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8我低估了你的魅力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4本章字数:3211字

    眼睁睁瞧着直升飞机在距离自己20几米的地方降落,苏瑾下意识的就是装看不见,往所住的客栈方向走去。

    夏瑾深最先从飞机上下来,看到苏瑾仓促离开的背影,不由的皱了皱眉。

    陆淮璟下了飞机后,一眼看到那团小身影,连想都没有想,快速跟了上去。

    虽然因为高烧头还有些晕。

    “苏瑾!给我站住!”

    听到他近乎咆哮的声音,苏瑾心一狠牙一咬,干脆跑了起来。

    本就有些高原反应,这样一跑,眼前一黑......

    好在陆淮璟及时把她扶住,然后将她揽入怀中。

    “高反?”陆淮璟拧眉问道。

    他醇厚的嗓音还有些沙哑,开口的瞬间,口腔中的热气喷洒在苏瑾的额头。

    比昨晚还要烫......

    难道?他的病还没康复?

    意识到这点,苏瑾的眼泪唰的一下,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我就算是高原反应,也不用你管!”

    说完,双手推着他的胸膛,要挣脱开。

    “又胡闹什么!”摁住她的手,眸底蹿腾着怒火,

    “我没有闹!是你在闹,我都说了,我不会逃,也更加不会躲,我只是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散散心!可是连这一点的私人空间你都不给我!陆淮璟!你这样等于限制我的人生自由,迟早都会把我逼疯的!懂吗?”

    雾蒙蒙的眼眸瞪着眼前的陆淮璟,想起他白天跟沐琛的对话,就觉得此刻的他相当假。

    “你有钱,有势力,对付我们苏家就像掐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不根本就可能丢下我的家人离开,我也更加不可能为了跟你离婚,而做出让你生气的事情,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点的私人空间?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陆淮璟浓眉紧锁,黑暗的衬托下,显得他表情更加阴沉。

    听完苏瑾的话,他并没有发火。

    手臂伸开,放开了怀里的女孩,口气异常冷却,“记住你自己说的话,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一到,马上跟我回北城。”

    ......

    苏瑾抹着眼泪回了客栈。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后,陆淮璟的背才慢慢的弯了下去。

    眼瞧着他就快站不住,夏瑾深急忙过去架住他的胳膊,“都说了不让你来!硬撑什么!”

    说完,扶着陆淮璟朝另外一家客栈走去。

    *

    夜深了,苏瑾站在窗前望着繁星夜空正在发呆,急促的敲门声却响起。

    打开门看到竟然是夏瑾深,“夏先生你......”

    “穿好衣服马上跟我走。”

    走?

    “去哪儿?”

    夏瑾深眉毛一挑,“还能去哪儿!陆淮璟是你老公!你不去照顾难道还让我?!”

    苏瑾马上从衣架上拿起羽绒服,跟在夏瑾深身后。

    沐琛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苏瑾离开,没有上前阻止。

    他知道,有些事,不能强迫......

    *

    到了对面的客栈,夏瑾深把钥匙塞到苏瑾手里,指着最里面的房间,“进去吧,淮璟就在那个房间。”

    来到房外,苏瑾用钥匙把门打开,首先仰入眼底的是灰暗的灯光下,有些简陋的环境。

    现在是旅游的旺季,应该是没有房间了。

    不然,依陆淮璟的挑剔,怎么可能会住这里。

    叹了叹气,来到床边,看到躺在床上的陆淮璟,额头全是薄汗。

    嘴唇发紫,全身还有些发抖。

    床头柜上是已经打开的退烧药,但是他还没吃。

    苏瑾拿起杯子,从暖壶里倒了杯水。

    来到床头,试着先把陆淮璟扶起来。

    偏偏手刚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他用力按住。

    “为什么还要来?”

    陆淮璟眼睛都没挣,气息有些薄弱,声音有气无力的说道:“回去!”

    “你说的给我三天时间的自由,是从明天开始,今晚不算。”

    端起水送到他唇边,“先喝点水,把退烧药吃了。”

    听完她的话,陆淮璟睁开了眼睛,接过水喝药,快速吃下。

    “你可以走了。”

    赶她?

    苏瑾凝视着眼前这个因为生病,少去很多戾气的男人,莫名的觉得他有些可笑,“四叔?你都多大了?还玩这种置气的游戏?”

    四叔?

    久违的称呼再次从她口中说出来。

    陆淮璟发觉自己竟然还有些想念。

    抬眸逼视着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再叫一遍。”

    “四叔。”

    “再叫。”

    “四叔。”

    ......

    如此反反复复了五六遍,连苏瑾都弯起了嘴角,“从小到大你都没听腻吗?”

    怎么可能会腻!

    他求之不得她一直这样叫下去!

    “瑾儿,知道吗?我低估了你的魅力。”

    什么?

    苏瑾一时半会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但紧接着,她的手便被陆淮璟拉到被窝里。

    从他的胸膛,一路到小腹,皮带,然后再往下,停住......

    呃......

