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梁祁凡抓准时机,一脚将门踹开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5本章字数:6021字

    “你们,你们真的是欺人太甚!”

    “这是我家开的,就算欺你又如何?”霍子言适时发了话。

    封华惹不起他们,只能指着陆思甜和霍子言骂骂咧咧,一边又跑过去将苏梵梵扶起来。

    “梵梵,你没事吧!”

    “妈~我脚扭了!”苏梵梵带着浓浓的哭腔。

    陆思甜不屑的扫了这母女俩一眼,她们把这里当自己家呢?

    还朝封华撒娇,真是不要脸。

    “行了行了,苏梵梵,你有空哭的话,还不如看看你脚上的鞋!”

    苏梵梵一听傻眼了,鞋子出问题了?

    封华也顺着她的目光将鞋子看了个遍,没有问题啊!

    “陆思甜你别在这吓唬我,这限量版怎么能那么容易坏掉。”

    霍子言也觉得是,这怎么看都还好好的啊!

    “那就得看你重不重了!”陆思甜勾勾嘴唇,“看你这样子,最近发福了不少。”

    “你……”

    苏梵梵想要起来,奈何脚踝疼得厉害,根本不敢站起来。

    封华怕事情越闹越大,还是赶紧带苏梵梵走为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

    “梵梵,我们走。”

    苏梵梵还想要跟封华争辩,封华却在她耳边轻轻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梵梵我们快走!”

    苏梵梵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重重的哼了一声,打算离开。

    霍子言看着她脚上的鞋,朝旁边的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工作人员心领神会。

    “这位小姐,要走的话,请先把账给结了,或者把你脚上的鞋子脱下来。”

    苏梵梵还没站稳,听到这句话,又气哼哼的坐下,伸手脱鞋,却发现,她脚上的鞋子有一只坏了。

    “哎呀,这位小姐,损坏商品可是要照价赔偿的!请问您刷信用卡吗?”

    苏梵梵一听,更加着急,但是除了哭和骂,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做!

    陆思甜见事情已经解决,朝霍子言道,“霍子言,我们走!”

    霍子言吩咐工作人员好好处理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她们跑了!

    这才跟着陆思甜后面走了。

    “诶!小甜甜,你怎么知道那双鞋会坏掉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看看那双鞋,鞋跟那么细,穿不好容易扭脚不说,还很有可能像她一样把鞋给弄坏了。”

    “这跟鞋子会坏掉,没有关系啊!”霍子言在陆思甜面前完全变成了耿直boy,根本不懂她所说的。

    陆思甜扫了他一眼,“实话跟你说吧!之前我见过陆思涵穿着这种类型的鞋摔了。”

    因为很好笑啊,所以印象深刻。

    “哈哈哈哈,”霍子言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他知道,陆思甜跟陆思涵走不到一块儿去。

    “小甜甜,你这也逛的差不多了,叔叔我再带你去别地儿玩吧!”

    陆思甜没有发话,霍子言还以为她生气了,戳了戳她的手臂,“小甜甜,你怎么了?”

    陆思甜瞪大眼睛,嘟着小嘴,“霍子言,你再在我面前自称叔叔,我就跟你绝交。”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霍子言无奈道。

    陆思甜这才笑起来,“这还差不多,祁凡叔叔那种才能自称叔叔,你就算了吧!”

    霍子言又为自己和梁祁凡在陆思甜面前同人不同命感慨,不过他也安慰了一下自己:小甜甜不喜欢叫自己叔叔,那说明自己在她眼里还很年轻。

    想到这里,霍子言又高兴起来。

    *

    苏家。

    苏梵梵和封华正在朝苏哲哭诉。

    “你看看你那个好女儿的闺蜜干的事!把我们梵梵欺负成什么样子了都!”

    封华一边抹泪,一便给苏梵梵肿得像大象腿的脚踝上药。

    “这么些年来,我在苏家一直都饱受别人的冷眼,她们一个个表面上假装跟我亲近,背地里都叫我小三。”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带着梵梵一个人过,根本就不用受这罪。”

    自从苏奶奶的葬礼上,苏瑾离家之后,陆淮璟对苏家虽然没有采取撤资的做法,但是很多人都闻风而动,中止了跟嘉禾的合作。

    原本嘉禾想要恢复就需要资金流通,可这样一来,嘉禾根本就没办法复原,只能维持生存。

    苏哲原本就烦,一听到封华这话,更加的躁。

    “少说两句,还不是你们自己惹的事情,还跟瑾儿扯什么关系。”

    “你们能出来,也是瑾儿想的办法!”

