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斩神之剑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1本章字数:2653字

        注:卡尔曼提尼与夏雅的愿望是重新回到由上帝统一指导的世界,神爱世人,怜悯众生,而当今反叛魔鬼与天使纷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人类所面临的苦难空前绝后,上帝目睹了人类在危机时刻不仅不同仇敌忾,反而人与人之间欺诈,自私,陷害,杀戮,幸灾乐祸。还有由于偷吃禁果,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上帝认为人类生而有罪,他对人性感到十分失望,意图毁灭全部的人类,重新塑造由诺亚传代的新人类。打着原罪的烙印,上帝诅咒了土地,人们不得不付出艰辛的劳动才能果腹,因此怨恨与恶念日增。人们无休止地相互厮杀争斗掠夺,人世间的暴力和罪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上帝看到了这一切,他非常后悔造了人,对人类犯下的罪孽心里十分忧伤。上帝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消灭。“但是他又舍不得把他的造物全部毁掉,他希望新一代的人和动物能够比较听话,悔过自新,建立一个理想的世界。

        第一次诺亚方舟事件中,他制造一场洪水淹没了时间的一切,西方人类几乎死绝,仅剩下来的都是有些实力的。当然这洪水波及不到东方,东西方之间隔着一片森林。天寿森林海拔极高,洪水根本渗透不过那里,就别说侵入到东方了。就算如此,那天寿森林的妖兽存在不知多少万年已然成精。是祖星最为玄奥的地域,没有之一。

        几千年前,而当时的卡尔曼仅仅是个大天使希尔顿的右翼护卫,同时也是创造夏雅的天使。他十分赞同上帝的愿望,并将上帝的学说贯彻下去,在天界。由于他过度地宣扬上帝的愿望,而被别有用心的神嫉妒,认为他区区一个西方天国下流四翼天使妄图继承上帝的宝座,于是受到西方极乐园几乎所有的天使的弹劾,批斗,被大批六翼高手追杀,其中主力就包括路西法率领的清剿部队。面对如此之多的高阶天使,他的主人大天使希尔顿也保不了他,他不得不逃出天国,有好多次险些殒命。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于是舍弃了肉体,灵魂出窍逃亡,骗过了追杀他的天使。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他的灵魂重组的趋势愈来愈弱,而他又不愿夺舍凡人的肉体。

        在灵魂消散之迹,夏雅自他的小世界里苏醒,此时的夏雅仅仅是个开发灵智不久的天使,夏雅给他缝了一个洋娃娃,将他的魂封印在里面。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她无法沟通上帝,为了寻求庇护,他屡次出现在东方神坛人注意得到的地方祈祷。这引起了天界寒家的注意,寒家觉得她走投无路,便给她指明道路,于是在寒家的指引下,他以被引荐者的身份进入了特雷克雅,毕竟是天界寒家吩咐过的,院长还特意为她修建一座城堡,一座坐立于死者安息战场的城堡,当时的特雷克雅的实力远比现在的强盛,那时第一任院长魔法水平已经超越了十六阶,学员都是最初建院时的顶尖高手,特雷克雅是不依附任何势力独立存在的学院。可惜院长毕竟是没有飞升,不过是肉体凡胎,逃不过生老病老。第一代院长死前将院长禅让给第二任,并警戒他要以礼接待夏雅卡尔曼两兄妹,第二任虽然实力低微毫无作为,还算信守承诺,并没有为难两人。不过到了晚年甚至有些骄纵,他废除了禅让制,让自己的孙子继承了特雷克雅院长,就是现在的院长,这个院长狡诈多端,不知盘算着何种阴谋,一方面与特雷克雅暗中,一方面表面明面与神圣纳维拉帝国缔结友好盟约。学院落在现任院长手里,面临沦陷是迟早的事了。

        卡尔曼与夏雅不再是以客人的身份介入特雷克雅而是以学员的身份,处罚院规依然会被处罚,甚至退学。

        卡尔曼虽然只有灵魂,但是还是贯彻着上帝美好的愿望,在几千年的研究中,他发现万事万物,以致天体运行都是以一种记录的方式存在着的。没有消除那种装置是不是就可以破坏世间的一切,然后再塑生命。

        卡尔曼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发现整个宇宙就是一个逼真的游戏,普通人是规规矩矩的玩,探究世界本源的人则在破解游戏代码,随着破解的进行,宇宙全息理论如果被证实并应用,我们都可以开转这个游戏,到时候,长生不死,七十二变,瞬间移动,原地复活什么的并非不可实现,甚至可以重新建立一个宇宙玩,当然这也包括了他重塑世界末日美好愿望。

        控制着这场游戏的布局者,并非上帝,上帝也不会掷骰子,而是无形之中已经是真正的布局者规划好了,那种存在在他看在他是广义上的神,是一种现象,无法被感知到。按照惯例进行下去,他会一直控制到态势的发展。

        在遥远的过去,可能是上几个文明。应该是有生物探寻到世界本源的存在,那是比上帝还要古老的存在,他们是一批古神,也可以说是一种现象,一种法则。操控着游戏正常发展的真正的神。他觉得就算是上帝也只是被操控地一方,不然上帝怎么可能会被条条框框束缚,以至于不可能亲自出手毁灭人类。比上帝还要厉害的神,上帝都只是棋子,每次卡尔曼想到这里,便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如果说这是一种现象,一种法则。那么记录着宇宙发现兴衰的阿卡夏的记录,无疑便是他研究的对象。

        阿卡夏是构成所有物质世界的基本单位。阿卡夏记录,万物出于于此,消亡于此。一种连续记录人类尘世经验的宇宙电脑,仅有少数超凡之特殊人物能够与之交感调和,这些永不朽坏的记录存在于超越时空某处的宇宙心灵里。阿卡夏的记录一旦迎来终结,那这场游戏大概也会全盘结束,所有的人或者天使都将随着游戏的终结而彻底的消亡,仅留下那微末的悲哀。

        无法识别的最高宇宙原理,万物来源于它,万物又回归于它。它非实体非物质非先天而又永恒存续,无始无终。阿卡夏就是一切创造物的起源于回归之地,它比一切万物都更古老,而阿卡夏记录则使得任何时刻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致归于遗忘之中,它记录了一切的信息。

        一旦真正的迎来终结,这可能不久是祖星的危机,而是宇宙危机。但是他并不希望人类就此彻底毁灭。他与上帝唯一的主张不同的则是,上帝需要以诺亚的子孙维系这个世界,而卡尔曼则希望未来的世界应该由全人类的共同理想作为维系的基础。

        在特雷克雅有一株参天古树,此树是卡尔曼以前在在天堂担任守护天使时,窃取的世界之种植入了人间,普通的数木是经过光合作用发育成熟,而这株古树来历非同一般,它是汲取死者的精华成长的生命之树,死之极境便是生,在天堂称之为世界之树,在西方象征着是生命起源的树。吸取死者的生命为养分,经过几千年的成长,赫然成为一株一百多米的参天大树,其根通达数千米,无论春夏秋冬都是枝繁叶茂,充满着勃勃生机。强盛时期的世界树的面积远不止这个程度,这不过是世界树成长期而已。他不光吸取生命精华,还会吸收死前人们对于美好世界的渴望,如果一旦阿卡夏的剑斩灭众神,那么世界树可以在时间长河中酝酿出新的人类,新人类的灵魂取决于死去之人的美好理想。这也是夏雅于卡尔曼如此迫切渴望战争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