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8 你苏瑾,是我陆淮璟的!谁都别想抢走!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3本章字数:3051字

    苏瑾根本就不相信陆淮璟能公布自己已婚。

    想威胁她?

    没门!

    看出苏瑾眼中得鄙视,还真是受不了她这样嚣张的表情!

    陆淮璟微微弯下身子,将她的下巴抬起,逼得她不得不直视。

    “那你就等着。”

    话落,朝着她粉嫩的小脸贴去,眼瞧着就要亲到她的唇瓣。

    苏瑾眉心猛地一皱,咬着下唇瞪大了眼睛。

    见她如此紧张,陆淮璟薄唇微抿,开口说到:“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苏瑾,是我陆淮璟的!谁都别想抢走!”

    “你……”

    苏瑾刚张口,头马上向后移去。

    只因不小心擦到了陆淮璟的嘴唇。

    很烫……

    瞧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陆淮璟很满意,忍不住搂住她的腰,在她耳畔再次重复:“我怎样都没关系,你只需知道,你是我的......”

    ......

    坐在出租车里,苏瑾一颗心还在蹦蹦乱跳。

    只因刚才酒店里陆淮璟霸道撩拨,再次扰乱了她的新房。

    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头,提醒自己可千万不能脑子进水!

    陆淮璟那样的男人,万万不能再信,也不能再动心。

    他都伤她几次了?

    总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

    到了机场,苏瑾精神恍惚的下了车,然后又从后备箱拿出行李。

    当她推着行李箱向里面走时,一点都没察觉到身后有双眼睛在凝着她。

    陆淮璟坐在车里,望着苏瑾的背影,知道她是为了躲自己才会跑西藏那么远的地方。

    刚才他没有拆穿,是因为想争取下,能让苏瑾原谅自己。

    但很显然,这女孩像只刺猬一样,完全不让他靠近。

    既然如此,他只有顺应她的心,先让她去西藏。

    看到苏瑾已经进了入口,陆淮璟提醒方文航调头,原路返回。

    “总裁?你为什么要让太太走?”

    方文航这会儿 完全搞不懂自家总裁的心思。

    陆淮璟表情没任何变化,双眼还在盯着入口处,

    “我有放她走吗?”

    方文航眉心微皱,纳闷道:“其实总裁你大可以通知海关处,不让太太乘飞机离开呀。”

    “不让她坐飞机,她还能坐火车,甚至坐汽车到另外的城市,再去西藏。”

    陆淮璟眯起眼睛,收回视线继续道:“风筝越拽越紧,倒不如先松松线,不然,线断了以后,想找,都找不回来。”

    这就是他没有像以前那样逼迫苏瑾的原因。

    因为现在的苏瑾就像风筝,随时随地都能挣开线,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这话说的,看来总裁已经猜透了苏瑾的心理。

    “这样一说,总裁你是打算……”

    陆淮璟嘴角上扬,表情格外阴魅,“这几天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去英国出差了,把苏瑾在西藏定的酒店地址发给我,今晚我要去西藏。”

    万万不能让沐琛捷足先登 ……

    *

    陆淮璟乘坐的是私人飞机,比苏瑾所乘航班还要早到一个小时。

    刚出机场,看到门口站着两排身穿军装的军人时,陆淮璟眉心一皱,他没想到自己到西藏的消息竟然这么快传到了夏瑾深耳里。

    不然,这么大的动静,除了他还能有谁?

    到了出口,一眼瞧见站在军车前,嘴里叼着烟,另外只手里拿着洁白的哈达,一脸的邪气笑容,没有以往在部队里的严谨模样。

    “回来了也不说声?非得让哥们请你?”

    夏瑾深说着,为他戴上哈达,然后打开了车门,“赶紧的,酒我都准备好了,今晚必须不醉不归!”

    “醉了不行,要知道我来这里还有正事。”

    陆淮璟坐进车里,看到夏瑾深从副驾驶拿出一瓶红酒,立马浓眉皱了皱。

    因为这酒,正是沐琛在法国的酒庄酿造的酒。

    夏瑾深并不知道北城发生的事,在部队里常年训练,哪有时间关注八卦新闻。

    “我跟你讲淮璟,沐这酒酿的可是真不错,我都没舍得喝,这不听说你来了,赶紧从酒窖里拿出来了,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

    陆淮璟点点头,移开目光闭上了眼睛,开口答道:“回头去了北城,请你喝个够。”

    “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不过你怎么突然来西藏了?这不像你的作风呀。”

    要知道陆淮璟向来不做没计划的事情,这也有些太突然了?

    陆淮璟没睁眼睛,面容看上去像是很疲惫,“事成了再告诉你。”

    “好,那就等你成了以后。”

    他的脾气向来如此,只要是不愿意的回答,就算再问也是白搭。

    ......

