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7 沐琛,谢谢你的好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4本章字数:3008字

    随便收拾了下行李,苏瑾就跟着梁祁凡走了。

    对酒店里两个男人为她大打出手的事情一无所知。

    相比于昨天一路担心陆淮璟,知道自己在那个男人心中的地位之后,苏瑾反倒看开了。

    当初嫁给陆淮璟,本来就是商业联姻。

    既然是交易,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对她动心?

    至于这些日子他那么在乎她,都只不过是假象,不过就是为了向沐琛捍卫主权。

    证明她是他的“东西”。

    想到这里,苏瑾不禁显出对沐琛愧疚来。

    若不是因为自己,他应该还是陆淮璟的好兄弟……

    知道沐琛对自己的喜欢不同于陆淮璟,可是苏瑾真的做不到,违背自己心中最深处的感情接受他。

    没来由的心烦!

    苏瑾逼着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扭过头去,透过车窗观赏外面的高原雪景。

    时不时的跟梁祁凡开几句玩笑,一路上尽是欢声笑语。

    梁祁凡笑了笑,这小丫头,昨天因为陆淮璟生病一路忧心忡忡。

    今天倒好,被伤了心却完全看不出来半点儿难过。

    可他明白,越是这样,就说明她心里,陆淮璟的地位很重要。

    他又不禁想起那个女人。

    为什么?都是陆淮璟!

    除了有钱之外,陆淮璟哪点值得她们前仆后继?尤其是他那暴脾气,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

    到了纳木错,已经是第二天。

    不等梁祁凡帮她开门下去,苏瑾早已打开车门,奔向眼前似海一般的湖泊。

    早就听人说,西藏是世界上最纯粹的地方,苏瑾此刻心中毫无杂念。

    她沉醉于自然的美好景色,蹦蹦跳跳,兴奋得像个孩子。

    梁祁凡没有阻拦,这样的她,才是最美好的自己!

    梁祁凡在安排布景之余,不时看看欢快地像只藏羚羊的苏瑾,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很好。

    渐渐地,苏瑾感觉自己有些累了,呼吸开始沉重,头也开始痛起来。

    慢慢蹲下来,很是难受。

    梁祁凡原本还沉浸在她的欢快之后,眨眼功夫,就看到她蹲在地上,手扶着额头。

    原本挂在嘴边的笑容消失不见,放下手中的东西,急忙朝苏瑾跑去。

    扶起苏瑾,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丫头,你怎么了?哥哥我胆儿小,不禁吓!”

    见梁祁凡满脸担心,小声道,“我没事,就是觉得头有点痛,可能是刚才玩得太疯了!你快回去工作吧!”

    梁祁凡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就是有点头痛?让你撒欢跳得那么疯,这里海拔高,怕是高原反应了!给我回帐篷里去,休息会儿!”

    苏瑾撇了撇嘴:“我就在这好好待着,不回帐篷行吗?”

    梁祁凡不吃她这一套,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到帐篷里。

    “你就乖乖在这待着,不听话小心哥哥我找根绳子把你捆起来,要是听话,今天晚上就继续教你拍星星!”

    苏瑾想到晚上又可以拍星星,点了点头。

    *

    沐琛离开之后,陆淮璟急忙拿起手机,给苏瑾打电话。

    他发现苏瑾并没有把她拉进黑名单,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要逃走,怎么都好!

    可还没高兴多久,电话里就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一连试了十几次,都是这样。

    夏瑾深只道是苏瑾不想理他,又苦口婆心地在房间里劝了陆淮璟半个小时。

    最后,陆淮璟嫌吵,把他赶了出去。

    夏瑾深离开之后,陆淮璟又忍不住打了苏瑾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难道她真的想躲自己?

    陆淮璟在房间里几近抓狂,实在不行,打电话给夏瑾深,让他帮忙找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淮璟疯了一样的拨打苏瑾的号码。

    终于在试了几十次之后接通了!

    其实苏瑾在出发之后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直到梁祁凡让她在帐篷里待着,她才拿起手机发现自己遭到了陆淮璟的电话轰炸!

    一百多个未接来电,就在她盯着手机沉思的时候,陆淮璟又打来了。

    “有事吗?”

    “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

    虽然语气依旧冷冰冰,但陆淮璟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因为她没有再像在之前那样躲着自己。

    “不用了!我就是出来散散心,等我恢复了,就回来了。”

    苏瑾的嗓音很冷,让陆淮璟心中刚刚升起的欣喜又被浇灭了,转而暴躁起来。

    “快告诉我你在哪!”

