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4本章字数:6040字

    苏瑾扯扯嘴角,转过身,毫无情绪地丢下一句绝情的话,“你最好说到做到!”

    陆淮璟的心就像是被针刺了下,很细微,但是很疼!

    苏瑾已经进门了,陆淮璟看着苏家里里外外的喧闹声,笑了。

    似乎这个地方,他本来就不应该来!

    也罢,陆淮璟拿起手机,让方文航赶快过来。

    方文航本以为今天总裁能见到太太,心情应该会有所好转,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会有所缓和。

    谁知陆淮璟一个电话打过来,听得出来他的情绪有些不太对!

    方文航无奈,只好驱车从公司往苏家赶。

    苏瑾进了房门,却看到沐琛在等着她。

    “沐琛,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苏瑾猜到了他站在那里的目的,现在这样问,倒显得有些多余。

    “我是怕,阿璟他会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来,所以特地在这里等你!”

    苏瑾有意避开了沐琛灼热的目光,转过头,“谢谢你沐琛,我苏瑾真的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

    “瑾儿,你又要这么说,我也说过,我沐琛一定不会放弃的!即使你现在名义上还是陆淮璟的太太。”

    苏瑾一听到陆淮璟,脸色变了变,“沐琛,我不想再听到陆淮璟这个名字,你以后也别在我面前说了!”

    “好,对不起,瑾儿,我以后不会再提了……”

    苏瑾捂着额头,满心疲惫,“不好意思,我有些头晕,先失陪一下。”

    听到苏瑾说她头晕,沐琛满心关怀,“怎么了瑾儿,有没有事!我扶你去休息吧!”

    苏瑾摆摆手,拒绝了,“不必,我自己去就好。”

    沐琛没有再强求,而是目送着苏瑾离开了。

    上了楼,苏瑾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方文航已经开着车子来到了苏家,从窗户往下看,陆淮璟正在交代他一些什么事情。

    方文航点了点头,就见陆淮璟打开车门,再朝苏宅看了看。

    目光落在二楼的时候,苏瑾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闪到了窗帘后面。

    陆淮璟本来没有想到苏瑾会在楼上看着他,正是因为那块窗帘懂了一下,他的余光看到了苏瑾的衣角。

    虽然心里有些波澜,但陆淮璟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不能这样贸然地去揭穿苏瑾,他得给苏瑾足够的时间缓冲自己。

    苏瑾躲在窗帘后面偷偷观察陆淮璟脸上的表情,企图找到哪怕一点点的不高兴。

    可任她怎么看,都只能瞧见陆淮璟那张毫无表情的脸,跟本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了自己。

    苏瑾心底有一些失落,陆淮璟他,终究没有一丝留恋地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

    方文航在楼下自叹心累,他一个总裁助理,现在成了专职司机,时不时的还要被总裁赶下车……

    不过心累归心累,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陆淮璟走了之后,眼尖的封华母女就注意到了。

    方文航进了房子里,找到方老太爷告诉他陆淮璟已经走了,派他来当老太爷和陆思甜的司机。

    陆老爷子身体还算硬朗,倒也没反驳,毕竟陆氏里有很多当然事情要等陆淮璟去处理。

    至于瑾儿这一边,等她气消了,估计就会原谅阿璟了!

    老爷子神色如常,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苏瑾听得真切,“谁呀!”

    心中猜想,这该不会是陆淮璟走了,封华母女来找她的麻烦。

    “我!

    外面响起的却是梁祁凡的声音。

    苏瑾打开门,“梁导,你来这里干嘛?”

    “陆淮璟已经走了,来这里跟你通报一声呗!”

    梁祁凡一贯痞里痞气,谁也没有办法猜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丫头,别难过了,既然陆淮璟给你这段时间的自由,你就应该好好珍惜才是。实在不行,还有哥哥我在……”

    苏瑾很是感动,朝梁祁凡鞠了一躬,“谢谢你梁导!”

    “丫头,你这么客气干啥……”

    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封华尖酸刻薄的声音,“哎哟,我说怎么陆总才来一会儿就走了,原来是被你气的啊!”

    “苏瑾,你可真有能耐,竟然当着陆总的面儿勾搭别的男人!”

    封华上上下下打量着梁祁凡,她并不知道梁祁凡的身份,直接开骂,“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卷毛是谁,你在这跟他鬼混,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梁祁凡原本脾气极好,不想发火,但是封华说的实在太过分。

    什么叫男不男女不女的,他梁祁凡可是曾经知名的大导演。

    “这位老阿姨说话带着一股没刷牙的味道,看起来确实很了不起!”

