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我会笑的肚子疼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5本章字数:6063字

    苏瑾刚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床上。

    陆淮璟,已经走了!

    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孟沥南给她发了几条微信,告诉她,陆淮璟已经让他帮她代为请假。今天她可以在陆淮璟那里好好休息。

    苏瑾有些好笑,陆淮璟这个服务还真贴心。

    她掀开衣服,看看自己身上陆淮璟留下的痕迹。

    估计是被昨天封华母女闹的,这回他倒是没有在脖子上印新痕。

    起床下去,常婶正在准备午饭。

    见苏瑾下来了,常婶急忙从厨房出来,“太太,您醒了!先生走之前不让我叫你,让你多睡会儿。”

    “常婶,陆淮璟他是几点走的!”

    “先生八点就走了,并且还让我不用给他准备午饭,应该是不回来了!”

    苏瑾点点头,在客厅坐着,喝了一口茶。

    常婶进了厨房端出一碗红枣枸杞乌鸡汤来,“太太,这是先生特意让我炖的汤,让您醒了就先喝点儿。”

    陆淮璟还真是,考虑周全。

    苏瑾笑着接过汤碗,让常婶去忙了。

    苏瑾不知道,陆淮璟这一次的温柔,又能持续多久。

    打开电视,上面在放综艺节目。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看过这类节目了,自从她嫁给陆淮璟,就再也没有像这般安宁过。

    她真想就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一直安静的笑着。

    酸奶听见苏瑾大声的笑出来,急忙跑过来跳到她怀里。

    苏瑾温柔地抱住酸奶,在它脸上蹭了蹭,“酸奶~”

    ……

    陆氏,总裁办公室。

    方文航正进去给陆淮璟汇报昨天的情况,封华母女两个,已经被拘留了。

    陆淮璟听完他的汇报,点点头,“文航,你先出去吧!”

    方文航关门出去,陆淮璟又想到苏瑾,打开手机给她发消息。

    【记得吃饭,好好休息!】

    苏瑾正和酸奶玩的嗨,听到提示音,打开手机,看到陆淮璟的消息,嘴角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笑意。

    他到现在,还挂念着自己!

    苏瑾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表情包。

    陆淮璟看到了,没有再发什么,嘴角也是不自觉的扬起。

    他总是嫌弃苏瑾她们这些小孩子,喜欢发表情包那种东西,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需要严谨。

    苏瑾原本还在综艺节目上的心,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一般,开始心不在焉的。

    不一会儿,又看看手机。

    可是,陆淮璟始终没再说什么!

    常婶将午饭端出来,原本开心的苏瑾,现在也没有了胃口。

    她还真的挺想陆淮璟在身边,那样或许会让她有安心的感觉。

    陆淮璟刚给苏瑾发完消息,时瑄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有事么!”

    陆淮璟一贯的口吻,他和时瑄儿的那种友人之上的关系,已经客气到不用注意自己的语气。

    “淮璟,我刚好来陆氏附近办事,正好中午了,一起吃个午饭吧!”

    陆淮璟没有拒绝时瑄儿的理由,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都忙,他确实也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并且,他还想问问,苏瑾在她那里兼职的事情。

    “好,那我们就去陆氏旁边的中餐厅,那里的菜做的不错。”

    “好!”时瑄儿听到陆淮璟答应了,说不出的高兴。

    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不会担心陆淮璟会拒绝自己。

    可是现在,因为有那个苏瑾在,她和陆淮璟的关系现在渐渐疏离了。

    陆淮璟坐电梯下去,到中餐厅的时候,时瑄儿也刚好到了。

    他不知道,时瑄儿其实,是故意等他一起进去的。

    “淮璟。”时瑄儿叫住她。

    陆淮璟转头,时瑄儿正好过去,顺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原本脸上晴空万里的陆淮璟,突然之间就阴云密了!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直接把手从时瑄儿手臂中抽了出来。

    时瑄儿一脸尴尬,有点儿无措。

    “瑄儿,不要试图在我面前耍小聪明!”

    时瑄儿尴尬的笑了笑,在陆淮璟身后站得端正。

    “抱歉,淮璟,这么就没见你,我差点儿就忘了,你现在已经有了妻子,是瑾儿的丈夫了。”

    她的语气中透着些许可怜,仿佛苏瑾是抢了她幸福一样,委屈巴巴的。

    若是放在别人面前,她这个样子,肯定会惹来“怜香惜玉”的安抚。

    但是,她面前的男人是陆淮璟,所以,她不能做的太过。

    要不然的话,偷鸡不成蚀把米!

