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 这位夫人得多大的魅力啊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15本章字数:3043字

    男孩还没有缓过来,只能任人搀扶到旁边的座位上,但是脸色比刚才好了许多。

    方才还在说闲话的路人们,现在也纷纷向着孟沥欢竖着大拇指。

    “哦哟,小姑娘年纪轻轻本事还真不小呢,在哪里高就啊。我就说嘛,这个小姑娘一定可以的嘛……”

    “就是就是……”

    苏瑾看向了声音的源头,这不是刚才那个说她担不起这个责任的大婶嘛。啧啧……真是厚颜无耻啊。

    “我怎么记得大婶你原话不是这样说的呢。”

    从车子后面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男声,苏瑾也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孩,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从声音上面推测他应该年岁不大。

    “诶?你这个小伙子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怎么不是这样说的呢?”

    只见那个男生,点了几下手里面的手机,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声音一清二楚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

    “这是要针灸吗?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可千万别忘别人头上扎,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就是啊!这小姑娘一看就还没有什么经验,可别在这儿酿成大错啊!”

    “……”

    “虽然车上吵杂,但是还是能听得清楚的……”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揣进兜里。“年龄这么大了,自己不会救人就罢了,还在旁边说风凉话,那个小姐把他救好了你又在这里马后炮……啧——”

    最后的这一个“啧”,那个大婶的脸瞬间羞红了,“我年龄这么大,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个社会啊,真的是……”

    “对啊,这个社会真的是……倚老卖老的人越来越多了……”

    “你!”

    旁边同行的人看着大婶气急,搀着她坐了下来,车上面瞬间安静了,车子慢慢的前行着。然而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似的坐在苏瑾旁边。

    看着苏瑾好像也是独自一人,把手伸过去,“你好,我叫孟沥欢。你叫什么……”

    孟沥欢……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

    看着苏瑾眼神呆呆的看着前面,孟沥欢把手在苏瑾眼前晃了晃,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苏瑾回过神来,“啊……对不起,刚才有些失神了。”

    抱歉的笑了笑,“你好,我叫苏瑾。”

    “苏瑾……”孟沥欢笑了笑,眼睛弯成了半月,“你来西藏干嘛啊,我刚回国,一直想去太阳升起的地方去看看。”

    点了点头,“我是去支教的。”苏瑾看向那个已经恢复正常了的人,“你好厉害,用几根针就把一条人命救了回来。”

    “我救得是一个,去支教救的可就不止这些了啊。就你自己?”

    “是啊,家里发生了点事情,不想继续在那个城市呆了,我觉得去支教可以历练一下自己。”

    孟沥欢看到苏瑾一提到家里,眼睛里面竟然翻起来了点点泪花,就转移了话题。“我这次也是自己出来的,我比较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我觉得普通人类的生活不适合我。”

    “噗呲——”苏瑾听着孟沥欢的话,把所有的伤感一股脑的都扔到了原来的城市,扔到了苏家。

    “你在哪里留学啊。”

    “我啊,我在……”

    “吱——”

    “碰!”

    车子晃晃悠悠,“不好,车子要翻了,孟沥欢,一定要紧紧地抱着前面的座椅,护着脑袋。没事的,一定没事的,你别怕。”

    孟沥欢依照苏瑾的嘱咐,死死的抓着前面的座椅,但是心里面还是慌得不行。

    车子不停的翻滚,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棵树木。苏瑾瞄向外面,有一颗石头马上要飞了进来。就在那一瞬间,苏瑾抱住了孟沥欢的头,石头打在了苏瑾的后脑勺上。

    苏瑾只觉得眼前一黑,耳朵一直在响。就在苏瑾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车子撞上了一颗粗壮的古树,这才停了下来。车子虽然翻滚了很多圈,最后被树拦下来的时候,车子竟然是正的,方便逃生。

    晃了晃不太清醒的脑袋,嗯……额头好痛。谁在晃我?“沥欢……你没事吧……你怎么干张嘴不说话啊?”

    孟沥欢楞了一下,“你听不到我说话?”

    “孟沥欢,我头好痛啊……”苏瑾揉着后脑勺,“怎么这么重的汽油味……”

    汽油?不好!

