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众矢之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1本章字数:2131字

        独孤一边放出识破,一边顺着陈易水的话回答道:“遗言?这么说还是要杀我!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杀了我你无非是在在此一战中扬名修真界,若是想得到楠月宗的青睐晋升中品世家,陈家还没那个格。就算是你如愿了,那又能怎样,获得不符的名利地位?没有相应的实力也不会坐的长久,不如我将我所知道有用的秘密告诉你,如果我说得秘密对你有用,能否放过我一命!”独孤当然不会傻到别人得到了情报,就会法外开恩放他一马,这么说的目的在于让对方分心,自己好探究游龙大阵。

        “你只要告诉我开天造化诀是否在你手上!”这说话之人不是陈易水,而在混在人群之中的青衫老者,这老者穿的袍子明显是楠月宗之人,在派中的地位绝对不会比几位堂主低。一身修为已然达到元婴中期。独孤深吸了一口气,之前还用神识扫视了众人,并没有发现了青衫老者,独孤对神识有相当的自信,这老者是如何避开他神识搜查的。

        独孤感觉很不妙,既然有个青衫老者这个例外,那难免会有其他隐藏高深之辈。

        旋即用传音的方式回答老者:“对!没错!那开天造化诀确实在我手上,怎么?莫非要强夺不成,如果我今日身死,在魂魄消散之迹会毫不犹豫焚毁它,这样开天造化诀便会失传!这总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结局吧!相反我可以与你们交易,你必须拿出让我满意的筹码!如何?”

        一向奉行财不外露,闷身发大财这种价值观的独孤也不得不高调行事了,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开天造化诀,还是要强行装作很精通的样子。这目前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那老者听闻此话有些顾虑重重,同样传音给独孤:“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希望你们楠月宗能保护我?开天造化决玉箴就在我的储物袋中,如果让我满意。我可以让你们抄录一份。若不按照我的指示来,我完全可以烧毁这法诀!虽然有些可惜,但总不能和自己的性命相提并论吧!”独孤讲起了条件,一切都显得洒脱至极,临危不乱。

        “劝你打消这念头,我们绝不可能保护你,修真联盟要是认为我们与你合作,那我们楠月宗恐怕会在一夜之间遭受灭顶之灾吧!”那老者根本考虑都不考虑独孤的条件,直接否定了。独孤没想到这老头倒也不笨。现在的独孤就是烫手的山芋。

        “可以考虑别的条件,这对楠月宗而言不算难事,我需要一件魂兵,你可以满足我吧!要知道以一件魂兵就能换到一本无上法决的交易,你是收益最大的一方,再慢慢钻研法决里面的神通,以后掌门都奈何了你!”

        “开天造化诀是辅助修炼心法,哪里有什么神通法决!你到底学过没有?”老者认为独孤在耍他,故意夸大其词。但是绝不会怀疑他没有开天造化诀。

        独孤尴尬,索性也不再与他讲条件,而是继续传音说道:“都说到这种程度了,依然不见你们表示诚心。算了!今日,我不惜铤而走险潜入陈家,已预料到自己会有不测,师傅告诉我今日魂灯连闪三下,并没有熄灭,就意味着我负伤不死。”

        “哦?修真界传闻你是散修哪里有什么师傅,虚张声势而已,你想以此威慑我们还不够还太嫩!你最好祈祷我们袖手旁观,一旦我们出手,你肯定死于非命!”老者面漏不屑之色说道。

        “不,我想说的是,我大难不死逃出来定要在修真界透露口风,说是你们楠月宗打伤了我,抢走了开天造化诀!彼时,你们楠月宗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独孤威胁的口气冷冷地对着老者说道。

        这老者听闻此话直接破开喉咙大怒道:“小辈,你活腻了!”

        这二人之前的对话都是神念传音,老者显得情绪不稳定,竟开始张口大骂独孤。

        众人一脸不解地看着老者,刚才还在问独孤是否有开天造化诀,没过多久就气成这样。是个白痴都知道这段时间他们在传音对话,老者尴尬至极,比之前的独孤还要尴尬。

        独孤稍微松了口气看来利诱加威胁有用。

        独孤对这看者破开嗓门很不爽,传音给老者,声音比老者还要愤怒:“安静点老家伙,不合作罢了,暴露了我你们楠月宗永远得不到开天造化诀。”

        “我不奢望你们能保护我了,只要不插手就行,因为我有方法逃离陈家了,这样双方都是获利的!你也不愿看到开天造化诀被陈铁头拿走还要装作绝无此事吧!”独孤接着说道。其实这才是独孤真正的目的,他早就知道楠月宗不可能帮助他,但是暗中保他不死还是有可能的,毕竟在开天造化诀的诱惑太大了。

        独孤当然知道这楠月宗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一定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必要时可能会出手,尽量不会让他死于陈家之手,一旦独孤逃离了陈家众人的视线,那他楠月宗一定会趁火打劫。

        老者没有理会独孤,对他如此称呼自己显得更加愤怒,考虑到日后的利益,便没有继续说话。心里却在盘算中一旦获得此法诀,必定要让独孤身首异处。

        陈易水自然也看出老者是楠月宗之人。没有拆穿他们的对话而是对着独孤说道:“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要获得什么秘密,而是纯粹地要把妖魔肃清干净。等了你好久不见你的遗言。好吧!看来是无人挂念你。真可悲!”陈易水说着。手中的杯子已经倒满了毒酒。

        “我是唯    个挂念你的人,来吧!让我以故人的方式送你上路,放心,这酒是我陈家采百种剧毒草制成的,入喉之后,会迅速吞噬元神,痛苦只是短暂的。你这具肉体不仅可以留全尸,我还会给你葬在故乡的!我心肠实在太善良了哎!”

        “你没有权利处死我!我确实杀死过凡人,但放出蛊命猫妖这锅,我可不背。你恶人先告状,那分明是你所为!怎又赖上我!”独孤说道,虽然委屈却也知道没人信他。

        陈易水将此事嫁祸给自己,独孤还是有些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