    “陆淮璟你能不能不这样?我来西藏本来就是散心的,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私人的独立空间。”

    平静地说完这句话,苏瑾挂断了电话。

    陆淮璟没有再打过去,从刚才苏瑾的话里听出来了,她不想见他,所以又开始变相的躲着。

    即便是再打几百个电话,她也不会再接。

    这边苏瑾的电话刚挂断,那边夏瑾深的电话就响了!

    “查到了没有!”

    夏瑾深早就查到了,苏瑾跟着梁祁凡去了纳木错,只是没告诉陆淮璟。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陆淮璟便明白了怎么回事,朝着那头吼道,“你特么快说!苏瑾到底去了哪儿!”

    夏瑾深听到了那边暴怒的声音,也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几声咳嗽,怕他气急了病情加重,“我要是说了,你可别太激动。”

    “那小丫头跟着梁祁凡去了纳木错取景!不过你别激动,她不会有什么事,你就在酒店养病就好!”

    “那只小野猫跟梁祁凡在一起,你叫我怎么在酒店待下去,快点派车送我去纳木错!”陆淮璟作势要拔掉针头起来。

    “你丫疯了!纳木错海拔将近五千米,你身体还没痊愈,不能去!”

    夏瑾深虽然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更看重陆淮璟的身体健康。

    “夏瑾深,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就快点让我去!”

    陆淮璟的语气里满是严肃,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夏瑾深怕他自己跑去,到时候更不好,答应了。

    “好,派一架直升机送你,更快!”

    陆淮璟此时什么都顾不了了!

    听苏瑾的话似乎又对自己有了什么误会,他只想快点找到她,好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

    快到傍晚,梁祁凡让剧组的人收了工,先吃晚饭。

    刚叫起苏瑾,就听到不远处有汽车的声音,一辆越野车正朝他们所在的地方驶来。

    梁祁凡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是奔着苏瑾来的,不过那辆车上的是谁,还真不好说!

    苏瑾下意识地想躲,却发现越野车已经在十几米外停了下来。

    从上面下来的人,是沐琛!

    苏瑾有些意外,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沉思间,梁祁凡已经过去跟沐琛打了个招呼。

    “呦!消息够灵通的!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沐琛微微一笑,“这还得多亏了梁大导演你啊!”

    多亏了之前时暄儿把梁祁凡的行程告诉了自己,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猜出,苏瑾跟他来了纳木错。

    没有为梁祁凡解疑的必要,沐琛径直撇开他,朝苏瑾走去。

    梁祁凡也不在乎,管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反正,比陆淮璟先到,能让陆淮璟不好过,他就喜闻乐见。

    “瑾儿!”

    沐琛叫了她一声,伸手想要把她拉过来。

    苏瑾却退了一步,沐琛尴尬地收回手。

    “你脸上的伤……”

    虽然伤口经过处理,可还是很明显。

    苏瑾不禁想到了她离开酒店的时候,他和陆淮璟还在咖啡厅……

    沐琛受伤了,所以,陆淮璟也……

    苏瑾察觉到了自己此刻对陆淮璟的担心,又有些瞧不起自己。

    “我的伤没什么,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让你跟我一起走的。”

    “我知道陆淮璟又撕毁了你们的离婚协议,我会帮你找律师,帮你跟陆淮璟离婚。然后,带你去法国!”

    沐琛说完这些,意味深长地看了苏瑾一眼,“瑾儿,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苏瑾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沐琛,其实,你不必对我这么好的。不值得。至于我跟陆淮璟的婚姻,我可以耗,真的不用麻烦你......!”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见她要走,沐琛马上拉住她的手。

    “我乐意你麻烦我!瑾儿你相信我,陆淮璟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要是继续跟他纠缠下去,只会万劫不复。”

    苏瑾慢慢抽出自己的手,“对不起,沐琛,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件事,我真的想自己解决!”

    ......

    望着苏瑾的背影

    沐琛没有追上去,他知道苏瑾现在需要的是自由的空间,而不是步步紧逼。

    夜里,苏瑾独自一人站在纳木错前,回想跟陆淮璟在一起的时光。

    回忆打开,思念像疯长的野草,占据了她整个世界。

    眼泪不自觉的落下来,她没办法欺骗自己,她是真的爱上陆淮璟了,不然,怎么可能一次次的不顾自尊的靠近他?

    明知道他心里没有自己,却还是这样想着他......

    “嗡嗡嗡嗡……”

    头顶传来一阵直升机机翼的声音,苏瑾抬头,看见一架直升机正在湖中朝岸边飞来。

    抬眸看到竟然是军机,一颗心突然跳跃起来。

    他竟然......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