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月之哀伤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32本章字数:2012字

        正当独孤与陈铁头的大战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西方的时差并不是白昼,而是夜间三更。夏雅来到了特雷克雅学院大门,她身影一转隐没了身形,下一刻便进入了魔法学院的。

        她如同往日一样轻车熟路地解开了她所在的隐杀阵,一路辗转来到了小路。那里已经不是家了,以后要习惯一个人生活。嗯,至少在八年内苟延残喘地活着。

        此地处在特雷克雅的边界,也是属于特雷克雅的地界。偌大的魔法学院,唯有这里却无人问津,因为此处是明确规定的禁地,里面阵法交错,极为凶险,当然这只是谣传。这是第一代校长规定的院训,为了不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

        现实刺得我隐隐作痛。

        等待,并心怀希望吗?

        至少我和大家生活过,至少也曾像人类一样开心过,悲伤过,体验过人的情感。我依然是人类,至少最近不会变。

        滑稽的是,地狱里还自称是非人类,是怪物的化身。

        矛盾,焦急,孤独,不知所措,这些感情,不正是切切实实是为人证明吗?

        这道小路无限延伸,让夏雅迷失回家的路,就如同进入了鬼打墙。他越走越不对劲。最让她心惊肉跳的则是,她看到的景物有一点扭曲,有种类似鱼眼视角的感觉,这一点细微的变化被洞察力敏锐的夏雅捕捉到了,以往,这条小道繁华热闹,这里的繁华指的是周围树枝上栖息着猫头鹰,蝙蝠。可是现在静得让人害怕。

        心情糟透的是,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地小雨,这雨的颜色是黑色的,黑暗的夜空中仅刮了凌冽刺骨的寒风,吹在夏雅单薄的裙子。孤寂落寞的凉意油然而生。

        天空那轮月亮的初露凶光,泛起的是赤红的微弱的光,滴滴塔塔的雨水不知下了多久,落在地面的凹陷地带行成水坑洼地,夏雅只顾着回到那座古堡,不顾一切的亡命奔跑。一个小小心被水坑绊倒,倒在了地上,身上满是泥渍。手腕刮在了地面的枯枝,如同人类一样自手腕处流出了鲜血。她咬破了嘴角,代表对命运的不屈与反抗。

        曾几何时,如果哥哥还在的话,她会用温柔的语气关心的问道:“伤到哪了,严重不严重?”那时候,她觉得哥哥好可怜,也好可惜!如果哥哥肉身还在就会她会毫不犹豫扑进哥哥的怀里。

        可是现在,就连灵魂也……想到这里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压制和委屈,毕竟心性还只是个孩子啊!也渴望被关爱,像个小公主一样被喜欢的人宠爱着。

        饶人一路坚强的夏雅,现在却变得小孩子的心思,“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好可怕,地狱好可怕……小雅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哥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这一刻,她双手揉着眼球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不是因为自己被划伤的痛,是一种内在的心痛。她想起了自己绝望时经常说的那句话:

        反正被撕裂了,身体被撕裂好还受得多。

        她之所以如此迫切地想要回到古堡,因为他不想相信哥哥身死的结局,不愿意相信这就是现实,内心坚信不疑地告诉自己:只要回去就还能像以前一样生活,什么地狱魔王,什么堕天使,什么所罗门都只是神话人物而已。这一切都是梦罢了,他努力不让自己哭泣,没什么大不了的,哥哥还在那里等着我,我一定要回去见他。仿佛刚才哭泣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

        从此之后,夏雅的体内又多了了一重人格,这次是一重名为“缅怀”的人格。并且从本体意识中分离出去。

        有时候,她常常问自己,自己到底是不是怪物啊!

        连续走了一个时辰都没有看见出口,自己被不知多少水坑绊倒,按常理来说,早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了,怎么会拖这么久。刚才一时情绪激动,竟然忘了注意这件事。

        糟糕!

        她有种不妙的念头涌上心间,“中计了。从一开始就踏进了敌人的圈套,这阵法被人动过手脚,有人用幻术模仿第这条路,估计永远都走不出去,直到死掉。这片树林没有生气,极有可能是幻化而成。就算没有人袭击我,我还是会死掉。虽然可以一两个月不进食,但不是长久之计。”

        “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阻挡我和哥哥见面的人,杀掉不就好了!”她狼狈地大笑起来,对哥哥执着的爱,几乎到了病娇态的程度。

        她飞向空中环顾四周,果然不见那颗象征生命古树,看来,如她料想的一样。这是走不出的迷宫,是另一片空间。还有可能是幻术行成。

        为了再次确定自己的猜想,她拔出腰间十多把匕首抛向空中,口中娇喝:“逆空连斩!风之凋敝!”

        这些匕首本就有灵性,在风之凋敝中,速度更快,这风不是单一指向某一方向,而是每一把匕首的飞行方向各不相同。匕首狂乱地乱斩,毫无规则的运动。有的斩断了树枝,有的穿透了大地,有的崩向了星空。

        只听“擦”的一声,匕首在虚空中像是刺进了什么,她恍然大悟。不敢怠慢,加快了攻势,攻击的面更广阔了。刚才确确实实是擦向肉体的触感,只见她撤回匕首上还残存着肉糜,看来已经是化魂匕首给腐蚀血肉模糊了,就是不见血,这说明什么?没有血的生物,肯定不是人类,她几年来,仅离开特雷克雅这一次,就发生这种事,只能联想了地狱生物了。

        夏雅在空中说道:“为什么要针对我?你应该有不弱于我的实力,为什么只是一味地回避?”

        ……

        没人回应。

        “够了!我没空和你躲猫猫,我数到三再不出现,我只能连同你的肉体一同湮灭在这里!

        依然没人回应。夏雅本以为有线索了,现在只能怀疑自己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