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浮生客栈,丑猫救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2547字

     浮生客栈,顾名思义,偷得浮生半日闲,潇洒纵情声色间。

    安夏下了夜雾车,趁着御月将夜雾车停放在泊塔台的时候,她仔细打望起了浮生客栈。

    它悬浮在忘川河上,古色木建五层裙楼,单檐四角飞尖,琉璃金瓦盖顶,极尽奢华。

    而河边开满的彼岸花,是通往冥界最妖冶鲜亮的风景。

    安夏只觉得一股阴气袭来,让她不由抱着双臂,打了个哆嗦,她只当是水汽冷潮,下意识往脚下瞧了一眼,却看到,鬼影无数,虫蛇满布,腥风扑面,吓得安夏倒吸一口冷气,慌张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御月正好停好夜雾车,走到安夏身后,看到她的惊慌失措,当真是觉得稀奇,连自己这么凶恶的妖都不怕,还以为这世上再无什么东西能将她震慑。

    他弯下腰,在安夏的耳畔悠悠地问了句,“你怕鬼?”

    本在失神中的安夏又被耳边突然的声音吓出了声,一回头看到是御月,一下子将惊恐转化成了怒火,“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啊,你不知道在神经高度紧张时,突然出声,会吓死人的吗,我要被吓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御月看着怒火中烧地安夏,正想推安夏一把让她再受受惊,看她还敢不敢再对自己这么一凶二恶的。

    却被突然推门而出,出来迎接他的掌柜,狐妖玉秋白打断。

    玉秋白一看就是个特别精明干练的人,还有着狐狸的圆滑与讨巧,他开口说道,“御月大人,您可算来了,雅间我已经为您备好,您请上楼休息,我先去通知雾影大人您来了,他都问了我八百遍了,你再不来,我估计我这身狐狸毛要给他做毛领了。”

    御月轻抬手臂,淡然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你去吧。”

    玉秋白恭敬地退下,然后转身就一溜烟地跑了,估计是真怕丢了一身狐狸毛。

    御月看着还在一旁惊魂未定的安夏,将人拉了过来,手心运气输入安夏的体内。

    安夏只觉一股舒缓地气流在体内游走,让她心神都跟着平稳了下来。

    御月看着神色恢复过来的安夏,拉着她的手腕走进了浮生客栈,边走边调侃,“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不是怕鬼?”

    恢复战斗力的安夏恶狠狠的瞪了御月一眼,“我才不怕鬼,而且最不怕的就是你这个小气鬼。”

    被人说小气鬼的御月,委实不服,他哪里小气了,虽然没和她签订神使契约,但是主动帮她找神使,还为她变装保护她的安全,刚才看她受了惊吓还为她运气压惊,他可算是这世上最大方的妖了。

    现在被倒打一耙,说成小气鬼,算了,估计是在那老头身边呆久了,才发了善心,这事就算他多管了闲事,现在恢复自由之身了,我自会越来越洒脱的。

    想通之后的御月,恢复一贯的雍容高冷,“今天浮生客栈有主题活动,来的妖魔众多,无论男女法力都不错,你先去挑选合你心意的神使,选好了就驾夜雾车回永恩寺,我就去会老朋友了,走了。”

    说完,御月就像上次一样,转身不见了。

    安夏这下才彻底火了,靠,我说一句,你说了十句,还说完就走,你不是小气鬼谁是啊。真后悔今天在学校的时候,被御月天使的笑容欺骗了,忘了他的本质,腹黑,高冷,十足的混蛋,才上了贼船跟他来这种鬼地方“约会”。

    早知道还会有这一出,在马车上时,就该果断的亲下去,让他再也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行,你不是让我去找合心意的神使嘛,我说了非你不可,我现在就来找你,我的契约神使安夏记得狐妖说了是给御月单独准备了雅间,她得先知道雅间怎么走。