    陆淮璟也能理解她的心思,并没有再说让她难堪的话。

    不仅仅是因为时瑄儿这个女人本身,更是因为她的姐姐——时霏儿。

    陆淮璟甚至这样决定,若是时瑄儿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只要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他都可以不追究。

    只是这一切,时瑄儿都不知道。

    她以为,只要姐姐没了,她就有可能代替姐姐,嫁给陆淮璟。

    为了陆淮璟,她甚至可以……

    虽然,这一切,都是徒劳。

    陆淮璟很有礼貌,他将菜单送到时瑄儿面前,“瑄儿,点菜吧!”

    时瑄儿说了几个,都是陆淮璟喜欢吃的东西。

    菜单被送到陆淮璟身边,而陆淮璟也看穿了时瑄儿的意图。

    他点的,都是时瑄儿喜欢的!

    说话间,很自然的就聊起了苏瑾。

    “瑾儿她现在在时慕兼职模特,是甜甜过来,让我照顾瑾儿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并且这还是要对外宣传的东西。”

    “淮璟,你会不会因为这个,觉得我面目可憎,是一个心机女。”

    时瑄儿说的语气极为温柔,很容易让人想要疼惜。

    陆淮璟不一样,他太了解时瑄儿,所以,时瑄儿只能做知己。

    “瑄儿,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没有什么不对,我还要替苏瑾感谢你,感谢你帮她。”

    “淮璟,你不是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出现在聚光灯下吗?”

    “之前姐姐,现在你能够体谅瑾儿,我真的很开心。”

    原本陆淮璟还想要提醒时瑄儿,他不喜欢别人揣测他的想法。

    时瑄儿后面那句话,把陆淮璟的怒气都给浇灭了。

    因为时瑄儿的姐姐,陆淮璟怀有愧疚,他甚至一度觉得,自己的这个做法,是不是错的。

    “别说这个了,先吃饭吧!”

    菜上来了,陆淮璟转移了话题。

    知道他有洁癖时瑄儿多要了一双筷子,往陆淮璟碗里夹了一些酱牛肉。

    “我记得,你之前很喜欢吃这个……”

    陆淮璟勉强夹起一块吃了起来,但是脸上,就像是嚼蜡一般。

    “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陆淮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继续吃。

    时瑄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有些震动。

    她不知道陆淮璟这句话里有没有别的意思,要是有的话,那便是陆淮璟在警告她。

    陆淮璟见她愣在那里,颇有深意的眯了眯眼睛。

    “怎么?这些菜不合胃口!要不再点一些别的?”

    时瑄儿没有像他一样,脸上反倒是露出了少女一般天真无邪的笑脸。

    “没有,这些菜都是我喜欢的,难得这么久了你还记得!”

    “喜欢就好!”陆淮璟眼里有些宠溺。

    时瑄儿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晃了眼,看错了陆淮璟的表情。

    这宠溺的眼神,就算是假的,她也甘愿沉醉其中。

    ……

    临走的时候,陆淮璟刚要上车,时瑄儿叫住了他。

    “淮璟,瑾儿是个好姑娘,她要是在什么地方惹你不高兴了,你千万不要生她的气。”

    “姐姐没能得到你的爱,没能得到她想要的幸福,我希望,瑾儿可以。”

    陆淮璟很耐心的听完了这些话,他点了点头,“嗯。”

    看着陆淮璟离开的背影,时瑄儿脸上表现出一种诡异的眼神。

    陆淮璟,她想得而得不到!

    不过,就算她得不到,苏瑾也别想得到!

    *

    陆淮璟本来还想再让苏瑾休息两天,可苏瑾怕自己拉下太多的课程,非要去上课。

    陆淮璟拿她没办法,只好让方文航送她去学校。

    和之前一样,在正校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把苏瑾放下去,让她自己进去。

    苏瑾下了车,笑着和方文航道别,“方助理,谢谢。”

    “太太客气了!”

    方文航笑着将车开走了。

    刚进校门,苏瑾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也看见了她,直接朝苏瑾走来。

    “瑾儿!”

    苏瑾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片刻,还是叫了一声,“爸!”

    “瑾儿,爸这次来,是想要求你一件事。”

    求她?什么事!她现在都已经嫁给陆淮璟了。

    会让苏哲向她开口的,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您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尽量答应。”

    “瑾儿,爸求你,救救你封姨和你妹妹!”苏哲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还带着些许痛苦。

    “封华和苏梵梵又犯什么事了?”苏瑾实在是想不到,苏哲会因为这个求她。

    她甚至想过,理由会不会是因为之前受她的影响,陆淮璟对嘉禾撤资或者是采取了其他方法,苏哲让她去求陆淮璟。

    没想到,是因为封华母女。

    呵呵,真是讽刺!

    她也是是苏哲的女儿,为了嘉禾,为了他辛辛苦苦经营的产业,他把她卖给了陆淮璟,这件事她苏瑾可以忍。

    可是现在,苏哲为了封华母女,又要让她去求陆淮璟,又要来牺牲她。

    苏瑾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很疼!

