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9苏瑾,你还知道回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4本章字数:3075字

    “呵!”苏瑾冲他一笑,“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四叔,你说是不是。”

    见沐琛还看着这边,陆淮璟忍住没有发火。

    一把将苏瑾拉进车里,“回家再跟你说。”

    车门顺势被关上,方文航也上了驾驶座,启动车子。

    沐琛目送着陆淮璟的车离开,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刚才他们说的话,沐琛也听到了一些,看来,他们之间也不是那么的和谐。

    只要还没有完全交心,他就还有机会!

    苏瑾,我不会放弃的!

    一路上,陆淮璟都黑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

    空气突然的安静,让苏瑾倍感煎熬。

    苏瑾以为他会把自己带回陆宅,没想到却是回了别墅。

    刚进去,酸菜就如同一团雪白的毛球箭一般地冲向了苏瑾。

    “酸菜,你是不是想我了!”

    苏瑾蹲下来,摸着酸菜雪白的毛,一脸宠溺。

    听到外面的动静,常婶从厨房出来,见了苏瑾,很是高兴,“太太回来了!”

    苏瑾抬起头,“嗯,常婶,我回来了。”

    “我正在准备午饭,太太您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好。”

    常婶说完刚要进厨房,就被陆淮璟叫住了,“常婶,先把酸菜带下去,我有事要和太太说。”

    常婶看陆淮璟的神色有些不太正常,但是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带着酸菜离开了。

    酸菜一段时间没见苏瑾,一点都不想走,依依不舍地看着她。

    苏瑾知道,陆淮璟既然说了有事要跟她说,那就一定不会不说。

    她过去摸了摸酸菜的头,在它耳边轻轻道,“酸菜乖,一会儿再找你。”

    酸菜像是听懂了她说的话一般,摇着尾巴离开了。

    陆淮璟这才放下心来,酸菜在这里,她还可以假装逗狗不理他。

    现在,没办法了,她必须要面对他!

    “你要说什么,快说,不说的话,我先上楼了!”苏瑾看都不看他一下。

    陆淮璟将她拉过,“那就上楼说!”

    苏瑾想挣脱,无奈陆淮璟力气太大,根本挣不开。

    陆淮璟不管她的反抗,硬拉着她进了房间。

    关上房门,陆淮璟将她抵在门板上,“不要跟沐琛走太近,你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吗?”

    苏瑾看着他眼中的暴戾,偏过头。

    又是让她不能靠近沐琛,果然还是为了和沐琛争!

    刚才没有在车上对她进行警告,已经是够宽容了吧!

    见她不敢正视自己,陆淮璟心中的怒气又上升了。

    他伸出手,扼住苏瑾的下巴,:“不敢看我,嗯?”

    苏瑾一把拍在了他手上,“陆淮璟,你放开我!”

    “放开你,你要去干什么?找沐琛么!”陆淮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苏瑾刚要开口,却被陆淮璟吻住。

    丝毫没有感情,纯粹就是为了宣告主权的暴戾,陆淮璟一寸一寸地探上她的小舌,攫取着她口中的空气。

    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不管是不是出自她的真心,他都不想在苏瑾口中听到那些话。

    陆淮璟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苏瑾根本没有换气的机会。

    同时,陆淮璟的手也在她的纤细的腰肢上探入,慢慢向下,直到……

    苏瑾心中一股羞辱感升起,她厌恶这种感觉。

    陆淮璟只不过是为了宣告他的主权,才和沐琛争,她苏瑾,只不过是陆淮璟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罢了。

    苏瑾的脸上开始泛红,不是因为意乱情迷而泛起的潮红,而是因为被吻的太久,憋气憋出来的涨红。

    同时,苏瑾的身体也开始麻木,僵直,仿佛一具不会动的木偶。

    陆淮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也看到了她脸上不对劲。

    突然被放开,苏瑾有些不适应。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整个人瘫倒在墙角。

    陆淮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苏瑾,沐琛就值得你这样?”

    苏瑾抬头瞪着他,“是,没错!沐琛就是比你好一百倍!”

    陆淮璟没有再说话,打开门,摔门而去。

    听见声音的常婶从厨房出来,看到一脸怒意的陆淮璟从楼上下来,急忙过去。

    “先生,您这是!”

    “常婶,我不在家里吃午饭了,你照顾好太太。”

    说罢,没有一丝留恋,出了门。

    上了车,陆淮璟又想到刚才的事,心中很是烦闷。

    “文航,去夜色!”

    “是,总裁。”方文航知道陆淮璟生气了,不敢说什么,启动了车子。

    陆淮璟出门走了之后,苏瑾这才哭了出来。

    *

    时慕。

    “瑄儿姐,你好,我是苏梵梵。”

    刚进时瑄儿的办公室,苏梵梵就开始自来熟地叫她瑄儿姐。

    时瑄儿抬眸看了她一眼,果然和照片上的差别有点大,ps也太明显了。

    忍住心中的嫌恶,时瑄儿站起来,仔细打量着苏梵梵。

    “原来是梵梵啊!果然比照片上要好看。”

    “我是时瑄儿,欢迎加入时慕。”

    苏梵梵见她不认识自己,料想苏瑾肯定没有跟时瑄儿提过她这个妹妹,所以才……

    苏瑾,你就是看不得我好!

