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流离自此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0本章字数:2013字

    攸桐被师父关在门外的时候,苌楚在旁边偷笑。

    “笑什么笑?!”这个家伙总是在自己倒霉的时候偷笑,虽然看了这么多年,攸桐依旧不能习惯苌楚总是这么幸灾乐祸。

    “早先就让你别用那么蹩脚的谎话,可是你不听劝,现在好了吧。”苌楚的语气想表明自己是无辜的。

    哎!攸桐确实有些懊恼,为何要用那么蹩脚的谎言呢,像师父大人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看着攸桐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苌楚止住了笑容,走过来安慰她:“其实呢,攸桐你再修炼个几十年,还是有可能骗过师父的。”苌楚目光诚恳地说到。

    几十年……

    “苌楚,你确定还要再说风凉话吗?”攸桐的目光射来冷箭。

    苌楚只觉得背后凉风刮过,立马做出了乖觉反省的表情,攸桐的眼睛才没有再放冷箭了。

    攸桐转身离开,她心里郁闷至极,为什么师父非要把她赶走呢?她真的不想去什么中原啊,这片广阔的西域大漠,才是她生长喜爱的地方!不然自己也不会笨到编出一个自己爱上了苌楚,想和他成亲的借口来。

    师父听完她这个理由,直接把她拖到门外,嘭一声!门关上了,攸桐的心也凉了。

    骑上一匹骏马,奔跑在一望无际的原野,攸桐的心绪放飞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些平静。

    下马后,漫步行至溪边,任由大风吹拂自己的长襟秀发,攸桐此去无多路啊。

    “攸桐!”身后是苌楚的声音。苌楚骑马过来找她,想来又是“安慰”自己的吧?从小到大,他们互相挤兑诋毁,不知说尽了彼此多少坏话。

    “如果你是来说废话的,那么这就是你的下场!”攸桐手里拿着根野草,毫不留情扯断了。

    苌楚一下马就看到攸桐如是说到,心里咯噔一下,小妮子这是还在气头上啊,便没有以往斗嘴的兴致了。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巴巴的份上,我就不挤兑你了。”苌楚一脸慈悲,摊手表示自己很善解人意。

    “那你可以走了!”攸桐不觉得这个人和自己除了作对还有什么别的事可以干。

    “也犯不着这样吧,我今天可没有招惹你。”苌楚复又说道:“本来我还担心你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了,不过看来我是想多了。”

    “你才会想不开!”攸桐觉得这家伙的语气听来是好意,细想却是气人。

    “中气十足,嗯,看来没有郁结之气,师父也放心了。”苌楚看着攸怒目的样子,摸着自己的下巴肯定地说到。

    攸桐:“……”

    最后苌楚留下一句,早点回来,就骑马离开了。

    这片绿洲风景很美,春天刚到,青草碧水,和风旭阳,一度是攸桐所爱,一度让她难舍。

    看着饭桌对面的一向和蔼的师父,今日却神情严肃起来,攸桐思绪万千,还是问出了想问的事情。

    “师父,为什么您一定非要我去中原呢?”

    “不是告诉过你--”

    攸桐打断了:“不就是为了解开我家族的诅咒吗?”

    “既然你都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为何还要不断推辞?”师父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对人一向和蔼可亲,今日却大有即将发火的迹象。

    “我的家族从小抛弃了我,我不想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去冒险。”对于这件事,攸桐一提起来就觉得心头有根刺。

    “别忘了,你也是枫素家族的一员。”意思就是如果诅咒不解开,那么她也会遭受同样的诅咒。

    “其实少活几年又怎么样呢?”攸桐突然幽幽地说到。

    本来一旁没有发话的苌楚听攸桐这么一说,突然惊道:“岂止是几年啊!”

    “攸桐……师父是为了你好……”

    西江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攸桐就从凳子上站起来,放下碗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苌楚听到了攸桐的一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西江老人看着攸桐远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偏执可不是什么好事。”

    苌楚看了看外面清冷的上弦月,西陲的月,孤单却自在,许是攸桐的心也那般吧?

    “其实攸桐只是不想离开师父,不时候能回来尚未可知,这样对她残忍了点。”

    听完苌楚的话,西江老人还是摇了摇头:“现在不狠一点,以后吃苦的还是她自己!”

    苌楚知道师父是为了攸桐好,但是攸桐的心思,他也再清楚不过了,她不想舍弃这里的生活,去他乡颠沛流离,尽管这样会意味着一生只有不超过二十五年。

    枫素家族的诅咒就是,族内的人,一生都活不过二十五岁,并且还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这些,他们都知道,攸桐也知道。

    “宿命吗?”攸桐看着天边的月亮,不觉嘴角冷笑。

    “别再外面吹风了,进去吧!”苌楚的手拍到了攸桐的肩上,攸桐转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其实你也知道,师父他老人家是为了你好,为何不听一回呢?”苌楚很久没有这么平和地同她说过话了。

    “那为什么不愿意将真正的原因告诉我?”攸桐心知,此事绝不是单单为了做好人,善己身那么简单,她很想知道师父说让她去了解尘缘是指的什么,可是师父一直讳莫如深。

    “他老人家有他老人家的道理,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苌楚心想,所谓尘缘,无非就是爱恨嗔痴的林林总总嘛!只可惜攸桐不太开窍。

    后来苌楚要拉攸桐回去,攸桐却死活不走,外面夜深天冷,虽然他们老是吵架,可好歹有着师兄妹的名义,这么多年了,苌楚早已把攸桐当成了亲人,每次攸桐心情不好,就爱在外面吹冷风,以前还弄发烧过一次。

    “你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苌楚放弃拉攸桐回去的决定,倒是回去拿了件长袍给攸桐披上。

    月亮从天边,升到中天,再消失之时,攸桐才回去。

    苌楚见到她转身的时候从袖里掏出一个玉佩,那上面刻着:流离。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