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最可怜的应该是孟老师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5本章字数:6041字

    “你奶奶就是被你这个不要脸的孙女给气死的。”

    封华还要信口雌黄,说她准备了许久的台词。

    苏瑾转头,给了封华一巴掌,“封华,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在乎,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但是,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扯上奶奶,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苏梵梵一直在旁边围观,见苏瑾打了封华,便要替她还手。

    谁料到,一冲过来,就被苏瑾攥住手,打了一巴掌。

    “苏瑾,你敢打我!”

    苏梵梵瞪大了眼睛,没有想过一直都会顾及苏哲的面子的苏瑾,会下手打她。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地方么!”

    苏瑾想到了近期流行的表情包,脱口而出上面的话。

    谁也没有想到,一向低调沉默的苏瑾,这会儿会这么狠!

    人群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们看。

    他不知道,苏瑾家里的情况,更是奇怪,哪里来的两个傻子,竟然敢这样闹事。

    人群中开始有人对苏瑾的行为议论纷纷,多是一些难听的话。

    苏瑾也不在意,反正她不认识那些人,也不在乎那些人怎么说。

    “封华,说吧!你来这到底是要干嘛?”

    苏瑾不信,封华来这里闹没有目的。

    “还能干嘛?当然是让大家看清楚,你苏瑾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哼!”说着,封华脸上还露出了狡诈的笑。

    “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还没资格评论!要是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没空理你们两个疯子!”

    苏瑾早就不想待在那里了,她没必要陪着两个疯子浪费时间。

    学校的保安正要将那两母女拉开,却见封华跑到苏瑾身后,将苏瑾一推,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你真是疯了!”苏瑾被激怒了,扶着自己的手站起来。

    孟沥南不知道这是什么戏码,只是觉得陆淮璟的女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好像有些过意不去。

    “苏瑾,你没事吧!”

    孟沥南出去了,站在苏瑾那一边。

    封华本来只想着要到学校来闹得苏瑾不得安宁,但是现在出来个男人,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看孟沥南的样子,是比苏瑾要大一些,但是身上极有气质。

    封华丝毫不怀疑孟沥南的身份,只道是苏瑾学校里暗恋他,给她出头的学长。

    “苏瑾,你在外面生活混乱也就算了,在学校里也不知道安分!”

    转而对孟沥南道,“这位同学,你是对苏瑾这小贱人不了解吧!才会出来替她解围,我奉劝你一句,苏瑾这个女人混乱的很,远离为妙。”

    这个老女人叫他什么?同学!

    看不出来,自己长得还挺像小鲜肉的。

    孟沥南饶有兴趣的告诉封华,“这位阿姨,你要是再诋毁苏瑾同学,给她的生活造成不利影响的话,是构成诽谤罪的。”

    “什么诽谤罪!我只不过是来学校好好教教我这不争气的女儿而已。”

    封华不算是法盲,但是她并不打算跟他们讲法律,他们是学法律的,她根本说不过。

    “哼,你该不会是苏瑾的对象吧!不知道自己被绿了,还在这里把她当宝贝!”这回是苏梵梵在说话。

    她完全不顾及其他,随意歪曲事实。

    反正,陆淮璟和苏瑾也没有关系了,没人帮她。

    她要搞臭苏瑾,让她在学校待不下去。

    “哈哈哈哈!”苏梵梵说完,看着他们两人大笑起来,就像是看了极为搞笑的滑稽戏。

    孟沥南不去看那母女两个,在苏瑾耳边小声问道,“这两个疯女人是谁?”

    苏瑾瞪了他一眼,平静的的说,“我继母,还有她女儿!”

    谁曾想,孟沥南的嘴角突然泛起一丝笑意,但是碍于苏瑾在旁边,又不太好表现的太明显。

    “原来如此,我就说没有半点儿你的气质,果然是和你没什么关系的疯子。”

    “你爸当年什么眼光,这种女人也能要?”

    听到这话,苏瑾也想笑。

    她在想,要是孟沥南知道了,封华母女是她要求苏哲娶回家来的,会不会被气死。

    都怪当年她太顾及父亲的苦楚,引狼入室,却让自己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忍受她们母女的恶心。

    封华母女见苏瑾和孟沥南完全没把她们两个放在眼里,有些急了。

    “苏瑾你这个贱人还说自己没有做过,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跟男人勾勾搭搭的。真是狐狸精!”

    不远处,一台黑色宾利正朝这边驶来。

    陆淮璟原本正要接苏瑾一起去吃个午饭,谁知道到了学校,打电话给苏瑾,她竟然敢不接。

    一脸怒气的陆淮璟让方文航直接开进了学校,远远的看见一群人围在一栋教学楼前。

    在中间的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苏瑾,她旁边的人是孟沥南!