    梁祁凡拐弯抹角地骂封华胖。

    苏梵梵倒是认识梁祁凡,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个名声在外的大导演。

    “梁导,您怎么在这儿,该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一听到梁导两个字,封华的眼睛顿时直了,刚才她骂的人是个导演。

    无形之中,她又得罪了人,并且这个人还极有可能会影响苏梵梵以后的星途。

    封华急忙跑到梁祁凡面前道歉,“原来是梁导,刚才我认错人了,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说着,封华还特意跟他套近乎,“梁导啊!我们梵梵也是学表演的,您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角色可以演,到时候还真是得多仰仗你了!”

    梁祁凡尚未发话,过来找苏瑾的陆思甜但是听到了封华这一段不要脸的言论。

    “封华你这个老女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我告诉你,要不是瑾儿,你们母女两个,早就露宿街头了。”

    “小甜心,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梁祁凡凑到封华面前,朝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封华听了立马眼前一亮,“梁导,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可以让梵梵当你的女主角?”

    “那是当然!”梁祁凡边说,边忍住笑。

    陆思甜正要连他也一块儿骂进去的时候,梁祁凡突然开口对旁边的封华道,“苏太太,你怕是不知道我是拍什么片子的,实话根你说了吧!我是拍激情片的!”

    封华一时脑子短路,“激情片,梁导是担心梵梵会受伤么!”

    “放心吧!梵梵这个孩子从小到大身体很好,绝对不会给剧组拖后腿的。”

    “哈哈哈哈,苏太太可真是有趣,您这么说,我更觉得苏梵梵小姐适合我的电影了!我选女主角,就需要这种耐力大的!”

    苏瑾和陆思甜听到这里,就已经明白了梁祁凡说的是什么意思。

    二人捂住嘴偷笑,旁边的苏梵梵也反应了过来,朝他吼道,“梁祁凡,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这位苏小姐,说话的时候注意语气,我开始拍电影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说罢,梁祁凡绕过他们母女二人下了楼。

    怕她们会集中火力来怼苏瑾,陆思甜也跟着下了楼,走的时候还不忘将苏瑾拉下去。

    二楼就剩封华母女,俩个人在上面恨得牙痒痒。

    “瑾儿,过了元宵节就要开学了,你考虑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吗?”陆思甜不无担忧地看着她。

    苏瑾笑了笑,“没事,开学之后,我住在学校宿舍,不再回陆家,直到陆淮璟跟我离婚。”

    “至于苏家,这里已经没有我牵挂的人,我应该也不会再回来了!”

    “到时候我再找个兼职,应该可以养活我自己的!”

    陆思甜听了她的话,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瑾儿,你为什么一定要跟四叔离婚呢?我真的觉得,四叔他是真的爱你,即使是瑄儿姐,他也不曾对她那么好过。”

    “甜甜你知道吗?我和陆淮璟之间,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让我正视这个错误,并且可以改掉这个错误,我不想再回避了!”

    “摆脱了这件事情,我就自己存钱去法国读书,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听苏瑾说的越来越真实,陆思甜紧紧抱着她的手臂,“瑾儿,你不要走好不好,在北城给我做伴也好啊!”

    可陆思甜也明白,苏瑾现在的这个决定,应该是纠结了很久之后才做出来的。

    就算以后不能挽回,那她也愿意支持苏瑾,坚持她自己的选择。

    下午,到来的宾客都已经回去的差不多了,苏家只剩下苏哲,封华母女俩,还有苏瑾。

    “爸,现在奶奶的丧事已经办完了,我也该和苏家说再见了。”苏瑾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是看着苏哲说出这句话的。

    苏哲也知道苏瑾的难处,他还没想好要对自己的这个女儿说些什么!

    归根结底,他对不起她,苏家也对不起她!

    “苏瑾,苏家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说离开就离开,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封华极其的不满。

    “就是,你既然姓苏,就得为我们苏家考虑!”苏梵梵跟着她妈的话帮腔。

    “为苏家考虑么!我为了苏家,已经把我自己出卖了一次,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出卖?别说的这么难听,还不是因为你不能得到陆淮璟的欢心,不够讨他喜欢。自己没本事,还要找那么多借口!”封华一脸不屑的看了看苏瑾。

    “呵呵,封华,”苏瑾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冷笑道,“你这是哪里来的迷之自信!前段时间你把自己的女儿送上陆淮璟的床,还被他赶了出来,这就是你所谓的本事!那我苏瑾还真是没有!”

