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零点惊喜,伊人来兮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3020字

    再一次走进浮生客栈,安夏不再是一个小透明猫妖,此刻,楼上楼下所有妖都原地不动,暗暗攥紧武器,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钉在安夏身上,如果眼神能杀人,那她此时必定已被千刀万剐了。

    此刻是拥有御月这棵大树,安夏比之前更肆无忌惮,“怎么,大家是从我脸上能看出花来吗?想打架,就一起上呗。”

    有年轻的小妖不禁刺激,激动地站起来,想一决高下,统统被身边稍微有点见识的拉住,按坐在凳子上,小声说,“你不要命了,那是八尾猫妖御月,他一出手,我们没人能活!”

    小妖也特别有骨气,“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一起放大招,御月也讨不到半点好,况且,这是浮生客栈,杀人者,三界诛杀。”

    长者摇摇头,“换做任何人都可能被诛杀,唯独御月不可能,浮生客栈本来就是他一手打造,规矩也是他定的。况且当初108天将都奈何不了御月,你有能力杀他?”

    小妖心有不甘,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特别是猪妖,恨的是咬牙切齿了,可一对上御月凌厉的眼神,立刻就安分了。

    安夏本还期待着这些刚刚想欺负她的妖怪们被御月收拾呐,却没想到大家看了一会之后就收音了,她瘪着嘴,“哎,看来以后出门带着你,就少了很多打架的乐趣啊。”

    御月带安夏在二楼食客堂坐下,嘱咐着,“你给我安分点,我去厨房一趟。”

    安夏点头答应,知道了,多弄点好吃的。

    食客堂有两层楼,一部分在围绕着大堂的舞戏台,另一部分则围绕着整个一楼大堂,安夏所坐的位置是视野最佳的地方,能将底下看得清清楚楚,却又因为有屏风装饰,别人看不到她。

    而此刻,舞戏台上没有表演,大家都聚拢在下面,不时看着时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狐狸掌柜玉秋白就走上了舞戏台,微微行礼,开口说道,“承蒙各位朋友对小店的支持和抬爱,小店之前就说了,今天凌点会有惊喜送给诸位,现在距离我们约定时间还有不到一刻钟,玉兔伊人为大家舞一曲助兴,可好?”

    台下观众纷纷叫好,只见灯光暗,音乐起,玉兔伊人从天而降飞舞至戏台,一颦一笑,风情万种,舞姿曼妙,摇曳多姿。

    御月将端来的菜都一一放在桌上,堆满了整个桌子,而安夏不时微微摇头,满脸惋惜,嘴里不时嘟囔着,“真是可惜了,这颜值放在娱乐圈也是数一数二。”

    御月顺着安夏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伊人正望向他,千娇百媚地对他腼腆一笑,他点点头回笑,温谦恭良宛如欧洲绅士。

    等到御月回头想提醒安夏吃饭了,却看到安夏正咬着筷子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御月在安夏身边坐下来,为她盛了一碗汤,“趁热喝。”

    安夏意味深长地看了御月一眼,满眼都写着你和伊人有故事,可现在美食大于天,毕竟这顿夜宵是她的午饭。

    安夏吹凉热汤,一口气喝了一大碗,然后开始吃汤里的肉,她看着圆滚滚的一截,一口扔进嘴巴里,咀嚼着味道,好奇地问到,“这是什么汤,挺好喝的,但是,这肉太难啃了,全是骨头。”

    御月一贯慵懒矜贵的说,“滋补圣品,椰煲蛇汤。”

    椰煲蛇汤?!

    蛇汤!!

    安夏端着汤碗,夸张地将刚喝进嘴里的汤全都吐了出来,顺便将碗推的远远的。

    一想到自己刚刚还吃了一根蛇肉,真恨不得现在立马冲到医院洗胃!

    吃了自己最恐惧的生物,想想都恶心。

    她又气又恼地指着御月吼道,“御月你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怕,还做成汤给我喝!”

    御月气定神闲地背靠大方椅上,“这是忘川河内的乌水蛇,许多妖为了喝这汤,连续在客栈外守几个月都遇不上一条!知道你怕,没敢跟你说,就是担心你浪费了这好东西。你刚才不是说好喝吗?我给你再添一碗。”

    顺势就拿着碗又盛满一碗,递给安夏。

    安夏看着递过来的碗仿佛看见向她爬过来的蛇一般,动作夸张地摆手,惊恐地说,“你赶紧把这东西拿走!立刻,马上!”