    苏瑾的手一颤,脸颊瞬间绯红。

    陆淮璟视线灼热的盯着她表情变化,“知道吗?你有毒......”

    话落,微微起身,扣住她的后脑勺,对准了她的唇吻了上去......

    或许是最近被他吻的次数太多,苏瑾发觉自己已经会换气。

    唇舌纠缠的瞬间,那股酥麻感从后背开始升起。

    可苏瑾内心依旧抗拒。

    觉得自己被陆淮璟吃的死死的,明明知道在他心里,她只不过是“玩物”一样的存在,可还是被他吻的双腿发软,没力气推开。

    直到长达五分钟的吻结束,手里越来越涨,也越来越烫时,她才察觉到,陆淮璟的气息已经粗喘起来。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眸底暗潮涌动。

    像只发现猎物的狮子,在等待时机。

    空气是静止的。

    两人目光相对。

    然而,这时候,耳边却响起那种声音......

    苏瑾的脸越来越红,忍不住的要收回手。

    可陆淮璟却用手掌摁住,哑声提醒道:“我不会在这里要了你。”

    说完,把她拉到怀里,埋头在她耳畔,“你的声音,只能我听......”

    没等苏瑾反应过来,已经被陆淮璟放倒在床上。

    羽绒服被他脱去,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被他紧紧的抱着,“睡吧。”

    可是,哪能睡得着?

    隔壁房间的男女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

    虽然没有画面,但女人的声音,还有床板咯吱的声音无比清晰。

    简直就像是目睹了一场活春/宫。

    好在,陆淮璟说到做到,受不了的时候就吻她,连都都规规矩矩的没有越轨。

    因为他怕一旦摸了就会失控。

    ......

    隔壁终于结束后,陆淮璟浑身都是汗。

    瞧见他要掀开被子,苏瑾马上摁住,“你发高烧,出点汗好的快。”

    停下手,侧过身子,陆淮璟眯着眸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

    明明才20岁,可这眼神怎么都不像。

    尤其,到目前为止,还从未见过她撒娇。

    “你为什么跟其他女孩不一样?”陆淮璟沉声问道。

    苏瑾抿了抿唇,垂眸避开他的视线,“四叔,我困了。”

    “那睡吧。”

    没有再继续逼问,轻吻了下她的下巴,“明天我就回北城,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三天后,我去机场接你。”

    苏瑾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但心里却格外清楚,回到北城后,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

    北城。

    得知陆淮璟竟然跟去了纳木错,时瑄儿心里很不好受。

    但她清楚陆淮璟最厌烦的是什么。

    所以只能以退为进,假装不在意。

    除此之外,她还得她还得再想别的办法阻止陆淮璟和苏瑾复合。

    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看到前来应聘的平面模特中,有张面孔有点熟悉。

    苏梵梵?

    这不就是陆思涵说过的苏瑾的那个继妹?

    唇角一扬,立马拿起鼠标点了录取。

    ......

    苏梵梵接到录取邮件时,兴奋的摘掉了面膜,“妈,我被时慕录取了,以后我就能兼职在时慕当模特了。”

    封华听后,狠狠的瞥了她眼,“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一个小模特?至于那么高兴吗?梵梵那,你现在要想的是应该用什么法子吸引陆淮璟的注意!”

    想起前几天自己女儿被陆淮璟赶出房间,她就一肚子气,“你说说你,哪样都比苏瑾强,年龄上也有优势,可是陆淮璟根本就不理你,所以,你应该认真想一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妈,问题就出在我是苏瑾那个小贱人的妹妹身上!你想呀,毕竟姐夫和她还没离婚,如果那晚碰了我,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他?所以你别着急,等他们了离婚手续一办,姐夫绝对能看到我。”

    苏梵梵笑着继续道:“我去时慕就是为了能经常见姐夫。”

    她可不傻,知道陆淮璟跟时瑄儿关系密切。

    纵然没了苏瑾,时瑄儿到时候也是个祸害。

    所谓知己知彼比,百战百胜,必须先去时慕探探路,然后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让时瑄儿跟苏瑾斗个你死我活,到时候陆太太这个位子不就是她的?

    封华知道苏梵梵的计划,没有反对。

    但还是忍不住提醒:“时瑄儿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记住,小心为上。

    “放心吧妈,我可不像苏瑾那么傻。

    *

    三天后。北城机场。

    苏瑾和沐琛并肩而走。

    沐琛帮她推着行李箱,两人都带着口罩,因为防止被记者拍到。

    刚到出口,看到一辆黑色宾利停在马路上,紧接着,方文航打开车门走下来,朝着他们走过来。

    “太太,总裁等你很久了。”

    苏瑾点点头,看向旁边的沐琛,“我先走了,明天见。”

    沐琛没有挽留,因为在纳木错的时候苏瑾已经给他答案。

    虽然答案在预料之中,但他不会因此而放弃。

    因为,暴风雨迟早都会来临。

    *

    苏瑾到了车前后,还在不时的扭头去看沐琛。

    车门打开,陆淮璟戏谑一笑,“怎么?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