    “瑾儿,我知道,你一直和你封姨有些芥蒂。但是这件事,你也有过错!”

    “我能有什么过错,她们两个人那么喜欢惹事!”苏瑾下意识脱口而出。

    “前两天,她们来学校找你,后来发生争执,陆淮璟来了,还顺便报了警。现在你封姨和妹妹,还在拘留中!”

    前面的事情被她们歪曲了一大半,后面她们被拘留了,倒是苏瑾没有想到的。

    如今苏哲说出来,苏瑾倒是觉得大快人心。

    “呵呵,父亲,你因为这个来找我求陆淮璟?我告诉你,不可能!”

    “什么来学校找我,什么发生争执!分明就是那对母女没事找事跑到学校来闹事,还出言不逊来说一些诋毁我的话。我的好父亲,她们指责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出来帮我说过话!”

    “她们两个人,有这样的下场,活该!”

    “瑾儿,你能不能帮帮父亲。她们好歹是你的母亲和妹妹。父亲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

    苏瑾不想再向苏哲妥协,转身要走。

    却看见苏哲跪倒在地,“瑾儿,你就帮帮你封姨和妹妹吧!”

    周围又聚集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苏瑾有些尴尬,犹豫再三,上前将苏哲扶了起来。

    “瑾儿,你这是答应我了?”

    苏瑾抬头看看天空,敛眉低头,“我尽力帮她们一次,就这一次。不过要是陆淮璟不愿意帮忙,那我也无可奈何。”

    “这个我知道,谢谢你,瑾儿。”

    父女之间说出这么生疏的话来,苏瑾心里像刀割一般。

    她甩开苏哲的手,头也不回地朝前面走去。

    不知何时,眼泪流了出来。

    苏哲看着苏瑾离去的淡漠身影,心里默默说了一句:对不起,瑾儿,爸爸也是没办法了。

    苏瑾的情绪受到影响,连前面有人都没有发现。

    直到前面伸过来一张纸巾,“擦擦吧!”

    苏瑾抬头,看见孟沥南站在前面,她接过纸巾,“谢谢孟老师。”

    孟沥南朝校门口的方向看看,苏哲已经走了。

    “刚才那个,是你父亲?”

    “是!他来求我,让我放了封华母女!”

    “这样的父亲……”孟沥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谢谢你孟老师,我想一个人走走,您该干嘛干嘛去。”

    孟沥南没有跟上去,他得让苏瑾自己静一静。

    *

    夜晚。

    陆淮璟回到别墅。

    发现苏瑾竟然在房间里。

    她今天还吵着要去上学,怎么晚上就回来了!

    陆淮璟再一打量,发现今天晚上的苏瑾有些不一样。

    穿着蕾丝睡裙,透露着些许xing/感,好像还化了妆!

    “老公~”

    酥酥软软的叫声,让陆淮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苏瑾。

    他上前去,将她压在身下。

    “说吧!你要干嘛?”

    陆淮璟捏捏她的下巴,一双犀子直直看到她眼底。

    被拆穿了!

    “陆淮璟,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又是帮忙,陆淮璟没有说话,让她继续说。

    “你能不能帮我把封华和苏梵梵放出来?”

    本来以为陆淮璟听到这个消息会生气的推开自己,没想到,陆淮璟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很冷静地看着苏瑾,“这是苏哲让你来求我的?”

    苏瑾愣了一下,陆淮璟他怎么会知道?

    她点点头,“没错,他跪在我身前,求我让你放过她们!”

    “所以你就答应了?我还以为,你会像个小野猫一样,真真正正的摆脱苏家。”

    苏瑾见他没有表态,开始扯自己身上的睡裙。

    陆淮璟却将她的手抓住了,“你这是要干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让我放过她们?”

    “苏瑾,你就是个傻子!”

    “我问你,你确定要我放过她们两个?”

    苏瑾点点头,“我确定,所以,你要什么,我给你!”

    “哼,我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要的是你苏瑾,你的人,你的心。我不需要这种虚假的交易!”

    “放心,明天我就放了她们。”

    说完,陆淮璟将她放开,坐在床边。

    “陆淮璟。”

    苏瑾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将男人压在身下,侧脸过去亲吻了下去,“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我不要口头上的感谢。”

    陆淮璟深邃的眼底,暗淡无光的眸色正在慢慢燃烧,嘴角微微勾起,笑的很是邪魅。

    “瑾儿”

    ?低下头,双唇停留在她的唇角,湿热的喘息喷洒在她鼻尖,这一刻,室内安静如冰。

    只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凝视着她明眸,仿佛要将苏瑾吸引眼底。

    “知道吗?我怎么都要不够你!”话落,埋在她的耳畔,轻咬住她敏感的耳根。

    话风未免变得太快了吧?

