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瓮中捉鳖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1本章字数:2346字

        正当独孤暗自庆幸自己成功潜入之迹,却听闻易水这么一番话,定然不是好事。身体没来由地一阵抽搐:“这么想要杀我?听陈易水的口气是已经发现我来了?”

        随即摇了摇头自语道:“这里是陈家地底五十丈之外,如此安全的距离,他是如此察觉到的!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天魔遁地术会被一个金丹期修炼者发现。但是还是不安,若是陈易水确定自己的位置,那不是瓮中捉鳖吗?亦或者他是在危言耸听?还是静观其变吧!”独孤一时间不知此话的真假,决定不打算打草惊蛇。

        “此次我们陈家要为修真界立功,还望诸位道友见证此子是如何被我们陈家杀掉的!”陈易水这话看似是说给台下宾客说的,实则是在向宾客之中三位楠月宗堂主显示陈家实力,也是陈易水如此迫切地想灭掉独孤的原因。楠月宗的实力比凌云宗还要强,也远超东方四大家族,将东土四家全部变成自己的从属家族!就是这个楠月宗野心最大,现今东土四家之中陈家属倒数第二弱的一家。这个排名取决于楠月宗,此次杀死独孤自然是给陈家带来荣耀。

        “杀了此人后,我陈家定然名动修真界,不知能否有资格让陈家晋升为中品修真世家?”陈易水说完此话便开始注意台下吗三位堂主,那三位堂主没有决断权,也不想回去向长老们汇报,并没有直接回答陈易水的话。

        独孤暗叫不妙,脑中浮现出好几种可怕的念头:“这个易水分明是在向楠月宗谄媚,他可不觉得陈易水如此大动干戈就是为了跟楠月宗堂主开玩笑?陈易水为了地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包括背叛朋友。独孤现在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剧烈。

        “他应该只是确定我此时身处陈家范围,具体在什么位置一定还不知道。现在他们还不可能迅速找出我,如果我持续用潜在地底,持续消耗了灵力不说,那陈家家主陈铁头可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他如果在场一定找到我,陈铁头境界高出我不知凡几,修炼的还是我最惧怕的神圣法决!我对他深深忌惮。如果现在动用灵力在地底移动,会被立刻察觉,如果不动,一样危险!怎么办怎么办?”这就让独孤最为头疼了,他决定匀速慢慢移动,直到移动到远比众人的安全区域,如此多的高手,让他不敢硬扛。

        “眼下,那三位楠月宗堂主应该不会为一个区区的陈家出手。就算真的出手,虽然有些棘手,但我自忖若是自己拼着重伤还是可以灭掉的!至于他口中的杀阵应该捕捉不到形同鬼魅的我,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这陈铁头,看样子他此时并不在场,陈家如此盛会居然不在!”这让独孤有所不解,但这正合了独孤的意。

        独孤一想到陈铁头此时不在,便顿时有了底气,不再有之前的焦躁不安。

        易水有些不耐烦,他对刚才楠月宗的态度很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毕竟陈家只是楠月宗的从属家族之一,实力比陈家强太多了,他们陈家除了陈铁头这一个元婴后期之外,再也没有元婴期高手,人才断层现象很严重。

        陈易水纠结了一会像是对着独孤说道:“独孤,还不现身?我知道你在听,你以为你真逃的出去吗?我们早已封印了出口,如果想从天空逃离,要陈家结界不可能感应不到,破去结界需要些时间,你觉得你来得及吗?游龙大阵也绝对会在下一刻让你形神俱灭。一切妖魔的克星的游龙大阵,可是由八名金丹期大圆满长老齐力催动下。这次我们倾巢而出,威力自然不是平日可比!”

        独孤当然知道陈家游龙大阵的厉害,数百年前的陈家风雨飘摇,任何势利都将其视为肥肉,人间界的陈家屈居三级修真国最弱的一家自然是饱受欺凌,其中便有东方最强家族欧阳家趁机杀人夺宝,陈家内部四分五裂,几欲解体。在这时候,陈家最为杰出的弟子陈远祥,创造出可怕的绝杀大阵,以持续输出灵元催动斩杀了众多侵犯之敌,欧阳家派出的修炼者被这阵法斩杀了大半,一小部分活着逃回来的修炼者描述起当时的情形一阵哆嗦:正当我们辄回时,突然有一股剧烈不安的感觉。天空蓦然被金黄色光幕包裹,四周传来了惊天动的龙啸之声震破了耳膜,不时便看见从青龙光幕时飞出。数目之多遮天蔽日,它们来回扑杀,每扑一次就有数十个丧命。”甚至传言有斩杀神明的威力,这也要求催动者的灵元深不可测。现在的陈家只有一名元婴期,发挥的威力远不如当年,当年陈铁头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少年,也被这阵法的威力惊呆,心灵深深震撼。

        “好了好了!独孤还不现身一聚,都是老朋友了,还道这就是见面的方式?你不会还抱有侥幸那种自欺欺人的念头吧!这么跟你说吧?从一踏足陈家地盘之时就被阵法锁定了,书阁地底五十丈确实是挺安全的距离!可惜从一开始就被锁定了!”陈易水忽然恢复了平静地说道。

        独孤苦涩一笑,这是最坏的结局,那便认命吧。再隐藏就真的是自欺欺人了。

        独孤心念一动,从地底飞快的向上升,不一会儿就便到达地表了。

        他眼神冷漠对易水反问道:“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独孤取消了天魔遁地术,从地下冒出了身形,高大威猛的身躯加上冷酷的表情把众人衬托的是那么的滑稽弱小的角色。

        陈易水再次哈哈狂笑:“你并非客人,你是不请自来,我的待客之道不针对你。你今天肯定是要死的,算了!我念在咱们昔日的交情,决定让你说完遗言!你可还有什么遗言代我转告的?我绝定给你半炷香时间考虑!”

        独孤搞不懂易水到底想干嘛心道:“这个易水如果能杀死我,早就行动了,以他嫉恶如仇急功心切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念在朋友之情吧!说明他对我有所忌惮,拖延时间?果然是等陈铁头赶来,那么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他们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

        独孤可并不怕易水与在场的众人,只是眼下是敌人的地盘,独孤也要开始揣摩起对方的意图:“楠月宗断然不会因为区区陈家出手,现在让我畏惧的应该只有阵法和陈家家主陈铁头,而这时间拖久了,让那陈铁头赶来,对我有害无益啊。”

        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决定分析一下这游龙大阵,他的神识以一种超高的频率探出分析此阵阵眼,思量着如何破坏此阵内部核心,以独孤的多年的经验,杀阵之中只要毁灭阵眼,或者找到灵力传感带便能破坏此阵。在场之人修为都不及他,想必有意隐藏神识,不会被有意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