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烟花易冷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1本章字数:2648字

        “如果我说是无偿帮助你的,你信是不信?”昔拉反问。

        夏雅更加狐疑,嘴角轻声哼道:“既然如此,那劳烦你能坚定不移站在我这边!”

        她们的对话并未做任何的装饰,就这样直白的说了出来。

        反叛上帝的天使最清楚昔拉的可怕,昔拉不言则矣,凡所说惜字如金,不容置疑的威严。现在这股势力如两股洪流一般融合在一起。以往对夏雅心存不满的,现在又要重新审时度势了。

        “现在开始投票!”昔拉一声令下,众恶魔莫敢不从。

        昔拉虽然是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堕落天使,外表却是相当于人类二十岁的少女容貌。与夏雅稚嫩的容颜比较起来,有些无与伦比的魅力。

        地狱炎牛蠢蠢欲动想说什么,却被生生憋了下去。他想说的是:“夏雅实力平平,又不似众位巨擘一般经验丰富,何况,他没有受地狱洗礼,算不得是地狱一员!”

        炎牛之想,不仅是它个人的想法,也是在座所有恶魔之想。

        本来可以借助自己获得的所罗门之戒奴役并控制地狱魔鬼的力量和昔拉的鼎力支持,那她取代路西法之位几乎已经确定了。但是夏雅却拒绝道:“昔拉大王!能否把选举之日定在八年之后,那个时候所罗门之力才是真正的苏醒!”其实她顾虑的是,不想现在就迷失自我,迷失最初的美好的印象,失去为妹的资格!

        没想到昔拉果断点了点头道:“依你之见!八年之后再论此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必须确保未来引领地狱之主的周全,所以……”

        她手中似有五色斑斓化作一团流光飞来飞去,似乎则是发光的蝴蝶。蝴蝶接着化虚为实,出现一个类似兽牙一样的物体。这武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杀念”,这杀戮气息生平罕见,这点还不是最为可怕的。其上的怨念才是让人心惊肉跳的。

        “天使刺被我亲自祭炼过,此物便是我与上帝冲突时,是被斩断的一角。不要小看这被震断的刺牙,它已有了灵性。光是这一角,可是杀死了七十多万的人类!你携带它,身处危机时,惧增的怨念会带来必要的效用。”

        夏雅伸手接过:“看来昔拉大王是执意要扶我为主,说到底您确是幕后主宰,有绝对的权威。”

        幻模少女吃吃道:“好有灵性的武器,我能感觉到我同源的力量。”

        最悲惨的莫过于萨麦尔,他酝酿好久的计划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夏雅搅乱了却无法发难,实际上内心已经火冒三丈早把昔拉和夏雅痛骂一顿了。

        “既然没有议案,那就撤了吧!”萨麦尔一句话宣告了此次议会的结束,他不再对其他人用上敬语。因为他火气特别大。实际上,操控议会的并不是他,怎能不内心恼怒。

        夏雅放弃了此次成为地狱之主的机会,而是选择在这八年里,希望以自己的身份活在度完余生。当贵族们陆续散去以后,夏雅动身欲要回到特雷克雅学院,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妹妹,请等一下!”

        夏雅转头看去,如同人偶般的幻模少女掩着小口娇笑道:“妹妹以后有望成为咱们地狱的主人,恭喜啦!”

        “我不这么认为!即使有杀戮天使相助,即使我如愿了,那时登冠冕为主的可能已经不是本人了!”

        幻模少女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何出此言,莫非你以后不是你?”

        “方才我就说过,八年之后所罗门之力彻底觉醒,这个力量绝非由我产生或引发!”夏雅早有有觉悟。竟有些一丝解脱之意,哥哥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要能够哥哥的心愿,那她可以随时死去。

        “知道了!原来……这就是你的宿命!”幻模少女若有所思,扼腕叹息。

        “呵呵,泯灭不是悲剧,永恒才是悲剧!我奋斗过,无悔过,才算不荒此生。被遗忘才是真正的不存在!无所作为才是罪恶!”夏雅决断说道,只是……真的无悔吗?