    苏瑾那边下了飞机后,乘坐出租车来到在网上订的客栈。

    原本还担心环境不好,没想到装修还挺好,浓浓的藏民风格,站在三楼的阳台上还能看到星星。

    只不过,令苏瑾不解的是,这家客栈明明还不错,怎么安静的像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难道是太晚了?

    大家都睡了?

    收起多想的心思,洗了个热水澡后,就躺在了床上。

    然后拿出手机开了机,给沐琛和陆思甜分别发了自己已经到西藏的信息。

    一分钟时间不到,陆思甜已经打来了电话,开始了狂轰乱炸。

    “苏瑾你真不够意思,竟然抛下我一个人就走了!”

    “是我四叔伤了你,又不是我,你什么意思呀?难道你还要跟我划清界限吗?!”

    “我告诉你,等你回北城!咱俩就绝交!必须绝交!”

    没等苏瑾开口说一句话,陆思甜那边就结束了通话。

    知道陆思甜脾气向来如此,没有隔夜仇,只能第二天再打电话给她道歉。

    眼下,是沐琛那边......

    奈何,苏瑾等了许久,都没见沐琛回复信息。

    难道?生她的气了?

    想着,找到了沐琛的号码,准备打给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放弃。

    只因为,不想再给他错觉......

    *

    夜深了,苏瑾迷迷糊糊间听到隔壁的门被推开了。

    好在,没一会儿就安静下来。

    继续闭眼睡觉,因为休息不好的话,离开林芝,去海拔高的地方玩时,身体会负荷不了,到时候高原反应严重,那就糟糕了。

    隔壁。

    没开灯的房间里,只有零星点的火光。

    陆淮璟用打火机点上根烟,坐在沙发上缓缓的抽着,一想起隔壁就是苏瑾,心里就安心许多。

    今晚和夏瑾深喝的有点多,本以为自己会被灌得不省人事,没想到到最后喝成烂泥的却是夏瑾深。

    用夏瑾深的话来说就是:“今儿个高兴!碰点就容易醉。”

    而他自己,心中惦念的全是苏瑾有没有到客栈?

    她一个人住,会不会不适应?

    于是在夏瑾深把他送到酒店离开后,马上起身乘出租车来了这里。

    从北城来之前,陆淮璟就已经把这家客栈给包下。

    为了苏瑾的安全。

    现在,他们两人只有一墙之隔,明明那么近,却觉得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因为苏瑾把他屏蔽在自己的世界以外,就算他想靠近都难。

    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

    第二天一早。

    苏瑾起了床,没有着急刷牙洗脸,最先拉开窗帘,来到阳台上,呼吸着西藏的新鲜空气,望着眼光明媚的蓝天,半眯着眸,唇角浅浅的笑着。

    晒了会儿太阳便回到室内。

    当她把阳台的窗户关上后,隔壁的男人擦着微湿的发走出来,把目光投向刚才苏瑾站过的地方,久久都没有收回视线。

    直到听到窗户门开的声音,才又快速回了房内。

    这感觉......就像是偷窥一样。

    陆淮璟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可笑。

    连他自己都不无法相信,为了一个小丫头,竟然能扔下陆氏那么多公务,推掉大把的客户。

    要是被夏瑾深知道,还不得笑死他?

    手机震动响起,走过去拿起,看到屏幕上亮起的名字——时瑄儿。

    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

    陆淮璟没有犹豫,直接滑了拒接。

    时瑄儿那边听到拒接的提示,猛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这是第一次,陆淮璟不接她的电话。

    以前就算他再忙,哪怕是开会,都会先接,说一声自己再忙,忙完再打来。

    现在倒好,竟然都拒接!

    陆思涵瞧着时瑄儿愤怒的表情,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我说的没错吧瑄儿姐?我四叔肯定是跟苏瑾那个小贱人在一起呢!”

    “昨晚我都听我爸说了,说我四叔根本就没去英国,而是乘私人飞机去了西藏,然后吃饭的时候我就听到陆思甜抱怨说苏瑾去了西藏,没有带她。”

    “现在这情况看来,他们俩人肯定复合了。”

    时瑄儿气的身子直发抖,大吼了声:“够了!不要再说了!”

    “......”陆思涵立马选择沉默。

    她知道时瑄儿最近因为苏瑾被针扎,以及,前阵子把苏瑾和沐琛的照片故意发到网上的事情,被四叔全查出来了。

    因为此事,四叔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跟时瑄儿联系。

    跟直接关到冷宫没什么区别。

    本来这事也跟陆思涵没多大关系,她大可以袖手旁观。

    但偏偏她发现,顾以墨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私下里经常见苏瑾的父亲苏哲。

    这才让陆思涵意识到,无论苏瑾是跟四叔在一起,还是单身,以后都能影响到她和顾以墨的感情。

    要想彻底没有顾虑!那就是让苏瑾赶紧跟沐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