    “瑄儿姐,其实陆氏总裁陆淮璟是我姐夫,您跟姐夫应该很熟吧!”

    “啊?真的吗?”

    时瑄儿一副惊讶的样子,“原来梵梵你是瑾儿的妹妹啊!难怪我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哼!似曾相识?她才没有和苏瑾长得像!

    纵是心里有些不爽,苏梵梵还是咽了下去。

    让她们去争,自己就等着最后坐拥陆太太的位子就好。

    “瑄儿姐,听我姐说,你和姐夫的关系很好。要不是之前她不认识你,你才是陆太太的最佳人选。”

    这话的意思就是,时瑄儿那么优秀,却比不过她苏瑾,不能嫁给陆淮璟。

    这就相当于,赤裸裸的炫耀!

    苏梵梵是故意放出这句话来的,为的就是让时瑄儿对苏瑾更加心怀芥蒂。

    时瑄儿笑了笑,她又不是没见过苏瑾,就苏瑾那个样子,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这话是苏梵梵用来试探自己的!

    还算有点脑子!

    时瑄儿却似是毫不在意的说道,“瑾儿真的是这样想的?那可就太高看我了,既然她能和淮璟结婚。那就说明,她和淮璟才是最般配的!”

    苏梵梵将信将疑地回味着时瑄儿的话,时瑄儿和陆淮璟的关系那么密切,她才不相信。

    时瑄儿见她还存有怀疑,继续说道,“我老了,哪里比得过你们这些年轻漂亮的小丫头。”

    说完还叹了一口气。

    苏梵梵假装不懂,“瑄儿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时瑄儿叹了口气,“这些年淮璟身边的人不都是像你一样年轻漂亮的么!就算是和瑾儿结了婚,还不是一样。”

    这样一说,苏梵梵好像明白了。

    确实,陆淮璟身边一直都有年轻漂亮的女人。

    所以,他和苏瑾结婚,也只不过是看她年轻罢了。

    自己比苏瑾更年轻,比她更有优势。

    所以那天晚上,陆淮璟把她赶出去,纯粹是因为她是苏瑾的妹妹。

    害怕落人口实,这才不碰自己的!

    想到这里,苏梵梵心中骂了苏瑾一句,“都怪你这个贱人,自己不好好把握住姐夫,还要害我。”

    时瑄儿见苏梵梵在神游中反应过来,笑道,“看我,说了这么多闲话,都忘了要干正事了。”

    “我最近设计了一套青春系列的衣服,最适合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梵梵,跟我来。”

    苏梵梵赶紧跟了过去。

    *

    “太太,午饭做好了。”常婶敲了敲苏瑾的房门。

    苏瑾这才从悲伤中出来,沙哑着声音应她,“知道了常婶,我一会儿就下去。”

    她走到镜子前,看了看眼前头发散乱,满脸泪痕的自己。

    苏瑾,你看看你自己,为了一个贱男人,成什么样子了!

    苏瑾心中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痕,又整理好了乱发,开始化妆。

    半个小时候,妆容精致的苏瑾下了楼,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过的痕迹。

    常婶看着苏瑾这个样子,也没多说什么!

    这种情况,苏瑾越表现出没事,事情就越严重。

    但是这也不是她能管的,更不是她能改变的。

    常婶把饭菜都端上来的时候,苏瑾说了一句,“等下吃完饭,我要出去一趟。常婶你先把酸菜领开。”

    说完,看了看在她腿上蹭来蹭去的酸菜。

    这段时间没见,酸菜愈发的黏着她了。

    常婶点点头。

    吃完饭,苏瑾出了门,打车直奔医院。

    她去西藏这段时间,都没有见过奶奶,心里很挂念。

    到了奶奶的VIP病房,苏瑾看到奶奶在床上躺着,可身边没有其他人了。

    父亲忙着嘉禾那边的事,没空过来可以原谅,可封华母女呢?苏瑾也没有看到她们的影子。

    可恶,她不在,她们竟然敢这样对待奶奶。

    苏奶奶在床上并没有睡着,见苏瑾来了,马上高兴地要起身,却被苏瑾拦住了。

    “奶奶,您别起来,好好躺着。”

    “瑾儿,你终于来看奶奶了,是不是最近复习没空啊!你快回去,奶奶没事,见到你奶奶就心满意足了。”

    听了奶奶的话,苏瑾鼻头一酸,“奶奶……”

    “苏瑾,你还知道回来!”身后传来封华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苏瑾冷笑一声,“封华,我还有一些账没跟你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