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1:00本章字数:2550字

    “我们可以用这个!”塞瑞斯清澈的眸子望着陆辰修的眼睛,那双被泪水浸润过后的眼眸此刻显得格外晶亮,如今这眸子正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让陆辰修心底涌起无限动力。

    陆辰修看着回力标迅速从身上解下绳子,但制止塞瑞斯解绳的动作,“绳子不能脱离我们,不然没有绳子,我们也上不去。”

    接下来,陆辰修一次次往上扔,希望回力标能勾住结实的足以承受一人重量的地方。可每次要么空投,要么勾在了碎石上,一点力都吃不住,这样一遍遍足足扔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筋疲力尽。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陆辰修感觉有点虚脱,他气喘吁吁得扶着岩壁,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休息,我来扔。”塞瑞斯接过他手里的回力标,继续刚才陆辰修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坚定得不曾放弃,她心中有一股信念,一定要把陆辰修救上去。

    原来当初她会来这山里,并非如她所说,贪恋此地美景,而是一种自我放逐的行为。

    一年前,活泼好动的塞瑞斯拉着她青梅竹马的恋人阿莱克斯进山探险。进山途中却遭遇山崩,两人不幸被困,阿莱克斯为保住塞瑞斯的性命毅然解开连接两人身体的绳索,放开塞瑞斯的手,一个人落入了万丈深渊,成为塞瑞斯心中永远的痛。

    这一年,塞瑞斯无数次进山,她的这种举动无异于想追随阿莱克斯而去,两个哥哥察觉她的心思一直守着她,没想到这次又被她溜出来了。

    在遇到陆辰修前,塞瑞斯落在断崖上,回忆着阿莱克斯的音容笑貌,她根本没想过会有人出现。

    陆辰修的出现打乱了她的心,她不知不觉把陆辰修跟阿莱克斯重叠在一起,潜意识里好像救了陆辰修她的心也能得到救赎一般。

    一次次的扔,一次次的失败,太阳已近当空,塞瑞斯感觉自己的手臂有千斤重。她的身体被汗水湿透,身上的衣服紧贴她的皮肤,像无数藤蔓缠绕着她,把她周身的力气都吸干了。

    一整天不曾喝进一滴水,此刻她喉咙干的像被砂纸刮过,连呼吸都觉得疼痛。

    “好了,休息一下吧。”陆辰修制止因过于运动脸色绯红的塞瑞斯,塞瑞斯虚弱的靠在他的怀里。两人都不说话,只有塞瑞斯剧烈的心跳声萦绕在两人的耳际。

    绝望感在蔓延,陆辰修手臂越收越紧,似要把塞瑞斯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塞瑞斯感觉很痛苦,肺里的空气被挤压,但她却又觉得有股莫名的安心。

    “看来我们真的要结伴上路了。”陆辰修故意发出一阵轻松的笑声,低沉的嗓音从他的胸腔传入塞瑞斯的耳里。

    “你不是说我们结不了伴的吗?”塞瑞斯把手臂穿过从陆辰修的腋下抱住他的腰。陆辰修身高182公分,塞瑞斯只到他的前胸,她把脸整个埋在他的胸前闷闷得说。

    “我那是骗你的,我是自愿下来救你的,所以我们没有区别,肯定会在一起的。而且你看我们身上绑着绳子,死了也是绑着的,想丢也丢不了。”陆辰修继续安慰。

    “真的吗?”塞瑞斯扬起头看向陆辰修,眼珠子咕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被月老的红线绑在一起,生死都不能分开啊!”塞瑞斯想起舅妈给自己讲过的月老的传说,被她移花接木用了起来。月老哪有这么粗的红线啊!

    看着她明媚的笑颜,陆辰修的心也似厚重的云雾被三月的春风吹散,嘴角露出愉悦的皱纹,快乐是会传染的。

    “是啊,你是我命定的小妻子,生不能在一起,死也分不开,倒不辜负月老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了!”

