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初次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1本章字数:2118字

        “并不是!我答应放过他们就不会再找他们麻烦!在我出生的故乡,有一种神通可以改写人的记忆,若施法之人为被施法人神识排斥,那么神识弱得一方就是精神崩溃,能活下来都不错了。

        独孤转移话题:“方法就不方便告知了,你出生炼器世家的,父亲虽不是家主,却是实际掌管着冯家的政治事务,不会连个像样的法器都没有吧?你放心,之后定会还你,如果兵器还完整的话。我只是为了应付接下来的生死大战,冯姑娘不会吝惜的吧!”有的魂兵生存的机会又大了几分。

        “前辈可是要对付陈家主,要兵器的话,我储物袋还有些瑕疵品,但是威力很一般。”冯瑶无可奈何也能应着独孤的话回答。

        “有没有类似斧头之类的魂兵?类似斧头的大规模杀伤性的也行。”独孤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服了,本来以为对方绝不同意。于是便激动地说道。

        “斧状兵器,有倒是有,不过品质有些低,未成形的青铜器而已,更加没有祭魂!威力欠缺!”冯瑶也看出了独孤对这兵器的渴求,索性没有隐藏。

        “那把你的兵器给我!”独孤一听这不是魂器,虽然有些失望,但能获得一件称手的法器倒也不错。

        “这个我要了,可还有其他品阶高的法器!“独孤更加贪婪地索求,感觉自己像是强盗一般。

        “我……我出门除了一把匕首,和一把佩饰之外的就不用别的了。”

        独孤一眼便看出了此匕首的不凡之处,独孤最不擅长的就是匕首,这匕首还有有灵的,现在炼化此器的话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多想。还是说道:“这把匕首我也要了!”

        冯瑶恋恋不舍地从腰间抽到匕首,递给独孤。

        随即从储物袋甩出所有的中品灵石赠给冯瑶,灵石的灵力在充斥着此片区域,冯瑶虽是炼器世家子弟,从来不缺灵石辅佐修炼,但看到这十多块中品灵石还是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我租用你法器的价钱!”独孤无所谓地说道。

        这些灵石是他历年修炼中积累炸开的,他不想太依赖灵石,也就就自己留了三块。况且他今日若生还,一定不能再留在东方了。

        与此同时,陈璐,陈服两人已正在通讯陈家长老赶来。独孤有些大意,光顾着计划顺利进行的喜悦,竟没想到会被乘虚而入。

        “这……”冯瑶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冯瑶有些顾虑,若是当众收下了独孤给的灵石,那在陈家定然会认为自己与独孤合作,如果不收,这独孤万一觉得自己瞧不起他,没有合作的意图,以他杀伐果断的心性杀死自己也不过是探囊取物般轻松。

        独孤也意识到自己因为过于顺利失去了理性判断便说道:“我从不喜欢欠人情,今日若不收下,我就再杀一些陈家之人罢!”他没打算再杀人,而是威慑住众人。为了让冯瑶可以无后顾之忧地收下这些灵石。

        独孤从原地消失,在路径留下一道道流光,刹那间便突破了陈家蓄势待发的剑阵,直达陈璐。陈璐心如死灰,他的修为和陈浩不相上下,陈浩被一击秒杀,自己哪能接住这独孤的一击。故意手下留情其手在他的神庭穴一点,陈璐闷哼了一声脑中一阵胀痛,在原地呕吐不止。便倒了下去猝死了?

        那陈璐醒来之后变得疯疯癫癫,法诀也不会用了,竟对着陈疾一阵狂砍。

        陈疾一脸将陈璐踢开,这一踢这下陈璐再次晕死了过去。所有人皆暗叹独孤的歹毒。

        独孤接到这两把法器之后,意外的顺利。冯瑶似乎很坚强,并没有什么大小姐的架子,反而有种逆来顺受的感觉。这与独孤日常的逻辑确实有些大相径庭。

        陈易水最清楚不过了,这把匕首泛着蓝色的光晕,正是他不久同陈疾前往天兽森林的外围是他好不容易战胜一只四级妖狼把灵兽的魂印进去的,相当于金丹期圆满的灵兽啊陈易水愤怒地叫着:“你离瑶瑶远些,该死的!”

        说着痛骂一边手中不断动作着:口中念念有词:乾坤无极,诛神之剑,灭鬼斩妖。这是陈易水金丹期圆满的最强一剑封喉,有越级斩杀的威力。

        独孤的头顶赫然出现气芒惊天的剑阵,此剑阵四周旋转着七把飞剑,每一把都不算多厉害。陈易水当然也知道这是奈何不了独孤的,手中一合幻化成一个巨大的悬顶之剑。眼看着就要把独孤劈开,但是面对独孤这样的高手,岂会被击中。独孤秒动心法,身体瞬间移动到几丈之外。陈易水见没打中,气得睚眦欲裂。“这是元婴期才能施展的瞬移,如果让我的剑击中,哪怕只是擦到,就凭你这种家伙!”

        独孤双手一摊说:哎,那我就假装中的计,让你击中,满足你那可悲的好奇心吧!”

        陈易水吼道:“你不要嚣张,我刚才施展的还不是全力的诛神剑!”

        独孤呵呵一笑:“诛神之剑,真滑稽,这种威力能我都斩杀不了,如何杀得了神。你是来搞笑的吗?”

        陈易水不甘的嘶吼道:“绝对不允许你侮辱身为战士的尊严,希望你的自负和你的实力成正比。剑与吾的荣耀同在。吾剑出窍,斩断!”

        只见神剑斩向独孤的头颅时,独孤头顶魔气涌现,涌现出一团暗红色的气焰,这气焰滔天,源源不断,独孤早已蓄势待发,魔威浩荡魔气集中在独孤的头顶,将剑的光芒相持不下,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易水满脸的不可思议:“不可能,这是我的最强绝学,竟然只是将护体周围的护体魔气击散而已!”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易水只是同辈中的翘楚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这也在独孤的意料之中,独孤反而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独孤小声用低不可闻地声音说给:“我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吧!再见了,易水!”面漏一丝感伤。之后又迅速恢复冷态那么余兴节目到这里应该划上句号了!独孤正在考虑要不要杀死易水,最后还是艰难地做了一个决定,永别了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