    “苏瑾,你……你竟然敢……”苏梵梵被揭了短,愤怒难当,一巴掌朝苏瑾甩过去。

    苏瑾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个巴掌最终还是没有落在她脸上,苏哲伸手拦住了。

    “够了!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你们都给我回房间去!”苏哲冲着封华母女喊。

    封华也不多挣扎,拉起苏梵梵就走。

    虽然苏哲顾念这些年和她的夫妻情分,但是苏瑾毕竟是他女儿,所以在这里多做纠缠也没有用处。

    到了房间,封华把门锁上了。

    苏梵梵一脸不满,“妈,你干嘛要把我拉回来!眼看着我就要骂赢苏瑾那个贱人了!”

    “梵梵你太冲动了!任凭苏瑾在那里怎么说,反正最后她都是要离开苏家。而且,她以后要是真的和陆淮璟离婚了,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再给她一点教训岂不是更好。”

    苏梵梵点头符合,连连称赞,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楼下客厅里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苏哲在等苏梵梵再一次开口。

    他愧对这个女儿,所以,他希望苏瑾能够向他提一些要求,最起码,这样他还能安心一些。

    可他想错了,苏瑾不是来跟他提要求的,而是来跟他算账的!

    “爸,既然您没有什么话说,那我最后说两句,说完我就走。”

    苏哲沉默了许久,才点点头。

    “自从我妈走了之后苏家就一直都是奶奶在照顾我,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天,还不忘惦记我,可我对于奶奶的死,没有任何的办法。虽然我怀疑这件事和封华母女脱不了关系,但是没有证据,也只能是空穴来风。”

    “过几个月,我和陆淮璟就会离婚,到时候没了陆家的庇佑,嘉禾能够怎么运作下去,是你自己的事!”

    “我走了,记住,苏家再也没有苏瑾了!”

    “瑾儿……”

    苏哲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那么坚决,忍不住在背后唤了她一声。

    苏瑾擦擦眼泪,拎上自己的东西头也不会的走了。

    梁祁凡的车在外面等着,见苏瑾出来,他慢慢摇下车窗,“丫头快上车。”

    苏瑾不想再麻烦梁祁凡,不为所动的朝另一个方向走。

    却被他从车上下来,一把抢走苏瑾手上的行李等物品。

    “你这个傻丫头,怎么就这么犟呢!哥哥我说了上车,你就乖乖上车就好了。”

    “非常感谢梁导你对我的帮助,我现在自己能够解决自己的事情,就不需要梁导多费心了?”

    说罢,苏瑾欲从他手上抢回行李,却发现行礼已经被扔进了车子。

    没办法,苏瑾只好跟着梁祁凡上了车。

    “丫头,你跟我回去吧!有什么事儿我会帮你解决的。”

    苏瑾委婉的拒绝了,“梁导,我知道你这是在为我好,但是希望我能够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

    梁祁凡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苏瑾倔强。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苏瑾已经不再回陆家了,苏家也是刚刚才出来,那她还能上哪去?

    元宵节一个人在酒店度过,这未免也太让人心酸了。

    苏瑾没有说明目的地,所以梁祁凡按照自己的意思,带她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们这一群人是幼时好友,家庭背景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纵然梁祁凡每次都说自己的电影亏了本,但是他的住所,也是在高档的住宅小区。

    将车停在车库里,梁祁凡朝车内说了一声,“丫头,下来吧!”

    “梁导,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苏瑾下了车,发现这附近的环境很陌生。

    “带你去我的住处!”梁祁凡拖着苏瑾的行李,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梁导,这恐怕……”

    还没说完,梁祁凡就指着苏瑾教训了一通。

    “好歹我也自称哥哥了这么久不是,小丫头你怎么一直都梁导梁导的,也不知道换一换。以后叫祁凡哥哥!”

    苏瑾莫名想笑,不知道这是梁祁凡童心发作还是想要故意逗她笑。

    “我知道了,梁……祁凡哥哥……”

    “这才对嘛!”梁祁凡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苏瑾跟着梁祁凡上了电梯,梁祁凡按下了12楼。

    开了门,一只黑白相见的物体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直接扑到了梁祁凡身上。

    苏瑾刚开始还被吓了一跳,“梁导,这是什么东西?”

    梁祁凡亲昵地亲亲那只猫的脸,又给它顺了顺毛,“酸奶乖~”

    “噗……”苏瑾刚喝了一口酸奶,脸色都变了几次,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猫?”

