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2你是故意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4本章字数:6062字

    “行,上来吧!”孟沥南朝苏瑾勾勾手指,轻声笑了,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他在想,要是他把苏瑾带到陆淮璟面前,会发生什么!

    苏瑾上了车,万分感谢之后,开始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对了,孟老师,你要去哪里来着?”

    “我去见一个人,在夜色!”

    “什么!”

    苏瑾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那你怎么不早说,快点放我下去!”

    孟沥南睨了她一眼,“你要去时慕找瑄儿?她今天晚上不是有一个时尚酒会么!就算是我刚才用最快的速度赶去时慕,也赶不上时间。所以我刚才才会问你确定要上我的车?”

    “你……”

    苏瑾气的直咬牙,就算他到不了,也不能这样啊!

    “孟沥南,你放我下去!”

    “我都答应瑄儿姐了,就算你不送我去,我自己也会想办法去!”

    “还挺有脾气!呵!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这个地方,不准停车!”

    孟沥南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苏瑾坑过去见陆淮璟,凭她怎么闹,就是不肯放她走。

    苏瑾最终无奈,打开手机,上面是好几个时瑄儿的未接来电,还有十几条微信消息。

    “瑾儿,怎么样,你快到了吗?”

    时瑄儿在那边的声音有些着急,显然是等了许久了。

    “瑄儿姐,抱歉,我可能到不了了,我今天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时瑄儿确实等了很久,在听到苏瑾说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有些想骂人!

    她好不容易在这里准备了那么久,竟然被苏瑾这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瑾儿,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今天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苏瑾听到那边的话,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

    孟沥南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头都没回,开了口。

    “在国内,这些所谓的机会,大概都是一群老头子搞出来的吧!你要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去!”

    孟沥南很有自己的思想,他并不因为自己喜欢时瑄儿,就什么事情都单纯的觉得时瑄儿所做的事情都是好的。

    加上时尚圈和娱乐圈什么的太过复杂,所以他的话还是很中肯的。

    苏瑾听了这话,愣了,她没有想到,孟沥南会这样说。

    再加上现在肯定是赶不上了,她要是在执意去,非得让时瑄儿等的话,可能还会害得时瑄儿也赶不上。

    苏瑾决定不去了!

    “瑄儿姐,不是我不想去,是我真的很不舒服!抱歉,下次再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准时到。抱歉!”

    时瑄儿那头听到她的话,握着的拳头,紧紧攥了攥。

    “没事,那你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操劳。”

    说完,时瑄儿拿着手机的手垂下了!

    苏瑾,被你逃过一劫,便宜你了!

    本来时瑄儿是发现这段时间陆淮璟不在苏瑾身边,想要借这次搞事情,让陆淮璟彻底随对苏瑾死心。

    时瑄儿对着手机屏幕自言自语道,“苏瑾,这次算你好运,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

    “哼,看不出来,你说起谎来还挺得心应手的嘛!”孟沥南转了个弯,不动声色。

    苏瑾不知道他话里有话,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还不是你故意害我,我总不能说我现在跟你在一起吧!”

    孟沥南没再说话,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

    “到了!”

    苏瑾下车,转身就走!

    “等等,你去哪儿?”

    孟沥南叫住她,苏瑾转身,“孟老师,现在已经到了你要到的地方,我自己想办法回去不行么!”

    “既然来了,干嘛要那么早走,上去待会儿不好么?”

    苏瑾这个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一双眼睛看着孟沥南直转,“你该不会是故意把我坑过来的吧!”

    “呵!我堂堂一个大学老师,还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

    可事实是,他做了!

    孟沥南说起谎话来,也不会脸红。

    “既然不是,那就让我走,我自己会回去。”

    这回孟沥南没有给苏瑾话语上的回应,而是上前将她拉起来,直接上去了。

    苏瑾不是没有到过这里,所以对这里比孟沥南还要熟悉。

    可今天晚上,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真正拒绝孟沥南。

    要是她尽全力离开,孟沥南根本拦不了她。

    孟沥南的脚步渐渐缓了,说明距离要到的地方,近了。

    苏瑾看着一个一个门牌号在自己眼前闪过,心中的猜测更加明晰。

    看来,她还是忘不了,忘不了陆淮璟!

    到了,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里面的人已经开始玩了起来。

    霍子言,沐琛都在,还有陆淮璟!

    每个人身边还有两个搔首弄姿的女人!

    他们果然是幼时故旧,为了迎接孟沥南,竟然可以……不计前嫌!

    “哎呦,霍总,您的客人来了!”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里面有个性感丰腴的女人从霍子言身边出来。

    “哎?这客人还带着女朋友呢!”

