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夜探辰安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1本章字数:2104字

    夜幕降临,浩大的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树梢闪过,映着皎洁的月光,苌楚看了一眼,无奈笑笑。

    还真是说行动就行动啊。

    半个时辰以前。

    “攸桐!你这是要干嘛?”只见她准备了一身夜行衣,在比划着蒙面的黑布的大小尺寸。

    “你觉得呢?”这不明摆着嘛!

    “ 这样有损师父他老人家的声誉啊。”

    攸桐白了他一眼,意思是,这么看不起我的水平啊,就一定会被发现么!

    苌楚耸肩,随你咯,到时候可别说认识我。

    就这样,半个时辰后,攸桐离开了客栈。

    本来趁着夜晚潜入别人住宅就是件不礼貌的事情,加上第二天,他们还要去拜访呢,这多说不过去,但是攸桐可没听进去。

    根据白天打听好的地方,攸桐绕过西街,再左转,再前行百步,就到了请贴上所说的,辰安居。

    外面有块再普通不过的匾额,写着辰安居三个字,只是匾额下面的一行小字却让她愣了半晌。

    下面写着这样一行小字:沐雪烟霏流离醉

    流离醉?引起他注意的只是流离二字,难道逸辰安就是师父说的那个有缘人?但不能单凭着这两个字来判断啊,思及至此,攸桐决定接近这个叫逸辰安的人,倘若她真能令流离佩消去字迹,那么自己就可以早些回到西域了。

    沐雪烟霏流离醉,焚火长年四下催。

    本来只是好奇逸辰安邀请自己和苌楚的用意,但是自从看到了流离二字,心里却有些不平静了,难道只是巧合?

    门外并无人守候,攸桐退了几步,到侧面墙身处,跳了上去,探出头,瞧见院内空无一人,这才敢跃入院子里面。

    “这些人的想法真奇怪……”看着 院子里面回廊处处,假山亭台几处,流水百花,纷纷成雨,明明是一派诗意盎然,攸桐却觉得很是无趣。

    不是她不懂得欣赏,是她觉得风景山水人造得再美,那也始终是假的,不如出行游玩,何必拘泥于这一方小小的亭台楼阁,用假山假水来粉饰这无趣的庭院。

    在青石板上轻轻地移动着步子,身子轻盈,路过之处,连树叶都没有任何摇晃。

    几个来回,绕了几圈,攸桐是不知道所谓庭院都分堂前,西厢,东厢什么的。

    朝着远处还有些许灯火的房间靠近,这房间是院子里比较大的一间,想来该是主人住的。

    一跃上了台阶,藏在转角的圆柱处,轻轻探头,屋内光不算亮。

    “姑娘找谁啊?”背后突地响起一个悦耳的男声。

    只是在攸桐听来却惊了,她竟然丝毫没有发觉背后有人!

    “呃……”一时语塞了。

    一把折扇轻触到了攸桐的肩膀,攸桐转身,一个白衣男子立于身后。

    即使是夜色朦胧,她也看得清他的笑容,如春水映梨花,身上的白衣都失色。

    “这位姑娘,为何不说话啊?”对方看起来美誉丝毫敌意。

    说啥话啊,她这是做贼心虚了。

    那男子止住了笑容,收回折扇,道:“莫不是做贼心虚了?”

    “不!不!”攸桐连连摆手。

    “哦——”对方看来似乎是相信了。

    “其实……其实……我是来找一个人的。”她确实是来找一个人的啊。

    “找谁?姑娘不妨说来听听,兴许在下还能帮上忙。”

    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啊,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找谁?

    “我也不知道他名字,只是进来看看……”

    “哦——”又是尾音拖得老长,对方莞尔一笑,盯住攸桐的脸,她的脸此时还蒙着块黑布呢!

    “既是寻人,何故蒙面呢?”

    “啊!?”攸桐一时不知道如何答话了,编还是不编?跑还是忽悠?这是个值得纠结的问题。

    “姑娘要是有什么难处,不说也可以,但是这样我就帮不了你了!”

    “这个……那就不帮吧!”这种时候赶紧走人比较好!她编不下去了。

    正准备溜之大吉,手却被抓住了。

    蓦地,回头:“干嘛?”

    “这么心急去哪儿啊?姑娘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他看起来很有诚意的样子。

    听苌楚说,大男人没事问小姑娘芳名,多半不怀好意的。

    于是乎。

    “名字就算了吧,呵呵……”攸桐抽回手臂。

    她要赶紧离开,待会儿把院子里的主人引来了可就不好了。

    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身后飞来一片树叶,擦过她的侧脸,蒙面突然掉了。

    攸桐惊异地回头 ,对方正好看见她的正脸。

    俏丽清秀的脸蛋,倒是不失所望。男子抿嘴轻笑,这女孩蹩脚的谎言和有些不笨拙的举动让他有些想笑。

    攸桐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刚才那片树叶,就是用这片树叶,那人摘掉了她的蒙面,好深的功力。

    “还给你!”攸桐甩出树叶,直指那人。

    折扇一挡,树叶碎在了空中。

    此时,攸桐黑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墙头。

    “轻功不错,深得西江老人的真传。”那男子还站在原地,下了如此结论,也只有轻功可以了,方才自己出现在她身后,她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太大意了吧。

    “嘎吱——”门开了。

    苌楚抬眼,攸桐回来了。

    “你怎么在我房里?”

    “等你啊!”苌楚说到,从攸桐离开的时候,他就在她房里,两人还一起讨论过一些问题。

    估计这家伙之前就没离开吧,攸桐走到桌前,坐下来,自顾自倒了杯茶。

    苌楚注意到攸桐蒙面不在了,而且头巾耳侧还有一个小小的缺口,看来是行动失利啊。

    想到这儿,苌楚嘴角上翘。

    “看来,你心情不错啊。”攸桐语气不太友善。

    “嗯,某人行事不太成功,我自然开心。”

    “臭阳桃!”

    苌楚这个名字其实就是阳桃的意思,小时候,攸桐不开心就会叫臭阳桃,只是长大之后,就很少听到攸桐这样叫了。

    “劝你明儿个易容一下,免得被人认出来!”苌楚看着攸桐耳侧边的头巾那个缺口说到。

    攸桐伸手一摸头巾,才摸到有个缺口,估计是先前那家伙干的吧,武功倒还不错。

    看样子,那人估计也是明天的宾客,万一被认出来,再万一被抖出来,她夜潜辰安居的事情,那就丢脸了啊……

    还是易容吧。

    想着,攸桐又赶紧翻包袱,找人皮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