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你特么是不是有病!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3本章字数:2043字

    苏瑾说完便甩门离开,丝毫不在意陆淮璟会不会报复。

    管他呢,反正打都打了,最起码解气了!

    到了商场外,伸手拦下辆出租车,刚上去,突然觉得手上空空的,顿时想起,刚才离开的比较着急,背包忘记拿了。

    要知道手机钱夹身份证什么的都在里面。

    “师傅,前面停下车。”

    *

    到了下一路口,苏瑾下了车,想着赶紧回去拿,还没走几步,便看到陆淮璟已经开着车追上来。

    到了她面前停下,摇下车窗,“上车。”

    “陆总你的车太尊贵,我这种平民坐不起!把背包给我就好了。”

    陆淮璟哪里理她,扫了她眼,开始数数,“3.2.1......”

    数字1刚落,苏瑾已经快速打开后排车座的门,上去后看到背包就在副驾驶,躬身伸手就要拿。

    就在她拿的时候,陆淮璟锁上了车门。

    听到声音,拿到包包的苏瑾气馁的把包扔了回去,“你几个意思呀!你这样等于绑架知道吗?我可以报警抓你!”

    “我开车载我太太,难道还犯法了?”陆淮璟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她。

    苏瑾听他称自己为太太,立马轻哼了声,“离婚协议书都签了,算哪门子太太!陆总你不会是上了年纪,记性就变差了吧?”

    敢拐弯抹角的说他老?

    拇指擦了下唇角的血渍,口气淡然的提醒身后过于自信的女孩,“字是签了,但是手续还没办,你说还算不算?”

    “陆淮璟!你特么无赖!”

    苏瑾急了,反正早就撕破脸了,扮淑女给谁看!“那就赶紧去办手续!走!民政局!”

    陆淮璟心想着岂能听她的?刚才就是太惯她,才会让她扇了自己四巴掌!

    这只野猫可是第一个打他的!

    他们家老头就算再生气,最多拿尺子打他的后背,打脸的,还是头一次碰上!

    尤其,还是被一个20岁的女孩!

    *

    一路上陆淮璟都沉默不语,脸上还有些红肿。

    兴奋劲过了的苏瑾这会儿有些怕陆淮璟了,怕激怒了他。

    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不屑的样子。

    眼瞅着到了海边,苏瑾眉心一皱,“你带我来海边干嘛?”

    陆淮璟转动着方向盘,找寻停车的位置时反问道:“不是要办离婚手续?”

    “是呀,可是民政局也不在海边呀!”

    苏瑾顿时后背一凉,紧接着听到他说:“我陆淮璟没有前妻,只有亡妻!”

    ......

    直到车子停下,苏瑾还处于震惊中,看到陆淮璟从主驾驶下车,打开后排车门时,下意识的就是抱着背包要打开另外一扇门。

    手刚碰到,已经被男人拽了过去。

    “陆淮璟!你个疯子!我特么还不想死!你走开!走开!”

    双手胡乱的飞舞着,根本就不让陆淮璟碰。

    陆淮璟浓眉紧皱,为了防止她再打扇脸,只好扯下领带,把她的双手绑住,“不想死就给我安静会儿!”

    见他又恢复到往日的狂傲样,双手失去自由的苏瑾只好乖乖安静。

    见她终于不像只野猫乱咬,拿起医药箱,从里面找出棉签,然后又沾了点药膏,扳过她的脸,冲着她脸上的抓痕抹去。

    一边抹药一边质问:“你就不会挠她的脸吗?”

    乔然脸上可是看着没有一点的伤。

    苏瑾瞥了他眼,“你以为我没有挠吗?我指甲短,挠不过她!”

    “那就留长。”

    “留长干嘛?你都让那个女的滚出北城了,我留长了以后挠你呀?”

    “你敢!”陆淮璟眼睛一瞪:“再打我一次,你试试!”

    “那你把我的手解开,让我试试。”

    “你!......”

    陆淮璟发现苏瑾真是越来越难管,顶嘴的本领也厉害许多。

    可纵然她都跟乖不沾一点边了,可他竟然还是怒不起来。

    想起在伦敦接到霍子言的电话,说时慕那边抓到了故意放礼服里放针的嫌犯,当天除了苏瑾被针扎的厉害点,其余还有几名女孩后来检查身子,发现后背上也有针眼,只是穿的时间短,针没有扎进去。

    而且,霍子言有把试衣区的视频调出来,沐琛确实是听到了苏瑾的呼救,才冲进去。

    当时苏瑾疼的差点就要哭了,无奈针扎的太深,根本拔不出来。

    当沐琛准备先把拉链拉下来,再拔针时,自己就冲了进去,然后就发生了接下来的误会。

    所以陆淮璟才会无法在伦敦静心,提前赶了回来。

    *

    看着眼前女孩白皙脸颊上的挠痕,还有她左边的红肿,以及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陆淮璟懊悔不已。

    涂完药后伸手想摸下她的脸,却被苏瑾察觉到,马上别过脸去,语气冷淡的说道:“陆总觉得良心发现,说几句对不起,就能把我哄好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说完,见他一直都没回复,苏瑾觉得他肯定放弃了,于是便转过了脸去。

    没想到,陆淮璟却垂眸抿了下唇角,然后抬眸扫了她眼,“既然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原谅,那我就什么都不用做。”

    在苏瑾的注视下,俯身从副驾驶拿起文件夹,当着她面打开,抽出两页薄纸。

    是离婚协议书?

    他这是......要干嘛?

    陆淮璟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薄唇启开,醇厚的嗓音提醒道:“想离婚,做梦!”

    话音落的同时,手里的薄纸已经撕成两半。

    “陆淮璟!你特么是不是有病!要离婚的是你!现在不离婚的也是你!你到底想干嘛呀!”苏瑾的声音已经接近嘶吼。

    “我不想干嘛!我就想继续干/你!”

    两页纸瞬间变成碎片,打开车窗,撒了出去。

    那一瞬间,看着被海风吹起的碎片,苏瑾羞恼的眼眶已经泛红。

    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去了趟伦敦回来就大变了呢?

    这倒罢了,偏偏接下来陆淮璟还又下了车,把车门反锁,只穿着一件棉衬衫的他不畏寒冷的站在外面,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反复吸了三四根后,才又回到主驾驶。

    然后,看着后视镜中的苏瑾许诺道:“给我时间,我会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全部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