    怎么突然又倒了这个话题上。

    “最近都给过你那么多次了,你就先歇歇不好吗?”

    “呵呵,刚才是谁要色/诱我,好让我放过封华母女俩的?”

    陆淮璟微微起身,当着面解开衬衣扣子,脱去上衣,精壮的臂膀再出现在灯光下。

    苏瑾看的脸红心跳,马上别开脸去,可下一秒便被他疯狂的按倒在床上吻住?。

    “唔……”

    虽然他的力道很大,可仍能感觉到陆淮璟的刻意避开她的小腹,动作虽霸道,但却格外的温柔。

    他手法娴熟的撩开苏瑾身上的睡裙,趁她不备,将手伸进最深处。

    陆淮璟眼底全是情谷欠,邪魅的凝视住她嫣红的小脸,“每晚,每晚我都想这样。”

    说话的同时,指腹已经隔着薄衣揉搓。

    苏瑾猛地按住他的手,气喘吁吁的瞪着他,“陆淮璟,没想到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闷/骚!”

    “对,我就是闷,但是一碰上你我就没办法闷着,我需要释放,所以,我就要骚扰你!”

    陆淮璟一个翻身,变成了她在上,“那你呢,在遇到我之前,有没有这般想过顾以墨!”

    苏瑾的脸绯红,但笑容却很灿烂,轻咬着唇瓣,故意装成妩媚的表情,“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没有。”

    覆身压住她挥舞的双手,粗重的喘息,声音沙哑的问道:“有,还是没有!”

    苏瑾没有回答,而是低头吻向他的薄唇,用行动告诉他,是有,还是没有。

    ??“妖精!”?

    猛地翻身,将她压住,吻住她的檀口,收回主动权,忍住冲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做足了前戏。

    一直到苏瑾开始迷醉的闷吟,身体开始放松,他才释放自己……

    许久以来的忍耐,在这一刻得到出口,以往的隔阂似乎全部消失,陆淮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苏瑾的沉/沦。

    虽然她一直咬紧了牙关,逼迫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但她红晕的小脸,还有每一次皱眉,都无疑给了他鼓励。

    ?看着她在自己身下沉醉。

    心中的喜悦还有身体的苏醒,促使他无法再继续忍耐。

    极尽的撩拨,只为带给她不同以往的体验。

    苏瑾已经完全忘乎所以,她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所控制,像只小船,在湖中摇摆,任由身上的男人带引。

    唯有搂紧他,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他的索取——

    忘记时间,地点,只记得这个男人。

    从未有过这般温柔的体验,记不清是第几次,苏瑾只感觉停歇了会儿继续,再继续。

    最终她开口选择求饶。

    ?“陆淮璟……求你……”

    很满意她今晚的表现,陆淮璟从心到身都满足。

    这次的情事,和以往都有不同

    他喜欢她在床上的毫无保留。

    他喜欢她的真实。

    所以当听到苏瑾又开始央求,甚至开始疯狂的回应时,陆淮璟欣喜不已。

    “瑾儿,叫老公,大声叫!”

    苏瑾被诱惑的拧眉,顺应的叫着;“老公,老公!”

    “喜不喜欢叫我老公。”

    陆淮璟没问一句话,力道都会更重,“回答我,喜不喜欢。”

    苏瑾只好仰头弓身,“喜欢老公,老公”

    这一刻,厉斯远才发觉,??她现在已经是彻底的属于了他。

    ?翌日。

    苏瑾醒来时,仰入眼帘的是正穿着裤子的陆淮璟。

    坐起身从背后环上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轻轻的磨蹭着,亲吻着,嗓音还有些困意,“我要你陪我再睡会儿。”

    “不怕我再吃你一次?”

    感觉到后背上的微凉,陆淮璟转过身,拉起棉被,把她的身体包住,“小心着凉。”

    “我不冷,这会儿热的很。”

    苏瑾故意眯了眯眸,搂上他的脖子,“需要你帮我败火。”

    这话,都是她曾经跟他学的,现在变成了她逗他。

    陆淮璟唇角斜扬着,觉得眼前的女人一旦回到自己真正的性格,就令他有点招架不住。

    “确定让我帮你败火?”

    “对呀,这火只有你才能败。”

    苏瑾说完,猛地用手挠着他的胸膛,然后又伸到他的腰间挠。

    就知道她起来后有点反常。

    陆淮璟摁住她的手,然后把她压到身下,抬高她的腿,挠起她的脚心,“我马上帮你败。”

    “唔!陆淮璟,你不能挠我这里,我会笑的肚子疼的,我再也不逗你呢,求你了,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