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千草楼初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11本章字数:1866字

    “我说攸桐啊,你怎么糊涂到连春宵散和普通发热的药都分不清啊。”待药效过后,苌楚有些感叹地说到。

    因为春晖散的原因,攸桐出了一身汗,然后就好了,没有任何异常。

    “不是都会发热么,怎么区分啊?”攸桐很虚心地问到。

    苌楚扶额,道:“让你不学好。”

    “到底有什么区别啊?”听苌楚这么一说,好像自己还真够白痴的呃。

    “春宵散除了发热,还会……还会……”苌楚觉得后面的话有些不好说出口了,这丫头怎么一直这么神经大条啊。

    “还会?到底什么啊?”

    “算了,说了估计你也不会明白。”苌楚摆手作罢。

    “嘿!最讨厌你们这些说话说一半的人了!”攸桐开始不悦。

    苌楚深知攸桐刨根问底的性子,正愁该怎么解释。

    “攸桐啊,其实你真的中一回春药,你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了!”苌楚很认真地说到,顺带从包袱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

    “好啊!你竟然随身带这种药!”攸桐一脸鄙视。

    苌楚不以为然,觉得自己随身带了这个药不算多稀奇。

    “就算没带,我还可以现配啊。”换言之,带或不带,都是一样的。

    “老实交代,你带这个要干嘛。”攸桐眯起眼睛,盯住苌楚。

    “春药嘛,能干嘛,当然度春宵咯。”苌楚白眼道。

    攸桐更加鄙视苌楚了,说起这种话来一点不害臊。

    “不管,我替师父没收了!”攸桐趁苌楚不注意,一把夺了过来。

    “假公济私!”苌楚斜眼道,拿走就拿走吧,他还可以再配。

    “管我假公济私还是真的没收啊。”攸桐扭头出了苌楚的房门。

    只听苌楚在后面喊道:“那药性很大的,一次不要用太多……”

    “嗯~知道了。”攸桐慢悠悠地答道,这感觉怎么好像她想要用一样啊。

    手里握着小瓷瓶的攸桐,转身亮起她一口白牙,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笑了,窃喜。

    没走几步,攸桐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像发生了什么事。

    跑到阳台上去一看,发现很多人都朝一个方向跑去,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攸桐凝眉琢磨了好久,见着楼下上来的小二,端着茶水,便问到。

    “小二哥!这外面是怎么了,都跑到西边去了!”攸桐记得那边应该是城隍庙,来的时候,听苌楚提起过。

    “姑娘不知道啊!这是千草阁历年的传统,每年今天都会到城隍庙做善事,让全城百姓去求医问药。”

    “哦,这样啊。”攸桐觉着千草阁这确实是做好事了,虽然她从来没听说过千草阁什么来头。

    “姑娘!你要是需要看大夫,趁早去吧,挤着呢!”

    “那个什么千草阁很厉害吗?”

    “反正我们这儿没有说它不好的,医术精湛,药到病除。”说完小二哥就走了,攸桐还在望着下面的人流发呆。

    “怎么,你也想去?”苌楚突然出现在了攸桐身后。

    “我又不用求医问药,不过去看看也是好的。”万一遇到传说中的那个有缘人呢?

    拿出手里的玉佩,看着上面流离二字,实在是苦恼:“你什么时候才消失啊。”

    “别急嘛,慢慢来,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呢。”

    “你啊?我可不会相信你和我一同入关是单纯为了陪我。”从一开始攸桐就知道,苌楚肯定有别的目的,只是他没说,她也没问。

    “的确不只是为了陪你……”苌楚轻声念着,但是没有把话说完。

    意外的,这次攸桐没有刨根问底。

    “我们去城隍庙看看吧!”攸桐拉起苌楚的手就飞出了窗外。

    “这么着急干嘛!”

    “听说那儿人很多啊。”

    “你又不看病,慌什么呢?”苌楚不解。

    攸桐停下来,拿出刚才抢的那小瓷瓶,微笑道:“问问看这药什么药性啊。”

    苌楚无奈:“我还会骗你不成。”

    “那可不一定。”你又不是没有骗过我。

    “交师妹不甚啊……竟然不相信师兄我。”苌楚在那儿扶额感叹,攸桐给了个白眼,继续拉着他朝西城奔去。

    走着走着,攸桐想起一事,问:“对了,那个什么千草阁是什么来头啊?”

    “其实千草阁呢,就是卖药的而已,里面还有很多江湖闻名的大夫,在江湖上名声还挺好的,从来不做害人的事儿。”

    “看出来了。”攸桐一路上发现去求医的人挺多的,是不是这里的人什么大病都等着今天去问千草阁呢?!

    “所以人家未必会告诉你春药的事情,就你那样儿,人家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拿来做好事的。”

    “我可以编一个理由啊。”

    “说来听听。”

    攸桐决定借口说是无意间从一个密封的祖传盒子里得到的,就想来问问,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听完攸桐的主意,苌楚汗颜:“哪有人用春药来做传家之宝的?!”

    “我这不是就有了么,就是没有人做过,那才神秘嘛!”攸桐自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借口,应该不会被识破 。

    “再说了,那么多人看病,忙都忙不过来,谁有功夫去揣测我到底想干嘛啊。”攸桐说到,又看了看手里的小瓷瓶,上面都没有贴张纸,写明用途……

    到达城隍庙的时候,果然是人山人海啊,攸桐都有些望而却步了,苌楚更是不想等待,欲转身回去。

    “天啦,比我想象中的人还多~”

    “我们回去吧!”苌楚说到。

    “来都来了,看看再说嘛,就算不是为了问药,也看看到底怎么个神奇法啊。”攸桐四处张望着,意欲找到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