    封华一听到这句话,就跟要炸了一般,“苏哲,你偏袒的好女儿她非但不帮帮苏家,反而希望苏家垮掉,你就是这样对我和梵梵的?”

    苏梵梵也来帮腔,“爸,您这话就不对了吧!什么叫苏瑾想的办法,原本我和妈妈被拘留就是苏瑾出的主意,让陆淮璟这样,现在还跑出来装好人!”

    “住嘴!”

    苏哲也不是完全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他不希望自己忙于管理公司的时候,家里乱成了一团糟。

    现在看来,他这个想法完全是错的。

    他终于明白,瑾儿离开之前眼神里的失望,似乎也能体谅她之前所受的了。

    “好,我住嘴!我跟梵梵都住嘴,我们离开苏家,让你的好女儿回来,她才是你最亲的家人!”

    母女二人的演技在这个时候到达了巅峰,看起来哭的很是伤心。

    听着这一声声的哭泣,还有她们眼里的泪花,苏哲的心仿佛又被软化了。

    他走过去,抱住了封华母女二人。

    “对不起,阿华,梵梵,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朝你们发脾气!”

    封华虽将苏哲拥的紧,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对面的墙纸,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

    还好,当年找到了苏哲这个冤大头,要不然,她和她的梵梵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苏梵梵也是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太过古板,胆小懦弱,一点儿都不是她想要的父亲的样子。

    唯有苏哲,依旧在傻兮兮的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家庭,亏欠了苏瑾,亏欠了封华母女。

    ……

    时慕。

    时瑄儿在办公室,刚刚听说了苏梵梵和封华在霍子言家商场的遭遇。

    好看的眼睛闪了闪,嘴角微微翘起,暗自哼一声,苏梵梵这个蠢货,本来还想着有没有可能再利用她一把,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近来,安排在苏瑾后面的人说,她最近跟陆淮璟在一起很勤。

    一听到这个消息,时瑄儿就恨得牙痒痒,明明之前那么大的误会。

    现在倒好,他们俩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根本就抓不到什么裂痕。

    并且,有男人养着,苏瑾来时慕当模特的次数也少了。

    真是个虚伪的女人!

    *

    夜晚。

    陆思甜和霍子言刚刚在甜品店吃完冰激凌,霍子言看了看时间,八点多了。

    “小甜甜,八点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你要回家还是要回学校!”

    陆思甜抬头看看霍子言,“这么早让我回去,你该不会是怕我打扰了你的夜生活吧!”

    “当然不是,”霍子言听到陆思甜这样说,急忙否认,还小声嘟囔,“要是你能参与我的夜生活的话,那一定很美好。”

    霍子言知道这样的话会让陆思甜反感,根本不敢直接说。

    陆思甜也听得不真切,她好像听到了要她参与什么的。

    “霍子言,你刚才在说什么?不是要带我参加什么吗?”

    “小甜甜,那些地方,不适合你。你要是不想走的话,我再带你走走。”

    “谁说我不适那些地方了,我只不过是想去看一看,又没有要干嘛!”

    “别!”霍子言双手合十,向陆思甜告饶,“我的小祖宗,我要是敢带你去,四哥还不扒了我的皮!”

    陆思甜不以为然,“霍子言,哪那么多废话,我让你带我去,你就带我去!”

    “你要是连我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以后我们也不要再出来玩了。”

    一听到这话,霍子言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那我带你去夜色,你跟着我进包厢就好,不要一个人出去。”

    “那多没意思,”陆思甜白了他一眼,“夜色我又不是没去过,不好玩。”

    “那你想去哪儿?”

    霍子言无奈了,他真的不想让陆思甜遇到那些可能出现的危险。

    “你等我想想啊!”陆思甜思来想去,她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

    但是,一想到苏瑾,突然三个字在脑海里闪过。

    彼岸花!

    听他们说,彼岸花是男人的天堂!但是陆思甜从来没有涉足过,一是因为里面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二是因为陆家家教严格,不会允准她去那种地方。

    彼岸花是妖冶的死亡之花,里面一定很刺激,想起来就觉得好玩。

    “霍子言,你带我去彼岸花!”

    “什么!”霍子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摸摸陆思甜的额头,“傻丫头,你该不会是发烧被烧坏了脑子吧!”