    “没有,你的酸奶很可爱!之前,在陆淮璟的别墅里,养了一只狗,叫酸菜。”

    “酸菜!这个名字,真土!还是我家酸奶好听!”梁祁凡一脸看不的样子。

    给酸奶喂了猫粮之后,梁祁凡转身去了厨房。

    苏瑾稍微将东西放好,也跟着过去了!

    梁祁凡正在冰箱里翻腾,大概是他经常不会来的缘故,里面什么食材都没有。

    见苏瑾在外面,梁祁凡耸耸肩,“今天是元宵节,按照节日,是要吃汤圆的!”

    “可是我这里,就像是那日被洗劫了一般,什么都没有,要不然我出去买几包速冻汤圆吧!”

    苏瑾急忙把他拦下,“梁导要吃汤圆么?正好我会做!我们直接买面粉回来做吧!”

    “呦,真看不出来,苏家的大小姐竟然是干活的一把好手,那我们就出去多买一点东西。”

    苏瑾没有反对,反正她和梁祁凡两个人,有的是时间和空间。

    按照购物清单买了需要的的东西回来,苏瑾发现,梁祁凡其实贼有力。拎着一大袋的东西上楼竟然店铺不带喘气的。

    梁祁凡见她惊讶,给她科普了一下,“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想当年我可不是扛着摄像机天天这样走,早就连出了一身本领。”

    回到住处,梁祁凡忙着洗菜,而苏瑾则是一个人在做馅做皮包汤圆,二人忙的不亦乐乎。

    夜色酒吧!

    陆淮璟一杯接着一杯往自己的嘴里灌酒,任凭在嘴里的酒化作一缕愁思。

    霍子言看着陆淮璟这么猛,急忙劝道,“四哥,差不多可以了,四嫂这么善良,玩够了之后就会回来了!”

    还要玩够了之后才回来?

    “她是我陆淮璟的妻子,我要她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干嘛还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梁祁凡,沐琛,他们都没一个好东西,他们都觊觎着我的瑾儿……”

    陆淮璟满口说着胡话,听得霍子言又想哭又想笑。

    梁祁凡的住处,苏瑾已经做好了一大碗的汤圆,就剩煮了……

    而梁祁凡也已经做好了几道菜,碗筷备齐准备吃饭!

    苏瑾发现桌子上的菜,都是自己喜欢的。并且这些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终于想起来了,是在西藏的时候的那个酒店。

    那一次,陆淮璟让人送了吃的饭菜过来,上面的菜式就是现在饭桌上的菜式。

    “梁祁凡……你是不是''……”

    “说了要叫我祁凡哥哥!”梁祁凡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什么害臊的。

    “祁凡哥哥,谢谢你!”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她确实应该谢谢梁祁凡,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那帮她解决身边的麻烦。

    酒足饭饱,梁祁凡带着苏瑾到了侧卧的一个房间。

    “进来吧!以后你就住这里。我们以后就是住在一起的邻居了。”

    苏瑾先将梁祁凡给赶了出去,自己对着墙壁发了会儿呆,然后开启勤劳模式,不一会儿就整理的干干净净。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丫头,你睡了吗?”

    “还没有!”苏瑾打开门。

    梁祁凡一把将她拽出去,“那我们去看烟火吧!”

    不由分说的被带到了原来那个废旧的平房顶上,整个城市沉浸在灯的海洋。

    这样的月色真的好美,然而此起彼伏的烟火将它包围,让它能看到整个夜空。

    不知何时,梁祁凡变戏法一样取出两箱烟花。

    “这都是我为了今天准备好了的。”

    那是梁祁凡预订加急赶制出来的。

    点上火,烟花上升,然后炸开,竟然是紫色的。

    而那上面的图案,是一个小女孩。

    苏瑾看着烟花在头顶齐炸开,心里默默说了一句,谢谢你,梁祁凡。

    “你们两个快点给我下来,二十楼很危险的,再加上这个楼本来就是个危楼……”

    苏瑾和梁祁凡一愣,朝下面一看,竟然是巡逻的巡警。

    二人相视一笑,牵着手一起下去了。

    梁祁凡对这里的构架极为熟悉,就像是拎着一只小绵羊躲避大灰狼的攻击一般。

    最终带着苏瑾出去了,还好车子停在不远处的车位上,要不然,他们还不知道怎么脱身!

    上了车,苏瑾回忆这一切,发现梁祁凡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完全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