    包厢里的人纷纷侧目向外,见到孟沥南的同时,也看到了苏瑾!

    陆淮璟眉头一皱,脸色黑了下来。

    苏瑾和孟沥南,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他记得,孟沥南回来不过几天!

    好!很好!好你个苏瑾,这才几天,就在外面和别的男人玩暧昧。

    看来,他说以后不会再找她这句话,是说错了!

    这女人,欠收拾,要是他再不管管,非得把整个青青草原搬到他头上不可!

    沐琛见到苏瑾的时候,很是惊喜。

    这段时间因为她在学校,他也不好过去打扰她。

    “瑾儿,你怎么来了!还跟阿南一起!”

    前半句是惊喜,后半句带了些许疑问。

    场面一时之间十分尴尬,苏瑾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特别是当着陆淮璟的面。

    并且,那个男人,好像到现在还没有说过什么!

    苏瑾的目光很自然地落在了陆淮璟的身上,他脸上毫无表现,看不出有什么感觉。

    左拥右抱,手还在两侧的女人纤细的腰肢上捏了捏。

    还真是潇洒快活!

    “哎呀,这位妹妹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放心吧!霍总他们来这里,也就玩儿而已,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把原本准备陪你男朋友的姐妹叫出来了。”

    一开始出来的女人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很是自然地打着圆场,苏瑾点点头,没再说话。

    霍子言这纯粹就是被孟沥南给坑了,要是让他知道孟沥南会带苏瑾过来,他宁可孟沥南自己不要来。

    几个人重新坐好,苏瑾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孟沥南的身边。

    他们都是心照不宣的尴尬,唯独陆淮璟一言不发。

    为了活跃气氛,有人提议来玩游戏。

    “要不然就摇骰子吧!输的人得喝下三杯酒!或者拿一个大家都同意的惩罚来换。”

    “我不会喝酒!”苏瑾连忙摇头,表示自己不想来。

    这时,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陆淮璟突然开了口,“好,就玩这个,阿南你难得回来,我们可得好好玩玩。”

    最后面那句话,孟沥南似乎听到了些弦外之音。

    很好!要是他什么都不表现出来,那就不是他认识的陆淮璟了。

    苏瑾却是分外紧张,她不会玩骰子,也不怎么会喝酒。

    沐琛不知道陆淮璟要玩什么把戏,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帮苏瑾喝的准备了。

    第一轮,从苏瑾开始,到孟沥南结束。

    出人意料的是,陆淮璟输了。

    “呵呵!”陆淮璟看着骰子的点数笑了,“我输了,自罚三杯!”

    一杯接着一杯,不到半分钟,三杯酒下肚。

    接下来的几把,苏瑾也不是最小的,看着其他人一杯接一杯的喝,她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

    陆淮璟一脸镇定地看着苏瑾,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一把,苏瑾是最后一个摇,每开一次,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一一二,最小!

    所以,这次要她喝了!

    苏瑾看着满满的酒杯,心里有些恐惧,盯了许久也没有往自己嘴里送。

    “我……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酒,那就换个惩罚!”

    陆淮璟眼角的余光扫过苏瑾的脸,像是万人之上的帝王在俯视一只卑微的蝼蚁般。

    “陆总,我看要不这样吧!这位妹妹的口红看起来很不错,要不,就让她和她男朋友来个法式深吻,让我们看看最近流行的吻唇妆!”

    说话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因为她看得出来,陆淮璟跟这个女人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沐琛急了,马上站起来,“瑾儿她不会喝酒,我来替她喝!”

    “琛,游戏规矩就这么定的,别坐下,别坏了规矩。”

    是陆淮璟的声音,冷冷的!

    苏瑾转过头去,看着他的眼睛,陆淮璟不为所动。

    苏瑾拿起酒杯,一杯酒刚入口,就剧烈咳嗽起来。

    “要喝完才能算,既然喝不下去,那就进行另一个惩罚吧!”

    陆淮璟冷眼望着一脸窘迫的苏瑾,沐琛见状简直想要站起来打人了。

    霍子言旁观者清,看出来了陆淮璟正在赌气,伸手扯了扯沐琛的袖子,示意他要忍住。

    沐琛强忍着怒火,要是等下孟沥南敢吻下去,他就马上带苏瑾离开这里,管他陆淮璟在不在这里!

    苏瑾缓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孟沥南的脸,闭上双眼凑近……

    没有想象中的触感,苏瑾已经被人拽着出去了!

