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敢不敢赌,法式热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8本章字数:2571字

    御月从容不迫扫了一遍全班同学,那优雅慵懒的眼神好似带了刀子,让大家如坐针毡,万分紧张。

    最后御月将目光锁在赵煦的身上,“我刚才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御月。这位站起来的同学,如果,你连我都不知道,那你在音乐这条路上也就不用多费心思了,直接退学吧。”

    班上的同学在听到御月的名字后,瞬间炸开了锅。

    “我班主任居然是御月,御月,那个每年只作曲编曲三首,却能让歌曲火一年的大神。”

    “没想到,热门歌曲制造机,点金之神这么帅,如果转台前真是秒杀那些小鲜肉。”

    “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我的偶想,还能跟他一起学习,我真是死而无憾了!”

    在音乐圈内,谁不知道御月啊,那可是顶级歌神都要讨好的对象,只要能得到御月的一首曲子,那可是意味着火遍全球,只是从来都只能见到御月的名字出现在热门歌曲上,却不知道他的长相,各大颁奖典礼,他也从未出席过,狗仔们连个背影都没有拍到过,所以,御月才被称为最神秘的天才作曲家。

    而赵煦听到御月的名字时,已经忘了御月凌厉的眼神,忘了自己是如何控制不住自己的,他此刻只感觉僵硬的背上直冒冷汗,前途一片灰暗。

    御月看着连腿都开始颤抖的赵煦,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于是撤下威压,恢复了天使般的优雅,“这位同学,对我还有异议吗?”

    恢复身体掌控权的赵煦,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上,狼狈的挥挥手说,“没有,没有,能遇到御月老师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坐在旁边的安夏,听到赵煦说的话,她不由得接了一句,“别说的这么肉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感谢娶了个好老婆呐。”

    御月咳了一下,纠正道,“我是男的,应该是嫁了个好老公才对。”

    大家听完哄然一笑,都纷纷打趣起来,将刚才赵煦惹出来的不愉快一扫而过。

    御月其实一点也不想当什么破班主任,他更愿意躺在浮生客栈的美人榻上,品品奶,赏赏舞,乐得逍遥自在。

    所以,他此刻是恨极了重获自由后一时松懈的自己,更恨骗他出了新鲜口味牛奶,结果是在牛奶里加了果酒的某损友,不然,他就不会接听南华校长的电话,然后将一世英名都毁于一通电话上了。

    校长那只老狐狸,居然将整通电话都录了音,要知道喝醉酒的御月完全萌得犹如三岁小孩,逗起来可好玩了,电话里有太多御月醉酒后的糗样子了,这才逼得御月乖乖就范,担任了班主任。

    唉,不满归不满,他自己答应的事情,哪怕是心不甘情不愿,他也会全力以赴,因为这是自己给出的承诺,就要有担当的勇气。

    御月轻轻敲了下讲台,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拿起讲桌上的文件,快速扫了一眼,姿态优雅的说道,“南华音乐学校的课程分为偶像歌手课程和作曲家、制作人课程,所以这里不是只属于偶想歌手的舞台,这里还属于优秀的作曲家,制作人的天地。你们将在一起度过三年,协作配合,以创作出更出色的音乐。那么想修偶想课程的请先举手。”

    班上一共24个人,有一半的人举手,表示想修偶想课程,这其中包括安夏。

    御月看到安夏时,眼神的扫视慢了起来,好像一直蜗牛在安夏身上慢慢爬似的。

    而安夏也感觉到了这怪异的目光,想到自己要跟他嘴对嘴的签订契约,她下意识的望向了御月的唇。他的唇型很好看,不厚不薄,粉嫩润泽得犹如刨冰上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

    这个唇亲下去,应该还不错,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的呢?

    安夏使劲得甩了两下脑袋,想把自己羞人的想法甩出脑外。

    而这时,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安夏感到面前多了一道阴影,御月的脸近距离的出现在她面前,白皙的皮肤,深邃的五官,以及现在挂在脸上,天使般的微笑。

    而安夏只看着那樱桃般诱人的唇,微微亲启,“这位同学,我在问修作曲编曲课程的请举手,你一直举着手,却摇头,是什么意思啊?”

    安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出了糗,她自然的微微一笑,掩饰尴尬,轻松地问道,“御月老师,我是又想修偶想课程,又想修作曲制作人课程,不可以吗?”

    御月看着安夏狡黠的目光,她总觉得眼前的女人不会说出这么柔和的话,况且,她的眼神太露骨,如果此刻四下无人,估计,她会直接将自己吃了,她知道签订契约的方法了?

    御月依旧带着天使般的笑,回答说,“可以,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才华,只有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极致才是我们南华的宗旨,你就先选一个课程,学好了再修另一个吧。你先选哪一个呢?”

    安夏听着御月的话,想到自己回到国内是为了走到顶端的舞台,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亲人,她目光坚定,斩钉截铁的说,“那我先修偶想课程。”

    御月在听到安夏的回复后就站起身子,转身回到了讲台上,然后将偶想课程和作曲制作人课程的同学,搭配分组,每个月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变换搭档一次,两个人将一起完成每个月的考核任务。优秀者则可以在第一年就签约盛华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

    分配完之后,御月拿出一张曲谱,对着大家说,“这个是上一届的优秀作品,现在请同学上来演奏一下,大家一起欣赏,有没有自愿的?”

    御月本以为所有人都会沉默低头,毕竟在华国,低调谦虚,不露锋芒是大家的一贯准则。

    谁料,有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安夏挂着向日葵灿烂的笑容,将手举得高高的。

    御月只好将唯一举手的安夏请了上来,“那我们就请安夏同学来为我们弹奏这首优秀的作品吧。”

    安夏走到御月身边,拿到曲谱,问道,“老师,这只有曲谱,歌词呢?南华学校的每一首作品都是完整的吧。”

    “你要边弹边唱?”御月反问道。

    安夏拿着谱子,单手撑在讲台上,凑近御月,娇媚的姿态,霸气的语气说,“老师,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果,我能边弹边唱,我们就来个法式热吻,如何?”

    班上的同学,瞬间一片哗然,一直对着御月桃心眼的女同学们更是被惊得不能言语。

    御月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安夏,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邪肆,俯下身子,唇轻贴着安夏的耳旁,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不就是想跟我签订契约神使吗,可我担心你吃不消,不如,我帮你找个能力不错的,更好驯服的,如何?”

    对于御月的靠近,安夏耳尖微微泛起了红,可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既然话都挑明了,大家就开着天窗说亮话了,“御月老师不用担心,我向来肠胃好,什么都消化得了,况且,我看上你了,就非你不可,你就从了我吧。”

    御月听到安夏的话,轻笑出声,无知者无畏,有志者可敬,这女人明知道自己的真面目还敢凑过来,真是学不乖,看来上次真是该卸了她的爪子,封了她的嘴,她就不敢来招惹他了。

    而班上的同学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亲密交谈,女同学们表示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总觉得安夏和御月之间有火花在碰撞。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并非爱的火花,而是刀光剑影的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