    “我发生什么烧,霍子言你说话归说话,把你的爪子拿开,别想趁机占便宜。”

    “我的大小姐诶,你知道彼岸花是什么地方么,你就要我带你去。”

    “当然知道,之前瑾儿还被四叔带进去折磨了一通。”

    “知道你还去!”霍子言想要把她往后拖。

    陆思甜一闪,“就是因为知道才去,瑾儿都去过了,并且她就是在那次遇见祁凡叔叔的,不知道我这次去,会不会看见祁凡叔叔。”

    “哼,就知道你的祁凡叔叔,你也不知道珍惜珍惜你身边的子言叔叔!”

    “行!子言叔叔最帅了,带我去好不好?”

    真不懂她为什么要去,霍子言还是勉强答应了。

    “那你得注意安全啊!千万不能出什么事。”

    霍子言说得对,彼岸花比任何地方的人都要复杂。但是它能够存在到现在,除了它里面的规矩,还有就是它背后的老板,是个厉害角色。

    谁也不知道它背后的人是谁,就因为这样,才更加危险。

    霍子言发动车子,一路带着陆思甜到了海边,远远的就能看见那座灯火通明的不夜城。

    陆思甜跟着霍子言上了游艇,她有点儿晕船,一路上都紧紧握着霍子言的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倒下去。

    霍子言自然对陆思甜的这一动作欢喜的很,甚至还偷偷的让她往自己肩上靠,伸手揽住陆思甜的腰身。

    陆思甜没有在意这个,因为,她现在晕的很,很不无暇顾及。

    陆思甜突然觉得,其实,霍子言也很帅啊!

    她半梦半醒的靠在霍子言身上,是不是睁开眼睛看看霍子言。

    渐渐的,她眼里的霍子言变成了梁祁凡的样子。

    陆思甜揉了揉眼睛,她没有看错吧!她现在正靠在祁凡叔叔的肩上。

    陆思甜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祁凡叔叔!”

    原本还沉醉在陆思甜温柔的像个小猫一样的霍子言,听到这句祁凡叔叔,立马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这丫头该不会是真的生病了吧!都管他叫祁凡叔叔了!

    下一秒,陆思甜的话又让他明白,这是在现实中。

    “霍子言你干嘛突然站起来,吓死我了!”

    陆思甜的声音很大,但是听到她还能用这么大的声音在说话,霍子言真的很开心。

    他愣了愣,看着前方,说了一句,“快到了!”

    陆思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心中却是满满的期待。

    船靠了岸,霍子言将陆思甜扶上去,他已经提前订好了房间,陆思甜要是累了,还可以在那里休息。

    ……

    “这就是之前瑾儿经历的事情?”

    看着台上一个个女人走过,又看着和他们一样坐着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加价,陆思甜突然有些心疼苏瑾。

    她不知道,苏瑾在经历这些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

    看着看着,陆思甜感觉有些头晕,她捂着头,朝霍子言道,“霍子言,我有些头晕,还有些想吐,你告诉我卫生间在哪?”

    霍子言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小甜甜,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要大人陪。”

    霍子言拗不过陆思甜,只好答应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但是三分钟之内她必须回来。

    陆思甜离了席,却没有注意到,早已有几双眼睛盯住了她。

    刚出去,陆思甜就被人尾随了。

    上完厕所从洗手间出来,陆思甜发现有两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在这里,眼神似乎不太对。

    陆思甜刚要往回走,那两个美女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位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

    苏瑾见她们两个围了过来,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她没有回答那两个人,用尽力气往回走。

    霍子言自从陆思甜走了以后,一直放心不下在看时间。

    怎么还不回来,霍子言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打算过去找陆思甜。

    陆思甜刚才一不小心被两个比基尼美女拦着,后面就出来越来越多,陆思甜原本的淡定也差不多消耗殆尽。

    “你们,要把我带去哪儿?”

    “这位小姐,别着急呀,一会儿就懂了!”

    陆思甜慌乱之中双手不停地拍打着抓着她的两个人。

    可她这才发现,原来眼前这两个妖艳的高个子女生,是人妖。

    这个地方可真够乱的。

    陆思甜开始有点儿后悔她不听霍子言的劝了!

    救……救命!

    陆思甜颤抖着想要叫救命,但那两个人早有准备,取出一条手帕来,在陆思甜鼻尖拂了几下。

    陆思甜立马感觉到眩晕,整个人都要往下掉一样。

    她明白了,刚才手帕上沾的东西,是乙醚。

    霍子言在洗手间周边找了又找,陆思甜的手机打了也不接。在这种喧嚣与安静相融合的地方,陆思甜会去绝对僻静的地方,那才有鬼!