    她这才睁开眼睛,“陆淮璟!你……”

    陆淮璟刚才,推开了身边的两个女人,在两人的唇还没触到的时候,直接将苏瑾拽开了。

    “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接吻很爽是吗?”陆淮璟的语气里抑制不住的怒气迸发出来。

    苏瑾没有说话,她知道,陆淮璟这个男人又吃醋了。

    陆淮璟直接将苏瑾拽进车里,欺身而上,紧紧地禁锢着她,根本不给她喘息的空隙。

    苏瑾怒了,双手握成拳头,一圈圈的捶在陆淮璟的胸膛,怎料肌肉太发达,捶在他的胸口,硌的手疼!

    没几下苏瑾就疼得有些受不了了,又着急,竟然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反观陆淮璟,依旧像一开始的姿势一样压着她,任凭小女人各种捶打。

    ?对他而言,只要现在苏瑾在他的掌控之内,怎么都可以!

    苏瑾哪里知道他此时的想法?

    捶的手直疼,苏瑾干脆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揪紧了陆淮璟的衬衫,抬眸看他面无表情。

    她的小拳头对他根本起不了作用,心一横,苏瑾张口就朝他脖子上咬去。

    陆淮璟没想到这一着,这小野猫,几日不见竟然学会咬人了。

    看来是太缺调教了,这几天让她自由,随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现在再次落下他手上,怎么可能还会放纵她?

    伸手拦住苏瑾的头,另外一只手臂禁锢住她的腰,在两人挣扎之时,身体突然向后倾倒。

    最后关头,怕苏瑾滚落在座椅下面或者是磕着,陆淮璟用力一拽。

    “唔。”

    苏瑾发出闷吼,因为她整个身体都压在陆淮璟身上,额头还不小心撞在他的胸膛,疼啊!

    因为最后关头陆淮璟的方向改变,他整个身子都躺在了后座上。

    为了挣开陆淮璟,苏瑾的身子在不停的动。

    这种姿势,陆淮璟喉结上下滚动,眼眸中的讯息渐渐变得浓郁。

    苏瑾一心要挣脱他的禁锢,陆淮璟的喘息已经粗重,胸膛跌宕起伏。

    在苏瑾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时,陆淮璟已经按下了她的头,对准她的双唇吻了去。

    这哪里叫吻?直接肆虐的冲她又是咬,又是啃,还不停的吸,酒精的味道在口中弥散。

    直到,翻身将苏瑾摁在身下,陆淮璟的吻才开始温柔。

    舌头灵活地撬开唇瓣,不满足于只浅尝,还勾引着她的舌,相互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苏瑾情不自禁地受他的勾/引,竟然开始笨拙地回应起来。

    陆淮璟感受到了身下的女人的变化,心中暗喜。

    这是他的瑾儿,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瑾儿!

    陆淮璟的手摸到苏瑾裙子背后的拉链,缓缓拉开,伸手探了去……

    苏瑾感觉到身上有些不对劲,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淮璟已经隔着衣服开始……

    “唔……你妹!……”

    陆淮璟吻的力道加重,苏瑾虽然想要反抗,但是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陆淮璟的手更加放肆,直接伸入,苏瑾只觉得一阵酥酥麻麻,直袭全身。

    整个人软成一团,瘫在车子的后座,陆淮璟却丝毫没有放松对她的禁锢。

    他是苏瑾的专属老司机,知道苏瑾的每一个敏感点在哪里。

    不一会儿,苏瑾脸上泛起潮红,眼睛染上了谷欠望。

    不再挣扎着要挣脱陆淮璟,反而伸手抱住了他。

    对于陆淮璟的撩拨,苏瑾只觉得浑身难受,身体不断地扭动着。

    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陆淮璟,……求你……别……”还伴着小声的嘤咛。

    陆淮璟知道苏瑾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也不想挣扎了!

    听到她的话,陆淮璟故意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磁性的声音响起,“真的要停下?”

    苏瑾只觉得耳朵一阵酥麻,陆淮璟的声音像是一阵清风,挠的她心里痒痒的。

    “陆淮璟~”苏瑾软软的叫着,像是一只小猫咪发出的呜咽,惹人怜爱。

    “瑾儿乖,,叫我什么?”

    “陆……陆淮璟……”

    “乖瑾儿……告诉我,是不是要继续?”

    苏瑾用力得摇着头,无论如何都不说那句话。

    然而却仰头贴向他的唇。

    陆淮璟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终于可以遂了她的心愿,遂了他们两人的心愿。

    *

    包厢里,陆淮璟拉着苏瑾离开之后,原来还在酒桌上的三个人纷纷没了兴致。

    身边作陪的几个女人还想继续这场尴尬的游戏,笑道,“来来来,霍总,我们继续来!”

    沐琛眼睁睁的看着苏瑾又被陆淮璟给带走了,怒气爆发,“滚!都特么给我滚出去!”

