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奇葩反转,突变神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8本章字数:2591字

    安夏刚踏进永恩寺,只觉得阳光似乎突然炸裂般,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抬手下意识遮了一下。

    放下手,等眼睛逐渐适应了白光,四下再看看,有种置身穹顶之下,却又隔着一层磨砂玻璃的感觉,说不出哪怪怪的。

    她环顾了一圈寺庙,她进入的一个是后院,从左到右有短廊祈愿台,挂满了人们对美好的向往,然后旁边有个放生池,几尾红鱼在自由畅游,而寺庙钟楼尽显历史风霜,窥见其岁月弥长,而几棵大树盘曲苍劲,郁郁葱葱,一点没有秋天的萧索之感。

    而途径几个禅房,安夏走进大殿,一尊慈祥和蔼的土地神像映入眼帘,白发白须,手持拐杖,操劳着一方土地的万物生养,守护着这座城市的每个家庭。

    安夏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正觉奇怪,约好的骗子呢?

    这时,若有似无的声音悠悠传来,就像朝千年古井发出呐喊后的回声,缥缈且诡异。

    安夏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好,出现了幻听。而这声音却越来越清楚,是有人在欢呼着土地神大人回来了!

    安夏打了个寒颤,更要命的是,她突然觉得有东西轻轻的落在了头上。

    她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谨慎的伸手,将东西拿下来,结果,定睛分辨后,只是一朵小巧玲珑的紫藤花。

    这时,欢呼声由远及近的在头上响起,安夏猝不及防的淹没在一场紫藤花雨中,梦幻浪漫但却倍感窒息。

    “咦,白虹,土地神大人呢?我刚刚还看到神仙印记的光芒在闪啊闪啊,像星星一样耀眼。”

    “难道又失踪了?紫霓,我们该不会是思念成疾,出现幻觉了吧。。。”

    紫霓、白虹耷拉着脑袋,动作夸张的正准备抱在一起互相安慰,谁料一记爆栗,疼得他们瞬间改为抱头痛哭。

    御月一手拎着一个,冰冷的声音夹着一丝慵懒,“仔细看这堆花,就没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

    紫霓,白虹瞬间激动的挥手反驳道,“你是说土地神被埋在花堆里了?怎么可能!土地神大人可是很。。。”

    这话还没说完,紫藤花堆向前垮掉,花瓣飞溅在空中,而地上突然爬出一只手,惊得紫霓、白虹目瞪口呆,毫无底气地说完了剩下的话,土地神大人可是很厉害的。

    安夏狼狈地从紫藤花堆中爬出来,抬头看到听到的就是这样诡异的一幕和对白。

    两个穿着古雅汉服的萌小人被拎在半空中,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而拎着萌小人的男人,白色长袍加身,一头乌黑头发比她还长的披散在身后,头上还顶着一对尖尖的猫耳朵,虽然怪异,可是,男人的脸太俊朗无双,高鼻薄唇,剑眉下,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嵌着琥珀般的眸,在加上那矜贵慵懒,优雅高冷的气质,那奇怪的耳朵只是让他更妖美逆天。

    但是,安夏更在意的是那双眼此刻迸发出来的如鹰般的阴鸷。那是危险的信号。

    只见下一秒,御月放下萌小人,伸手去抓面前来路不明的女人。

    安夏虽然来不及起身,但早已有所警惕。她抓了把花瓣朝对方扔去,趁对方抬手防备之际,站起来转身就跑。

    可是,刚跑两步,就撞上了一个钢铁般的胸膛,疼得她晕头转向。

    这人什么时候跑到我后面的啊,跑得也太快了吧。

    御月一把抓住安夏的手臂,声音冰冷得像北极上盛开的花,刺的人浑身冷颤,“投怀送抱这套,在我这里是没用的,说吧,老头呢,你是怎么当上土地神的。”

    安夏感觉自己手臂都快被捏断了似的,这么帅个男人怎么这么不懂怜香惜玉呢?

