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途逢断魂镰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1本章字数:1893字

    据苌楚说,他用了十多根钢针,上面的麻药,估计得让这家伙浑身无力十几天。

    “把他弄醒啊!这样怎么问他问题嘛!”攸桐对苌楚说到。

    “掐人中就可以了!”

    于是攸桐就过去掐那人的人中,果不其然,他醒了。

    那人似乎还在迷糊状态,睁开眼睛看到攸桐审视的目光,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你们!”

    “别害怕,只要你告诉我们,是谁派你来的,来做什么,我们就放了你!” 她可是全无杀人之心的。

    但是攸桐这话刚一说完,对方就垂下了头颅。

    “喂!回答我啊!”攸桐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反应过来。

    苌楚拉住了攸桐:“他自杀了!”

    “什么?”

    过去一探脉,才知是真的归西了。

    “我说你这个人真是的,好端端干嘛寻死啊!”攸桐是大概猜到了对方是为了保守秘密而自杀,但是无论什么原因,这样的举动在攸桐看来都是愚蠢的。

    攸桐初入江湖,头一遭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好好一条命,偏偏替他人卖了。

    “先别靠近!”苌楚说到,然后去点了死者身上的几个穴道,发现并不是假死的,才完全放心了。

    “他是咬舌自尽还是中毒了?”

    “ 自断了心脉!”

    这句话给了攸桐深深的震撼,自断了心脉,那是何其残忍的啊,也就代表着不给自己任何活路了,中毒可以解,咬舌自尽还可以被阻止,唯独自断心脉,旁人看不出来,速度也快。

    “简直愚蠢!谁值得你这般效力啊!”

    “本来我以为是逸辰安做的,但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那家伙虽然可恶,倒也不会随便弄出人命来,况且还有很多疑点。”死者左手上那个墨梅的刺青,在苌楚脑海里面一直挥之不去。

    攸桐默默地点头,再看看两扇破掉的窗户,再盯着死者,有一些怨念:死了就算了嘛,我还要替你赔钱。

    墨梅刺青?偷盗者?这些成了一个谜。

    “现在是丑时了,我们要在天亮之前把这个人解决了,不然第二天,被老板或者店小二发现,引来官府的人可不妙!”说完,苌楚就又扛上了那个蒙面人。

    “去哪儿?”攸桐是很想把这个人埋了的,却一时想不起任何地方来。

    “去乱葬岗!”

    在边关,乱葬岗是不只一个两个的,前朝末年战乱,尸横遍野,也就生出了这么多乱葬岗,安放那些无处可归的亡魂。

    追在苌楚身后:“我们把他埋了好不好?”攸桐想着这么一个人被扔到乱葬岗,无缘面见父母高堂,岂不悲哉!

    苌楚忽然停了下来,立在了城墙上,出了拂茵城,往西,就有一个乱葬岗。

    还好这里没人,寂静月色,城门墙上,立着两个人,一个人还背着一具尸体,这画面着实诡异。

    “这只是第一个,若是你以后都要把死去的人埋了!不如去开个棺材铺!”他没声好气的说到。

    只觉得心里有一股凄凉的感觉,听到苌楚这样说,攸桐只觉得他好冷血,但是他说得何尝不是道理,以前师父也跟告诉过自己,江湖无情,不要心软……

    可真真遇到了,心里还是有一道难以跨越的坎。

    “等一下!”攸桐见苌楚飞走了。

    忽的,苌楚又顿住了,说:“攸桐,你还是别来了,乱葬岗,那个地方……”

    话没有说完,苌楚就没有说了,继续前进。

    “那个地方血腥?残忍?还是阴气重?”默念着这些话,她还是跟了上去。

    城外,西边,树林,乱葬岗。

    夜风习习,攸桐刚要进去,就见苌楚从里面出来,苌楚拉住了攸桐的手,说:“别去了!我们回去吧。”

    有些犹疑,攸桐还是没有进去,她有些怕见到那些场景。

    只是小时候听师父讲过,他是从一堆尸体中抱出苌楚的,苌楚原本的家,好像被什么人灭门了。

    他,那么小,就亲眼看到了那么多人死去,何其残忍,是不是见惯了生死,都会麻木……

    “苌楚……”攸桐叫了一声。

    “嗯。”

    “其实你也有些难过的吧?”很少,两人这么平和轻声地说话。

    “不!”干脆得不正常。

    攸桐才不相信,但是却没有再问了。

    回了客栈,攸桐看着那破窗户,没有睡觉的心情。

    “不如你来我房里睡。”苌楚戏谑地说到。

    “算了,万一我把你咋地了,你要我负责怎么办?”攸桐很郑重地说到。

    “我不会要你负责的~”

    “那好呀!”攸桐开心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苌楚跟出去,还在纳闷这丫头怎么突然这么听话了。

    但是接下来他就发现了一件事情。

    攸桐进了他的房间,直接关门,上门闩,锁死!

    只听里面那人对他喊道:“楚楚,你今晚就在那没窗户的房间凑合吧!”

    “奸诈小人!”苌楚嘴角抽抽。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是小人……”对于自己被说成奸诈小人这件事,攸桐丝毫没有要反驳或者反省的意思。

    “等着,我把你那间房的窗户也弄破!”

    “你敢!”

    他还真敢,当苌楚破窗而入的那一刻,标志着攸桐的小人计谋失败。

    攸桐心痛地看着又破掉了一扇窗户,指责:“你看!又要多赔一扇窗户的钱了!”

    “现在心痛了,之前不是花钱挺大方的么?”苌楚不以为然。

    “算你狠!”攸桐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一想,另外一个人的窗户也破了,那就一起吹风睡吧。

    人就是这样,只有自己一个人落难的时候,心里不平衡,当有人陪自己落难的时候,心里就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