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街人送来函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1本章字数:1972字

    第二天,两人退了房,店小二来打扫的时候,看到损坏的窗户,大呼不好,赶紧去告诉掌柜。

    掌柜正在柜台上数着银子,淡淡地说:“是楼上窗户坏的事儿吗?两位客官已经赔过了!”顺带心里还喜滋滋的,这钱给得有点多啊。

    客栈外面。

    “那掌柜的开心死了吧?”对于刚才攸桐甩出的一大包银子,苌楚很是心疼滴。

    “又来了。”攸桐心想,给都给了,还跟个怨妇一样,真是烦人哩。

    “二位是苌楚公子和攸桐小姐吗?”突然从旁边冒出来一个人。

    呼,攸桐吓了一跳。

    点点头,是啊。

    “找我们什么事?”有点奇怪啊……

    “这是给二位的!我们公子广邀各路江湖人士参加老爷的六十大寿!”说完,那人就转身走了。

    “喂!等等啊!你们公子是谁啊?”攸桐想追上去,苌楚却拉住了。

    喏,指着请帖上面的落款,逸辰安。

    “原来是他啊!”先前传言的那个风花雪月的富家公子。

    这请帖倒也别致,如同青花瓷的瓷胚,里面字儿也写得很好看,这让攸桐升起了几分好感。

    扬起手中的请帖,问:“你说,咱去还是不去呢?”

    “去!如此难得的机会,怎能不去呢!”

    “正合我意!”攸桐邪邪地笑了。

    请帖上面写的日期是明天,虽然来得突兀,也有很多疑问,但确实对于攸桐和苌楚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多结识一些人,说不定还能遇到有缘的人。

    师父给的玉佩,说只要遇到有缘的人,上面的流离二字就会消失,但是却没有给其他任何线索,所以只好他们自己慢慢寻找了。

    “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疑问,别急,我们找个客栈好好讨论!”苌楚看着攸桐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到。

    先前那个客栈,她们是不太想去住了的,因为行踪已经暴露了。再加上攸桐心里还有些许阴影的。

    又找了一家客栈,这次攸桐还是拉着苌楚的手进去的,她是不太能理解中原人的习俗和观念的啦,什么入乡随俗的话,苌楚讲的,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苌楚后来嘀咕了一句:以后嫁不出去,可不能怨我。

    “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

    “奇怪,明明听到你在说什么的。”

    这次,老板还是问,是否要一间房,攸桐说两间,顺带指了指苌楚:“这是我弟弟!”

    苌楚的脸一下子垮了,弟弟……

    房里。

    “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的?”看着请帖上写的两个人的名字,攸桐很是纳闷。

    “兴许是从掌柜那儿得知的!”

    喔~攸桐想起了,昨天住房的时候,是写了自己名字的,当时苌楚劝自己别留真名,她想着无甚大不了的,就没改。

    “这些人消息可够灵通的啊,但是为什么他要请我们呢?”

    “想来是昨晚我们被人看到了,泄露了武功底子,不然就是昨晚那两人就是逸辰安的手下!”除却这两种可能,苌楚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可能。

    “看来有必要去一探究竟了啊。”

    攸桐嘴角扬起一抹诡秘的笑容。

    这丫头又要做什么坏事了么?

    拂茵城这几日比较热闹,因为城主的六十大寿,很多江湖人士都接到了请帖,其中也包括了苌楚和攸桐。

    至于为什么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晚辈也会收到请帖呢,这就得问逸辰安了。

    城主府。

    花园的水榭亭台,潺潺流水,徐徐微风,风吹动纱幔,里面坐着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手如白玉,执青瓷的茶杯,不知是在赏春光还是在看美人,花园中,有几个女子在翩翩起舞……

    “少爷!请帖已经送完了。”

    “嗯,好!下去吧!”

    逸辰安站起身,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两个人,那身法,除了西江老人,还有谁会?难道是西江老人的弟子?所以他才邀请了他们。

    “师父名气很大么?”攸桐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明白,就算昨晚被发现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师父曾经说过他的轻功和身法是江湖上独一无二的,稍有眼力的人便能识出。也许,他老人家在中原名声还是不小吧!”

    攸桐嗔怪:“师父也真是的,要是早告诉我,原来他这么有名,我以后遇到事儿就直接报他的名字了!”

    “就是知道你会这么干,才没有告诉你的……”苌楚是比较能够体会师父老人家的良苦用心的。

    “你什么意思?”攸桐斜眼。

    “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苌楚急忙摆手,看向了另一处天空。

    这臭小子,真的时常让她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一直以为自己的师父西江老人,不过就是个会点医术,会用点毒,会点武功,懂点天文地理,星象八卦……的老头子,而已。

    攸桐不大勤奋,除了轻功,许多东西都只学了个皮毛,倒是苌楚,医术,用毒,天文地理都学得不错。

    每回,西江老人都感叹,说,女孩子,武功不好没关系,会点女孩子该会的就成了,但是这个时候苌楚总会说,她是女孩子么?接下来的场景就是攸桐追着苌楚到处跑。

    后来想起来,苌楚都觉得,自己的轻功八成是攸桐给追打出来的。

    “要是这其中有诈,怎么办?”把请帖翻来翻去好几遍,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苌楚可是豪不在意的。

    “但是这请帖来得太蹊跷了,我得去探探虚实。”

    “怎么探?”难道你是要去私闯民宅?不,那不是民宅,是官府。

    “请帖上面不是有写嘛!辰安于辰安居静候佳音。”把地名都写上了,明摆着让人去找他嘛!

    一般请帖是不这样写的,什么于辰安居静候佳音,这很可能是特地写的。

    苌楚并没有仔细翻看请帖,听攸桐这么说,拿过去一看,才发现,是有些突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