    对面的人,是封华和苏梵梵。

    两边像是在对阵一般,看着这个,陆淮璟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他吩咐方文航停下,在车上远远的看事情的发展。

    苏瑾让孟沥南走开在一边站着,这是她和封华母女之间的事情。

    孟沥南本来就是半个看热闹的,自然乐得在一旁站着。

    “你们两个,到底想要干嘛?刚才要是我一不小心摔伤了,比较严重的话,是构成故意伤害,要坐牢的!”苏瑾懒得跟她们撕逼,从法律方面跟她们争辩。

    孰优孰劣,一听便知。

    封华母女一直在骂苏瑾怎么不检点,但是什么证据都没有,无异于泼妇闹街。

    并且苏瑾说的话都是在委屈忍让,一旁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里面,已经有人开始离开了。

    “你们不信的话,我还有证据呢!”说着,封华朝苏瑾冲过来。

    苏瑾怕她再次伤害到自己,急忙朝旁边闪了闪。

    封华的手还是扯住了她的上衣,封华不顾苏瑾的挣扎用力一拉,让苏瑾的脖子暴露在众人眼前,上面种着不少的“小草莓”。

    这一回,看戏的人又转向了,开始怀疑苏瑾的清白。

    “看见了吗?那上面可都是吻痕……看不出来,这苏瑾平时挺高冷的,私下里竟然是这种下贱货。”

    “天呐!这是当场被揭穿了,要是我肯定以后都没脸在学校再待下去了。”

    “……”

    苏瑾愣住了十几秒,这才将封华的手挥开,把脖子藏好。

    封华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苏梵梵过去扶住封华,经过苏瑾旁边的时候还打了她一巴掌。

    “苏瑾,这只是个开始,以后还会有更精彩的等着你!”

    这母女二人闹够了,正要走,却看见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打完了我的人,就想走?”

    极富磁性的声音响起,苏梵梵和封华心里都是一震。

    陆淮璟!他怎么来了?

    本来敢到学校来欺负苏瑾,就是认定了她和陆淮璟现在闹掰了,结果现在最不可能的事情出现了。

    她们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怎么办!

    “陆总!真巧!”封华满脸堆笑的朝陆淮璟走起。

    苏梵梵一听到陆淮璟的声音,两只眼睛都放光了,上次她被送上陆淮璟的床,被陆淮璟赶了出来,那个时候之后,她就没有再怎么见过陆淮璟了。

    现在怎么能不叫她兴奋!

    即便她刚才,是在欺负陆淮璟的女人!

    “陆总!”苏梵梵转过头,尽量做出一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样子。

    陆淮璟看都没看一下,朝苏瑾那边过去了。

    反倒是方文航,不小心瞥了一眼,差点没吐出来。

    这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吧!

    这么蠢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孟沥南见陆淮璟来了,露出会心的微笑。

    “阿瑾,还好你来了,要不然,等一下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呢!”

    陆淮璟还在记着刚才孟沥南站在苏瑾旁边,手还扶着苏瑾的手,没有搭理他。

    而是冷眼的扯着苏瑾往下走。

    孟沥南并不生气,他要是知道等一下陆淮璟会出来,肯定不会出来扶苏瑾。

    封华母女以为这样就安全了,正要走,谁知道,陆淮璟却对旁边的保安说。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两个大活人在学校里面闹事,你们也不管一下?”

    “我已经报警了,等一下记得配合公安把人带走。”

    “陆淮璟,你给我站住!陆总,您能不能别这样,我们好歹是瑾儿的家人,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封华见陆淮璟停了一下,以为自己的感情牌劝说起了效果。

    急忙趁热打铁,“陆总,我知道刚才是我们不太对,可您也得问问您的瑾儿干了什么,才能下定论啊!”

    “您不知道,她这一段时间都留在苏家,天天给我们脸色看,带来了不知道多少麻烦!”

    陆淮璟没有表态,苏梵梵不死心,想要过去扯他的袖子。

    不曾想被陆淮璟一闪,一脚将人踢开了。

    他没有用力,只是不想跟苏梵梵有接触,嫌脏……

    怕这母女俩再不知死活,开了口,“这些话不必你们跟我说,这些天瑾儿都在家,她做了什么,我比谁都清楚!”

    封华母女听到这样的话,脸色都变了!

    她们怎么知道,陆淮璟会和苏瑾和好了,并且很和谐的在一起。

    这可不就是相当于一不小心在老虎的脸上拔了一根胡须么!