    唯一的可能就是,陆思甜出事了?

    这个地方霍子言本来也没怎么来,并且,他霍子言根本和陆淮璟没得比,不可能让这里的经营者公之于众。

    霍子言开始急躁取来。

    “甜甜,甜甜你在哪?”

    陆思甜在昏迷前,听到了霍子言的呼叫声,心里燃起来一些活力,但始终抵不过乙醚的效力。

    不远处,一个痞里痞气的身影,看着这一切,只觉得那个被强迫带走的女孩子,有些眼熟。

    他想了片刻,决定跟上去。

    两个穿比基尼的人妖跟雇佣他们干活的人碰头了,梁祁凡紧贴着墙角,看着不远处的人。

    “怎么样,人带来了吗?”对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显然不是能够请的动他们的人,不像是个总裁或者什么的,反倒像是个助理之类的。

    他们是咬准了,这样把人带走不会被发现么?

    梁祁凡心中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要是真的没有被发现,那背后的贱男人办完事之后,再想办法把人往海里一扔,那岂不是什么痕迹都没有。

    查都不一定查的到!

    思索间,两个人妖已经完成交货,收了报酬打算走了。

    梁祁凡再也没有思考的空间,直接跟了上去。

    他本来是来跟人洽谈拍片的事情,半途出来上厕所,却看见了这样的事。

    更何况,被带走的女孩,真的很像陆思甜。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看见陆思甜被送进了404包间,那个助理模样的人就离开了。

    梁祁凡急忙上前,敲了敲门。

    此刻的房间里,陆思甜早已不省人事,本来就晕船,加上受了乙醚的影响……她只觉得脑袋很沉,隐隐感觉身上有人在摸来摸去。

    房间里除了陆思甜,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正隔着眼镜用一双色眯眯的绿豆眼盯着她。

    手还很不安分的摸来摸去。

    他是彼岸花的常客,现在早就已经厌烦了彼岸花准备的女人,而是把主意打到了其他人带的女伴身上。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老头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朝门外走去。

    “谁?”

    没有马上开门,老头警觉的朝外面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先生,我是来维修的,404号房间之前出了点儿问题,一直没来得及修缮。”

    “不必了,我在这里住的很好,没有发现有什么瑕疵!”

    老头马上拒绝了,他还没有怀疑外面的人的身份。

    彼岸花规矩很多,他也不敢轻易触犯。

    “但是先生,您今天必须把门打开,我要把房间维修好才能完成我的工作!要不然的话,就要被炒鱿鱼了!”

    “这位先生,您就帮帮我吧!”

    任凭梁祁凡在外面怎么央求,里面的人就是不肯开门。

    梁祁凡依旧不依不饶,实际上他已经在想其他办法了!

    在撬锁和撞门之间纠结,这两种方法都是下下策,撞门的话,门不会不结实,撬锁的话,这里的锁很坚固。

    正在他纠结之间,404的房门开了一条缝,梁祁凡抓准时机,一脚将门踹开。

    原本在门后面张望的老头被震的滚到地上,梁祁凡先将老头制服,暴打一顿,然后绑上。

    这才走到床边去看那个女孩,竟然,真的是陆思甜。

    梁祁凡正想抱她走,却听到她的手机一直在响。

    是霍子言的来电!

    难道说,是霍子言带她来这个地方的?

    梁祁凡滑动接了,“你快来404房间,陆思甜在这里。”

    霍子言在电话那头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迟疑,“你是梁祁凡……”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那头挂了电话。

    霍子言急忙赶过去。

    陆思甜在床上有些许转醒的迹象,还好那老头来不及给她下药,要不然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梁祁凡不是走到床边去看看她,二十岁的女孩,双目紧闭,眉头紧锁,嘴里不住的喊着什么东西。

    梁祁凡俯下身子,这才听清楚了,她在说,“祁凡叔叔……”

    这个傻孩子,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想到自己!

    他没有继续听更多,霍子言赶到了!

    进了房间,霍子言看到了被绑在一旁的老头,已经被打了一顿。

    梁祁凡正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见他来了,马上起身。

    “霍子言,你终于来了,小甜心就交给你了,可别再把她弄丢了!”

    “我当然知道!”霍子言心中对梁祁凡有气,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是梁祁凡救了小甜甜。

    “今天,谢谢你!”

    梁祁凡笑着转过身,“我还得谈生意,先走了,你照顾好小甜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