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笑里藏刀,杀出绝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2550字

    班上的同学,瞬间一片哗然,一直对着御月桃心眼的女同学们更是被惊得不能言语。

    御月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安夏,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邪肆,俯下身子,唇轻贴着安夏的耳旁,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不就是想跟我签订契约神使吗,可我担心你吃不消,不如,我帮你找个能力不错的,更好驯服的,如何?”

    对于御月的靠近,安夏耳尖微微泛起了红,可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既然话都挑明了,大家就开着天窗说亮话了,“御月老师不用担心,我向来肠胃好,什么都消化得了,况且,我看上你了,就非你不可,你就从了我吧。”

    御月听到安夏的话,轻笑出声,无知者无畏,有志者可敬,这女人明知道自己的真面目还敢凑过来,真是学不乖,看来上次真是该卸了她的爪子,封了她的嘴,她就不敢来招惹他了。

    而班上的同学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亲密交谈,女同学们表示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总觉得安夏和御月之间有火花在碰撞。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并非爱的火花,而是刀光剑影的暗杀。

    御月立起身子,从容大方的对着班上同学说,“我刚才和安夏同学交流了一下,学校虽然不反对大家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老师不是随便的人,可不能因为一首歌就出卖了自己。所以,我们决定换个赌约,如果安夏同学,弹唱得不错,老师愿意和你来一场约会,如果弹唱失败,安夏同学则立马退学。而弹唱得评审就由在座的各位同学的掌声来决定。”

    御月说完后,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安夏的肩膀,鼓励的一笑,“你准备一分钟,加油!”

    不把这女人赶紧弄走,估计,她能三天两头给自己找麻烦,把自己烦死。

    安夏手上被御月塞进了歌曲单,她眼睛快速的扫过一遍,而心里狠狠的咒骂着御月,死猫,烂猫,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什么时候同意了换赌约了,还赌得这么大,想让我退学,门都没有,我一定会亲到你的,你给我等着。

    御月抬着手臂,看着转动的秒针,当走完一圈时,他一副大义凛然的语气说道,“那现在就让安夏同学为我们弹唱上一届的优秀作品。”

    这时,一直为安夏担忧的左柔儿站了起来说道,“夏夏,别赌了,一分钟哪里够时间准备,为了一首歌被退学,不值得。”

    而一些看不惯安夏和御月这么亲密的女同学,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就是,别赌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真被退学了,哭都来不及。”

    “拿着歌曲就想马上边弹边唱,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这可是大神级别的人才做得到事,别瞎折腾了。”

    “自愿弹唱来吸引御月老师的注意力,这下算盘打错了吧,这就叫自食其果。”

    左柔儿听着大家的讽刺,怒从胆边生,她可是护短的人,谁敢欺负她的夏夏,她就撕谁,“你们这些人现在有能耐说话了,有能耐,你就上台弹唱一个,你敢去,我就敢让安夏把这个机会让给你,让你和御月老师有个亲密接触的机会。”

    其他人纷纷闭了嘴,谁敢这个时候上去啊,这唱得好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可是唱的不好可是万丈深渊,谁都不愿意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御月看着安夏,她没有低着头看曲谱,而是径直的走到左柔儿的面前,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佯装的怒容隐藏不了嘴角的笑意,“你丫的,能耐了,居然怀疑我的能力,看本大小姐给你示范下天才的正确打开方式。”

    然后,安夏轻轻地抱了一下左柔儿,轻轻地说了一句真心话,“谢谢你为我担心。”

    安夏背挺得直直的,拿着歌曲骄傲地像只身披彩羽的孔雀,缓步走向钢琴旁。

    她坐在钢琴凳上,摆放好曲谱,像只狡黠地狐狸,俏皮的说,“御月老师,你可以开始想我们等会去哪约会了。”

    随后,安夏的手就施了魔法一样,纤长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行云流水地变换,舒缓深情地音乐缓缓而出,而伴随着前奏的结束,所有人伴随着安夏宛如天籁的声音,一起进入了歌里的世界,感受着年少轻狂,不懂爱的懵懂,感受离别时的刻骨铭心,可是无论如何,和你的相遇,就注定是一种幸运,感谢你给了我勇气,做我自己。

    这歌声犹如一汪清泉将人温柔地包围,一点一滴地清润心田,直至你无可自拔地沉溺在泉水中。

    御月也被这深情的歌声打动,微风恰好吹过,扬起钢琴窗前的白纱,飞舞在安夏的身后,让她好似一位动人天使,优雅迷人,这画面,这声音,让他有了创作的冲动,更神奇的是,他觉得这歌声让他觉得特别安心,特别熟悉,可他却不记得在哪听过了。

    一曲终了,大家却没有回过神来,御月率先鼓了掌,为了这美妙的歌神,为了那熟悉的声音,都值得这掌声。

    听到掌声后,大家回过神来,纷纷激动地鼓起了掌,感叹着,“安夏,真是唱的太好了。”

    同是学音乐的,他们知道视唱练耳是学习音乐过程中非常实用且必要的基本技能。

    但也是个非常麻烦而且枯燥的技能,必须是多听,多练才可以,没有任何捷径可走,除非是有天赋。

    他们本以为安夏只是早就学过视唱练耳,只是谁都没了到,会这么强,第一次就能唱的如此深情动人,一点卡壳都没有,犹如练习了几百次一般的行云流水。

    没有几十年对音乐的累积,那是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安夏才刚刚满20岁,她不可能光靠累计就能有这样的实力,所以,安夏肯定是属于有天赋那类人,也就是音乐上的宠儿。

    大家之前对安夏有多讽刺,此刻,内心就对安夏有多嫉妒。

    而安夏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右手的四个拇指抚在琴键最左端的位置,左手放在心口,向大家鞠躬谢幕。

    御月看着使用国际标准的钢琴谢幕姿势的安夏,此刻的她,褪去平日的嚣张气焰,澄澈如水的气质,高雅得犹如尊贵的公主,嗯,她如果能保持这个样子,今天倒是可以带她去一个好地方“约会”。

    而从四岁开始学音乐起,收获无数赞誉的安夏,抽离出音乐的世界后,立马恢复了平日的肆意张扬。

    她径直走到御月的面前,将收好的曲谱递还给他,而御月要拿的时候,却又快速收回了手,身体微微前倾,自信满满地问,“御月老师,您觉得我弹唱得怎么样啊?够资格和你约会了吗?”

    御月倒是习惯了安夏的不按常理出牌,他简单地施了法术,让安夏主动抬手,将曲谱又递给了他。

    安夏本因为自己的胳膊不听使唤地抬起,腹诽着御月仗势欺人,下一秒就听到御月说,“就算我认为你不够格,那我也得尊重各位评审同学们的想法,做人就是要讲究诚信为本,现在就听听评审同学们的想法吧?”

    好个御月,话可真是说得滴水不漏,先是表明安夏不够格和自己约会,然后再把约会权交给了评审同学,只要评审同学觉得够格,他就约会,就当做个诚实守信的老好人。

    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边是掌握前途的神作曲家兼班主任,一边是用实力将他们征服的同学,以后必定是大火的歌手。

    这到底改选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