    “陆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我们也是鬼迷心窍了!苏瑾她……”

    陆淮璟根本没有再看她一眼,而是到了车前,在方文航耳边叮嘱了一些事情,然后上了车子。

    方文航看着车子又一次被陆淮璟开走,顾不上吐槽,赶紧上前去盯着封华母女,可不能让她们走了。

    有了陆淮璟出马,学校的保安都很配合,封华母女抱在一起,显得有些可怜。

    苏梵梵的眼睛一直盯着陆淮璟的车子,直到他把车开离了她的视线。

    即便是这样,她也朝那个方向看了好久。

    一边围观的学生看到苏瑾已经被带走了,这场闹剧结束了,也都散开了。

    时不时有几个人在那里谈论,“原来那个苏瑾被陆总给看上了,怪不得那两个女人这么生气,女人之间的嫉妒真可怕!”

    “我倒是不这样觉得,说不定那两人说的是实话呢!只不过是因为她们不知道苏瑾的金主是陆淮璟。”

    “最可怜的应该是孟老师吧!她们这么一闹,让好心的孟老师也被骂了!”

    “…………”

    孟沥南见人都散了,也开始退场,离开之前,还跟方文航打了声招呼。

    方文航就苦逼的一直在那里等着警察来,还坐着警车到警局录了口供。

    苏瑾上了车,看着前面开车的陆淮璟,“你怎么来了?”

    陆淮璟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认真的在开车。

    “陆淮璟?”苏瑾又试探性的想要朝前面伸出手。

    陆淮璟这才冷冷的说了一声,“不想出什么问题就乖乖的在后面坐好!”

    苏瑾一听,不敢动了!

    只好任由陆淮璟把她给带走,她也不知道陆淮璟想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直到看见了路边的沙滩,她这才明白,陆淮璟是把她给带到海边来了。

    这里有之前的不是很美好的记忆,她有些不好的预感,要是陆淮璟想要做些什么……那她……

    陆淮璟刚才不会是吃孟沥南的醋了吧!苏瑾不想自己像上次一样,所以,她得逃离这里。

    “放我下去!”

    ????陆淮璟瞟了她一眼,根本就没停车的意思,“怎么?这里已经没有封华母女了,你还要对我张牙舞爪的?你信不信我现在立马像上次一样,把你给就地正法!”

    “况且,这次还好是我及时赶到,你才能这么快就脱离那两个疯子的包围!”

    苏瑾真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陆淮璟!你少给你自己的脸上贴金了,要是刚才你不出现,我也已经把那两个人给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陆淮璟呵呵一笑,“苏瑾你还真有脸说,那两个人都把我们相爱的证据公之于众了,你还在那里手足无措呢!”

    那个时候,她确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瑾气的解开安全带,明知道车门是锁上的,却还是不停的跩。

    受不了苏瑾性格里的偏执,陆淮璟把车子停下,开始了闷吼,“苏瑾!你特么到底想干嘛!”

    “我没想干嘛!我就想下车,现在一刻都不想跟你待!你干嘛非要强迫我跟你上车,还把我带到这里来!”

    “苏瑾,你这变得够快的啊,刚上车的时候怎么什么都不说,现在到了反而嫌弃起来了!”

    “那是刚才,现在我就是不想待在这里,陆淮璟,你快点,放我下去!”

    陆淮璟直接不跟她废话,下了车,进了后座。

    直接把人压倒,然后便是猛烈的狂吻,苏瑾一下只觉得陆淮璟攻势猛烈,让她承受不住,两眼开始迷离起来。

    恍惚间,看到男人主动脱去衣服,那伟岸的身躯,还有他眸中燃起的情谷欠。

    发觉他的手正在灵巧的给她解衣时,苏瑾才又突然清醒过来。

    “陆淮璟,今天刚上完课,我现在很累,你能不能放过我这一次,就一次!”

    “不行!”陆淮璟说的很坚决。

    话落,抬起她的下巴,对准了她的唇瓣,吻了上去。

    今天的陆淮璟像头猛虎,总有使不完的力气,化为攻防她的利器。

    不敢发出声音,怕声音传到外面引起过路人的好奇心。

    要是做这种事情被围观了,她还不如跳下海里去呢!

    苏瑾只能咬住他的手臂或是肩膀,承受他肆意的攻击。

    狭窄的汽车后座中,飘荡的都是渐渐升起来的情愫。

    催化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只能依附着男人,任凭他摆出各种姿势。

    他手臂上的青筋凸显,每一次都像是抵死缠绵。

    苏瑾弓身承受,咬的下唇都快流血。

    陆淮璟猛的把她身子转过来,把她所有的声音都吻入口中。

    天色渐渐暗下来,男人的手游走在女人身上的每一处。

    苏瑾舒服的伸出手,五指穿梭在他的发间。

    她喜欢事后,陆淮璟对自己的温柔举动,虽然,他会问一些:“舒不舒服!”