    “大家快跑!车子漏油了!”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她,这时候,孟沥欢才注意到,车上竟然没有几个人了,车在滚落的时候,好多没系安全带的都被甩出去了。留在车里面的,八成已经……

    苏瑾的腿卡在了两个座位中间,“沥欢,汽油味这么重,八成是漏油了,你快跑,别管我。”

    “不行,我不能扔下你。”孟沥欢使劲掰着前面的座位,苏瑾虽然听不见,但是看到孟沥欢的动作,自己也不能托他后腿。

    “啊……出来了出来了,我背你,快走……”

    孟沥欢蹲在了苏瑾的面前,苏瑾也没有矫情,趴在了孟沥欢的背上。别看孟沥欢瘦瘦的,但是身上腱子肉却不少。

    刚下车不到四五米,只听见后面的车子爆炸的声音。苏瑾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也感觉到了身后的震动。

    “快趴下!”

    炸裂的石子泥土,把两个人盖了起来。两人心脏都不敢激烈的跳动,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你们两个还好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是那个男生,孟沥欢爬了起来,脸上身上全是泥土。然后把苏瑾也扶了起来。

    ……

    方文航拿着手里面的报纸,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纠结着要不要敲门进去。刚抬起来手,就又放下了。今晚一起被总裁留下来加班,总裁都留下来了。却遇到了这件事。

    “这……这怎么和总裁说啊……”

    报纸头条,一串大字格外醒目。

    “去往林芝的客车因司机操控有误,滚落山崖。三名热心青年不顾身上的伤,帮助救援。”

    下面的配图,竟然是太太……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白衣服上面的,应该是血迹没有错了。不知道太太现在是什么情况。

    如果让总裁知道太太自己去了西藏那里,不知道又要迎来什么样子的狂风暴雨。但是自己刻意隐瞒的话,总裁一旦知道了,估计自己会被总裁扔到海里喂鱼……

    “航哥,你在干嘛呢。”新来的办公室助理看方文航在这里呆了十多分钟了,忍不住问道。

    “嘘——”方文航冲着小助理挤眉弄眼的,小助理比了一个手势,“了解!”被助理一搅和,刚才脑袋里面想的又忘记了。

    转来转去,方文航一咬牙一跺脚,刚想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总……总裁……”

    “你知不知道门是磨砂的,你知不知道你走来走去的影子很烦……是不是重感冒好了太兴奋了?用不用派你去撒哈拉工作降低一下你的多巴胺?”

    被陆淮璟这样怼了一遍,方文航更不知道从何开口了。刚才在脑袋里了联系了好几遍的对话情节,结果一看到陆大总裁黑着的脸,脑袋都清空了。

    “你手里面拿着报纸做什么?”

    “这……这个……”

    还没等方文航说完。陆淮璟拿过报纸,一眼就看到了苏瑾。“你去准备准备。我要去西藏。”

    “可是总裁,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陆淮璟没有说话,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让办公室的温度下降了好多。

    “是!总裁。”

    方文航就差立正稍息敬礼了。

    “唔……”慢慢的伸了一个懒腰,苏瑾摸了摸头上面的纱布,现在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你醒了啊?”孟沥欢手里面拿着皮蛋粥,“你的耳朵能听到了吧?”

    接过来粥,苏瑾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昨天你昏迷的时候,我多紧张啊。”孟沥欢削着苹果,“医生说,如果你今天还行不过来的话,就可能变成植物人……”

    说着,眼圈竟然泛红了。

    “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重度脑震荡呢……”看着苏瑾把粥喝完,孟沥欢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你现在可能反应不是很大,过一会你会觉得床都在转,天翻地覆……”

    “对了,车上活下来的有多少人……”

    “诺,你看电视就知道了,现在是早间新闻时间,电视上全都是这些。”

    打开电视,昨天的一幕一幕不断地刺激着苏瑾的脑部神经。

    “最新消息,昨天下午,一辆去往林芝的客车滚下山崖,车上四十二名乘客,当场死亡二十六人,有八人抢救无效……”

    “通过调查和行车记录仪的记录,当时车辆已经超速二十多迈……”

    头好痛!好晕……

    “苏瑾……苏瑾……”

    经过了一夜的颠簸,陆淮璟一夜未眠,“还得多久……”

    “先生,这里距离林芝人民医院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您稍微睡一会儿吧,身子会受不了的。”

    “开你的车!”

    司机从倒车镜里面看了一眼陆淮璟,没有在吱声。这位夫人得多大的魅力啊,让路总裁连夜坐飞机坐车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