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4 是你亲手把那个相信你的苏瑾给杀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3本章字数:1991字

    他去?

    苏瑾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尤其是刚才那女人用包包砸在他身上后,看到是陆淮璟后,立马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嘴里还喊着:“陆总,是这个小贱人先欺负我的。”

    难道?

    “那个女人不会你的新宠吧?”

    话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那女人捂着被抓疼的脸,眼泪汪汪的走进来,“陆总,你可快看我的脸,都破相了。”

    她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拉起陆淮璟的衣角。

    “陆总,你看啦,这个小贱人好凶,她欺负人家。”

    陆淮璟浓眉紧锁的瞬间,视线一直都停留在苏瑾身上,被身边的女人一提醒,他才恍悟出自己的角色。

    薄唇一勾,盯着苏瑾的脸,然后对身边的女人说道:

    “乔然,去道歉。”

    乔然没想到陆淮璟这时候竟然不但不庇护自己,反而还帮眼前的这个小丫头。

    “陆总,明明是她的错,人家又没错。”

    发现撒娇没有一点用,顿时她的心中就极其不忿。

    可陆淮璟已经发了话,自己又不能不听。

    于是走到苏瑾面前,低头扫了她眼,“让我道歉是吧?”

    苏瑾开口说:“对!”

    突然!

    “啪!”

    脸上火辣辣的烫。

    乔然不屑的瞪着苏瑾:“这一巴掌打了以后,我才能道歉!”

    陆淮璟放在口袋里的手,猛然攥紧。

    那啪的一声,彻底让他的心口一揪。

    被打后,苏瑾咬着下唇,一直没有说话。

    她不怕被打,也不怕被羞辱。

    她在意是,在陆淮璟的眼皮子底下,然后被他的女人给打了。

    这得多滑稽可笑。

    ......

    乔然仗着陆淮璟对自己的宠,觉得只不过是路人,打一巴掌又能怎样?

    所以完全不把眼前的女孩当成一回事。

    “竟然欺负到我的头上,你就活该挨这一巴掌。”

    陆淮璟一直保持沉默,他的视线落在苏瑾脸上,那红色的巴掌印,额外的醒目。

    “乔然。”

    陆淮璟喊出乔然的名字,划破了平静。

    苏瑾抬起头,与他对视,想要看看他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解决。

    可没想到,下一句便是。

    “你先出去。”

    乔然轻哼一声,挽上陆淮璟的手臂。“陆总,我就知道你是向着我的。”

    说完,蔑视的扫了一眼苏瑾,“那我就先走了。”

    这女人,打了自己以后,又还想走?

    “打了人,就想要走?你把我当绵羊吗?”

    “嗯?”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陆总,我不得不说,虽然你仪表堂堂,可通过你所选的女人, 就能看出来,你的眼光是有多么的差! 你选这种女人的时候,要么是眼睛瞎了,要么就是高度近视, 不然就是,你跟她一样,都是一路货色,是垃圾中的垃圾!”

    乔然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敢骂陆总,难道她不知道陆淮璟就是陆氏的总裁?

    就算没见过本人,也应该看过新闻吧?

    “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竟然敢骂陆总!”

    苏瑾早已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疯,她现在已经被陆淮璟的漠视给逼疯。

    “我特么就是疯了!我不仅要骂!我还要打!”

    说完,直接挥手,用力朝着陆淮璟的脸扇了上去。

    “啪!”

    苏瑾感觉自己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甚至手掌都在发疼。

    “你的女人打了我,这巴掌就必须得是你替她承担!”

    接着,她再次挥手,又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因为你眼瞎!什么货色都要!

    ......

    乔然没想到陆淮璟被打了以后,竟然没有生气,

    “陆总......”

    “给我滚,从今天开始,不要让我在北城见到你,否则,下场是什么,你自己想。”

    乔然站在原地,完全不清楚为什么最后,却是她落下个被抛弃的下场。

    但一想起陆淮璟那猩红的眼神,她就不寒而栗。

    所以,马上灰溜溜的离开。

    *

    乔然走后,苏瑾平复着气息,凝视着眼前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

    其实,她早就想这么打他了!

    因为有怨气,讨厌!

    一想起他曾经把她的自尊狠狠踩在脚底下,那种恨就从心底窜起。

    所以,苏瑾觉得只打了两巴掌都是轻的。

    她平复着气息,瞪着眼前的男人,发现在刚才那个女人走后,他始终都不发一语。

    难道是在酝酿着要怎么报复?

    然而,没想到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方文航推开门走进来,把急救箱放在办公桌上后,就赶紧出去。

    陆淮璟走过去,把急救箱打开,然后拿出棉签,创可贴,还有药膏走到苏瑾面前。

    眼底全是无尽的愧意。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苏瑾立马向后退,“不要用你的手碰我!我嫌你脏!”

    可陆淮璟哪里会听她的?

    径自向前,把她逼到了墙角,拿着创可贴的手眼瞧着就要覆上她的脸颊。

    然而,瞧着他不为所动,苏瑾再次扬手,“啪!”

    已经是第三巴掌。

    但陆淮璟依旧不为所动,凉薄的犀子凝视着她问道:“心里舒服了吗?”

    舒服?

    再次扬起手,“啪!”

    第四巴掌。

    苏瑾使得力气很大,打的掌心都疼,可陆淮璟像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样,始终凝着她,用醇厚低沉的嗓音问道:“要打多久你才能解气?”

    “才能......原谅我。”

    原谅?

    苏瑾突然就笑了,觉得眼前的陆淮璟与之前换若两人。

    明明他是暴君,现在却处处为她考虑。

    这是在逗她吗?

    “陆淮璟,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原谅你!”

    她永远不会忘记大年三十那天,这个男人听到她说他那样做会逼死自己父亲时的不屑。

    然后又下令所有的合作商都抛弃嘉禾。

    通知所有的银行不许借贷给嘉禾。

    是他亲手毁掉了嘉禾,毁掉了父亲心血。

    现在却说原谅?

    “陆淮璟,我苏瑾这辈子最不应该的就是当初选择嫁给你,如果我当时能够老老实实的听我父亲的话,或者在彼岸花那晚没有选择相信你,我苏瑾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是你亲手把那个相信你的苏瑾给杀了!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