    ?或是“还要不要!”

    甚至还会问她喜欢哪种姿势。

    虽说坦诚相见,苏瑾已经习惯,但每次讨论这些话题,她总会连耳根都会发红。

    为了不让他继续问,会各种的堵住他的嘴巴。

    但最后只会换来更用力的惩罚。

    事后。

    瞧着陆淮璟一脸不满足的样子,苏瑾为他擦着头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至于吗?这几天你也吃了不少肉了,该腻了吧?”

    “再说了,今天你又带我来这里,是因为看见孟沥南扶着我?”

    “你觉得才几天的大鱼大肉就能满足我?你的男人,可是饥饿的很。就算没有孟沥南,我的女人,我想要就要,还得挑时间么?”

    话刚落,就把她给扶起来,然后靠在车窗上。

    指腹在她的唇瓣上轻按,然后一路下滑。

    苏瑾身上没怎么遮紧的衣服就被他给撩开,刚想说不。

    男人的手掌就握了上去,并且埋下了头,张开了口。

    他总能掌控好她的感觉,并且在短时间内,挑起她的谷欠望。

    甚至,当陆淮璟的头越来越向下,然后用他微凉的舌滑过时。

    苏瑾微颤着身体,抓紧了他的肩膀,试图要把他推开。

    “那里不可以,陆淮璟!”

    她想说,那里脏!

    他请抬起头,薄唇上水渍光泽,看在她的眼中,竟觉得像足了一只贪吃的猫。

    ?“瑾儿,为什么不可以?你明明很喜欢。”

    说完,再次买埋下了头。

    这次的缠绵,苏瑾感觉自己恍如在半空中。

    陆淮璟收回了狂野,化作温柔的猫,给足了她想要的温柔。

    当温柔代替疯狂,只会令她陷入无尽的需求中。

    最后她只能开口,请求他快点。

    丢掉所有的理智,任凭身心都投入到他所给的美好中。

    事后,陆淮璟帮她清理好了身子,还将衣服给穿好了。

    陆淮璟就坐在了苏瑾的身边,手掌在她的后背磨挲,“睡吧。”

    抬起头,瞥了一眼他,苏瑾没再说话,便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了起来。

    反倒是陆淮璟,迟迟都没有闭眼,而是在昏暗的光中凝视着她的脸,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陆淮璟没有送苏瑾回家,而是把她带回了别墅。

    ?晚上。

    苏瑾躺在浴缸里,完全不愿意动一下。

    今天白天被陆淮璟要了那么多次,她真的好累。

    陆淮璟刚推开门,看到已经睡着的小丫头,又瞅见那衣架上的衣服。

    望了下紧闭的浴室门,连衣服都顾不上脱。

    直接拧下把手,走了进去。

    苏瑾眯着眼睛,已经是半睡半醒状态。

    “陆淮璟,你怎么来了,快点出去,我在洗澡呢?”

    陆淮璟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还是往浴缸里进来。

    两个人跻身浴缸,原本满满的水,溢了出来。

    苏瑾感觉到了浴缸里的空间有些拥挤,不太舒服,这才起身,人也开始清醒过来。

    “陆淮璟,你你你,你怎么也在浴缸里,快给我出去!”

    苏瑾在水里乱拍,水花四溅。

    陆淮璟原本穿着的衬衫早已被湿透,再加上苏瑾这样一弄,更加激起来了他的谷欠望。

    陆淮璟抓起苏瑾的手,朝他的胸口放去,陆淮璟身上的肌肉发达,苏瑾摸了一摸,感觉自己起了恶趣味!

    又在陆淮璟身上捏了捏。

    陆淮璟像是很享受这个丫头这样子,过了一会儿,才欺身上去,他也不能让苏瑾只欺负他一个人吧!

    苏瑾欺负完了,换他来欺负欺负苏瑾了。

    陆淮璟将她抵在浴缸上,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透出丝丝谷欠望,丝毫不因为下午已经做过多次而削减。

    陆淮璟在苏瑾耳边轻轻呢喃,“瑾儿,你爱我吗?”

    苏瑾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思考,直接不过脑脱口而出,“爱!陆淮璟,我爱你!”

    陆淮璟像是故意逗她玩,又问了一遍,“你爱我吗?”

    “爱!”

    “瑾儿,说!你爱谁!”

    “我爱陆淮璟!”

    陆淮璟这才像是得到了慰藉!

    慢慢的靠近,两个人之间毫无间隙的贴合在一起。

    他们之间,谁也分不开!

    陆淮璟不知道自己在浴室里待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