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夜半来偷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1本章字数:1970字

    虽是初夏,但夜晚还是有些冷,早早的,攸桐就缩到被窝里面去了。

    也许有些认床,过了好一会儿,攸桐都还没有睡着,这是怎么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偶尔门窗会有轻微的声动,猜测兴许是老鼠,但是后来攸桐竖起耳朵,听到了一股纸张破裂的声音,那种声音很轻微,但是从小被师父训练出来的听力立刻派上用场了。

    黑漆漆的房间里面,攸桐的床在门的对面,而她背对着门睡的。

    看来这是被人盯上了啊!有贼!

    很快,攸桐鼻尖嗅到了一丝香气,立刻抓住袖子,捂住了鼻子,这一切动作都很轻。

    门悄悄被打开了,有两个黑影在慢慢接近……

    攸桐有着非常敏锐的感知能力,知道来人已经在渐渐靠近自己了,但是她此时背对着黑影,根本不知道身后的来人是什么情形。

    就要近了!怎么办?攸桐一动不动,装作睡着的样子。

    不知来人底细和功底,出手还是不出手?

    打定主意,只要一感到杀气,就立刻出手。但是良久,都没有感到杀气,只是感到身后的人退了几步,但是没有离开房间,在房间里面转悠着。

    难道为财而来?

    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帮贼!

    过了一会儿,感觉门要被打开了,看来是贼要逃跑了,怎么能让你跑了呢?

    “啊!”随着一声惊呼,两个黑影倒在了门口。

    攸桐此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手里托着灯笼,悠哉地看着地上倒下的人,两个蒙面男子,手里并未带武器。

    “还想来偷姐姐我的东西!活腻了!”本着好人的原则,攸桐没有害人之心,私心想着给点教训放了算了。

    岂知,正当她掉以轻心,地上两个本来以为昏迷过去的人突然跳了起来。

    手里是镰刀,还泛着银光。

    “断魂镰!”有点来头啊!攸桐飞速放好手里的灯笼,抽出床上挂着的长剑,和两人对抗起来了。

    长剑刺出,与敌人短兵相接,刀刃相碰的声音,很快惊醒了隔壁了苌楚。

    “说!你们到底来干什么?”本以为是劫财而来,但是攸桐发现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银子都还好好的在包袱里。

    对方并没有回话。

    攸桐的实战经验并不多,但是凭着师父多年传授的功力,加上本身也吃苦耐劳,所以几个回合下来,攸桐就感到对方的功力在自己之下。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黑影在空中对望了一眼,意会着什么,待攸桐冲上去的时候,黑影已经破窗而出了。

    苌楚来到攸桐的房门外敲门,询问何事,当时攸桐专心迎战,并没有给他开门,只是说了声进来。

    待他破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黑影从窗户边消失。

    “追!”苌楚率先跳出了窗台。

    攸桐并没有跟上去,万一是调虎离山之计呢?先前忙着对付敌人,并没有太仔细查看包袱,只是随便看了一下,这回她要仔细检查一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拿开灯罩,拨动灯芯,使房间更亮了。

    翻开了包袱,出了有翻动过的迹象,什么也没有丢。

    “奇了怪了……到底想要什么呢?”攸桐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

    那镰刀是断魂镰,师父曾经说过,那刀有剧毒,是一种南海流传过来的神秘武器,之所以可怕,就可怕在即便是刀背也是有毒的。

    她装睡,然后出击,踢了两个黑影的后脑勺,然后黑影就倒下了,本以为对方功力不过如此,敢情也是装晕的?

    一切就等苌楚的结果了。

    窗户已经遭到破坏,还不知道明天怎么跟老板交代,要说是有小偷,万一对方不信呢?

    最重要的是!你让我今晚睡哪儿啊!本来就不暖和,还破了两大洞,寒风入里啊!

    想着这些,攸桐就恨不得把刚才那两贼给弄死……

    再说这边,苌楚追出了客栈,对方轻功比不上苌楚,但是也在尽力逃亡,到城外官道边的时候,竟分开逃跑了。

    没有犹豫,直接往左边追去了,因为要是有半刻犹豫,就可能追不上了,总之擒获一个算一个。

    “还想跑!”他并不是初入江湖,不像攸桐那般心慈手软,直接从手腕间飞出了无数根钢针,扎入了前方那个蒙面人的后颈。

    那些钢针有着很大的麻醉作用,少则让人浑身无力几天,多则终身瘫痪。

    腿软了吧?蒙面人噗通就摔到了地上去。

    谨慎地靠近倒下的人,精通医术的苌楚一眼看出并不是装的,况且对于自己研制的钢针,他还是很自信的。

    翻遍了蒙面人的身上,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唯一引起苌楚注意的就是,左手的小指外沿有一个小小的刺青,一株墨梅!

    “真是的,跑什么跑嘛!还要劳烦我弄晕你再带你回去。”因为对方已经不省人事,苌楚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就扛起蒙面人回了客栈。

    “天啦!你竟然把他带回来了。”攸桐看到苌楚托着一个蒙面人回来的时候,如此感叹到。

    “带回来让你拷问啊!知道你喜欢干这种事。”看我多好。

    “这倒是!知我者,楚楚也……”

    听到楚楚二字,苌楚只觉得鸡皮疙瘩一波接一波地上涌。

    揭开蒙面人的面罩,看模样,也就二十左右,年纪轻轻,做啥不好,做贼,正要这样惋惜一番,苌楚说话了。

    “我看不像普通的贼,他的左手小指外沿有个墨梅的刺青,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你应该没有丢什么东西吧?我翻了翻他身上,也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更没有你的东西。”

    “你要发现值钱的了,还会告诉我?”攸桐心道,我还不知道你首先打的什么主意,他以前可没有少干贼偷贼的事情。

    “嘿嘿……”苌楚笑得暧昧不明,要是真发现了什么值钱的物件,还真不一定告会告诉攸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