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遗嘱骗局,临江路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8本章字数:2509字

    201X年,渝城,星期天的早上本该是与软床缠绵到死的时刻,特别是对于南华音乐学院的学子们而言,这可是开学后第一个可以享受的周末。他们一进校门就直接开始了为期十五天的军训,整整十五天都在紧急集合和立正稍息中挣扎,整整十五天都在没吃饱和没睡饱中煎熬。

    可是不知道哪个讨厌鬼,一大早就连续寄来三封一样的快递,打扰了一心想要和周公约会的安夏,更可气的是,每封都是到付,这人简直是缺心眼,坑人还坑钱,不知道她一个留学生在异国他乡是举步艰难的吗?

    最丧心病狂的是快递内容,三封快递都是顾老先生的生死大事,让子女陪他去公证处,处理遗嘱事宜。

    她一个在国内举目无亲,无利可图的大一新生,怎么就摊上这等大事了,她想了半天,最后判定为骗局,恶作剧。

    所以,根据安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宗旨,她决定前去快递上说的公证处教训一下这骗子,就当替天行道了。

    安夏根据查好的路线,先坐上了610路公交车,再到北江站转轨道2号线。

    为了行动便捷,安夏穿了白色勾边的藏青色运动服,如瀑的黑发挽成了丸子头,也是为了头发不把自己缠住或者被人拉住小辫子。这些经验都是靠血泪堆积出来的。

    两个哥哥都说她是混世魔王,可是长了一张具有欺骗性的脸,雅致却又英气,温婉却又灵动,特别是眼睛,如水澄澈,犹如繁星闪烁,让人一眼难忘。

    而且哥哥们评价她是非常有存在感的人,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的坐着,都让人难以忽视。就像此刻,她安静地坐在2号线上,可是能感受到周围飘来几缕赏玩的注目,而当安夏迎上这目光时,对方就快速偏头移开了,然后就能看到红晕悄悄爬上了对方的脸。

    对此,安夏浅笑逗弄了几次就作罢了。她看着窗外,随着高低起伏的轨道铺展开来,陌生的城市景色扑面而来,回忆如潮水袭来。

    当知道自己是被领养之后,她崩溃,抗拒,将自己反锁在房间不吃不喝一整天,她真的接受不了十八年来所挚爱的父母和哥哥,竟不是真的,这让安夏的世界骤然崩塌。

    而当她慢慢接受现实,走出房门时,她迎上了家人们担忧心痛的目光,那一刻,她不顾一切的扑倒在母亲的怀里,控制不住的掉眼泪,这眼泪是幸福的。

    她感恩命运的安排,让她能遇到待她如己出的家人,给了她无忧无虑,天真幸福的时光,所以,不是亲生的又如何,无论何时何地,他们永远都是她的家人,是她的铠甲,也是她的软肋。

    而知道的真相就像种在心里的种子,你始终会挂念着这颗种子最后会长城什么样子,是绿植还是花朵,一颗心就这样期待和不安分起来。

    于是安夏跟父母坦白内心所想,她想尝试一下去华国寻找亲人,不管能不能找到,至少不留下遗憾。安爸和安妈心有不舍,但尊重和理解安夏的选择。最终,安夏考入南华音乐学院,知名的造星工厂,孤身来到渝城,一切从头开始,努力朝最高的舞台走去,只为了能在茫茫人海中,能够与至亲相逢。

    2号线的终点报站声响起,打断了安夏的思绪,下车后,她打开电子地图,开始跟着导航走。

    可偏偏,渝城复杂如3D的地形让电子地图看了都想流泪。

    比如,她现在就一直在临江路上徘徊,却就是找不到87号。

    临江路上有高大的写字楼,有进口大型超市,也有现代时尚的住宅楼。

    可是,偏偏走到87号就是一堵墙。

    这时,不知哪儿窜出来一只大黑狗,朝路人们汪汪大叫,惊得一位老人跌坐在了地上。

    安夏就站在老人一米开外,两三步走过去,扶起老人,关切的问道,“老人家,你摔着没有啊?”

    老人双鬓虽被风霜染白,却给人老当益壮的感觉。他拍拍裤子上的灰,连忙挥手说道,“没事没事,就是怕狗,被吓了一跳。这是你家养的狗?”

    安夏扶着老人莞尔一笑,俏皮的开口,“你看我这么乖巧可爱的样子,会养这么彪悍的狗吗?”

    老人上下打量了安夏一遍,不置可否的开口,“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安夏觉得这老人有点意思,解释道,“这狗不是我养的,我只是在这找路,看到你摔倒了,过来扶一下而已。老爷爷您要是没什么大碍,我就继续找路去了。”说完,便拿着手机准备继续研究该怎么走。

    老人却一把拉住安夏的手臂,笑容和蔼的说,“小姑娘,嘴下就是路,你可以问我啊。”

    安夏愣了一下,与其研究地图,确实问路来的更快。

    “我去临江路87号,可是跟着地图走过来,却是一堵墙。”

    老人笑着解释道,“这临江路87号是改了开门朝向的,所以,你得从后面那个路口进去才对。”

    安夏知道该怎么走了,摩拳擦掌的准备去收拾人了,开口感谢,“哦,原来是这样的,谢谢老爷爷啊,那我就先走了。”

    老人却继续拦着,说道,“小姑娘,我家就在临江路87号旁。”

    三番两次被拦着的安夏,疑惑的看着老人,“所以呢?”

    老人捋了一下白胡子,理所当然的开口,“所以,你可以顺便送我回家,这样我就不怕,等会有狗出来吓我了,就用行动来表达你的感谢吧。”

    如果换做以往,安夏一定会拒绝这样无理的要求,可是,看着老人慈善的模样,又想到老人确实怕狗,也就不跟他计较,到底是谁该感谢谁了。

    安夏爽快一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走吧,我送您。”

    老人满意的笑笑,开始往临江路87号走。而安夏走在老人身侧,看着一路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透露出都市的繁忙与快节奏。

     五分种的路程,老人的脚步停在了一个通道间。安夏看着这通道,两边是店铺,抬头就能看到居民住房。

    老人背着双手,笑意盈盈的说,“小姑娘,我到了,你再往前走点,就能看到临江路87号了。”

    安夏温和有礼的回道,“那就谢谢老爷爷给我带路了,您回去时慢点走,我就先走了。”

    老人伸出手,指指安夏的额头,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姑娘,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你去吧,祝你好运!”

    安夏只当老人是在为摔倒时,她的伸手一扶而说的感谢话,并没有多想,转身就走了。她并没有注意到,老人并未走进通道间,而是长袖一挥,化作一缕云烟,消散在空气中。

    而当秋风肆意乱舞,拨乱了她的刘海,她伸手去整理头发,却没有办法看到额头上正散发着的暖暖光亮。她毫无所知的前行,却不知道命运已经悄然改变。

     安夏站在临江路87号的门口,来回徘徊了好几次,确认没走错地方,才正式打量起了朱红木门上高高悬挂的金色牌匾。

     永恩寺,临江路87号居然是个寺庙,说好的公证处呢?

    虽然知道是骗局,可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缺心眼,居然在这种神圣的地方都敢骗人,真是不怕天打雷劈啊。

    管你哪路骗子,你要知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骗子,出来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