        幻模少女轻拍了夏雅的额头:“你啊!就是悲观主义者,一切都是变数,没必要盲目悲观。对了!你想知道杀戮天使为什么那么在意你吗?这个问题,或许我知道!”

        这个动作,好像她哥哥卡尔曼曾经,也总是溺爱拍她额头,那时候,她作为“武器”被培育制造出来,自从他有了意识起,记住的事只有被封存的黑暗的冰棺里岁月,无尽的黑暗和寂寞无时不刻不侵蚀着她的精神,本能让她哇哇大哭。卡尔曼曾是奉命看守她的天使,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渐渐有了灵智,卡尔曼无微不至的关照,教他说话识字。有时候她闹着出离开冰棺看看外面的世界哪怕只是透透气也好,卡尔曼为了她的心愿甚至几次冒险偷偷解开封印,担着被大天使长的惩罚的风险,担着天堂所有天使的唾骂驱逐的危险。曾几何时,他们也曾幸福生在天堂,只是……夏雅被制造出来的目的毕竟是杀戮的人形兵器,可惜生不逢时。

        “好怀念那段岁月啊!可能是我太敏感,总是缅怀过去!”

        “妹妹,你想不想听?”幻模少女见她似乎在幻想什么美妙之事,但这不是希望之光,而是追忆。

        “你说吧!”夏雅道。

        幻模少女闻言道:“杀戮天使的希望建立在纯粹的杀戮之上,最终的归宿是绝望,由于他杀念太大,错失了改变力。而你的希望,虽也是通过杀戮实现的,但你们有着质的不同!你不是纯粹的杀戮!这下你可以理解他为什么把你当做他的希望来培育了吧?”

        这个理由,夏雅也曾想过,也只能这么理解了

        “姐姐,你似乎很不简单!”

        幻模少女呵呵一笑:“额,妹妹这话缪赞了,好了!不说了,咱们正好顺路,你要出去,我也要出去办事,那我可以带你走出地狱!一起吧!”

        “好吧!结伴而行,跟着你很危险的,因为罗刹鬼已经对我起了杀心!”

        “这有什么危险的,鬼王城能有什么高手,只是一些小角色!妹妹还需要担心?”这话说起来无足轻重,就好像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夏雅自忖不是罗刹鬼的对手,若不是自己可以驱使地域所有恶魔的力量,还真的不能幸免于难。自己恢复人类之身后,实力下降竟然这么多。

        夏雅暗自说道:“哥哥,我不后悔撕碎自己的羽翼,忍受天池的洗礼!天使都是伪善的,我不做天使也不做人照样有长久的寿命!”

        一眨眼功夫,两人飘出了宫殿,出现了宫殿之外。

        外面阴风怒号,无数凄惨的怨鬼迷失在血海,血浪随着强劲地气流,一直延伸到海岸。定睛一看,这血水里面还有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血肉和骸骨漂浮在其上空气中夹杂着尸臭,和一些牛虻嗡嗡地响声。血海的周边陆地生长着茂盛彼岸花,赤色和白色的,品种多样。

        “真令人恶心!忍不住想吐!”这是夏雅第一反应。

        她们一路走来,并未遇到杀手袭击,在逼近井口之时。幻模少女摸出一把钥匙,唯一通行地狱的钥匙血之匙。

        她又将钥匙交给了夏雅。

        “地狱之门的禁制被破掉了,我猜一定是你做的,对不对?”

        夏雅不语,朝着地狱之门出口飞去。

        “再会!”极短的两个字表明了她的心意,她自始至终都没珍视过幻模人偶这位少女,经历了这么多,当然不会相信任何人,何况是地狱魔鬼。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根据上帝推演,一周后将会出现能改变西方世界的人!”说完此话,他难得露出一次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