    那几个女人看了一眼霍子言,霍子言也没有了兴致,将她们都打发出去了。

    回来却看见沐琛差点儿和孟沥南打起来。

    “说!你为什么要带瑾儿来这里?你是故意的?”

    孟沥南清醒的很,见沐琛已有醉意,轻轻拿开他的手。

    “我只是来验证一下他们说的,苏瑾是不是陆淮璟的太太。不过让我更好奇的是,苏瑾和你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啊!”

    沐琛听了更加愤怒,直接一拳打在了孟沥南的脸上。

    孟沥南摸摸自己嘴角渗出的血,嗤笑一声,“这么狠?”看来是动了真感情了!

    霍子言赶紧过去将他们分开,沐琛因为醉意,靠在了沙发上。

    转而问孟沥南,“你干嘛不把你和小嫂子的师生关系说出来,还有,小嫂子为什么会跟你来这里!”

    这一连串的质问,孟沥南并不打算回答。

    “因为我觉得好玩!”

    又是这句话,霍子言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

    小的时候,孟沥南就是因为觉得好玩,所以,一直都不如陆淮璟受其他女孩子的欢迎,再加上他那个胖子身材,根本不可能入时瑄儿的眼。

    让孟沥南先回去,霍子言将半醉半醒的沐琛叫起来。

    他霍子言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他们的事情,每次都要他来收拾烂摊子?

    沐琛刚才迷迷糊糊间听到了霍子言和孟沥南的对话,他也不是有意要怪孟沥南。

    本来,苏瑾爱的人,就不是他沐琛。

    越想越难受,沐琛开了几瓶酒,倒一杯,灌一杯。

    霍子言见他这样,表示宝宝心里苦,也跟着一起喝。

    二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最后醉倒在包厢里。

    ……

    第二天一早,苏瑾被一阵痒痒的感觉弄醒了。

    睁开眼睛,一只雪白的毛球在她身上轻轻的蹭着,是酸奶。

    苏瑾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陆淮璟从车上抱出来的,她只记得,自己跟陆淮璟在车上……

    然后回来,好像进了浴室,一起洗了澡……

    苏瑾起身,只觉得腿都还软着。

    她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身上多了不少“小草莓。”

    昨天晚上,陆淮璟那个坏蛋……

    苏瑾坐在床上,摸摸酸奶的背,自顾自的跟它说话,“酸奶,你也觉得陆淮璟很可恶对不对!”

    酸奶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虽然听不懂她的话,但是还是暖心的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陆淮璟正好从下面上来,正想听听苏瑾是怎么骂他的,却没有听到苏瑾再说话了。

    陆淮璟开门进来,苏瑾一激灵想从床上起来,却因为太激动,一不小心头磕在了床头。

    “小心点儿,要是磕傻了,四叔会心疼的。”

    苏瑾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陆淮璟一反常态,这是要干嘛?

    “陆淮璟,你这个大混蛋,昨天晚上把我欺负得那么惨,现在还有脸说自己会心疼。”

    陆淮璟笑笑,“还有力气骂我,说明还是不够。”

    上前挑起苏瑾的下巴,一双犀子深深望着她她,“瑾儿,要是下次,再被我发现你跟别的男人有什么暧昧,我就把你要的下不了床!”

    这是在威胁她!赤裸裸的威胁!

    “哼!”苏瑾偏过头,“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每天就知道床。”

    陆淮璟拉起她的手,感受他的炽热,“因为你只有在床上才听话!”

    苏瑾脸一红,急忙甩开,大白天的开车,陆淮璟这老司机能不能要点脸。

    似乎很是满意苏瑾的反应,陆淮璟笑着站起来。

    “常婶请假了,早餐是我做的,起床吃早餐!”

    苏瑾一脸“就你还会做早餐”的疑问,但是赖在床上一动未动。

    “瑾儿是不想起床?要不要我来帮帮你,或者是跟你一起睡个回笼觉!”

    苏瑾一听到回笼觉这三个字,又想到刚才他拉着自己感受,脸一红,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陆淮璟本来就没有要她那个,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苏瑾浑身无力,任由他将自己扶起来。

    陆淮璟看着她站都站不稳,直接将苏瑾抱起来。

    给苏瑾梳了梳头发,洗漱完之后,又直接将人抱下了楼。

    桌子上是陆淮璟做的早餐,有暖胃的粥,还有饺子,包子之类的面食。

    这段时间苏瑾瘦的厉害,陆淮璟感觉她轻了好多,一个劲的往她嘴里喂食。

    苏瑾有些不习惯,还是乖乖地接受投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