    虽然非常疼了,可是安夏将眼眶里的水雾忍住,抬头望着猫耳男,满眼怒火甚是灼人,而更彪悍的是,她始终记得她是来替天行道的,“看来你不仅仅是个有变装癖的骗子,还有妄想症!”

    御月听着女人的话透着古怪,却也能猜的个七七八八,手上力度不减丝毫,嘴角勾起,邪魅一笑,缓缓开口道,“我看,是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我的小~小~土~地~神~大~人~。”

    安夏听着猫耳男一字一顿的说到最后,疑惑的看了下对方,思考一瞬总觉得怪异,却又想能在寺庙行骗的人,本身已经毫无底线,所以才会说出这么荒谬的话。

    她冷哼一声,坚定着自己的推论,“猫耳男,你骗我来就为了告诉我,我是土地神吗?你真当我专门来听你胡说八道的啊!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

    安夏一只手像把大刀般,凌厉地朝御月劈过去,没成功,脚下如旋风般横扫而去,依旧没成功。反观御月则是一脸轻松,他从袖中不知拿出什么东西点在安夏身上,不出几秒,安夏就成了提线木偶似的,任由御月摆布。

    御月打量着着眼前的作品,她身手灵敏矫健,但有点自不量力;眸子是澄澈如水般清明的,可说出的话,句句带火,瞬间能点燃内心的炸药引线。看来,这是个颇有潜质的顽石啊。

    反正,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御月心里想着,旋即放开安夏,优雅一笑,云淡风轻的下着命令,“紫霓,把你的灵瞳镜给这个女人照照,让她好好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一旁看着两人干着急的紫霓、白虹,瞬间放下了悬在半空中的心。

    真是生怕御月大人捏死新的土地神大人啊。

    一袭丁香淡紫色古裙的紫霓,立马从宽大的袖袍里拿出灵瞳镜,半人高的小人举着镜子,递给安夏,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俏皮的说,“土地神大人,你长得真好看,我就封你为天下第二美。”

    安夏听着童言童语,笑问,“那我猜你肯定是天下第一美了?”紫霓骄傲地抬着头,回道,“仙术我比不过别人,可是这美貌,我绝对是第一的。”

    原来是取长补短啊,安夏真是喜欢得想捏一下紫霓圆嘟嘟的小脸蛋,正准备行动时,她的余光瞥到一眼御月,对方一副你自己赶紧照照镜子的表情,让安夏不由丢了个白眼球,做起了正事。

    她举起镜子,在古铜黄镜中,撩开自己的额间刘海,一轮如圆月般明亮的印记正悬在额头正中间,那光细微却清透,仿若能净化人心,让人神清气爽。

    御月看着眼前呆立在原地的女人,正准备问问情况,却被安夏突然的大叫,逼得耷拉着护住猫耳朵。

    啊~~~

    一阵惊呼之后,安夏静默了。她的脾气好似炮竹,来得快,去得也快。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试图去理解现在的处境和弄清事情的真相。

    接着她从包里拿出快递给御月,放慢语速说着事情的始末,“我今天连续收到三封到付快递,里面全都是同一份遗嘱,可我一个在国外生活了20年的人,真的是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所以,我就按照上面的地址,来这里准备教训一下对我恶作剧的人。

    哪里想到公证处居然成了寺庙,逛了一圈没找到任何人,突然听到有声响,然后我就葬身花海,差点没把我淹死,再然后我爬出来就看到你们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你这个死猫男就莫名其妙的说我是土地神,还攻击我。

    那么在你跟我解释前,我要跟你说明两件事,

    第一,我这人挨打必还,有仇必报,你敢把我当提线木偶随意把玩就要做好被我有一天打趴在地,跪地求饶的心理准备。

    第二,我不认识你说的老头,我也不是你口中所说的土地神,我也不愿意当土地神。

    现在,轮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