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撞车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1:00本章字数:2482字

    经过一番休整,又吃了点东西,两人开始下山。

    路上两人为保持体力也不多做交谈,只相互扶持着慢慢走。因昨晚下雨,地上的落叶都被润湿,落脚处一步一滑,走起来很是费力。

    接近山脚处,两人被一条湍急的河流阻断了去路。

    “这里怎么会有条大河?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啊。”塞瑞斯感到奇怪,难道走错路了?

    “不是,这条河原本没这么大,大概昨晚下雨,水势上涨才变成这样的。”

    “那怎么办?这里有桥吗?”

    “找找看吧。”

    两个人沿着河边寻找,希望能找到一座可以过河的桥。那河水湍急且上面时不时冲下大块浮木,靠人力是绝对游不过去的。

    “前面好像有桥!”远远的,塞瑞斯看见河上面似乎横着东西,应该是桥。

    “去看看。”陆辰修拉起塞瑞斯的手疾步走去。临近一看,发现是一颗被砍倒的树,上面确有被踩过的痕迹,估计是有人为过河做成的独木桥。

    “这...好像很难!”塞瑞斯上去试了试,脚下很不稳定。她面有难色地看着陆辰修。

    陆辰修环顾四周,此时已近黄昏,林中光线暗淡,再不过桥,就得在这山里露营了。这山脚跟山上不同,这里树木茂盛,林子里不知潜藏着什么危险的动物,已两人目前的状态根本抵抗不了猛兽的攻击。

    想到这儿,陆辰修抱起塞瑞斯把她放在独木桥上,自己也走了上去。

    “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护着你。”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的往河的另一边挪去。

    眼看着就要到达对岸,陆辰修眼角的余光瞟到上游冲下一截断掉的树冠,看体积绝对无法从桥下面穿过。他催促着塞瑞斯快点。

    河水很急,那树冠转眼已到两人身边,陆辰修迅速瞟了一眼,几乎出于本能,他用力推了一把面前的塞瑞斯,塞瑞斯瞬间被推上了岸。

    那树冠重重的冲击了独木桥,陆辰修一个不稳,刹那间钻进了河水里。

    “陆辰修!”塞瑞斯惊恐大叫。

    陆辰修被河水卷着,他奋力抓住独木桥的桥身,才没被河水冲走。那树冠被独木桥拦截了下来,独木桥受到冲击早已偏离原位,但还横亘在河面上。

    “陆辰修!”塞瑞斯趴在河边焦急的叫唤,她试着慢慢爬上独木桥,陆辰修发现后立刻阻止。

    “你别过来!”陆辰修刚才落水时被河水冲到了独木桥的下游,他现在正艰难的与河水搏击,不知还能撑多久。

    “我要救你上来!”塞瑞斯不理会他的阻止,爬了过去,趴在桥上面,俯身抓住陆辰修的手使劲想把他拽上来。怎奈河水流速太快,把陆辰修的身体牢牢吸住,两个人用尽全力也没能从河水里拔出来。

    塞瑞斯一直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陆辰修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渐渐被河水带走。看着这个才认识不过24小时的女孩,两个人经历过生死瞬间,却漫长的仿佛已过完一生。人生中能有个人陪自己笑看生死,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似也品尝了令人迷醉的爱情,也可算无憾了。

    “塞瑞斯。”陆辰修用尽力气对塞瑞斯温柔一笑。“你记不记得你说过我们是被月老的红线连在一起的人,千里姻缘一线牵,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只是这辈子太短,下辈子我们再续前缘,你可不要忘记我了!”陆辰修尽量说得轻松写意,内心里满是不舍。他舍不得离开这个女孩,他想抱着她知道地老天荒!

    “不要!我不要下辈子!我不要让你死!”塞瑞斯死死抓住陆辰修的手,她感觉陆辰修正慢慢脱离她的掌心。

    “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要!啊~~~~~~”塞瑞斯痛哭出声,阿莱克斯落下山崖的一幕又闪现在脑海里,如今要让再她经历一次,她绝对会崩溃的。

    “塞瑞斯,放手吧,不然你也会被托下水的!”陆辰修劝慰着,他好想把她深深拥进怀里疼惜,尽管现在她看上去一脸邋遢,头发被雨水和汗水湿透又风干如今正杂乱的贴在头皮上。脸上血迹斑斑,各种大小伤口散布着,掩盖了她原本的容貌。但在陆辰修眼里,这样的塞瑞斯像一只小太阳温暖了他的心,他可以为她赴死!陆辰修为自己心中的热情感到惊讶。一直以来他都是理智的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在他年少时都不曾如此冲动的去爱过谁。

    不都说成年人的爱情是胆小而狡猾的吗?为了保护自己,所以不能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总是在试探,总是在考验,唯恐在爱情面前吃了亏,受了伤。但现在的陆辰修,作为一个26岁的成年人,他的爱情却是冲动的,他胸中涌起一股如少年般炙热的情怀让他极具奉献精神!

    “不!”塞瑞斯坚决的回答。

    陆辰修此刻百转千回的心思塞瑞斯无从得知,她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两人交握的手上。陆辰修的一只手已经无力的脱离了原本紧抓的桥身,现在只有塞瑞斯用尽全身力气抓着的一只手了,但这真的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塞瑞斯,放手!”陆辰修不愿看塞瑞斯继续做无谓的挣扎,他慢慢使力,从塞瑞斯的手中挣脱开来,身体瞬间被冲出去好远。

    “不要~~~~”塞瑞斯撕心裂肺的叫着,她看着陆辰修的身体渐渐飘远,就像当初阿莱克斯坠悬一样。

    塞瑞斯摊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她不懂为什么又一条生命从她的手中溜走。她一次次地挽留一次次地挣扎却总争不过死神的威胁。她不想再一次被留下,那种痛入骨髓的绝望她品尝一次就已经够了!

    塞瑞斯缓缓站起,看着远处陆辰修沉浮的身影,纵身一跃,跳进了湍急的河水里。

    “塞瑞斯!”傻丫头,你真打定主意要跟我共赴黄泉吗?这是陆辰修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

    陆辰修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但没能像管少锋想得那样一醉解千愁,事实上他也不喜欢用醉酒的方式让自己忘却痛苦。

    司机老李和保镖阿东已经守候在门外,看见陆辰修出现,阿东立刻下车打开驾驶室后排的车门等着他上车。

    陆辰修站在酒吧门口,微微抬头。城市的天空没能像山里那样星光灿烂,他心里忽然感到一阵烦躁。

    疾步走到车前,示意老李下车,陆辰修自己走进了驾驶室,也没等阿东上车,黑色路虎在马达的轰鸣声中窜了出去。留下老李和阿东兀自在原地干着急,不知该如何是好。

    陆辰修很少这样放纵自己,他是陆海国际的继承人,清楚自己身上的责任,确保自身的安全也是他的职责。

    今天,他本不该开车的,刚才在酒吧里面喝了好几杯烈酒,现在被查铁定是酒驾,也许还是醉驾。但他心情不好,心中的烦闷让他不想去思考这些。

    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奔驰,遇见红绿灯时,他总是急刹车,好像这样能让他获得某种快意。

    几次下来,心中的烦闷之气似乎渐渐散去。当车子开过一片住宅区时,他的车速已明显降了下来。

    再一次绿灯亮起时,他缓缓起步,没有立刻提速。

    汽车刚一拐弯,有个人影猛得出现在车头,陆辰修赶紧踩住刹车,那个人已应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