    她看看客栈大堂内,古雅精致,摆着十几张圆桌和木椅,舞台之后两侧是直通二楼的楼梯,宽敞而大气。而穿梭其间的形形色色,样貌迥异的妖,他们大多是人形,但是会露出妖的基本特征。

    而一头挺着个大肚腩,猪鼻大耳的猪妖正摇摇晃晃地朝她走来,嘴里还流着哈喇子。

    安夏想到之前御月眼中的惊艳之色,赶紧侧身避让,她可不想被一只猪调戏。

    可谁料,这是个灵活的大胖猪妖,安夏的肩膀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而猪妖只是嫌弃地看了一眼安夏,胖蹄子一推,不耐地说,“丑猫不要挡本大爷的路,滚远点!”

    下一秒就立马转过身朝着安夏身后的狐妖,满脸嬉笑地扑去。

    安夏揉揉肩膀,正感叹着,能修成妖的果然都不能小瞧,必须得听白虹的话,隐藏好神仙印记,不然真是小命难保。

    却在下一秒,从镶在墙间的镜子里瞥见自己此刻的模样。

    一张小脸黑得犹如煤炭,而漂亮的湖蓝色让她黑上加黑,真是一黑毁所有,丑的绝无仅有。

    安夏脑海晃过御月谜一样的微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了。

    这样也好,丑了反倒省事,免得遇到猪妖那样的来骚扰,至少,现在,没人会关注她一只丑猫会做什么了,这算是因丑得福吗?!

    丑猫安夏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地找,发现这浮生客栈,还挺有趣,像逛大观园似的,这里有舞戏台,食客堂,余音室,对战间,玉泉池,每个场所都热闹非凡。而客栈还广播着零点时刻会有浪漫惊喜,请所有来客在大堂集合。

    正在玉泉池的安夏望了眼洒满花瓣的水池,水雾氤氲间,男妖女妖嬉笑游戏。

    安夏正准备退出门外,却被一个庞大的身躯又挤了进来,耳边传来熟悉地猥琐声音,“美人,来吧,这里可是个好地方。”

    只见猪妖强行拉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妖的美人,往玉泉池里走,而娇俏地美人满脸厌恶地对着猪妖,边打边说,“猪妖,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猪妖没有松手,反而一把将美人圈在怀里,猪鼻子在美人身上闻了闻,仰着头一脸陶醉地说,“美人,你这么香,我哪里舍得放开你,不如我们去楼上雅间,你随便对我怎么不客气都可以,我都愿意。”

    美人愤怒地说了两个字,禽兽,然后手指变化掐诀,运气准备施法,却发现自己全身瘫软无力,身体却犹如火在烧。

    猪妖大笑两声,“哈哈,看来我放的东西起作用了,美人走吧,我现在就是你的解药。”

    美人攥着拳头,无力地打着猪妖,做着最后的反抗,在这个满是妖的地方,谁会救她呢。

    她眼睛一闭,面颊淌下绝望的泪水,却突然感到一只手拽着她挣脱出了猪妖的怀抱。

    她再睁眼时,只见自己在一个黑乎乎地猫妖怀里,耳边传来一道火辣性感女声,“美人,有力气愣着,不如赶紧逃吧。”

    美人担忧地看着眼前的女猫妖安夏,“那你呢?我感觉不到你的灵力,你不会是他的对手。”

    安夏一脸帅气,耸耸肩笑道,“逃呗,你先走,我断后。”

    说完就一把将美人推出玉泉池门外。

    而美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掐诀消失,只留下一道花影,以及一声感恩。

    安夏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她不忍一个如花少女就此凋零,更何况,她本来也看不惯猪妖,敢撞了她,还让她滚,上天安排她再次遇见猪妖,那不给他点教训,她哪还是睚眦必报的安夏。

    猪妖看着到嘴的美人突然不见,眼里只剩一片猩红,怒吼着,“又是你这只丑猫挡本大爷的路。猫有九命,是吧?我今天非杀得你一条命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