    御月眼瞧安夏怕的直哆嗦,不停作呕的样子,惊觉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安夏在隧道内看到幻影蛇时躲在自己身后,怕的红了眼眶,可见她是真的怕这个东西,自己当时怎么就突然想恶作剧捉弄一下她呢?这太不像自己了。

    他长袖一卷,见好就收得把蛇汤送回后厨了,顺手还给安夏递了杯热茶,“漱漱口,吃点菜。”

    而安夏接过杯子,双手握着喝茶,看着满桌佳肴,却什么胃口都没有了,突然想到之前头皮发麻的难受感觉,御月衣袖里真是九曲长鞭吗?还是。。。细思极恐,不敢想下去了。

    她恶狠狠瞪着御月,成为神使后,本想对他好点,不凶他,不打他,不调戏非礼他,但这妖猫居然还敢上房揭瓦,拿蛇来恶心他,真是我心向明月,明月向沟渠,狼心狗肺,不识好歹。

    看来无论是人是妖还是猫,都不能对他太好了,不然,他都忘了谁才是老大。

    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间,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

    只见玉秋白站在舞戏台上,满脸堆笑地说,“等了好久,终于等到零点,万众期待的惊喜是什么呢?当当当~”

    他将手里的横幅拉开,上面写着,祝各位七夕愉快,“大家是不是只记得要来参加活动,却忘了第二天是七夕了呢?没关系,浮生客栈为诸位特意准备了七夕礼物,给有情人们留下终生难忘的浪漫回忆。现在请大家情侣组合搭配的前往泊塔台,惊喜在那里等着大家!最后,秋白在这里祝诸位,有情人终成眷属,恩爱到永久。”

    随着玉秋白的作揖谢礼,众妖一哄而散,纷纷涌向了泊塔台,喧闹的客栈一时变的鸦雀无声。

    御月看了眼在玩转杯子的安夏,他轻咳一声,试图打破两人间的沉默。

    而安夏眼神扫了他一眼,没有言语,低着头继续玩杯子。

    御月估摸着安夏还在生气,毕竟这事也是自己做的太过火,于是放低了姿态,主动开口,“那个,你不去泊塔台看看到底是什么惊喜吗?”

    “你没听到掌柜说要情侣组合过七夕吗?我们又不是情侣,瞎凑什么热闹。我不去!”安夏语气淡淡地,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御月的眼睛,接着说,“夜雾车是不是停在泊塔台?你现在跟我回永恩寺,还是自己安排?”

    御月正想说话,却被一个轻柔地女声插了个队,“御月哥哥。”

    安夏和御月同时看向站在桌旁的玉兔精伊人,一身粉色束身裙外搭白色长纱,精致清新的桃花妆,更显娇俏动人,而最迷人的莫过于望向御月的那双含情脉脉,水光潋滟的眼眸。

    御月是在一个无名山上捡到的伊人,当时的她独自一人被几个狼妖围攻,几乎奄奄一息,还依旧捍卫着自己的清白,之后就将伊人送到了当时自己一手建立的善水族,这一族专门收留良善之妖,但不乏能人,所以,御月一直不懂,变强大后的伊人为什么要跑到浮生客栈来当舞女。

    可毕竟是一直当作是亲妹妹的人,御月放轻语气,关心道,“伊人,怎么了,是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吗?先坐下说。”

    伊人目光悠悠地看了一眼安夏,随即坐在御月身旁,满脸羞涩地说,“御月哥哥,你知道七夕礼物了吧,之前雾影大人说的天花乱坠,说错过这一次,后悔一生,可是,要两个人一起才行,你能陪我去吗?”

    安夏抿着茶,将御月与伊人的一举一动,悉数收入眼底。这是情妹妹找上门了啊,自己再呆下去岂不是和小气御月一样,不识抬举了吗?御月小气,我可大方着呐。

    她放下茶杯,通情达理,落落大方的说,“我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祝二位七夕快乐。”说完就站起来转身就走。

    吱一声,大方椅因为御月的突然起身发出巨大声响。

    御月一把抓住安夏的手腕,将人拉回自己身边霸道地说,“安分点呆在我身边。”

    然后转过头对伊人温柔地说,“伊人,你去找雾影陪你一起,他要是敢不答应,就说等我回来废了他的圣魔灵树。”

    伊人天真无虞地点头答应,眼神一直跟随御月直到他离开浮生客栈,再也看不见。

    她捏紧拳头,指甲深深嵌进肉,滴出了鲜血,染红一双眼,这是哪来的臭猫妖居然能一直牵着御月哥哥的手,当初我能除掉那个女人,现在我也能除掉你!

    御月哥哥是我的,我的!

    而另一边,被御月拽着的安夏,终于挣脱了魔爪,她揉揉自己疼痛的手腕,“你跟情妹妹约会不好吗?非拉着我干什么!手腕都快被你拉断了。”