    陆辰修弓起背,倾下身子,把视线挪到和塞瑞斯平视的高度。

    塞瑞斯环抱着他的腰身微仰起头。看着塞瑞斯丰润的双唇因仰头而微启着,似在邀请他人的品尝,一双蝴蝶般扑闪的睫毛下星眸流光溢彩,魅人心魄,陆辰修喉咙一紧。

    此刻,陆辰修忘记两人身处绝境,他只觉得自己心里似有什么东西在满溢,如东升的旭日经一宿得酝酿亟待喷薄而出。他微眯起眼帘,俯身亲吻下去。

    “我有个想法!”就在他的唇即将碰到塞瑞斯时,塞瑞斯突然开口。

    “什么?”陆辰修突然被打断,脑子有点断片。

    “你把我扛起来,我再扔扔看,也许绳子不够长,我们再试着扔远点。试试吧!”

    经过两人一上午不懈的努力,陆辰修对这个方案已经失去信心,但他愿意满足塞瑞斯的任何愿望,于是把她扛在肩上。

    突然两人听到“咔”的一声,陆辰修脚下的岩石似乎松动了一下。

    “塞瑞斯,快仍!”不管能不能成功,这大概是两人最后的希望了!

    塞瑞斯拼尽全力,希望回力标尽可能飞得远些。她听到回力标落地的声音,紧张的手微微颤抖。脚下的岩石此刻又发出催命的断裂声。

    “塞瑞斯,拉住绳子!”

    陆辰修大喊,身体因脚下岩石倾斜剧烈晃动了一下,肩上的塞瑞斯瞬间掉下。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感觉脚下突然一空,那个他和塞瑞斯共度一夜的岩石已然崩离岩壁,朝无底的深渊坠去,两人的身体顿时飘荡在空中。

    塞瑞斯紧闭双眼,以为这回真的完蛋了。

    致命的失重没有发生,塞瑞斯喘息着睁开眼,感觉腰间一股沉重的压力。

    回力标这回似乎卡在了结实的地方,他们暂时得救了!

    陆辰修抱着塞瑞斯的身体,他的重量对纤弱的塞瑞斯来说是超重的负担,他立刻往上跃起攀住绳子。

    “我们成功了!”塞瑞斯惊喜的看着陆辰修。

    “爬上去!”目前情况不容乐观,岩石随时会崩落,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

    “你先上去。”塞瑞斯敛住笑容,冲陆辰修点点头。

    陆辰修深深凝视着这个一会儿像个没长大的孩子,笑得没心没肺,让人无语;一会儿又伤心痛哭,听得人肝肠寸断;而此刻,她又像个稳重的成年人,迅速做出最合理的判断。

    陆辰修也不纠结浪费时间,他在塞瑞斯的额前落下轻轻一吻,抚慰到:“放心,你不是一个人,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等着,我马上把你拉上去。”

    没等塞瑞斯回答,他已摒弃杂念,攀住绳子向上爬去。崖边的石子被绳子咯碎纷纷落在塞瑞斯的脸上,塞瑞斯没吭一声。

    陆辰修一鼓作气只想快点爬上去,他要赶紧把塞瑞斯拉上去!

    双手攀住崖边,陆辰修提一口气一跃而上,但脆弱的岩石撑不住他的压力,再次崩碎,眼见他又要失去平衡。陆辰修此时完全被求生的意志控制,他在绳子上借了一把力,手脚并用的迅速朝前爬去。

    他已脱离险境!

    还没等他喘一口气,回力标“啪”一声崩碎了原先扣住的岩石,绳子失去支撑呈“S”型在空中挥舞着飞向悬崖。

    “丫头!”陆辰修慌乱得扑向回力标,回力标因绳子的张力弹了回来重重击在他的眉角,顿时血汩汩流淌下来。

    陆辰修不管不顾,他两手使劲拽住急速下滑的绳子。绳子在他的掌心摩擦,此时他一心要救塞瑞斯,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疼痛!

    下滑的绳子被止住了,陆辰修不做一瞬间的停顿,一点点回收绳子要把塞瑞斯拉上来。当看到塞瑞斯的头出现在崖边时,陆辰修感觉眼睛胀痛,不知是被泪水还是被血水给模糊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