼顶上“嘉禾”的字牌,心底有一丝惆怅。

    她想下车再去嘉禾看看,无奈门口还有记者没有散去,

    到了苏家门口亦是如此,围满了记者。

    沐琛只好先把苏瑾送到自己公司旗下的酒店。

    “我就在隔壁,缺什么了,打电话给我。”

    苏瑾点点头,轻嗯了声。

    待沐琛走后,她才关上门,先是去浴室冲了下热水澡,然后先打开电脑定了一张飞西藏的机票。

    她想去散散心,暂时离开北城这座城市,远离纷争。

    当页面弹出的一条推送新闻,带着好奇心点进去,视频中,陆淮璟刚下飞机,面容看上去很疲惫。

    记者在问他关于嘉禾破产,有什么想发表的看法。

    他冷冷的答了声:“没什么想说的,跟我没关系。”

    真冷,难怪很多人都说这个男人的心是冰山做的。

    他可以无情的摧毁掉别人一生的成果,最后撇清关系。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心情,把电脑关上,习惯的来到柜子前要找寻睡衣,才惊觉自己现在是在酒店。

    想起一些衣服和私人物品都在那栋婚房里,立刻穿上衣服,拿着房卡悄悄的离开了酒店。

    *

    来到别墅,推开客厅的门,打开灯,里面的陈列摆设依旧是她刚离开的样子。

    常婶应该是带着酸菜回翡翠园了,这栋房子陆淮璟说了留给她,就绝不会食言,很显然,是真的。

    苏瑾扬起唇角笑了笑,朝着二楼走去。

    脚步刚迈出一步,突然看到二楼房间的门没关,里面传来细微的水声,狐疑的向上走去。

    到了门口,又大胆的推开门。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浴室门从里面推开,水蒸气弥漫下,男人微湿的发还在滴着水,腰间裹着一条浴巾,平滑的胸膛,腹肌,结实的小臂,以及那双波澜不惊的犀子。

    苏瑾没说一句话,转身就朝楼下走。

    披上浴袍的陆淮璟站在扶手旁望着她,眼底没有一丝涟漪。

    “该走的是我,这房子是你的。”

    倒挺有自知之明。

    苏瑾点点头,连看都没有看他,下了楼坐在沙发上,等着陆淮璟离开,她好上楼收拾行李。

    陆淮璟穿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时,以为苏瑾已经离开,没想到她却稳坐在沙发上,像个女主人一样,在等着他离开。

    陆淮璟扫了眼她,深邃的眸底让人难以猜测。

    “你......”

    刚开口,话还没问完,苏瑾已经站起身,连招呼都没打,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眼神极其冷淡。

    待陆淮璟转过身时,卧室门已经砰地一声从里面关上。

    脾气挺大,现在都能直接无视他了。

    果真是有了新金主就不一样。

    想到这些,陆淮璟从兜里掏出根烟,点上后吸着烟朝向外面走去。

    但等他到了院外,坐进车里后,心里想着把烟吸完再走。

    打开车窗,一口口的烟吸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连续抽了好几根,而且心越来越烦躁。

    再次朝向二楼的卧室望去,发现灯已经灭掉。

    睡了?

    但紧接着,客厅的灯也熄灭了。

    几秒钟后,苏瑾推着行李箱从院子里走出来,背上还背着背包。

    陆淮璟眉心一皱,立马下了车。

    听到车门声,扭头看到是陆淮璟,苏瑾直接无视,推起行李箱朝前走。

    “站住!”

    陆淮璟大吼。

    但苏瑾根本就不听,大步的超前走着,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苏瑾!你特么给我站住!”

    听到陆淮璟爆粗,苏瑾觉得这男人还真是可笑。

    他以为她还是那个什么话都听他的苏瑾吗?

    简直是做梦!

    陆淮璟见苏瑾始终不停下,步伐还越来越快,干脆大步走过去,一会儿就赶在了她前头,挡在她面前。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苏瑾斜扬起唇角,抬眸瞟了他眼,“不好意思陆总,我最近有些耳背。”

    陆总?

    连四叔都不叫了?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陆淮璟忍住被她无视后引起的怒火。

    苏瑾不以为然的答道:“你管我去哪儿呢?我现在是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不着。”

    话落,再次转过身去。

    “谁允许的你跟我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陆淮璟箭步上前,猛地抓住她的手腕,“还嫌你父亲不够惨?”

    “呵......”

    苏瑾轻笑一声,用力甩开陆淮璟的手,不屑的反问道:“你除了会威胁,还有没有其他的招数?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怕你吗?我们苏家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就是几条在陆总你心里不值钱的命,没关系,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呀。”

    这样的苏瑾,已经不再是那个张牙舞爪的野猫。

    她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能戳中陆淮璟痛点。

    因为,毁掉嘉禾是他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所作出的唯一一个错误的决定。

    甚至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见他没回答,苏瑾也没再继续下去,推起行李箱超路边走去。

    而陆淮璟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动颤,他就那样望着苏瑾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才返回到了车前,看到院门没有关,再次走进去。

    来到二楼,推开卧室门,却发现里面原本属于苏瑾的物品,统统都不见。

    打开衣柜,里面也是空空的。

    陆淮璟知道,苏瑾拿走了所有的东西,表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