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拂茵有辰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0本章字数:1767字

    看着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土房子,苌楚有些不愿意抬脚。

    “你呀!进去吧!”攸桐一把把苌楚推进去了。

    “有客啊!”里面有一个矮胖的男人,看着苌楚进来,有些惊讶,在这些偏僻的地方,是很少有人来造访的。

    “这个……”

    “我们是来借宿的。”老板看到从门口探出一颗脑袋来,眉清目秀的一个姑娘。

    “那好!那好!”在这个少有人问津的地方,一有人来到,大家都是很高兴的。

    只是这种热情的招待,攸桐到了中原后,再也没有碰到过了。

    本来攸桐还有些腼腆的,所以才推苌楚在前面,但是遇上老板这么热情的人,那些腼腆的东西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听说你们要去中原啊!”晚饭的时候,老板娘问到,顺便端了羊奶茶出来。

    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只怕是以后都喝不到了,越是接近边关,攸桐就越是舍不得,为此,攸桐喝了好多羊奶茶 。

    “对啊!这里过去再要不了多久就是边关了吧!”两人出门的时候,拿了一幅地图的,羊皮纸上是写了路程和方位。

    “是啊是啊!”老板抿嘴,随后说了一句:“不过到了边关,你们可要小心一个人呐!”

    “谁?”

    虽然常听师父道,江湖人心险恶,中原人更不像边关之外的这些人豁达可亲,但是还没入关,就闻道这消息,看来以后真的是要小心为妙啊!

    攸桐心中对于边关之外的那片土地,好感在不停地下降。

    “边关的拂茵城,城内有一个叫逸辰安的人,他是城主少爷,整日风花雪月,却常作弄入关的,有很多人被他耍得团团转,还不知个所以然,不过他倒是没什么恶意,也没听闻他弄出了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但是惹上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逸辰安,是吧,记下这个名字了,到时候倒要看看谁捉弄得过谁。

    瞧着她脸上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苌楚算准了,攸桐要干什么,小时候总鄙视攸桐一肚子坏水,攸桐却不以为然,反驳说那是你脑子笨,不会搞那些恶作剧的把戏……

    歪理,在攸桐这儿,黑的都会被说成白的。

    “不就是个无事生非的人而已!捉弄人这种事,只有无聊至极的人才会干,敢情是寂寞了……”

    话一说完,攸桐瞥来冷眼。

    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啊,我可没有指名道姓。苌楚神情泰然,喝着茶,无视了攸桐的冷眼。

    “哈哈……这位小哥说得对极了!”对于苌楚说逸辰安寂寞了这番话,老板听着很是受用,一针见血啊。

    这家伙说得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她以前不就是因为找不到事儿做才捉弄周围的人吗?但是要她承认她是寂寞空虚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回想以前,苌楚说话总是那么戳到点上,果然实话就是伤人呐。

    第二天一大早,攸桐做了一个梦,梦见面前有好大一堆吃的,她正在挨着往包袱里面塞……然后狂风大作,把好吃的全部都吹跑了。

    “我的糕点啊!还有熏肉……”攸桐皱眉,在床上喊着。

    苌楚汗颜,又梦到好吃的了?

    “攸桐!攸桐!”苌楚过去把攸桐叫醒了。

    似乎还带着起床气,一脸幽怨地看着苌楚,都怪你,叫醒我干嘛。

    “我们今儿怕是暂时出发不了了。”

    “不出发才好!”攸桐翻身,抓被子,准备继续睡。

    “狂风要来了。”苌楚扯了扯攸桐的被子。

    “来就来!”明显是不相信嘛。

    这么淡定啊,苌楚可是记得以往大风来临的时候,攸桐是跑得最快的啊。

    “真的来了!我没有骗你。”

    攸桐还是不理。

    接着就听到窗户和们嘎吱嘎吱的响声,越来越大,像是要把屋顶和门窗都卷跑的架势,风真的来了!

    “赶紧跑啊!”苌楚已经顾不上攸桐是否相信了,连人带被子抱起攸桐就出了屋子,跳入了地下。

    攸桐这才有些反应过来,耳边全是噼里啪啦的声音,呼呼作响,大风开始肆虐了,每每夏季将临,就会有大风,刮得沙漠和戈壁黄沙漫天,不小心还会卷走小孩。

    心知自己是个欺软怕硬、其实胆小的人,当真正反应过来是大风来临了,攸桐还心有余悸,要不是苌楚及时带她离开,怕是她得被吹到天山去啊……咳咳,虽然有些夸张了,但她可不愿意被吹走啊,更不愿意被风给折腾死。

    在这些地方,每家几乎都有地下室,就是为了躲避大风而设置的。

    “怎么只有我们两个啊!”攸桐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老板和老板娘。

    “她们躲到比较远的山洞去了,你还在睡觉,我本说叫醒你一起走的,结果……”

    “我以为你逗我呢!”因为以前攸桐赖床,苌楚和师父就用过这招,说大风要来了,结果攸桐一咕噜从床上跳起来,后来发现啥事都没有发生。后来那招就不管用了。

    “好吧,怪我。”怪我以前不该用这法子骗你起床。

    “对!都怪你。”攸桐很严肃地盯着苌楚说到,身上还裹着被子,连衣服都忘了带出来,必须怪苌楚。

    “天理何在,不感谢我就算了,还以怨报德……”剩下的就是苌楚的怨念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